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風雪無情(一)

大雪紛飛,整個村子都要凍住了。門戶關得死緊,屋裡燒著暖炕,院落裡一群乞兒嬉鬧,吵得震天響。周老爹貪暖怕寒,窩在炕上不去理會。乞兒鬧了一會兒,就到別處去了。

關外寒漠之中,東北嚴寒之地,聳立著長年蓋雪的長白山頭,村子那頭兩匹馬奔馳而來,人立停起。騎在馬背上的女子杏眼紅唇,是出落如芙蓉般的一個俏人兒。男子道裝外披了件厚重長衣,看來是不慣來關外的人,很是怕冷。

二人到了村子,放慢了腳步,靠在屋簷下躲雪。一隻污穢的手抓過來,在女子潔白的鞋子染了個黑手印。

女子揚起長鞭打去,這溝裡竟然躲了個臭乞丐,把她的新鞋弄髒了。乞丐被她打得不住呻吟,早已凍得僵了,哪有還手的力氣。

男子道:「桐妹,不過是個小乞丐。別打了,回頭我給你買新鞋。」

女子打得累了,捲起長鞭,不願再留在這污穢地方,冒著雪又往前趕路去。

小乞丐縮在溝裡,已經記不清有多少天沒吃東西了。身上的傷口疼,倒暫時忘了餓,可是風一颳,渾身便又凍又疼。

所以當又有一匹馬停在屋簷躲雪的時候,小乞丐一聲也不敢吭,儘管餓得都要嘔出水來,小乞丐也不敢討食。

這道姑看來比剛剛那女子的年紀大了些。頭上繫了道髻,腰間一柄長劍。道姑的眉毛是豎著的,瞪著一雙眼睛,好像隨時都要生氣。

可是她沒有生氣。

道姑循著臭氣發現小乞丐的時候,小乞丐正縮著身子,努力的要把自己藏進溝裡。道姑的手一抓,小乞丐痛得叫出聲,直扭著身體也甩不脫。可這一扭,把身上的跳蚤蝨子都噴了滿地。

道姑皺著眉頭,若不是看出這乞丐是個女孩兒,她才不理睬。乞丐就是乞丐,是男是女有什麼差別?有的,至少在這道姑極度厭惡男人的現在,這是個女孩兒,她就要救,不能讓她流落街頭,受男人的欺侮。

道姑像拎著小貓一樣,拎著小乞丐到河邊的破廟。燒了一鍋熱水,丟掉她整身破爛的衣服,那衣服簡直就是一塊髒抹布。在小乞丐把自己弄乾淨以前,她可沒有勇氣碰她。

道姑答應過,會給她餅吃。

小乞丐搓掉身上的陳年污垢,道姑又用匕首削去她滿頭打結蝨子窩的頭髮。小乞丐穿著道姑的舊衣,上衣垂到膝蓋去,兩邊袖子長得不像話,模樣十分可笑。道姑也笑了,看來還是個五六歲的女孩兒,雖然乾乾瘦瘦的,整理乾淨也算漂亮。

道姑問那小乞丐話,或許是因為小乞丐久在街頭乞食看人臉色的關係,言談十分伶俐,又比她看起來的年紀大了點。

道姑問:「你叫什麼名字?」

小乞丐說道:「我叫梨花。爹爹在梨花樹下撿到我,所以爹爹管我叫梨花。」

道姑道:「妳有爹爹?他怎麼讓妳挨餓,全身髒兮兮的?」

小乞丐梨花道:「我是撿來的孩兒,爹爹作乞丐,我自然也作乞丐。」

道姑問:「那麼你爹爹呢?」

梨花答道:「爹爹半年前死了。我不會討東西,常常餓肚子。」說到這裡直掉淚。

道姑道:「原來如此。」從包袱拿出一塊餅,分給梨花吃。

梨花吃了塊餅,縮了縮身子,表情有點害怕。

道姑問:「怎麼了?」

梨花驚懼地問:「你要把我帶去哪兒賣掉?」

道姑笑了,邊笑邊問道:「賣掉?能賣多少銀兩?誰教妳這麼想的?」

梨花道:「爹爹說的,爹爹說等我大了,可以賣一個好價錢。又教我不要相信別人,別人對我好,都不安好心眼。」

道姑看著她戒備的眼神,覺得有點酸,這孩兒是費了多大的力氣,才活到現在。

道姑問:「梨花,妳多大了?」梨花搖搖頭,是啊,撿來的孩子怎會知道歲數。

道姑見她聰明伶俐,心裡轉了念頭。我遠離崑崙山,遠遠避開江湖,才來到長白山這麼個荒涼邊關之地。這個乞丐什麼溝子不好躲,偏偏在這時候躲在這個小村的這個溝子,才給我發現了。莫非是蒼天的旨意,這孩兒降臨來救贖罪孽深重的我。我和這孩兒也算是有緣,不如就收她為徒罷。

哥哥死了,師兄又是那樣的脾氣,不如收個徒兒,悉心調教,也跟自己作個伴兒。心念及此,便問道:「梨花,妳想不想學武功?」

梨花連武功是什麼也不懂,茫然看著道姑。道姑道:「妳以後就跟著我罷。」握著梨花的手,才發現她手背上有一抹燙紅的印記。本以為是傷痕,細看之下才知道是胎記。

梨花問道:「妳是誰?為什麼要我跟著妳?」

道姑笑道:「我的名字叫萬小元,是崑崙派的。我做梨花的師父好麼?以後梨花跟著師父,就不再挨餓了。」

道姑說得一頭火熱,梨花雖不懂什麼是武功,能不挨餓總是好的,便點點頭。萬小元給她披了毯子,又笑道:「妳穿我的衣服實在太不成話。我去村裡的人家買衣服棉襖,妳在這裡等我。」梨花點點頭,不論如何披著毯子等也比窩在溝子裡受凍強得多。

坐了一會兒,暖意帶來了睡意,梨花窩著神桌睡著了。突然一隻大手抓住她腳,梨花驚醒過來,瞪著抓住她的男人,男人躲在破廟裡,居然神不知鬼不覺,那道姑也沒發現。男人的手冰涼得可怕,抓住她的腳踝討餅吃,真是又驚又怒又好笑。

身為乞丐的梨花,成為崑崙弟子的第一天,便扒開師父的包袱,施捨了這個男人。

看著那男人狼吞虎嚥,梨花覺得自己簡直是有錢的大少爺。生怕這男人吃多了,給道姑發覺不知會如何懲罰自己。便偷偷騰出手,把道姑裝餅的包袱拉得離自己近些,別給這餓鬼搶走了。

梨花問:「你叫什麼名字?」

那男人道:「我叫方采寒。」說完這句話,便放下餅。眼睛直盯著梨花,要看梨花有什麼反應。

梨花這才發現,這男人生得十分好看,就算自己只是小孩兒,也能分辨得出。她在街上討食多年,看過的人不知凡幾,還找不出和這男人一樣好看的。

方采寒笑了,眼中散發出懾人的光采。

梨花還來不及陶醉,便已見他收起笑容,沈聲道:「萬小元回來了。」

梨花很是驚懼,說道:「誰?你還不躲起來,別惹人討厭。」心想餅是那道姑的,我拿了送給你,心裡也害怕得緊,你最好像剛剛一樣乖乖躲著,別給道姑發現了。方采寒縮身躲在神像後面,除了相信梨花,他也逃不出去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