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台北的秋與夏沒有實際的分際,唯能從日出後氣溫爬昇的速度來判別。

廣大而綠意盎然的庭院錯落有致,環視這個佔地千坪的莫園,可以發現從入門口的守衛室開始,依序種值了香蕉樹、李樹、梨樹、七里香和桃樹,又像是果園又像是植物園,很怪異而且格格不入的組合,但卻是有莫園主人的巧思。

試著用台語來唸唸這幾種樹的第一個字,就會發現,“約你來玩”,就是這幾顆植物真正的涵意,也代表著莫家熱情而好客的天性。

天母的莫家是幾十年前發跡的物流業大王,創辦人莫氏夫婦從小小的貨運行開始起家,在台灣經濟澎勃發展的時候,搭上了內外銷正旺的貨運需求,就起成了台灣第一大貨運公司,在幾次出訪日本之後更引進日本的宅急便文化,正式改寫了台灣物流業的版圖。

小小的莫家貨運行在十幾年之間迅速竄起,吸引了外資和台灣大集團的資金,合夥成立了莫氏集團,成為一個跨足了物流、倉儲、便利商店、食品和精品百貨的大集團。

幾十年過去了,莫氏已經傳到第三代,淨值幾仟億的莫氏集團已經龐大到不能夠由單一位領導者帶領的組織,早在幾年前就轉型由專業經理人管理,分工負責,各負盈虧。

每而莫氏的子孫化整為零的在集團內擔任各種不同的高階管理職務,支領固定薪資福利和享受每年公司巨額的獲利分紅,漸漸的,莫家人從第一代枱面上呼風喚雨的人物,沈寂為退居第二線但卻是掌握著集團每一個命脈關鍵的人物。

這種轉變起因在第二代的莫家夫婦身上。

父執輩努力打拚下來的事業,身為第二代的莫家人更是野心勃勃的想要把事業拓展到全世界。

俗話說得好,沒錢的人愛錢,有錢的人更愛錢!

更何況是白手起家的莫氏集團,更想要基業長青,讓子孫後代能夠享受這祖先的庇蔭。

於是,第二代的莫氏獨子就在二十啷噹歲結婚,早早生了三個兒子全都交給保姆和傭人帶。

而第二代的莫氏夫婦就在第一代莫氏夫婦的帶領下辛勤努力的工作,沒日沒夜的工作,全副的心力全都放在工作上,一個月見不到幾次孩子。

所幸,莫家的孩子們也很爭氣,個個獨立自主而早熟,從來沒讓莫家的長輩操過心。

然而,意外總發生在無法預料的時候,就在最小的兒子都快上高中之後,莫家少夫人卻意外的又懷孕了,雖是高齡產婦,但也幸而平安的生下了最小的兒子。

以事業為第一要務的莫家少夫人,理所當然的依循前三個兒子的教養方式,在一坐滿月子之後,就把小兒子交給保姆和傭人帶,沒想到就這麼出事了!

因為翹班的保姆和懶散的傭人沒有注意之下,讓一個未滿三個月的小嬰兒持續發高燒了二天,直到被提早下課回家的莫家老三發現緊急送醫,才保住一條小命。

只是遺憾已經造成,因為連續的高燒送成溶血性的黃膽,必需全身大換血。

小小的嬰孩所有的身體器官都還沒有發育完成就接受了全身大換血,弱小的心臟無法制造足夠的氧氣,因此小腦受損,成了腦性痲痺兒。

乍聽到這個消息的莫家長輩和父母,完全沒有辦法接受這個事實。

優秀如斯的莫家人,怎能成為一個重度的殘障?!

莫父莫母雖沒有時間照顧孩子,但不代表他們不愛孩子,畢竟是自身的骨血,懷胎九月所生,都是心頭的一塊肉啊!

這樣的消息,要他們這兩個為人父母的,怎麼能夠接受?!

