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三、生日快樂

聽到臥室裡媽媽跟小湘傳出的笑語,我反而覺得自己被丟到一邊冷落了。   諷刺的是,我還得默默處理死去的妹妹,一邊煩惱一邊過生日。

現在,妹還躺在暗櫃裡面,而我正要進房內換衣服。

「君若!妳等等還是發個簡訊告訴妹妹我們要去奇櫃慶生,叫她收到就快來,知道嗎?」

「知道了!」知道了,她不會收到也不會快來,好嗎?

家裏有人在,我進房時還蠻安心的。打開電燈,一切如常。我從衣櫃裡挑了件短褲搭配POLO衫。天氣這麼熱,這樣穿輕鬆又涼快。整理一下儀容,包包背著,離開房間後就走到玄關去挑鞋子。

「哈哈哈,媽媽生日、吃飯唱歌!」小湘高興地跳著走向我,但媽媽走到一半突然彎到我的書房門口。

我的心跳了一下。應該......沒有發現什麼吧?

手一鬆,帆布鞋掉在地上,一時還不知道要不要穿。

「君若呀,出了房間電燈就要關掉,妳怎麼會忘記呢?」媽媽一邊叨念著一邊走過來。

還好,不是什麼大事。我低著頭慢慢穿上鞋子,心想暗櫃裡藏著妹妹這件事終究讓我太過在意了。

我以前都會記得隨手關燈。

不多久媽媽也穿戴好了,跟大家最後一次確認,然後我們三人關掉客廳的主燈,鎖上門,搭乘電梯往樓下而去。

看著媽媽和小湘彼此談笑,我卻感覺自己正一點一點失去些東西──記憶也好,親情也罷,重要的是,心中那一把道德的尺度。

我不僅說謊,還殺了親妹妹。

如果這兩天想不出辦法搬走妹,我終將面對法律的制裁。

不!應該是說,我終將提早面對。

為什麼不敢吐實?

為什麼不敢投案?

我這樣是不是犯了謀殺罪?

在電梯裡腦海不斷迸出一連串的為什麼,但我終究沒有答案。

或許我就是不願意面對自己殺人的事實吧?

我想隱瞞到時什麼時候呢?  

叭!叭!

汽車早已停在大樓門口等著。看到我們母女走出來,爸爸就鳴喇叭示意。

「什麼?!妹妹離家?」一進車子媽媽就告訴爸這個事情。

「躲在浴室裡吸毒,被君若發現兩人就打了一架,現在還聯絡不上呢!」

「亂七八糟!」爸爸一邊開車一邊抱怨:「吸完毒還給我跑出去逛大街,被警察逮到後續還有很多麻煩啊!」

「是啊!這孩子真麻煩呢,呵呵呵……連我生日都敢惹事。」

我楞了一下,媽媽又開始氣音了。

奇怪的感覺再度回來,我下意識望了母親一眼。

媽媽一手摟著小湘,一邊雙眼盯著我微笑。

她早等著我的視線?

我火速轉開眼睛看向窗外,心中毛毛的感覺不斷浮現。

「哼,敢回家一定要她好看。」爸爸說。之後車廂內一陣寂靜,爸爸專注在開車上了。

媽媽很怪,小湘也不遑多讓,她一路上除了跟媽媽談笑之外,似乎一點也不在意她的二姊。

想到媽媽盯著我微笑,心裡不免嘀咕:「到底知道什麼呢?媽媽……」

到了奇櫃,一家人停車的停車,進包廂的進包廂,一番忙亂之後總算都就定位了。首先是媽媽負責點歌,我跟爸爸到Buffet拿菜。

「孩子的爸,啤酒少喝點……」臨出門前媽媽這麼叮嚀。

「今天不喝!」爸爸說:「我要專心唱歌!哈哈!小湘待會跟爸爸一起合唱!」

我看了媽媽一眼,媽媽神色如常。

爸爸則是比平常還要High。

「君若,你就負責幫小湘挑些好吃的吧!媽媽的我來。」

「好的。」我點點頭。

看爸爸簡單走一圈就開始拿著夾子四處搜刮,我也不客氣展開了攻勢。

這時供餐區剛好上新一波的料理,看著新鮮、滿滿的菜色上桌,心情好像也被這份幸福所感染,整個胃口大開,肚子竟也咕嚕嚕地叫了。

我替自己挑了一道辣味沙拉、煙燻雞翅跟泡菜煎餅,作為第一輪絕對夠了。小湘比較愛吃甜的東西,我幫忙夾了一份芝麻球跟巧克力布朗尼,另外帶小份量的和風沙拉,補充一下蔬菜纖維。

