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二 傻瓜似地去參加比賽

          均子看了看眼前的鬼屋,嗯,和宣傳單張上的地址一樣,然後仔仔細細的打量那所鬼屋。

          比一般鬼片裏的鬼屋更正常一些,沒有鋪滿藤蔓的老舊外牆,沒有哥特式的建築,沒有停留在屋頂上的蝙蝠,而附近,也沒有荊棘森林。

          這所謂鬼屋只是一所普普通通,有著兩層的洋樓,而且外牆涂了一層與“陰森恐怖”不相稱的米黃色,   反而有些教堂feel。

          還有的就是鬼屋旁邊有間外面貼滿符咒的小房,遠看像是塗鴉藝術!裏面有一個正在打盹還不忘拿著一道符的管理員。

          這真的是八年來一直流傳在櫻荷高中的那所殺人鬼屋?

          均子搖搖頭,算了,明天繼續吧。

          傳說中的傳說被均子解釋後的第二天  

          “均子均子,陪我去嘛!這個攝影大賽是真的!相信我嘛!”施湧還是死心不息地賴在均子旁邊,也許她真的很想去這個比賽。

         

          “而且這個比賽冠軍的獎品是那款最新的攝像機耶!均姐姐,均均,均婆!”

            “叫就叫啊,均婆可是把我叫老了!不過上次菱奇說了,我們高中不會舉辦這些靈異的活動啊。那麼,你那張宣傳單張.....”其實均子的顧慮也是有原因的,畢竟她也不希望身邊的朋友牽涉到什麼麻煩事。

            “難道.....那張宣傳單張是啊飄給我的!!!噢!我的天呐!終於被我碰上了!呵呵呵呵!”施湧自認為夢想要實現了,不但絲毫不畏懼,還比中樂透還高興。

          均子拿過施湧手上的宣傳單張“的確是櫻荷高中的靈異社舉辦的,可是我轉學過來的時候都沒聽過我們學校有靈異社,會是新創立的嗎?而且下星期一,比賽就要截止了,你只剩下6天,真的要參加?”

          均子想了想,覺得還是有問題“不如我們還是問一下菱奇吧.....他好像很清楚這學校的怪事。”於是二人便從走廊疾步回課室。

          “菱奇!菱奇!我們.....嗯.....”看着上氣不接下氣下氣的兩個女生居然是朝着自己跑過來,菱奇想,原來自己的魅力也不容小覷!

          “你們兩個來找我?我還沒問你們叫什麼名字呢!免得到時候搞粉絲聚會忘了你們,哈哈哈哈哈哈!”

          “粉絲聚會?好像很好玩。我叫施湧,多多指教!”施湧揚起了一個自己滿意的笑容。

          “我叫均....欸不是啦,我們不是要去粉絲聚會的,我們是有事要問你,你看一下這個。”均子把手中一直拿住的鬼屋攝影大賽的宣傳單張遞給菱奇。

          看來看去,也不知道菱奇在看什麼,均子皺了皺眉頭,有不太好的預感。

          施湧問“怎麼看這麼久?好看嗎?”

   

          然而,菱奇沒有預期中的反駁她,再看了一陣,說“我們學校,跟本沒有靈異社,就連社團,學校也不允許創立跟啊飄有關的,所以靈異社什麼的,是假的。”

          菱奇說後,一片沉寂....過了良久,施湧才反應過來“那我的最新款攝像機,不就沒了嗎?”

          均子倒下........

          “如果想知道是誰這麼無聊整你們,或者是,見鬼了,我看你們還是參加吧,呵呵。”菱奇覺得這件事好像挺有趣的。

          而均子也想證明這世界上沒有鬼害人這麼荒唐的事“也好,趁着這次機會可以證明我的說法沒錯,也可以讓你們知道世界上跟本沒有鬼。我敢打睹,到最後被揪出來,整我們那個一定會是人”

          “賭就賭啊,我和菱奇賭,是啊飄.....可能是傳說裏過世的學生想我們幫它找出真相,或者是找替身。”施湧很堅持地說。

          “那,好吧!我和施湧要組成靈探小組了!”菱奇無所謂地笑了笑。

          “那我們明天晚上去那所鬼屋,看個究竟,說不定會看到什麼證據。”

          “欸!均子你為什麼要選晚上去呀?難道要增加氣氛嗎?”施湧不解。

          “昨天看完你給我的宣傳單張後,我自己到了鬼屋一趟,鬼屋旁邊有一個管理員在看着,那小房子的符比我脆麻花還多呢!”均子一邊解釋,從螢光綠搭黑色的背包拿出一袋脆麻花。

          均子邊嚼脆麻花,一邊分析“一般來說,這些工作一定會找一隻狗看着,因為狗的耳朵能聽到15至5萬周的頻率,也能聽見人耳不可能聽到的超音波,牠們一感覺到,便會以吠叫來警告對方不要踏進自己的地方......”

          均子吞了一口脆麻花“然後你們懂了嗎?”

          “有什麼我要懂?”施湧不明所以的抓了抓頭。

          菱奇接下均子剩下的話“所以那管理員沒有找一隻狗,是因為他怕狗一亂叫的時候嚇到自己?換而言之就算怕鬼了?”

          均子把一根特別長的脆麻花掰開一半放進嘴裏,不以為然的答了一句“嗯哼....”

          “那關我們要晚上去鬼屋什麼事?”施湧問。

          均子吃完脆麻花後,拍了幾下手“明天你就知道了。”

          瞄了一瞄施湧,菱奇嘻嘻地扣了施湧的頭“多看推理小說吧你!”

 

          明天放學後,會發生什麼事。還沒人知道.......這一男兩女,正步向一條改變他們人生的不歸路......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