尤其在出院之後,原本靈動可愛的小男嬰,卻變成了一個全身僵直動輒哭鬧的小孩,一生只能仰賴輪椅而活。

見此,莫父痛心疾首,喝酒澆愁,莫母自責不已,天天以淚洗面。

這突如其來的惡耗,讓汲汲營營於名利事業的莫家爺爺醒了!

再多的金錢也換不回一個健康的孩子,再大的權勢也還不了他一個健全的孫子!

一生的追求,不過是鏡花水月,難道他們努力賺的錢就為了給孩子當醫藥費嗎?

金錢與親情,孰輕熟重,在此刻,他醒了。

從那時候起,莫家的第一代和第二代掌權人慢慢的把事業放給了專業的經理人,轉戰為董事和顧問以及最大的股東。

莫家爺爺決定,在有生之年把握和莫家奶奶最後的時光,享受生活,兩人結伴雲遊四海。

莫家老爸和老媽決定好好的經營自己的生命和家庭,更重要的是,陪伴最小的兒子,以彌補他們所犯下的錯。

從此,原本工作狂的莫父莫母,變成了好客熱情的善心人士,一個成了醫院的義工,一個成了功德會的師姐。

他們一家搬離了位於信義區的億萬豪宅,為了讓孩子有更好的生活環境,他們斥資上億,在天母蓋了一個佔地千坪的莫園。

完全的無障礙環境,優美的風景,清新的空氣,樸實而低調的七層樓建築,裡面最有著最先進的設備,最完善的設施,也有著高品味的裝潢。

原本冷冷清清,總是空空盪盪的莫家,也在搬到新家之後,變成了里民服務中心…呃…不…是老人交誼中心!

三天兩頭就會有人到莫園來找莫父莫母串門子,每半個月或一個月就會在莫園舉辦募款活動或是慈善拍賣會,甚至辦起了老人舞蹈班和圍棋班!

這種改變,看在莫家另外三個正值青春期的兒子眼裡,是很大的衝擊!

莫家老大,莫鈞御,從小就以接班人自居,期許自己一切都要做到最好,為了充實自己的學識,放棄了原本對運動的熱情,卻在這件事之後,改變了想法,決定任性的追求自己的快樂。

莫家老二,莫雷御,從小就是懶散而自我的人,既然父母不管束他,他一向以追求自己快樂為第一優先,但卻在這件事之後,激發出他對生命的責任感,決定努力唸書,改唸醫科,以復健治療師為第一志願,希望能幫助更多像小弟這樣的孩子。

莫家老三,莫霆御,一向是三兄弟裡最安靜也最隨和的人,身為第一個發現生病的小弟的他,也許衝擊是最深的,他一直沒有向人提起,其實,在醫生判定小弟變成重度腦性痲痺的那一天起,他就決定要一輩子守護著小弟。

三個男孩各自有著不同的想法,但相同的是,自那一天起,他們都不再是不知愁的少年!

