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 影、在進入之前(1)

<font   face="標楷體">在人類夢境裡存在許多不為人知的夢境生物,數量最多的是獵夢者。獵夢者國度的主宰是母體,統御中心稱為聖殿。他們把人類稱為造夢者,夢境稱為泡沫,後者像星星一樣高掛在獵夢者國度黑暗的天空。</font>

炫然閃電與雷擊交佈,豆大雨點嘩嘩落下。雨水很快濡濕我的眼睛,頑強的聚積於臉孔的凹處。

我很冷,全身濕透了。

我降落在一場夏日的午後雷雨中。

環顧四方,想藉此判斷我所在的地方。

發現身邊很多長滿青苔的岩石,周圍都是參天古木,翠綠的葉子像風鈴,被雨點打出長短不同的節奏。

右手邊有一條河,水勢湍急,雨滴落在河裡,激起陣陣白沫。水流帶著這些白沫,連著淤泥和砂石,飛快地向下游奔馳。

我在一座山谷,蛙鳴、魚游、鳥歸巢的聲音,燕子收起翅膀的聲音、落葉著地的細微響聲,周圍自然界的所有聲響,即使輕微如植物收起毛細孔般微弱,都一一傳進我耳朵。

這裡是一個山谷,放眼望去盡是蓊鬱森林,空氣也特別新鮮。翠綠的樹葉被雨水沖刷得煥然一新,我漫無目的沿著即將崩塌的山路滑下去,路的盡頭是幾棟木造的小屋。我走過去,捲起拳頭敲門,希望能在這間小屋暫時躲雨。

我是一個獵夢者,這個地方是一場夢。

我到這個地方並非為了執行任務。通常獵夢者進入夢境是為了執行任務,但這次不同。或者,換個角度說,我到這的方的任務就是觀察。

我就來好好觀察。

這個夢的座標是(1482.5,   2837,   165)。在獵夢國度裡,母體給每個夢定下座標和亮度,藉以測量方位大小,避免獵夢者混淆。一般說來,亮度分為十等,最亮的夢是一等,最暗的是十等。通常我們接觸到的夢範圍大約是四等到六等之間,特別暗或是特別亮的夢並不常見。這個夢的外型是鵝黃色的泡泡,亮度約為八等,是一個黯淡無光的夢。

夢的亮度強弱和它的困難度線性相關。三等以上的夢,是較困難的,通常交給配有徽章的獵夢獵人去處理,四等以下則是屬於普通獵夢者也能勝任的任務。

我的名字稱作『影』,真實年齡兩百多歲,我這裡說的是夢年,長度和一般人類認知的一年約等於地球公轉太陽一次完全不同。獵夢者和人類的時間關係是混亂的,即使是獵夢國度最聰明的智慧祭司也無法找出換算的標準。

單純以感知的時間長度而言,一夢年約等於十二個人類年。

以獵夢者的標準來看,我還是個年輕人。不過,我的技巧高竿,膽子又大,完成過許多不可思議的任務。在經歷過種種艱難的考驗以後,我以創紀錄的兩百一十七歲稚齡,進入光之聖殿,領取獵夢獵人的徽章。

得到的是勇氣徽章,我並不意外。

想成為獵夢獵人,普遍的概念大概是三百五十歲以後。有不少人嫉妒我,不過我不在乎,我創造了歷史。

進入這個夢以前,我站在與聖殿相接的橋上,盯著這個黯淡無光的小泡沫。我忍不住發笑,一定有哪裡弄錯了,母體居然給我一個八等亮度的泡沫。這不該是獵夢獵人的任務。或許找一個最弱小的,剛脫離母體的獵夢者都能輕鬆完成這個任務。

他們——聖殿的祭司們再次確認,要我進去這個泡沫並且做出觀察。他們說這個泡沫是好不容易找到的殘餘,關係著獵夢國度的存亡。

我狐疑著、端詳著這個夢。

老實說,我不相信。不是出於對這個弱小泡沫的輕視,而是我完全沒感覺到獵夢國度正在存亡危急之秋。

這是騙人的吧!

這裡很平靜,沒有聲音,甚至連風都沒有。

我發出一兩聲抗議的咕噥,然而母體不容違抗,我遵從命令踏入這個無趣的夢境。

我在這場夢裡的形象是一個高大的人類男性,大概二十多歲。我的外貌會隨著不同的造夢者而變化,有時是男性,有時是女性,端看造夢者怎麼決定。唯一的共通點是,我在夢中的相貌都十分漂亮。大概是每個造夢者的夢想雖然不同,卻都嚮往俊男美女的緣故。

極少數的時候,我曾以非人類的模樣出現。機械人、怪獸、吸血鬼、甚至卡通人物,我的形體沒有固定形狀,視造夢者的想像而定。經歷許多任務之後,我發現我不喜歡變成非人類。因為那通常暗示造夢者還在幼兒期,總是會充滿許多怪奇毫無邏輯的設定。

可惜的是我無法作選擇。我不知道決定的機制是什麼,過程倒是一成不變。獵夢者到光之聖殿領取任務座標,搜尋泡沫位置。哪個泡沫交給哪個獵夢者,由母體決定,我們沒有選擇的權利。拿到座標之後,我們通過光橋,然後進入夢裡。頂多在走進去以前,先觀察一下這個泡泡是什麼顏色。

像我們這種活在夢境的生物有許多種,為數最多的還是獵夢者。

我們的數量頗眾,站在夢境前,稍微吸一口氣,接著踏入夢境達成任務。整個國度不時可見這樣的景象。任務完成之後我們會吃掉這個夢,有時候只吃一點點,所以造夢者醒來常常不太記得夢中經過。

我們也有敵人,那些夢魘造出來的……殺夢者。咳咳……,我不願意多談。

成為獵夢獵人之前,因為本身的缺乏經驗和技巧不足,母體會派遣一位經過認可的獵夢獵人陪同執行任務,稱為觀察者。我以前的觀察者是月芽,外觀看起來像個少女,但是她其實已經有五百多歲了。

月芽在獵夢國度是個風雲人物,她所領取的徽章是力量。第一次見面時,不知天高地厚的我,還嘲笑過她瘦弱的身材。

不知道誰是誰的觀察者啊!我這樣對她說。

月芽只是淺淺的笑,沒有搭理我。後來我當然為我的自大付出了代價,被月芽狠狠救過幾次以後,我就明白她所擁有的力量並非我能企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