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03

      之後的每一天放學,學弟都會站在我們班教室外等我,跟我一起走回家。起初我很反感,一直叫他不要等我,但他卻總是把我的話當作耳邊風,而我也漸漸不再跟他抱怨了。

      和他也漸漸變成了好朋友,雖然不是知心,雖然我的秘密不會和他說,但至少比一開始那樣的排斥好了許多。也許就像他之前所說的,我們會成為很好的朋友,或許也很有可能。

      「那個是不是妳男朋友啊?」子星側著頭,用下巴指了指站在教室外的學弟。

      「妳已經不是第一天問這個問題了喔。」我用有點責備的語氣對子星說,然後搖了搖頭。並不是所有和我要好的男生,都是我的男朋友。我桃花緣沒這麼好,真的。

      「今天有看到你喔。」走出教室,我對學弟說,「翹課啊?」今天看到他和一群感覺和他很像的男生爬牆,然後跑到一個地方去牽機車。我看了他一眼道:「原來你會騎機車。」

      他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然後說:「都被妳看到啦?」我點點頭。「但我不是無照駕駛。」他補了一句,我翻了個白眼。

      就在他跟我說話的同時,我的眼光透過他的肩頭看了過去……卻看見了我最不想看到的畫面。那一瞬間,我的堅強在我還來不及偽裝前就已破碎了,眼淚如轉開的水龍頭,不停的流出,好像永遠不會停似的。

      自從那天後,我就再也沒有掉過半滴眼淚了。我以為這表示我忘記了,但對不起,我還是哭了……

      看見了,對,只是不小心撞見暘和學妹在我們以前的秘密基地接吻的畫面。我不知道我是在哭什麼,是因為看到他們接吻,還是因為他帶著別人到我們充滿記憶的地方?

      為什麼我常常覺得,你就在我眼前,但我對你的思念卻好深好深。我不知道忘記這麼難,真的,我不知道。

      我心中的那一個大洞,好像還沒有被填滿。

      對於我的眼淚,學弟沒說些什麼,只是把我帶到校園外的一個椅子上坐下,並沒有安慰我的意思。不過也許這樣才是最溫柔的安慰吧。

      「你不問嗎?」我看了看一直默不吭聲的學弟。而他卻搖了搖頭,然後拿出口帶裡的手機不知道在做什麼,接著再放回口袋裡,用一種很期待的眼神看著我。

      大約過了幾秒鐘,我的手機震了一下,我連忙打開,發現是一封來自學弟的簡訊。

      「呵呵,小不點妳知道嗎?妳好不適合哭臉噢。知道現在要妳笑有點困難,但是請妳今天哭完,就不要流眼淚了知道嗎?」

      看著內容,我卻哭得更兇了。想要抬起頭,打他一下然後罵他很浪費錢,卻發現我居然連連說話都沒辦法了,只是任由眼淚不斷落下。

      「我帶妳去一個地方。」他說。然後邁開步伐,回過頭來要我跟上。自從那天知道我不喜歡他碰我的手,他便沒有再犯了。

      「等我一下。」我不知道他要帶我到哪裡,只是一直跟著他走,聽到他這一句話,才默默的抬起頭,發現他把我帶到一家便利商店前。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等一下。」他重複了一遍,然後叫我坐在商店前的一張長椅上。不知不覺,我已經沒有眼淚了,反而覺得一片平靜。

      風吹得好兇好兇,把我臉頰上的淚痕都吹乾了。不知道坐了多久,只感覺一個暖暖的東西貼在我左邊的臉頰上。

      抬起頭,發現學弟右手拿著一瓶罐裝的熱可可貼在我臉頰上,而左手則是拿著一瓶酒。

      「謝謝。」我用雙手接過熱可可,然後皺眉看著他的酒。

      他對我笑了一笑,然後繞過我,到我旁邊的位子坐下。不理會我的眼光,他拉開酒的拉環,然後喝了一口。

      「你未成年欸。」我也將我手上的熱可可的拉環拉開,用責備的眼光看著他。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我總覺得自己好像媽媽,什麼事都要管。

      「誰說的。」他瞇眼看了我一會兒,又喝了一口,「我都可以騎機車了。」

      「又不是合法的。」或許店員看他的樣子覺得他成年了吧,但對於他騎機車這件事我還是有點不滿。

      「其實我比妳大兩歲。」他的目光轉向了別處。但我還是一直望著他。

      「騙人。」我說。他聳聳肩,沒有想要和我辯解的意思。總覺得他今天是異常的憂鬱。然後,我們之間就沒有人再說話了。

      「你幹嘛喝酒。」我問。想要打破我們之間的沉默,對於他的安靜我很不習慣。

      「因為妳一直哭,看了心情不好。」他睜大眼睛看著我,「我不常喝酒的,其實。」他補了一句。我點點頭,一臉愧疚,不想因為我而影響到他的心情。

      雖然我沒有對他提過任何一個字,但我總覺得他好像已經知道了我和暘的事情,只是沒有問我而已。

      「我以為忘記很簡單。」我說的很小聲,像是在說給自己聽那樣。雖然說的很小聲,我卻覺得我希望他聽見。

      「分手不代表要忘記,」他也輕輕的回我一句,「要學會記得。」我歪頭,不懂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要我記得什麼?那些傷害嗎?

      「唉……」明白我聽不懂後,他嘆了一口氣,懶洋洋的將身體癱在椅子上,說:「記得妳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曾經很幸福。」

      他說話說的很輕很輕,像是他在說給我聽的時候,也是在說給自己聽。這是我認識他後第一次,覺得他像我的哥哥。

      他說完後,我們又回到了一開始的沉默。這次沒有尷尬,我反而有點喜歡這樣的寧靜了。

      「嗯……」他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回家吧。」語畢,他將喝光的啤酒罐用力壓扁,然後擲向前面的垃圾桶裡面。「耶!神手。」他笑笑的看著進洞的啤酒罐對我說。

      我看了看快要全黑的天空,點了點頭,對學弟一笑。學弟對我一愣,才讓我發現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對他笑。

      「真的好像……」經過學弟時,我聽到他這樣說。

      知道嗎?你憂傷的眼神好像來自很遠的地方。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