十五年後

「媽,一樓東邊的交誼廳要空出來給我們喔!」莫家老大,莫鈞御大聲的喊著正在和父親在大廳練習跳恰恰的母親。

莫家的兒子們每個月都會有一次聚會,把各自的死黨、老婆和兄弟全聚在一起。

比照莫家老人們的長青族聚會,莫家兒子們自己成立了青年活動中心。

「我知道,你們年輕人的聚會嘛!」莫母笑咪咪的回著,迴身轉了一個花步,「我把六樓也讓人去整理過了,萬一臨時有人要住下來話,就可以直接上去。」

「好…對了!」原本轉身要上樓的莫鈞御突然想到一件事,又回頭,「爸、媽,老三昨天打電話回來,說今天的飛機,中午會到家。」

「老三終於回來了呀!那我可得叫廚房多煮一點他愛吃的東西。」莫母驚喜的笑開了,「小元一定開心死了,他三哥終於回來了!」

莫鈞御打了自己的腦袋一記,「對喔!我忘記跟小元說了,我現在就去跟他說。」

莫家的小兒子,莫元御是他們一家人的寶,雖然已經十五歲了,但還是像個小孩子。

「不用了,我昨天已經有跟小元說了。」正下樓來的莫家長媳,黃晶雯如是說道。

莫鈞御大喜的迎上前去,在她的額上用力的啵了一下,「老婆,果然還是妳聰明!」

黃晶雯笑睨著他,「那當然!哪像你?明明說今天要烤肉的,結果連木炭都忘記準備。」

「對喔!」莫鈞御哭喪著臉,「我怎麼忘了,我現在去買!」

莫家雖是富可敵國,但是在當年小元因傭人粗心而造成遺憾之後,反而遣退家中所有的傭人。

改聘菲傭和外籍看護工,除了司機和三個守衛兼雜役之外,莫園並沒有太多的傭人,因為他們決定反璞歸真,很能沈浸在自己動手做的樂趣中。

「不用了!」黃晶雯拉住急著要衝出去的老公,「我有打電話請小卓買過來。」

「咦!怎麼不打電話叫其他的壯丁們去買呢?」莫鈞御有點訝異的問,「讓卓沁一個女孩子去扛木炭這種東西,會不會太重了?」

「才不要!」黃晶雯笑著說,「你們男人們買東西都沒在看,亂買一通的,交給小卓我才放心。而且她一定會哄到老闆自動自發的送貨到府,不用擔心!」

「說得也是!」莫鈞御想到老婆的死黨夏卓沁,也只有苦笑的份。

因為,那個女人,是個奇葩!

要不是娶了黃晶雯,他這輩子可能不知道這世界上還有這麼怪的女人!

她的怪,不是在外表上,事實上,她的外表很平凡,也很普通,圓臉杏眼,平常時候根本不化妝,連口紅都不上,黑色長髮老是綁著馬尾,不很高也不很矮,中等身材。

但怪的是,這種平凡而普通的女人,照理說應該是會讓人一見就忘,不會特別留下印象。

雖然她不特立獨行,但是她反而是那種走在路上,都會有人轉過頭來看她一眼的那種人,據他的親親老婆說,那是因為夏卓沁的“磁場”很吸引人。

他認為夏卓沁的怪,是在個性和想法,但偏偏她的怪又很合他的胃口,讓他不知不覺間也和她變成了死黨。

和女人當朋友,還真是他這輩子的頭一遭!

莫家七層樓的大宅,實際上的分配是,一樓餐廳、舞廳和交誼廳;二樓是莫家老爸老媽的主臥、書房、客廳,和莫元御的房間,還有一間小型的視聽室;三樓是莫家老大的天地;四樓是莫家老二的管區;五樓是莫家老三的地盤;六樓就是健身房、撞球室、按摩池和客房;七樓是洗衣、曬衣場還有給外傭們住的房間。

廚房是另外獨立在主房旁,裡面還有一個不輸給便利商店的小型食物倉庫。

剛從日本結束三個月的外派遠行回來的莫家老三,莫霆御,直接從地下室的停車場坐電梯直達五樓,他的房間。

丟下行李,匆匆的盥洗一下,換了一身輕便的服裝,便吹著口哨下樓覓食去了。

吃了三個月的生魚片和鰻魚飯,即使生性再怎麼隨和的他也會受不了,一直想念台灣的滷肉飯和桂魚湯,日本再好也不是自己的家鄉。

他快步的走下樓,穿過空無一人的大廳,直接溜到廚房去覓食,才走到門口就聽見幾個女人的說笑聲。

他凝神傾聽,是家裡的菲傭們和一個女子說說笑笑的的聲音,那個女子的聲音好耳熟,可偏偏想不起來是誰。

外傭們菲律賓腔的英文和女子帶著歐洲腔的英文交雜,他一時想不起來,家裡認識的朋友裡,有誰是到歐洲去留學過的?