『殺人犯還有吃Buffet的資格哪?』正準備走回包廂時,內心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來。

我甩甩頭,像是要擺脫這種指控似地繼續行走。

一切都不可能回頭了,好嗎?想這些一點用也沒有。

服務生看到我滿手的菜,反應迅速地幫我開了包廂的門。

「什麼樣的思念,可以等候三世……」爸爸已經先開唱了,整個房間都是他的歌聲。桌上擺滿了各式餐點,高熱量高甜度,這就是老爸的風格。

「噢!接下來是我跟媽媽的合唱,來!大家給壽星鼓勵鼓勵!」

昏暗的燈光下,爸跟媽兩人拿著麥克風一起唱歌,感覺兩人一點都沒變老,甚至,媽媽好像還比較年輕呢。

聽著他們的歌聲,還有小湘在一旁跳舞胡鬧,我開懷的笑了。

我決定暫時不去想妹的問題,拿起碗筷慢慢地吃將起來。

很快的,我也被老爸叫上去表演,小湘胡跳累了就跑回位子上吃芝麻球。一家人就這樣互相輪流亂唱亂叫的,終於,老爸接過麥克風,開始宣佈下一個節目了。

而我,則完全沉浸在歡愉的氣氛中,什麼也沒想。

「各位觀眾!在大家都酒足飯飽的時刻,我要為大家宣佈,祝壽的時刻到了!」

「喂喂喂!」老媽拿起另一隻麥克風抗議:「本姑娘還年輕哪!說慶生就好啦!」

一家人又都笑了。

我看著媽媽微紅著臉向爸爸說話,這才發現夫妻倆根本還是叫了一手的啤酒嘛!呵,終究捱不過老爸的懇求吧?結果連自己也跟著喝。

按了服務鈴後,我們讓服務生幫忙推蛋糕進來。據爸爸的說法,這次蛋糕尺寸不變,但是採用「高規格包裝」來襯托媽媽的「壽星地位」,所以要用推的。

花樣真多,我看媽媽笑得蠻開懷的,她把小湘緊緊摟在懷裡不住親吻。

看到小湘前面還有一小塊布朗尼,動了念頭想吃吃看,我不禁起身靠近小湘那邊夾菜。

「呵呵呵……小賠錢貨,待會你要送什麼禮物給媽媽呢?」

我一愣!這不是又來了嗎?

「哈哈,媽媽,小湘有準備喔!可是……」小湘抬起頭天真地問:「什麼是小賠錢貨啦!?」

看到我正凝望著她,媽媽反而轉向我,根本沒有回答小湘的意思。

「怎麼樣,君若。想吃布朗尼是嗎?你今天胃口還不錯嘛!呵呵呵……」

「因、因為是媽、媽媽的生日嘛!」我有點結巴了。

媽媽突然向致詞中的爸爸伸手一揮:「孩子的爹,停!」

原本還在胡鬧的爸爸安靜下來。

小湘也睜著一雙大眼睛看我這邊。

「你妹不是還在書房裡嗎?怎不叫她來呢?嗯?」

書房!?

「媽、你、你說什麼啦!妹離家出走了啊!」

完了,不知道是怎麼洩漏的,總之媽媽就是知道了。吃驚的我雙眼亂飄,不斷做著慌亂的思考。鏘的一聲,盤子摔到了地上。

這根本是迎頭痛擊、令人猝不及防的大奇襲啊!

我能回什麼呢?我根本呆在那邊發抖!

「呵呵呵呵……君若,今晚,我們就來好好算這筆帳吧!」透過麥克風,那氣音讓人寒毛直豎。

我的胸口猛烈起伏,背上冷汗直流。

「哈哈、哈哈,媽媽要算帳!」小湘不知道在高興什麼,跟著拍手起鬨。

「噢!各位觀眾!算帳的時刻到了!今晚壽星要算帳,君若!你就認命了吧!」

我愕然望著重新致詞的父親,滿眼不解。

現在是怎樣?愚人節也不是今天啊!

