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  幕

      姐姐的聲音,是我聽過最美的,就像蔚藍天空一樣乾淨、透明……

      天地孵化之初,太陽、星星尚未甦醒之時,上帝自海洋深處,掬起一把軟泥。只因祂閒來無事。

      祂小心翼翼的,靈巧的指尖捏出一個又一個的泥娃娃,突地,一個噴嚏……

      「哈啾!」閃了下神。

      「哎呀!」祂輕輕驚呼了聲,發現之前捏出的小小泥人兒,被海浪上的泡沫,溶去了一大半!「哎……怎麼辦呢?」

      慈愛的祂有些鬱悶的撫著腳已融在一塊,且一臉無辜的泥娃娃們。想了想,祂做了點補救。

      「或許……這對你們來說,才是最好的吧!?」上帝不承認,這沒了腳的泥娃娃,是祂失敗的作品。

      汨汨水漬沁在泥中慢慢暈開、擴散、最後蒸發……

                                  *         *         *

      粉紅珊瑚色的魚尾巴得意的舞動著,朝一望無際的細白沙灘游去。

      「呵呵……」她琥珀色的眼眸、白裡透紅的細嫩臉頰,以及墨色柔軟髮絲都在為這小小的大膽冒險而歡呼著!

      當她看見離沙灘越來越近時,不禁好奇的瞪大眼,探出纖細的手,試著摸摸和大海深處不一樣,更為細柔的白沙。

      「嗚哇啊……」突然,一群孩子的嘻鬧聲傳來,她急急忙忙的躲在一塊巨大且生滿苔蘚與小草的礁石後。

      隨著嬉笑聲的靠近,她看見一個小男孩鼓著紅腮吃力的爬上礁石,她緊張的縮了起來,努力的讓自己躲在陰影下,暗地祈禱著不要被發現。

      「我才沒有說謊呢!」稚嫩的童音氣憤的大喊。

      「騙人,你明明有!」另一個小男孩站在遠遠的沙灘上,揚起下巴喊。在他說話的同時,在他身後的孩童們紛紛同意的叫鬧著。

      「我媽媽說,他是奇怪的孩子,不要跟他玩!」

      「他是壞孩子!」

      「壞孩子走開!」

      她默默的縮在陰影下,聽著這一切,心裡小小聲的為紀聖亞打氣。

      是哪個人類說的?『天真的孩子最殘酷,因為他們不懂什麼叫仁慈。』真是貼切極了。她哀傷地輕咬下唇。

      漸漸地,孩子們見紀聖亞沒有反應,覺得無趣,又嘻嘻哈哈的跑開來,然後在那個男孩的命令下,成群結隊的跑回城裡,留下小男孩孤單一人。

      他一言不發的看著他們回去,倔強的臉終於卸下了防備,弓起的身子瞬間放鬆下來。

      靜默的沙灘,若不是礁石上那孤單的小小人的輕聲啜泣,她幾乎以為剛剛發生的只是幻覺。那是個令人心疼的哭聲,怯怯的、壓抑的哽咽,好小聲、好小聲的微弱哭泣。

      糟糕,連她的心情都低落了起來。唉!多酸楚、心疼……她閉上眼,吸口氣,然後──

      一串串悅耳的音符流瀉而出,軟軟的,溫柔的歌聲,那極為細緻、溫柔的聲音令小男孩停止哭泣,悲傷在不知不覺間消逝,他抬眼環顧……

      「……呼。」她舒口氣,不知那個小男孩心情好些沒?睜開眼,突地,一張清秀可愛的小臉就在眼前……

      「唔啊!」咚!她猛嚇一跳的往後一退,狠狠的撞上石壁。

      「好痛……」她摸著疼痛的後腦勺,淚水可憐兮兮的在眼眶裏打轉著,酡紅臉蛋皺成一團。

      「是姊姊唱的!」漂亮如洋娃娃的小臉亮了起來,小男孩彷彿發現了稀世珍寶般的喜悅。

      「對……對啦!不過,我是妹妹啦。」她姣好的容顏因憤怒而漲紅,凶惡的瞪視著。

      「怎樣!你有什麼不滿嗎!?」

      「姊姊,妳的聲音好漂亮喔!」小男孩藍色眸子閃動著光芒,興奮地看著她。

      「啊?」她不動聲色地把尾巴小心的藏在岩縫裡,然後嚴肅的糾正道。

      「不對,是『好聽』,不是『漂亮』。」

      「可是真的很漂亮呀。」他不明白的眨眨眼,天真無邪的說。

      「姊姊的聲音,比我認識的任何人還要美麗!好乾淨、好透明的顏色……就好像……就好像天空一樣。」他指著天空大聲的說。

      「什麼?」她狐疑的看著眼前一臉傻笑的孩子。

      「什麼顏色?聲音有顏色嗎?」

      「有啊!」他輕笑著。「而且每個人的聲音都不一樣喔……」

      「你是說……」她停頓了下,再次確認。「你看得見聲音?」

      「嗯!」他用力的點頭,然後抿抿唇,有些不安的偷覷她。「可是……大家都不相信我,都說我騙人、胡說八道。」

      「那……我的聲音是什麼顏色?」她歪著小腦袋,天真的問。

      「嗯……」小男孩認真的思索著,隨即紅著臉,然後開心的笑著,結結巴巴的說。

      「我不知道怎麼形容耶……就是有點像藍色,但又比藍色覺得溫暖……又甜甜的……就像藍色的糖果果……」他努力的尋找自己懂得詞彙。

      「唔?」她瞇起眼,努力的跟著小男孩的想像,然後搖頭。

      「不懂。」

      「唉!反正就是很棒、很漂亮的顏色嘛。」他猛一甩頭,決定放棄。

      看著小男孩皺起鼻子的小老頭樣,她釋懷的綻開笑容,右手托腮撐在礁石上,很認真的低語。

      「真好,我也好想看聲音的顏色……有人!」她緊張的低呼。

      小男孩轉過臉,一看,立刻綻開大大的笑容:「是我媽媽。」他充滿朝氣的用力揮手。

      「媽媽,我在這裏。」然後他開心的轉過頭,卻發現礁石下只剩一些小螃蟹。

      「姊姊?姊姊?」她不見了?

      「孩子!?喔!謝天謝地,終於找到你了。兒子,你泡在海裏做什麼?」穿著已褪色舊衣裳,一臉擔憂的少婦彎下腰,溫柔的抱起溼漉漉的小男孩。

      「媽媽,妳有沒有看到姊姊?」他伸出白潤的小手臂,等待母親的懷抱。

      「她的頭髮有這……麼長喔!好漂亮的……」一雙小手臂大大的畫了大圓圈。

      「媽媽什麼都沒看到呀。」少婦抱起紀聖亞,慢慢地離開海灘。「我只知道,你快感冒了!」

      「真的啦!」他急切的小拳頭揮舞著。

      「她還唱歌給我聽,真的!」他停下來,澄澈的藍眸懇求的望著母親。「我明天還要來,好不好?」

      「不行,爸爸派人來接我們回家了。」眼底滿是幸福的年輕媽媽,並未把孩子的童言童語放在心上。

      「可是……我想跟那個姐姐……說再見。」他難過的說道。

      「沒辦法,今晚我們就要啟程了。」

      「喔!」小男孩失望的靠在母親懷裏,澄澈藍眸一直放在那漸走漸遠的礁石,直至消失……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