「抱歉!請問有東西可以吃嗎?」

他輕輕的推開門,有禮的打斷女人們的交談。

菲傭們看見是三少爺回來了,高速的菲腔英文就像連珠炮一樣疾射而出,興奮的報告在老夫人的交代下,準備了一大堆三少爺愛吃的東西,請他到餐廳安坐,她們立刻會送上桌。

莫霆御笑著道謝,在轉身離開之前,才終於看清剛剛和菲傭們在聊天的女子是誰。

原來是她!

夏卓沁似乎也有點訝異看到他的出現,但她並沒有出聲打斷他和菲傭的交談,直到他的視線落到她的身上為止。

她笑笑的對他點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便轉身離去。

莫霆御若有所思的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回想起一年前在大哥的婚宴上,那段偶遇。

在那次之後,他才知道,她叫做夏卓沁,是大嫂的閨中密友,超級死黨。

之後,在每個月的聚會上都會見到她,但也不知道是之前那次不愉快的相識,又或是這個女人故意的疏離,幾次下來,他們都只是點頭之交,而沒有任何的交談。

沒多久之後,他就因公到日本去,也就沒有再見面了。

說也奇怪,他不時會想起這個女人。

倒不是思念,而是一種探究,一種越是見到她就越是興起的好奇。

她長得不美,至少以現今社會的審美觀而言,她不是美女。

圓臉、杏眼、蒜鼻、柳眉、厚唇,不化妝也不染頭髮,更沒有指甲彩繪,身上也沒有濃郁的香水味,她不高但也應該有一七○。

她不瘦,看起來肉肉的,但也不是大胖子,婀娜的曲線很像某牌的汽水瓶。

幾次見到她都像是從健身房離開的樣子,總是綁著馬尾,穿著合身的運動服和瑜珈褲,顏色簡單而俐落,倒也有另一番清爽的感覺。

她的個性不熱絡也不冷漠,她會主動的和人打招呼,但不會積極的和人攀談,至少對他不會。

記得先前幾次的聚會中,她的話也不多,但偶爾插上幾句都會令人捧腹大笑,是個冷面笑匠。

反而她和女性朋友們比較有話聊,這點也是他覺得納罕的地方,因為他無法想像,樸素的她和一群穿戴名牌濃妝艷抹的女人們,能夠多有話聊?

每次的聚會其實就是他們三兄弟和各自的好友,加上他們好友們的妻子或是女友們的聚會。

而那些女人們,包括他的大嫂,都是時尚名媛不然就是模特兒或千金小姐。

他雖然不很清楚夏卓沁的來歷,但至少他在她身上看不見那種女人的驕氣、任性,可是他也看不到她身上有任何的自卑、自輕。

當她混在那群女人之中的時候,雖然不會格格不入,但也是有點不協調的顯眼。

但最顯眼的是,她對於她自己和別人的不同,竟然沒有一絲的不自在,仍是一派的安然和悠哉。

她到底是怎麼樣的人?

說穿了,他心底是有那麼一點點的不是滋味。

因為,他身為莫家的三公子,又是莫氏集團總管理處的首席執行顧問,多少人巴不得有機會主動的親近他,攀親帶戚就為了拉點關係。

再者,他的長相也不俗,莫家的兒子都是高頭大馬,個個身高都有一八○以上,他雖不若大哥的爽朗俊俏,但也是斯文俊逸。

他生性很自愛,不亂搞男女關係,也不濫情。

但出色的外表和翩翩的風度,還是有很多的女性都會主動的向他示好,可偏偏這個夏卓沁只把他當做路人甲來看,著實讓他有點氣悶。

當然,他打死都不會承認,在婚禮上的那段插曲中,她所說的“同情他”,才是真正讓他耿耿於懷的原因。

「三少爺,你要在廚房吃嗎?」端著盤子的菲傭,奇怪的望著站在門口發呆的莫霆御,如此問道。

莫霆御如夢初醒,「咳…送到餐廳吧。」

他在餐桌旁坐下,假裝不經意的問,「剛剛那個女孩子到廚房去做什麼?」

菲傭一號,妮娜,沒有多想的回答,「夏小姐是拿蛋糕過來,交代南西要弄給小元少爹吃的。」

菲傭二號,南西,是專門照顧莫家小少爺的看護工。

莫霆御聞言皺了一下眉頭,遲疑的問,「什麼蛋糕?其他人知道嗎?」

妮娜笑著點點頭,把碗筷擺好,幫他添了一碗飯,接著說,「大家都知道,小元少爺最喜歡夏小姐了!每次夏小姐來,都會買一些很有名的蛋糕或甜點,給小元少爺吃。小元少爺每次都很快就吃完了,還吵著要買呢!」