從媽媽回家到現在,就屬這一刻最讓我瞠目結舌。

「您好!上蛋糕囉!」服務生推著蛋糕進門了,他緩緩送到桌前,然後將蛋糕放在桌子的正中央,人卻直勾勾看著我微笑。

那眼神好像是說:「闖禍了噢?請慢慢享受吧!」

然後他向爸媽致意,退出了包廂。

昏暗燈光下媽媽的笑眼變得幽黑詭異,在那樣的視線下,我想動也動不了。

明明我離門口最近……

「呵呵呵呵……孩子的爹,君若還在想理由呢!」

「噢!想理由啊?想理由來解釋妹妹不在書房裡嗎?」爸爸拿著麥克風回到座位上。

「這樣吧!孩子的媽,時間寶貴,咱們就一邊祝壽一邊審問她好了,您說怎麼樣?」

「呵呵呵呵……講什麼祝壽,我看你也一併接受處罰好了。」

然後爸爸哈哈哈哈抓著頭笑了,媽媽呵呵呵呵掩著嘴、眼睛盯著我直笑。

夠了。

啊哈哈、哈哈、媽媽要審問、媽媽生日快樂!小箱還搞不清處狀況跟著又叫又跳。

夠了!我抱著頭不敢相信KTV裡的一切。

「來!小賠錢貨。」媽媽的聲音就像飄在我頭上一般:「你要送媽媽什麼禮物啊?」

「又來了!媽媽一直叫我賠錢貨!」小湘有點不高興了。爸爸趕緊在她身旁哄著送禮物。

「呵呵呵呵……你送媽媽禮物,媽媽就告訴妳什麼叫賠錢貨。」

「一言為定喔!」小湘懷疑著伸出小手,跟媽媽打了個勾勾。

「媽、媽媽請看!」小湘從自己的小包包裡拿出一張卡片。

我混亂了。

「噢!各位觀眾!小湘拿出了一張祝賀媽媽生日的卡片啊!請鼓勵鼓勵!」爸爸操著奇怪的口音在一旁耍寶。

我怎麼可能拍得出手呢?

只見到媽媽微笑收下了卡片,打開來簡單看看、點頭,然後放在自己身邊的座位上。

「小湘的手真香。」媽媽笑著把小湘的手貼在臉上:「小湘一定有好好的洗手對吧?」

「嗯!對呀!小湘很乖!飯前一定要洗手的……嗚嗯!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下來的場景我看到張大了嘴。

媽媽一口將小湘的手指含進了嘴裡,然後很美味地嚼了起來。

小湘在悲慘的叫聲中努力想把手抽回來,她一邊狂哭狂跳一邊用左手拍打著媽媽,但沒辦法,媽媽像安靜的羊般一口一口將她的指頭咬斷、咀嚼。

「哎呀唉呀!小湘不痛不痛,一下就好囉!」

我親眼看著爸爸向後抱住張嘴又跳又叫的小湘,他居然幫媽媽固定眼前的孩子。這是他們的親骨肉啊!我抱著頭大聲尖叫,但「住手」這裡個字爸媽根本聽而不聞。

那絕望又不甘心的淒厲慘叫一聲一聲震撼著我的內心,那受不了齒囓的絕痛讓小湘彈跳不已。當媽媽咬下第一根小指頭時,小湘雙眼一翻,整個人昏倒在爸爸的懷裡。

我哭了,我為小湘的無辜而哭,我為自己的懦弱而哭。但是媽媽並沒有停止,她繼續吃下其他的手指!

多麼漫長的殘酷刑罰啊!

我尖叫衝上去阻止他們,可是,爸爸一個肘擊,讓我的憤怒瞬間只剩下一聲悶哼。

強烈的力道讓我撞在沙發上,我感到體內猶如引爆一枚炸彈似的痛楚。然後一陣嘔吐感湧上喉頭,我的雙目流下了絕望的眼淚。

對不起,小湘。姊姊沒法救你。

晚餐的東西統統吐了出來,沙發、地板、桌子上都是我的食糜。

終於,媽媽把小湘的指頭都咬入了嘴中,小湘早已昏厥,只剩拇指的右手軟軟垂了下來。

從頭到尾,媽媽的雙眼就沒離開過我。她滿臉都是小湘噴出來的鮮血。啊!為什麼要讓我目睹這種殘忍的畫面呢!

