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死黨

「老師,這是怎麼回事?」

指著躺在沙發上十分舒適的黑色毛球,我當時的錯愕生出一把無名火。

老師無奈的苦笑著,一臉想回答又不知道從何解釋的表情。

今天在動漫展場處理魔物問題,沒想到事情才處理一半,正要解決最後一個大魔物時,這隻黑貓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用強大的術力震散了魔物。

原本今天要逛動漫展的,都因為這隻貓被打亂了......

「雀啊......跟這小鬼講這麼多?」那隻貓張開一隻眼睛瞄了我一眼,隨後又馬上閉上。

那副囂張德性真是看了讓人不爽!

整整牠!我驅動術力,戒指上代表水的符文發出淡藍光澤,一顆水聚成的球體握在我手上,瞄準,然後......

「啊!──」哀嚎聲不是那隻在沙發上的貓,竟然是我!我原本要賞他個水炸彈......在拋出去的瞬間水彈竟然直接轉向打回我身上了!

「小弟,害人之心不可有。」那隻該死的貓訕然的說著,眼睛仍沒睜開,剛才八成是他動手腳吧!

「該死!你這......老師!這到底怎麼回事?」我轉向老師,而這位看似年輕確實際上不知幾歲的老師又無奈的笑一下,開始向我解釋:

「罪是一個朋友託給我的貓妖,不過他年紀有兩百歲就是了......」

「貓妖能活上千年,小鬼你別自不量力了,你的術力要對付我根本不夠!」那隻該死的貓妖囂張的咧嘴笑了。

「啊......呵呵......總之他叫罪,會在我這裡打擾一陣子,以後他會順便幫忙你的委託,算是你的搭擋吧!」老師的表情是愉快的微笑,我聽到他說「搭擋」時更是晴天霹靂。

不過老師決定的事我無法輕易改變,真是萬般無奈啊。

『羽,這貓妖很強喔......他身上圍繞的術力可是我們的十倍呢!』影十分幸災樂禍說著,他是不太討喜的人格,掌管的屬性是毒。

『真想跟他打一架,嘖!』烈十分地雀躍,難得有這麼強的傢伙出現,剛好激起他打架的慾望。

「總之今天就先這樣好了,先回去休息吧!」老師慢慢的把桌上的雜物收拾。

我想今天也先離開好了!

「好吧......我也累了。那我先回去了,夏雀老師。」

「嗯!明天見!」老師和藹的揮揮手,我離開前回頭暼一眼睡的正香的貓妖──罪。

***

「所以你原本能免費進動漫展場,因為那隻貓妖所以沒辦法逛?」

「是啊。」

「所以那天你去了動漫展,還免費?」

「就是啊!超可惜的!」

「所以你有膽來跟我們說你去了動漫展?」

「......啊?呃......」

「你知道我們都沒辦法去動漫展嗎?」

「......知道......忘了.......」

這天晴朗無雲,夏日惱人的熱氣讓景物都微微扭曲,補習班前的便利商店中的座位區是我們三個的上課前交流區。可是現在卻像刑求室。

一個戴眼鏡的動漫宅掐著我的脖子左右搖晃,另一個在旁邊熱拳頭。

「我們忙都忙死了!你還藉工作免費跑去動漫展!沒情沒義你活該啊!」

「槿仁不要掐死他!」另一個比較有良心的人制止他,隨後他舉起拳頭,「我要親手打死他!」我錯了!他更恐怖!

「燁洵,這種垃圾要好好處理!」

楊槿仁,現在掐我的傢伙,喜歡妹妹類型的動漫角色,是個動漫宅,不過身高卻逼近一百八且喜歡打球,總之是陽光型的御宅加妹控。

準備舉拳轟我的是章燁洵,也喜歡動漫,但是他和我們有點不同,他是天才,整天打電動又常請假不來學校還能永遠保持班上第一名,而且他接觸過的任何領域都能被他達到「專業」的境界,不過他有弱點──那就是.......

「靠!怎麼會這樣......」正要對我揮下制裁鐵拳的天才御宅突然扶著肚子,臉色大變。

「又是肚子嗎?」我問,一臉無言,而槿仁在一旁開始憋笑。

燁洵的老毛病就是腸胃問題,這一直是天才的他最大的弱點。

「快帶他去補習班吧!槿仁!」我們兩個就把體型碩大的胃痛天才搬離現場,趁著便利商店店員還沒來關注我們趕去補習班。

他們是我國一時就認識的同學,現在也是一直同班,我們算是拜把的兄弟吧!他們也知道我符文術的能力,我沒告訴他們我的多重人格,其他的事情都沒對他們隱瞞,夏雀老師也認識他們。

燁洵的才能真得很驚人,常跟老師借些符文術的書籍,一個月內他能精通到兩、三本,我有時不懂的術法還得跑去問他呢......老師也表示,要不是燁洵體內沒有術力,他真想收他為徒!