「每次?」莫霆御愣了一下,「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怎麼不知道?」

「嗯…」妮娜想了一下,「就從大少奶奶嫁進來之後啊!有時候,她是讓大少奶奶拿回來;有時候,她是路過放在守衛室。還有,每個月她來的時候都會帶來。三少爺你也常吃到啊!」

莫霆御皺著眉努力的回想,確實自從大嫂嫁過來之後,家裡三不五時就會出現蛋糕、布丁、甜點、巧克力或冰淇淋之類的東西,而且每一種都是有名的糕點,他一直以為那是大嫂買的,原來,竟然是她買的。

明明他才是小元的保護者,怎麼他都不知道有這件事。

「小元吃那麼多甜點可以嗎?」莫霆御心裡有點不是滋味的問。

妮娜很誠實的回答,「一開始老爺和夫人也很擔心,不過二少爺說,只要正餐有正常吃的話,吃點心蛋糕是沒關係的。」

「喔,好吧,沒事妳下去吧。」莫霆御悶悶的說。

不過在他看到滿桌子想念的家鄉菜時,他心頭那股不愉快就煙消雲散,開始全力的攻擊眼前的美食,把煩惱拋諸腦後。

當他終於滿足了自己飢餓已久的胃袋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他可愛的小弟。

爬上二樓,推開門,就聽見電視的聲音。

嗯,應該是職棒的轉播。

也許是因為行動不便的關係,莫家小弟莫元御最喜歡的就是看球賽。

足球、藍球、棒球、撞球、橄欖球,只要是運動賽事,他都愛看。

對於所有比賽,他不特別支持哪一隊,他只支持第一名的球隊,是一種另類的“現實”。

除了棒球,他是標準的瘋狂象迷,有時看到緊張處,會非常激動的大吼大叫。

因為小弟的五官本來就因為腦性麻痺而變得有點歪歪的,再加上一激動他就會很猙獰,所以看在外人眼裡會覺得很可怕,但他反而覺得小弟這個樣子很可愛。

他聽見視聽室裡傳來小弟大吼大叫的聲音時,不由得莞爾,正想走進房裡時,卻聽見另一個大吼大笑的聲音。

「耶!全壘打!哈哈哈!小元,我贏了!」女子的大笑聲摻著著小元模糊不清的吼叫聲。

他驚異的看著視聽室裡,一臉猙獰的小弟,手上拿著黃色的加油筒大叫,在輪椅上激動的扭動身體;旁邊是一個綁著馬尾的女人,拿著綠色的加油筒高興的大叫,在超大電視前面開心的蹦蹦跳跳。

「肉腳!肉腳!肉腳!」女人又叫又跳的嘲笑著戰敗隊,「九連敗,真是超級大肉腳!」

原本大叫的小元反而開始大笑,笑到眼淚又流出來了,還把自己的腳抬的高高的。

女人大笑,「哈哈哈!小元,你的是“鳥仔腳”不是肉腳!不要拿出來獻醜!」

「─鳥─仔─腳─」小元笑著大叫,笑得更開心,笑到癱在輪椅上,笑到抽蓄。

女人尖笑著拿起一旁的毛巾,細心的幫笑到滿頭汗跟滿臉淚水的小元擦臉,邊笑還邊警告他,「小元,你別給我笑到尿失禁,到時候南西會扁我!」

不說還好,她一說,小元又開始狂笑。

真不知道有什麼好笑的?