媽媽瘋了,媽媽一定是瘋了。

爸爸像哄著乖女兒睡覺的保母一般,還小聲說著:「小湘乖,沒事了喔!爸爸給妳拍拍。」

「請問有什麼事嗎?」服務生帶著一號表情探頭進來詢問。

「呵呵呵呵……沒有沒有,小事情而已。」媽媽停下咀嚼,含糊不清地回答對方。「我在跟小朋友玩呢,吵到抱歉。」她說著伸手一抹嘴邊血液,然後用嘴吸吮了一番。

「真不好意思,你看,小朋友已經睡著了。」爸爸居然接腔,一副什麼事都沒有的笑容。小湘右手被爸的身體擋住,但我見到鮮血已經順著沙發流下來了!

「這樣啊!」服務生一點也不稀奇地點點頭:「喔先生,請記得那個污漬要清理乾淨喔!如果沒辦法清理的話,我們依規定要收清潔費。」

這是什麼啊!我也快發瘋了!沙發明明已經毀了!

「謝謝謝謝!我們會清理乾淨的!」在爸爸陽光笑容的保證下,服務生就這麼簡單敬個禮,縮回包廂外了。

「呵呵呵呵……你看,君若。好孩子的手指就是口感絕佳。」媽媽直盯著我笑,這一次,她連嘴邊的髒血都懶得擦拭:「你要送我什麼禮物呢?嗯?」

胸中的怒火重新燃起。

「沒有!你去死吧!你跟爸爸都去死吧!」我終於尖叫咆嘯,雙手凌空揮舞。

我發狂似地叫著「殺人啦!虐童啊!」一邊想把包廂的門打開,但是門聞風不動。

「呵呵呵呵……我說過我會審問你的。」媽媽拿起濕巾,緩緩將嘴邊的髒污擦乾,仰頭做了最後一口的吞嚥動作:「現在,你給我回來坐好!」

那一聲狂怒的爆喝壓過了我的暴亂,讓我從內心升起無盡的恐懼。

我住口,像深怕被一口吞掉的獵物,乖乖地走回沙發坐下。眼角看到那鮮血仍泊泊自沙發流下,小湘,妳還活著嗎?妳千萬不要死了啊!  

「我再問你一次,呵呵呵呵…….有沒有禮物要送給媽媽?嗯?」

本來準備一張和風貴賓卡要送給媽媽的。但是,現在我根本怒火中燒,送卡幹什麼呢?誰想送給她啊!

「不說嗎?不說就是不送囉!」爸爸還在一邊搭腔。

「爸!」我忍不住了:「你不關心小湘嗎?血都快流光了你還在幹嘛?你跟媽一樣瘋了嗎?!」

「嗯?小湘睡得很甜啊!孩子的娘,看來咱們得好好管教一下這個姊姊了。」爸爸動也不動,還一臉幸福地哄著臉色慘白的小湘。

「還用你說?」媽媽站起身來:「你這個自以為是的孩子,你以為把妹妹藏起來就沒事了嗎?」

媽媽果然是知道了,但,我完全無法理解她從何得知。

「那麼,是妳殺了妹妹,對吧?」媽媽說。

我閉嘴不肯講,我不想講。一想到媽媽生吞手指的殘酷景象,我就一陣暈眩反胃。

「好吧!那我就請證人出席吧!」

咦?證人?

媽媽呵呵呵呵地獰笑:「同時,也是受害者,妳的妹妹!」

爸爸在一旁喔喔喔喔喔地鼓掌,我的頭瞬間又痛了起來。

「媽、媽媽……」一陣微弱的聲音從桌子中央傳了出來。

「生、生日快樂……」

是妹妹。

妹妹就在蛋糕盒裡向媽媽祝壽。

「嗚噁、咳、咳!」

她的尾音還留著被我掐死前的咳嗽痛苦。

這是在騙人。

我擦掉嘴邊的髒污,想要反駁什麼。

這一定是場騙局!

我明明親手將她收到暗櫃裡面的!

「妳胡說!你們都在胡說!什麼我殺的!她離家出走才是真的!一切都是媽媽你的推測!」

我的理智突然斷線,我對著眼前的蛋糕、爸媽一陣亂指,我要譴責你們!我要譴責你們這些騙子!兇手!