雖然槿仁和我們相比下是平凡人,不過妹控宅還是個槍械迷,他家中大量用來玩生存遊戲的槍雖然不是真槍,不過以二氧化碳做動力加上鋁製子彈可是能打死人的,有時我接委託也會向他借槍,加上符文便是斬妖除魔的幫手!

「不過......那隻貓妖是真得很強嗎?不然幹嘛要寄居在你老師家?」

在補習班的廁所門外,這個空間有張桌子給學生休息,教室就在樓梯走上來的右手邊,槿仁和我聊著,沒去動漫展的火氣消了不少。

「不清楚詳細情形,不過以後我處理委託他都會跟著我......」我洩氣道。

「那你不用打啦......唔......」廁所內的燁洵回應,不過他的腸胃不允許他說太多話。

「下次的委託是在哪?」槿仁問。

「我還得問問老師......」我今天就要再去老師那,這時候,一個很令我厭惡的聲音從門口傳了出來。

「有個委託,在附近的小學,似乎很棘手喔......小鬼。」紅眼睛的黑貓,端坐在門口,囂張的表情時在欠揍。

「這......就是牠?」槿仁嚇得愣了一下。

「嗯,你來幹嘛?囂張的貓!」我敵意的問著。

「來傳你老師的話。他說你的兩個好友知道所以沒差,就讓我來傳話了!」牠一臉不屑,真的沒被打過......

「上課囉!」補習班老師突然從樓梯走了上來,我見罪還在那就亂了一陣,糟了!這貓在這等等我要怎麼解釋!?

「喂!褚羽,那隻貓不見了!」槿仁小聲的對我說,定睛一看,罪的身影已經消失無蹤,剰下補習班的數學老師踏過去催促我們進教室。

原來還能消失嗎?真是方便!

『你讚嘆個屁啊!』烈給我一個十分震盪的吼聲,瞬間一陣暈眩。

『難道你愛上貓妖了?聽聲音來判斷他是公的吧?羽~別衝動啊!雖然我不反對!』庫利德開始一如往常的發瘋發言......

『打不過牠只表示你鍛練不夠!』帝斯嚴厲的說著,同時其他人格七嘴八舌的,聲音有點讓我腦袋疲累了,能活到現在真是幸運啊我!

老師說過,我這樣多重人格的情況很有可能讓我失去自己的意識,被其他強勢的人格奪去身體,我保有意識並和其他九位人格共存,可能就是其他人格願意和我合作或我的靈魂特別強大的緣故。

補習結束後我和槿仁、燁洵,三個動漫迷去等公車,我們總是這樣上完課去公車站,我陪他們等車來。

「我看,明天我們跟你去找夏雀大哥,我也想知道那隻貓的樣子。」計畫回家要繼續待在馬桶上的燁洵說。

槿仁沒意見,我默默點頭,反正他們也常去,其他人格們都沒說什麼,我認為他們來也好,在兩人面前腦中的雜音總是比較少,我想連人格們都認同他們兩個吧!

公車來了,我們揮揮手道別。

「明天見!那就這樣,明天我去帶你們找老師。」

「好!」他們不約而同地點頭,公車門就關上了。

我找到附近無人的巷子中,掏出畫著符文的紙片,輕畫代表移動的符號,四周的景物開始模糊又驟然清晰,已經是我家門口了。

***

(隔天,凌晨。)

