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今天的眼睛腫的跟核桃一樣大,本來還很有信心的相信自己不會哭的。至少是在暘面前。我想讓他知道就算沒有他我還是很好。

      嗯,眼睛腫腫的,看起來好沒精神,而且眼睛好小。

      「喂,妳的眼睛怎麼回事?」坐在前面的緯茹用怪異的眼光看著我拚命想把雙眼皮拉出來的舉動。

      「沒事。」我莞爾。

      「別拉了,」她用手抓住我的手腕,想停止我這個瘋狂的舉動,「妳看喇,眼皮都拉紅了,這樣多難看。」

      我臉色一沉。反正他都不要我了……漂亮要給誰看?

      嘆了一口氣,我拿出手機查看我的簡訊,這是我以前一直習慣的動作。但現在,裡面空蕩蕩得讓我好不熟悉。

      昨天,我把所有暘傳來的簡訊都刪除了,按下「確認」鍵的時候好心疼,好像我把我們一年份的回憶全都丟棄一般,心中空蕩蕩的好像少了一大塊,因為你不在。但,我相信這樣可以讓我比較快適應我已經分手的事實,不然以後每次一看到簡訊又要再度傷心一次。

      和暘的合照也全都刪掉了,但是暘的獨照還留著。我只是不想想起原來之前和他在一起時,我曾笑的那麼甜蜜、那麼開懷。

      等到向以前的回憶告別完後,我開始大哭,抱著枕頭大哭一場。哭到我累了、倦了、睡著了。不過我想,我再怎麼樣傷心,你也不會再為我心疼了吧……

      但你知道嗎?你的號碼還留在我的手機裡。我在等你有一天打給我,那時候,我會跟你說我原諒你。

      「賴欣垣,外找。」就在我被悲傷包圍的同時,坐在窗口的同學大喊著我的名字,表情顯得有些不耐,可能是他剛剛已經叫了很多遍吧。

      我急忙擦掉我剛剛不小心滲出了淚水,狼狽的走出了教室,只見昨天那個打扮誇張的學弟向我走了過來。

      那一排銀色的耳環真的讓我看了很不順眼。

      「咦?」他看到我時眼睛微微的睜大了一下,「是妳喔?小不點。」語畢,嘴角掛著一抹淺淺的笑。

      原本一直不想看他的臉的我,這時抬起頭,才發現原來他好高,我大概只到他的胸前吧。而且近距離才發現,他的睫毛好長好長,讓他原本就很大的眼睛顯得更為立體。

      「我是來交社團報名表的,因為社長說要我交給妳。」他邊解釋邊將報名表拿給我。

      「欸,妳的眼睛怎麼了?」就在我伸手要去拿報名表時,他用很驚嚇的語氣問我。

      「沒事。」向來就不喜歡跟別人裝熟的我,只用平淡的語氣帶過。搞不懂這個學弟無謂的擔心,畢竟我和他又不認識,難道我要跟一個我不認識的人大肆宣傳我分手了嗎?

      也或者,他只是單純的被我的眼睛給嚇著了。我想,答案應該是後者吧。

      「這樣叫沒事?」他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左手,用力的拉著我走,「去保健室。」他回頭跟我解釋。

      「不用麻煩。」我淡淡的說,但他根本就不聽。我使盡力的想掙脫他的手,但他卻抓的好用力。知道反抗無效,我只好順從他走向保健室。

      「知道嗎,」停在保健室前,我用不悅的口氣對他說:「我不喜歡你這樣過份的關心,況且我們不認識,不是嗎?」

      嗯,我不喜歡。而且,這個很快就消了。不懂他這樣大驚小怪的反應。

      「這一點也不過份。」他硬是將我拉進了保健室,看見護士阿姨不在,便自動從冰箱拿出三顆冰塊,裝進旁邊準備好的直鍊式塑膠袋裡。

      「而且我們以後就會很熟了。」他轉過頭,對我微微一笑。

      他將塑膠袋遞給我,示意要我貼在眼皮上。

      「小不點妳昨天有偷看我對不對?」大概是想打破我們之間的沉默,他含笑的開口問我。

      「叫學姐。」我說,我也很不喜歡他這種自以為瀟灑有趣的態度,「是又怎樣?」但我絕對不是因為覺得你很帥才看的,跟暘比起來你可差多了。

      他突然哈哈的笑了起來,道:「我剛開學的時候還以為妳跟我們同一屆欸,妳真的超小一隻。」

      「你以前看過我?」我挑起眉毛,奇怪的問著他。

      「嗯哼,很常啊。」他做了個鬼臉,「因為一直覺得妳是哈比人,所以才特別注意。」或許是天氣太熱吧,他的臉忽然紅了一下。

      我瞪了他一眼。其實我沒他說的這麼矮吧,現在矮矮的女生很多,又不是只有我。不想理他,將冰袋貼到另外一隻眼睛上。

      他的外表,真的跟我所想像的個性差很多很多。也許他沒有這麼糟吧。

      「還很常看到妳跟一個男的走在一起,那應該是妳的男朋友吧?」是,那是暘。

      「關你什麼事。」我沉下臉,瞪著他半晌,才不悅的移開了視線。

      他大概也感受到我的怒意,換上正經的臉色,薄薄的嘴唇抿成了一條直線,雙眼毫無畏懼的盯著我瞧。

      「今天很謝謝你,」我紓緩了臉上的肌肉,站起身來準備要離開,「但希望你以後不要再這麼雞婆。」

      「不是只有妳分手過。」在我推開門時,他忽然用很哀傷的在我背後說了這一句。從他的聲音,我可以清楚的聽到心被撕裂的聲音。

      「我知道。」我沒有回過頭,因為我知道他現在的表情一定是充滿痛苦的。我想,他的悲傷一定也不在我之下。

      「林智晴,一年五班。」他對著我的背影道:「我相信我們會是好朋友。」

      但,我不相信。

      知道嗎?有些事還是不要問比較好。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