「好啦!好啦!不要笑了,我拿水給你喝。」女人打算離開房間去端杯水來的時候,終於發現佇在門口的莫霆御。

「呃…莫先生…」女人有點尷尬的看著他,心裡嘀咕著他到底在這裡看多久了。

莫霆御這會兒笑看著她,這抺笑帶著深意、帶著審視,也帶著感謝。

「夏小姐,怎麼沒在外面和其他人一起烤肉?」莫霆御仔細的打量眼前這個也是叫到滿頭大汗的女人,突然覺得,她其實長得滿耐看的。

「─三─哥─」小元停下笑聲,開心的按著電動輪椅,開到莫霆御的面前。

莫霆御寵愛的看著小弟,大手伸出抹掉他頭上的汗,「小元,你還真是開心哩!」

夏卓沁遞給他一條毛巾,很自然的開始“使喚”他,「幫小元把頭髮擦乾,不然冷氣這麼強,他很容易感冒,我去拿水給他喝。」

莫霆御哭笑不得的看著那個發號施令的女人,搖搖頭很認份的開始幫小弟擦頭髮,一邊問他,「小元,夏小姐常常陪你看電視嗎?」

小元笑得傻兮兮的點點頭。

其實,對小元來說,講話是一種很吃力的動作,所以,可以不講話的時候,他就會用動作代替。

「你們每次看電視都這麼激動?」莫霆御笑問,想到剛剛的場景,他是覺得又好笑又感動。

好久沒看到小元這麼開心的模樣了。

衝著這一點,他很感謝夏卓沁。

小元又用力點點點頭,僵直的手指點點丟置在腿上的黃色加油筒。

莫霆御看了看加油筒,又想了想,問,「你是象隊,她是獅隊?」

小元點點頭,開始傻笑。

莫霆御細心的幫他擦乾頭之後,笑了出來,「象隊和獅隊是死對頭,你們怎麼沒有打起來?」

「因為他打不過我啊!」夏卓沁笑盈盈的從門口走進來,手裡還端著一大杯的開水。

夏卓沁很自然的蹲在小元的面前,拿著水,把吸管放到小元的嘴裡,讓他大口的吸著開水,一面和莫霆御講話,「我們一開始用剪刀石頭布決定要選那一隊,結果,我選的獅隊贏了!」

「剪刀石頭布?!」莫霆御有點傻眼的問。

小元那一年到頭都蜷曲緊握的手,能做剪刀石頭布的動作嗎?

「對啊!」夏卓沁理所當然的回答,「不然叫小元跟你猜拳。來,小元,出剪刀。」

莫霆御驚奇的看著小弟,舉高右手,努力的伸出兩根手指,比了個V字。

「小元,出布!」夏卓沁的聲音再度響起,只見小元又慢慢的張開其他的手指,露出白嫩嫩的掌心。

夏卓沁看著莫霆御既驚奇又感動的表情,輕笑,「我想,應該不用讓他出石頭給你看吧!」

莫霆御說不出話來,只能呆呆的摸著小弟的手,珍奇的看著它。

夏卓沁很貼心的沒有出聲打斷他的感動,直到看護工南西走進來為止。

「小少爺,該睡午覺了!」

夏卓沁很識相的,走到門口準備恭送少爺就寢。

而莫霆御也摸摸小元的頭,「好了,去睡覺吧!」

小元可憐兮兮的看著夏卓沁,扁著嘴,有裝模作樣的嫌疑。

「別看我!看我也沒有用!」夏卓沁趕快自清,「睡午覺的時間到了,你只能認了!」

莫霆御有點好笑的看著小弟裝可憐。

「─姐─姐─」小元可憐兮兮的叫著。

夏卓沁嘆了口氣,「好啦!我陪你吃完晚飯再回家,可以了吧?!快去睡覺!」

小元這才開心的笑呵呵,任由南西把他推回臥房午睡。

頓時房裡只剩下孤男寡女,而且彼此很不熟,讓夏卓沁有點不自在,覺得快快閃人方為上策,她對莫霆御笑了笑,「那麼我先下去了。」

「夏小姐,等等。」莫霆御叫住她,「我想我欠妳一個道歉。」

他很誠懇的說,但夏卓沁卻是一頭霧水。

她疑惑的問,「莫先生,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叫我Tim吧,我的朋友都這麼叫我。」莫霆御笑了。