黑色的野獸身影晃過所有光亮處,血紅的眼瞳如寶石閃爍,在日光未現的凌晨巷弄中骨碌碌的盯著牆角的一處不尋常的黑影。

野獸的樣貌縮小,或是說包覆牠外表的野獸幻影消去,那強大生物黑色的雙尾在沉重的空氣中搖曳,不變的是牠鮮紅的眼睛,仍看著那一塊角落。

牆與地面的縫隙間見見出現如大氣扭曲般的裂痕,灰白色的物體開始竄出,像水流源源不絕地,最後成為一個人類的形體,外型是個少女,臉上影約能看出一抹詭異的微笑。

「嘖,這比地縛靈還危險......」擁有黑貓型體的妖咕噥著,分岔的雙尾同時一搖,酒紅色的焰火在灰白的人形體周圍燃起。

「這不是你的世界了!」黑貓嚴厲的咆嘯。

然而灰色的少女沒有面容只有淡笑的輪廓加深了些,完全不顧忌周圍的地獄火焰。

「......!!」

突如其來的爆炸逼得罪只好退開,等牠再次注意起那片靈體蜷伏之處,火焰和灰白身影都消失了。

「被逃掉了嗎?」另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是那總是滿臉笑容的符文術師,夏雀。

「是啊,要在有人被附身前找到,不然就麻煩了......雖然這是你笨徒弟的工作,不過這種的他有辦法嗎?」

罪想到那好勝心強卻處事無腦的年輕術士,就感到一陣不耐煩。

夏雀露出自信十分的笑容,說著:「放心吧,羽可是我徒弟喔!倒是你確定來這裡能找到『那個人』嗎?」

「我確定,他回到這了。」紅眼抬起,望向剛要亮起的清晨天空。

***

「每次從你的傳送術出來都會頭暈。」槿仁很明顯一副快吐的表情。

「我倒是沒感覺。」燁洵不知道是不是在逞強,看他的臉色也不太舒服,難道是他又要拉了?

我們三人用我的傳送術直接前往夏雀老師那裡,推開門,那隻欠打的黑貓就慵懶的躺在櫃台上,卻沒看見老師,大概還在裡面。

「你來啦......」罪懶洋洋的說,半睜著眼睛瞄過來,「雀等等就來了,委託資料在桌上。」

說完又繼續閉上眼去睡了,不知道是不是牠在睡覺的原故,這時候的罪沒有什麼壓迫感......

我看著放在櫃檯桌上的一小份紙本文件,皺了一下眉頭,通常是較大的事件委託才有這種正式文件。

「你們來了啊!進來吧!」夏雀老師端著一盤剛泡好的茶和日式茶點從傳送術出現在我們面前。

***

「老師,這次的委託是......」我看著悠閒的老師,他倒給我的茶我一口也沒動,雖然飄著自然動人的幽雅綠茶香,喝下去八成會整個人鬆掉一半吧!

「某個企業家族五年前去世的長女,據說家族成員開始陸續看到祂的靈魂,家中也出現奇怪的現象,那家企業所屬的私立小學裡也一直有人見到那女孩的身影,導致家長已經有些開始讓學生轉出,主要委託內容是將她的靈魂或是做亂的其他東西解決,方法不限。」燁洵若無其事的翻著委託文件,中間還喝了幾口茶。

「我說......你這樣很自然就把我的委託文件翻出來了......」我弱弱的吐槽道。

「方法不限?把靈魂消滅也行?那不是他們的女兒嗎?」槿仁無視我,皺著眉對老師發問......

「內容沒有其他細節,連那位大女兒如何去世的都沒寫清楚,看來有隱情喔。」燁洵放下文件,邊喝茶邊說著。

「喂喂......我才是受託人吧......」再次微弱的抗議同樣被無視。

『嗯......看來這家人對他們的女兒幾乎沒有愛呢......』庫利德同樣無視我,和其他人格聊起來。

『妨礙自己就抹除,生在這樣的家庭也許是有什麼遺憾吧!』帝斯的聲音很平靜,似乎有什麼心事般的口氣。

『人類不都是這麼無情的嗎?』影嘲諷的說著。

『可是以羽的個性是絕不會把她的靈魂消滅的吧!呵呵!』馬克十分肯定,他是人格之中最樂觀的。

我說你們現在擅自就聊起來了是怎樣?!我在腦中罵了一聲。

腦中又開始聒噪了,我決定無視,把注意力重新放在委託。

「這次我要讓燁洵還有槿仁來幫我,可以嗎老師?」我問,瞥了一眼冒似睡很熟的罪。

「可以是可以......不過這樣罪還是得跟著,畢竟這次的委託真的麻煩多了。」

「麻煩?我以前不是也處理過這種事件嗎?有什麼不一樣?」我疑惑。

「你見到委託人一家你就知道了。」老師只是淡淡的說。

「所以明天去工作?」槿仁問,我點點頭。

「委託人會面的地點主要是在那間小學,剛好在附近而已。對了,他們的助理費直接從委託金額裡出喔,褚羽。」老師又笑著補充一句。

「蛤?助理費!?」

「是啊!幫忙處理委託給助理費用當酬謝是種禮貌。這是我們術士這行間不成文的規定,雖然大多是術士幫術士。」老師又喝掉一杯茶,露出理所當然的笑容。

旁邊的倆人賊賊的笑了。

「沒想到還有外快可拿!不錯喔!」槿仁搭著我肩膀說著。

這時候喝了三杯茶的燁洵,突然嚴肅的向老師提問:「夏雀大哥,請問這是什麼茶?」

「嗯?這是我之前委託人家送我的拌手禮,據說對腸胃消化很好,怎麼了?」老師偏了頭回答。

「慘了......」聽完老師的話,我和槿仁不約而同的說,並看向臉色越發凝重的那個天才少年。

燁洵站起身,強忍著不扭曲的臉說了句:「對不起,請問廁所在哪?」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