但我的視線亂飄,我甚至不敢與媽媽的雙眼對望。

沒有人出聲,只剩下我呼呼喘氣。

其實我的內心知道那都是牽強之語,但我不願意承認,我總覺得我還有希望:「我要投訴警察妳虐童!妳咬死了小湘!我……!」

「那打開來啊!」媽媽冷靜的一句話直接劃破我的瘋狂憤怒。

「打開來讓我們看看嘛!妹妹就在裡面喔。還是……妳怕了?」

「誰、誰……誰……嗚嗯!」我想逞強地說誰怕誰,但,我的全身因此強烈顫抖,齒間的寒顫打到我無法言語。不可能,妹妹就在暗櫃裡面。怎麼會在蛋糕盒裡呢?誰來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君若,妳就打開來吧?」爸爸說完,又繼續哼歌哄小湘「睡覺」了。

看著爸爸詭異的動作,聽著那扭曲的兒歌,我突然感到完全的無力。

歌聲中我頹然坐倒。

我投降。

在媽媽的凌厲眼神下,我緊閉著嘴,緩緩將蛋糕盒蓋掀開。

一陣汗酸跟濃冽的香水味撲鼻而來。

「嗚、咳、媽媽,就…是…她…殺…了…我…的!」有點口齒不清的聲音。

妹妹的臉浮在蛋糕的頂面,鮮奶油包圍著她濃厚的臉妝。但是,她的雙眼仍然突出,發紫的舌頭僵硬地伸出嘴唇。

這一嚇讓我直接向後仰倒,我整個人癱坐在沙發上,什麼話也講不出了。

「認罪了嗎?嗯?呵呵呵呵……」媽媽得意地發出氣音式的微笑。

我能說什麼呢?那味道、那突出的雙眼、僵硬的舌頭,不是死去的妹妹是誰?

「認罪了吧?君若。」爸爸搭腔:「認罪了媽媽就原諒妳。」

我看向媽媽,她坐著微微冷笑:「說吧!說是妳做的。」

「不、不可以原諒她!她是殺人兇手!」妹妹再度嚎哭出聲,隱約聽得出來是這個意思。

殺人是重罪。

好吧。我下定了決心。

我累了。

站起身,我對著爸媽跪下。先前瘋狂的態度早已消失無蹤。

「人是我殺的,但是……我原本沒有要殺她的意思!」我流下了激動的眼淚。

「喀、喀、喀、喀……妳、妳說謊……」

「我沒有說謊!」

「夠啦!妳們兩個!」媽媽出聲喝止。

房間一陣寂靜,只有爸爸斷斷續續哼著那扭曲的兒歌,最後連歌聲也停了。

「哎呀哎呀,妳們剛剛一頓好吵,做爸爸的好擔心哪!幸好小湘沒被你們嚇醒。」

對了!小湘!

小湘的傷勢不能再拖了啊!

「媽!請救救小湘好嗎!至少……呃。」我住口了。

媽媽正緩緩靠近蛋糕,她手上拿著插好的蠟燭座。

她想幹嘛?

「救救小湘?呵呵呵……就憑妳一句話?」媽媽詭異地微笑:「我原諒妳,可沒說不罰妳了。」

「可、可是!」

「一件一件來。妹妹背著我偷偷吸毒,不聽話,媽媽不爽妳很久了。今天,就罰妹妹當我的生日蛋糕吧!」

啊?

只聽到妹妹發出了淒厲的慘叫,媽媽將「4」插上她的左眼,「3」插上她的右眼。點起火,蠟燭滴下的油澆到受傷的眼珠發出了嗤嗤聲響。

我掩住嘴,我要吐出來了。

「想吐就去吐啊!」

在我衝向廁所之際,媽媽正將「Happy   Birthday」釘到妹妹的嘴唇上。

「妳這個墮落的不孝女,老娘不釘死妳……呵呵呵呵,我就不當妳媽!」

終於我在馬桶上瘋狂地吐了,晚餐吐完了就吐胃液,吐到我在心中懇求胃別再吐了它還不領情地繼續乾嘔。

我抬起頭深呼吸,眼淚、鼻涕、唾液跟喉嚨深處的黏液爬了滿臉。

「咚、咚、咚」敲門了。媽媽在敲門。

門外傳來妹妹微弱的戰慄哭音,媽媽處理完妹妹了,現在該我了……

「吐完了吧?給我出來!」

我不要。我不要出去。我不敢說出來,我猛搖頭。

門被撞了兩三下後,安靜了。

「呵呵呵呵……小蝸牛以為躲在殼裡就沒事了哪!」

我感到左手腕一陣刺痛,接著是右手腕一陣刺痛。

雙手受不了那種拉扯的痛楚,彷彿不照著舉起來皮膚會整片被撕裂一樣。

我在哀號中舉起了雙手。

「給我……」

我在哀號中站了起來,現在,連腳背都發出了同樣的刺痛!