夏卓沁聳聳肩,她是個大方的人,也不介意,「我朋友都叫我小卓。」

她很爽快的問,「我不記得我們之間有什麼過節啊?有什麼好道歉的?」

莫霆御對她的直率覺得有趣,「去年,在婚禮上,我們第一次碰面的時候,我說了一些話不是很好聽。」

夏卓沁聞言有點尷尬的搔搔頭,「Tim,我呢,有一個缺點,就是記性不太好。去年的事,說真的我不是很有印象了…」

莫霆御一怔,覺得有點懷疑,但是還是很有風度的敍述了一次當時的狀況。

夏卓沁恍然大悟,笑咪咪的說,「哎唷,你的反應很正常啦!畢竟,防人之心不可無嘛!」

她的反應真的出乎他意料之外,不過,他還是真心的說,「不過,我還是要謝謝妳!」

夏卓沁又愣住了,「謝我什麼?」

「謝謝妳讓小元這麼快樂!」莫霆御有點感概的說。

「CP的孩子都是很容易知足,很容易快樂的。」夏卓沁默然了一會兒,緩緩的說,「他們自己並不會覺得苦。真正覺得苦的,反而是他們身邊的人。我並沒有做什麼,我唯一做的就是把小元當做正常人來看,如果,你看不透這一點的話,你會很辛苦。」

莫霆御聽了心中百感交集,眼神複雜的看著她,沉吟了一會兒,最後還是問了,「這就是妳為什麼會說同情我的原因嗎?」

夏卓沁俏皮的笑笑,「我想,從今天起,我不用再同情你囉!」

莫霆御默然。

夏卓沁轉了一下靈活的眼珠,「阿鈞說,等一會兒要在前院玩排球,男女混合對打,你來不來?我們這一隊很缺人耶!」

莫霆御詫異的看著她飛快的轉移話題。

他笑了,笑得和煦,「當然去!」

激烈的球賽因為選手全都是業餘人士,而變成了爆笑球賽,最激烈的不是殺球救球,而是撿球。

搞到最後根本沒有在算得分,而在算那一邊掉球最多,最多的人為戰敗方。

男人們累得跟狗一樣,因為女人們實在太肉腳。

最讓莫霆御氣憤的是,那個約他來打球的女人竟然連下場都沒下場,只是在旁邊涼涼的看他和對方廝殺。

他喘著氣大口的喝著水,有點小埋怨的瞪著遞水給他的夏卓沁,「妳怎麼沒下場?」

「不是我不打,是他們不讓我打嘛!」夏卓沁笑得很無辜,「不然,你問他們看我可不可以下場。」

「不可以!!」

莫霆御還沒出聲,一旁聽到他們對話的同隊隊友們,就以殺豬的叫聲否決了這項提議。

莫霆御奇怪的看著隊友們問,「為什麼?」

「因為她是運動白痴!」隊友們異口同聲的說。

夏卓沁不以為意的大笑。

就是這個原因,讓她從小到大都可以很理直氣壯的逃過運動比賽。

因為,雖然她的腦筋很清楚所有的比賽規則,但是正式上場時,她就是會錯誤百出,反應慢半拍。

她的腦袋很靈光,數理邏輯都難不倒她,可惜運動靠的是反射神經,她偏偏是腦細胞快過反射神經的運動白痴。

莫霆御意外但又無奈的嘆了口氣,想不到竟然誤上賊船,只好又再度的被推下場中,死命的救球去了。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的快,一轉眼日落西山,聚會裡的朋友們一一的告辭,沒有人留下來吃晚餐,多半都是要回家約會去了。

