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

1.

      「欸欸,這節課是甚麼?」只見他歪下頭去翻了翻抽屜,然後又轉過頭來,一面撥著自己有些自然捲的頭髮,一面看著我,問道。他的眼神散發著慵懶的氣息。

      「國文。」沒有多餘的冗辭贅字,對這傢伙不需要那些刻意的寒暄,這樣反而很可笑。

      他聽到後隨意點了幾下頭,「謝囉未未。」嘴角微微勾起,然後轉過身去隨手從抽屜裡頭抽出一本課本,那究竟是不是國文課本沒人知道,畢竟他也曾經在數學課拿出藝術與人文課本,看著裡頭的附錄歌曲哼著歌,四周的同學和臺上的老師再次篤定了他根本就外星人。

      然而他這樣的行為卻沒有被制止,這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

      我默默的從眼鏡盒裡頭拿出一副圓框眼鏡,掛上了兩耳,喬了喬位置,果然又是藝術與人文,他似乎只有在上自然科目時才會認真聽哪。

      不過這次過了好幾分鐘都沒傳出歌聲,我又再次好奇的歪著頭從斜邊看過去,只見他突然深吸了一口氣,把課本蓋上然後收進抽屜裡頭,這次是真的拿出國文課本了。

      但他肯定不會安靜聽課的。

      習慣性的摸了摸自己的自然捲,他的頭髮永遠會東翹一根西翹一根的,他本人似乎也沒有要把它用直的打算,應該說那頭自然捲以及莫名的外圍氣流根本就是他的標籤。

      「同張臉同時間換個地點    或是同地點同時間速食陌生的臉——」

      果然又不安分的唱起歌了,蘇打綠的近未來,想不到這傢伙也喜歡蘇打綠呀,啊,這似乎是我和他難得的共通點,不對,說不定只是突然想到就唱個幾句,不能太早下定論。

      「像拉鍊般走過街   拉開回憶的情節

         當然   死去的範圍   包括你的某一面

         雖然   先不論多傻   你也曾幻想   在無花果樹裡尋花

         放棄未來的渴盼   告別昨日的狂野

         明天在什麼世界   身邊還會有個誰

         失去感情的能力   無論要求或給予   曾有的愛還在不在——」

      在唱到中間的時候,他的語氣愈來愈激昂,但嗓音仍舊十分輕柔,與生俱來的吧,老實說我不討厭。

      可想而知這下真的引起了全班的注意,有的人看起來似乎很享受他的歌聲,也有一些   認真聽課的好學生露出了稍稍厭惡的表情,   既然得老師疼的傢伙們有意見了臺上的老傢伙當然也不能坐視不管。

      「我說你啊,你平常那樣小聲唱歌就算了,別給我愈來愈誇張呀。」踩著緩慢的步伐走到了他的座位旁,為了盡身為一個老師的義務,開口警告道。

      但現在正是最令人振奮的一段,這目中無人的外星人哪有可能停下來呢。

      「……就快未來——」終於唱到了最後一句,他閉上了嘴,坐回了位子上,彷彿甚麼也沒發生過,早在不知不覺中他不知何時從座位上頭站了起來。

      然後他不再說話,老師只是與他對望了幾秒,既然他都安靜了,那還能怎麼樣呢?他搖搖頭,繼續走回講臺上頭。

      我很佩服他這個舉動,卻又有點嫉妒。

      「他會不會有真心喜歡的人?」我還是抱持著這個疑問,喜歡他的人絕不是沒有,那他喜歡的人呢?不是單單一個部份一個器官,而是完完整整的一個人。

      他直到下課鐘響起前都安安靜靜的坐在座位上頭,這證明了這傢伙不是個過動兒。

      然後,一眨眼座位又空了。

      不知是哪來的一股力量將我從座位上頭往上推,我站了起來,邁開腳步,離開了教室。

      我來到了位在三樓最角落的音樂教室三,門是開著的,我走了進去,跨越了那條界線。

      教室裡頭有架鋼琴,一個男孩就坐在鋼琴椅上頭,他並沒有動到琴,而是在翻著一旁放譜的抽屜,他現在的模樣活像個闖入音樂教室的小偷,至於他是如何能自由進出這個音樂教室的呢?這我也不曉得,我沒有詢問過。

      聽到我的腳步聲後,他轉了過來。「是妳啊。」看到我後他並沒有一絲驚訝的神情,反而像是在說妳終於忍不住跟過來了。

      放下了手邊的工作,「坐啊。」指著教室裡頭的另一張旋轉椅,那表情就像在自己家一樣自然,明明這些都是公有財產才對。

      「你為甚麼能這樣自由進出這個教室?沒有老師趕你走嗎?」一屁股坐到了旋轉椅上頭,我隨即開口問道。

      他倒也沒露出甚麼不尋常的神情,看來應該不是用不正當的手段。「就是開學那天我隨便在校園裡面亂晃,突然發現有一串鑰匙落在男廁前面,要是一把我還會偷偷收起來,一串就不可能了。」他開始娓娓道來。

      所以他就這樣把鑰匙拿去學務處?就這樣?

      「就這樣?也不是,放學之後我先把那串鑰匙拿去打鑰匙的地方全部都拷貝一份,兩天後才還去學務處,他們似乎有很多備鑰也沒發現這一串。」話至此,他頓了頓,我已經不太能理解他所說的話了。「還過去之後裡頭的老師就說我很誠實,說甚麼要給我三個願望,我就說我想要一間教室,只見那老師有點無言,不過為了做良好的身教他就給我這間音樂教室的鑰匙,說反正這間教室也快廢了就給我吧。」

      語落,他雙手一攤,像是在說著就這樣,這就是原因。

      「……慢、慢著,意思是你不只有這間音樂教室的鑰匙,還有其它教室的鑰匙,對吧?」

      他不以為然的點點頭,「是啊,幾乎全校的都有哦,連體育館和圖書館的我也有,怎樣,有想要來巴結我的打算嗎?」微微提起嘴角,語氣很平靜,好像這沒甚麼一樣。

      不怎麼可能沒甚麼!簡直就是很有甚麼啊!

      不對,我的大腦告訴我這不是它控制我來到這裡真正的目的地,真正的目的地是那個,那一句話——

      「我喜歡你。」

      與他四目相交,我的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連半點緋紅的顏色也沒有,溫度維持在正常的三十六度上下,由種種現象都能輕易的得知我不是真心的。

      但這是我真正跑來這裡的目的地呀。

      沒過多久,「呵,我也喜歡妳哦。」他輕笑了一聲,雙手放在大腿上頭,雙眼睜得圓圓的,完全沒有平時那種慵懶的氣息。

      「真的?」

      「當然是假的。」

      「果然。」不意外。

      他再度垂下眼皮,好像剛剛都是在演戲,不對,就連到現在他都還在演。

      「那我先走了。」於是我起身,準備退回教室,畢竟再待在這兒對自己也沒好處,我對這傢伙永遠不可能擁有像對其它人一樣的態度,要是我也像對待其它人一樣對待他的話,反而會顯得我像個小丑,很可笑吧,我之前說過了。

      「倘若妳願意的話,我們也可以交往看看哦,假天才。」

      假天才,沒錯,我就是假天才。每天回家拚命苦讀來學校就裝作甚麼也沒有做就輕輕鬆鬆拿高分的假天才。

      「我討厭自然捲。」

      「但妳喜歡蘇打綠啊。」

      「不對我也喜歡五月天。」

      「就要未來——」

      「終於未來的未變末日的末。」

      「妳不要詛咒自己嘛未未。」

      「……」

      我是嚴予未,他是言與末。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