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之文庫開館
HOT 閃亮星─光汐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素顏

「5年了…」這是我看到她時,心裡想到的第一句話。

自從分手後,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因為同學會。

還記得當我收到同學會的邀請時,滿心不是與老朋友相聚的歡喜,而是將與她碰面的苦澀。

本來想推託不去的,像往年一樣,但班代,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小周。說什麼也一定要讓我去「兄弟,已經5年了!每年的同學會你總是有事,不行,就算拚上了我的老命!今年我也一定要讓你去,」「哀,我也知道,你是不想碰到她」他頓了頓,有點尷尬的看著我,隨即很快地說下去「但是你再不去,別人都笑話我這個班代拉!」我當然不想讓他為了我背上”辦事不力”的罪名,當然,我也不想要他的”老命”,因此,我才出現在這裡。

本來想要盡量避開她,沒想到她卻主動出現在我面前。

「好久不見了,阿騰。」「…好久不見阿,樂樂。」老實說,我一開始還真沒認出她,在我的記憶裡,她一直是個不施脂粉,個性直快的女生。而她像男孩般的個性,是我喜歡她的理由,也是我們分開的理由。

但現在站在我眼前的,是個在我的標準裡”很有女人味”的女人。她瘦了,以往臉上的稚氣消失無蹤。最大的差別是以前從不化妝的她,今天卻畫著時下最流行的煙燻妝,而我,則是從她粉底下那隱隱浮出的輪廓才認出她來。

本以為她打完招呼就走,沒想到她又開了口「聽說你還在做音樂?」「恩,但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成就啦…」「做自己想做的事很好啊。」她淡淡地笑著,臉上的表情讀不出是真心為我感到高興還是單純的敷衍。

我突然懷念起以前愛恨分明的她,喜怒哀樂只要看臉就知道。以前我總愛笑她:「你啊,心裡頭想什麼全寫在臉上,是八不得人家順你的意吧!」她總會急急地回我:「那你那時候跟我告白該不是順我的意吧?」「欸,妳現在才知道啊!」「亨,我不理你了、不理你了…」「好啦,我答應,一輩子順你的意」「這才對嘛,最愛你了!」。

一個月裡,這戲碼總會上演好幾次,而我把這個當作我們之間小小的笑話。有時她不開心了,我就拿這笑話逗逗她。而她,也總是很捧場地不會再不開心。

她很愛逛街,尤其特別愛在颱風天逛街。我問她為什麼,

她說:「平常逛街,你總會被那些打扮成熟,化妝美美的女生吸引,」我正想大聲抗議,說我才不是那麼膚淺的人,她又接著說了「但是,只要在颱風天逛街,你就會只注意我了。那些畫著美美的妝的人,在颱風天不是不出門,就是一個個變成大花臉,而我,就會是你眼裡最美的人!」,

偶爾,她會在我們散步回家時,擔心的問我:「你以後,不會喜歡上那種化妝化的美美的人吧?」「怎麼會呢,別人怎麼化都沒你好看!」「打勾勾喔。」「恩,打勾勾。」當時的我,總在心裡笑她的傻「不管晴天還是雨天,妳都是我心中最美的…」

但過了幾年,我漸漸厭倦了她的素顏,還有她那直來直往的個性。那些在熱戀期她讓我喜歡的優點,一個一個全變成了缺點反咬我一口。我嫌她素顏單調,嫌她直率的個性少了神祕感,嫌她喜歡在颱風天逛街的愛好,總讓我淋了一身濕。

我越來越少跟她約會,整天窩在家裡寫自己的歌。

有一天,我跟她久違的約了會,但我卻因為路上塞車,足足讓她等了2小時。

當我好不容易到達時,她氣得不肯跟我說話,無論我怎麼道歉,怎麼哄她,她就是不理我。我也忍不住生氣了,大步的往回走。「欸你不准走,停下來啊!」我停下來轉身面對她。

「你今天怎麼那麼容易生氣,明明上禮拜還好好的阿…」她氣喘吁吁的跑向我,

我心裡有些罪惡,我知道她最近身體不太好。「我沒生氣。」「那你怎麼就這樣走了?」「你的表情叫我走的。忘了嗎?我答應一輩子順你的意的…」「……」她生氣地看著我,「好啊好啊,那你走啊。走了就不要回來了!」

我二話不說,轉頭就走。她看我走了,在我身後大喊:「我數到1,你不回來就永遠不要回來了!」「10、9、8、7、」我繼續走著,心卻遲疑了。「3、2、2.9、2.8…2.1、2、1!高子騰,你這個大笨蛋,笨蛋笨蛋笨蛋!我會讓你後悔一輩子的。」我聽到她哭喊著這麼對我說,但我不敢回過頭,只能加速向前走。直到畢業,我都不確定我們是什麼關係,我開始躲著她,在走廊遇見也裝作沒看到。

直到畢業那天,我們之間的關係才有了結論。「阿騰,我們分手吧」她說得很輕,如果只聽聲音會以為她無所謂,但她的臉上的表情沒義氣地出賣了她「恩。」”早死早超生”,這是我第一次認同這句話的涵義,我以前總認為早死到底有什麼好高興的?但我現在終於知道,對於一定會來的事,越早結束,心裡的大石頭反而能越早放下。

在這之後,我們便沒見過面,我也一直不知道她過得如何,或許,是我故意不想聽吧。想在我的心裡,為她留一個特別的位子,也或許是我明白,時間會改變一個人多少。在那之後,我交了幾個女友,不同以往的是,個個都是濃妝豔抹的,朋友都說我受了刺激,更狠的還有說我口味大變,一定是心裡有陰影。

我都不否認,因為連我都不清楚原因,「可能是不想再受到過去的影響吧,」我對自己說,卻沒發現自己只是在逃避,逃避我在心裡為樂樂留了一個位子的事實。

這次同學會,為我的逃避找了一個出口。看著這個畫著濃妝的樂樂,我發現自己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了。「那麼,我先走了。」樂樂再次開口,口氣有禮卻聽不出情緒,「好的,再見了。」我回答,接著,她率先邁開步伐,經過我身邊,與我擦身而過。而我,在她經過的瞬間,與她對上了眼,我突然有種遺憾的感覺,為我所懷念的,那消失不見的,素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