除了夏卓沁以外,因為她答應莫元御,要陪他吃過晚餐再走。

拿著球看著幫忙整理場地的夏卓沁,莫霆御忍不住問了,「妳如果有約的話,可以先走,不一定要留下來陪小元吃晚飯。」

夏卓沁抬起頭不解的看著他,「為什麼這麼說?」

「難得的周末假日,妳不用陪家人或男朋友嗎?」

莫霆御脫口而出,原本,他並不想探她隱私的。

夏卓沁眨眨眼,對他的問題有點意外,只是簡單的回了一句,「這就是單身的好處啊!」

不知為何,聽到她是單身,他有一種莫名鬆了口氣的感覺。

真是怪了,她是不是單身,關他什麼事?

怎麼會這麼沒頭沒腦的問出口?

他不由得有點懊惱,他一向不是這麼魯莾的人。

不想深究自己的異常,他有點僵硬的笑了笑,「那妳慢慢來,我先去換掉這身髒衣服了。」

說完,他有點焦急的快步離開。

而夏卓沁則是沒有多想的聳聳肩,繼續收著排球網。

黃晶雯見到剛剛的互動,忍不住八卦的走了過來。

「小卓,妳什麼時候跟我家小叔這麼熟了啊?」黃晶雯好奇的問,「我以為妳跟小元比較好而已耶!」

夏卓沁頭也不抬的繼續收著網子,「我跟誰都可以有話聊,妳又不是不知道!」

「是沒錯啦!」黃晶雯笑得曖昧,「可是我老公的三弟,可不是跟誰都有話聊的喔!」

以黃晶雯對莫霆御的認識,她知道這個小叔雖然平常斯斯文文,和和氣氣的。

可是跟人都保持著一段距離,對外人防心很重。

雖不一定會表現出來,但要能夠跟他親近到他會主動關心別人的程度,是不太容易。

「會嗎?」夏卓沁終於抬起頭看她,看到黃晶雯曖昧的表情就知道她又在亂想了。

「妳少在那邊亂編故事!他是因為撞見我和小元在玩,所以才會和我多聊兩句。」

黃晶雯看著波瀾不興的她,實在覺得沒趣。

「唉~妳真是不好玩,怎麼逗都不會臉紅。」

夏卓沁哭笑不得的啐了她一口,「沒有曖昧當然就逗不起來啊!」

「說真的,我這個小叔還滿潔身自愛的,妳可以考慮看看!」

黃晶雯努力的想把單身小叔銷給自己的好友。

「有什麼好考慮的?妳介紹他就會接受嗎?少在那邊一廂情願了!」夏卓沁笑著搖搖頭,「怎麼結了婚的女人都那麼愛作媒啊?太閒了是吧?!生個小孩來玩玩就不會無聊了!」

「哎唷!作作白日夢也不行嗎?」黃晶雯沒好氣的說,「妳啊~就是太實際了,才會把桃花都斬光光!」

夏卓沁笑笑,「好啦!好啦!隨便妳說啦~我快餓死了,吃飯去吧!」

黃晶雯實在是拿這個好友沒辦法。

說到她這個死黨,腦袋是一級棒,可是就是桃花不夠旺,年屆三十,也不過談了一次戀愛,之後就一直空窗。

她自己不急,可她這個當朋友的可是心疼她孤家寡人,一直希望她能夠尋得一個足以與她匹配的男人,可惜她本人沒有什麼談戀愛的慾望。

男性的朋友不少,可惜就沒有一個能夠打入她的內心。

其實,小卓雖不是美女之流,但卻是個很耐看而且很貼心的女孩子。

和她在一起,會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可惜到現在為止,每個有心要追求她的男人,到最後都會變成她的普通好友。

讓她在一旁看了扼腕不已,又無能為力。

講也講不過她,也說服不了她,每次和她談到這個話題,聊到最後,反而是她自己被說服了,真是無力!

算了,人說姻緣是天注定,或許就是她的姻緣還沒到吧?!

黃晶雯釋然一笑,牽起身旁老公的手,吃飯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