「出來!」

媽媽一聲爆喝,我親眼見到四肢內側從中被扯出一條條血紅色的絲線,那四條線在燈光中閃耀著死亡的反光……

我被當成傀儡一般耍弄。

屋頂掀開了,包廂在振動中搖搖欲墜,我抬頭,我的哀號瞬間終止。

媽媽和爸爸的臉在屋頂上方盯著我,猙獰的笑了。

不知何時,包廂變成紙盒子一般的存在,爸媽跟小湘都站在紙盒的外圍俯視著我。絲線,則被媽媽操弄著。

「來!出來!對,就是這樣慢慢走!」

每被扯一下絲線,我又開始淒厲的尖叫。

「看到蛋糕了嗎?來!靠近!」媽媽又扯了我一下。

鮮血和奶油灑滿妹妹濃妝的臉,那插在眼睛的兩隻蠟燭兀自燃燒。我聽話靠近。

「要跟媽媽說什麼?」

「啊!?」我驚恐地回道:「我、我殺了妹妹,我錯了!我認罪了!嗚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

「唉……」媽媽搖搖頭,天空中的眼睛大得嚇人:「孩子的爹你看,姊姊嚇傻了呢!」兩個大人俯視在包廂裡的我發出呵哈哈哈的嘲笑聲。

「君若啊!今天是媽媽什麼日子嗎?全家就剩你沒向媽媽……嗯?你應該知道要說什麼了吧?」

「姊姊姊姊!」我擔心的小湘也從上方探進頭來。

現在是怎麼回事,只有我變成螞蟻一般的存在嗎?

「別跟媽媽頂嘴就沒事啦!不然你看!」她在半空舉起了沒有手指的右掌,怕我看不到似地還搖一搖。

斷指的切口不斷灑下大量的鮮血,一顆一顆擊中全身。

不、不要搖了啦!我哭著大喊。

浴血哭嚎,大概就是這樣吧?

「媽媽…你還是沒跟我說賠錢貨是什麼耶?」我在崩潰中還依稀聽見小湘向媽媽問話。

讓我死吧!

讓我死吧!

我不斷跪下對著蛋糕磕頭,我向父母磕頭。

我連性命都交出來可以嗎?

我認真向被害的妹妹懺悔可以嗎?

可以嗎?

好痛!

額頭傳來陣陣磕頭產生的痛楚。

嚇!

我猛然抬起頭,整個人突然重心不穩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映入眼前的是類似桌腳的東西。

還有和式的木板。

這是我的房間啊!

我舉起雙手,活動雙腳,確認沒什麼絲線連著。

我摸摸額頭,並沒有腫,不過疼痛感還留著。

「嘟嚕嚕嚕、嘟嚕嚕嚕」

是玄關的對講機。

我清醒了,剛剛我在做夢。老天!

我搖搖頭哪起聽筒:「喂!這裡是大門警衛室,剛剛有一位訪客自稱是你妹妹要進來!」

「噢!她是我妹妹啊!剛搬回來所以你們不知道吧?」我想起來妹妹今天是去婦產科回診,警衛換班所以沒認出她是住戶吧?

我看看手機,三點半。

所以妹妹不是在浴室理偷偷吸毒,那是夢裡的事情。

我舒了口氣,怎麼會做那樣恐怖的夢啊!

妹妹進了門,只隨意看我一眼就躲進房間了。我冰著臉回房,或許對她我還是得多點耐心才行。

我坐在書桌前沉思,然後決定打手機給媽媽。

「喂!是君若嗎?什麼事情啊!」

周圍的聲音很吵雜,看來媽媽帶著小湘去逛百貨公司了。

「沒啦!媽!你現在在哪?」

「百貨公司啊!」果不其然。

「媽!我問你喔!」

「快說!你小妹子吵著要吃霜淇淋呢!」

「你是不是覺得小湘是賠錢貨啊?」我緊張地問她。

「賠妳的莫名其妙啦!」媽媽不加思索罵了我一頓:「妳們都是我的心肝寶貝,神經病才當妳們是賠錢貨啦!」

我在手機一旁掉下了高興的眼淚,吸吸鼻子,我對著媽說:「媽!謝謝你!」

「妳是考試考昏頭了嗎?突然謝我幹嘛?」

我笑了出來,這個夢真的嚇到我了。「當然要謝謝媽媽啊!因為您生下了我們嘛!」

我一個字一個字感恩地向媽媽說:

「媽!祝您生日快樂!」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