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歲歲平安 1-1

第一章

      將近凌晨一點整,台北市郊的某處高級住宅區,某間一廳一房一衛浴的套房裡傳出斷斷續續的鍵盤敲擊聲。

      「……『別走!鈺棠,你答應過我,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會留在我身邊的!』」穿著史奴比睡衣、戴著黑色膠框眼鏡的短髮女孩,一邊喃語一邊key字,「楊洋用力扯住他的手臂,不願讓他就此離去……鈺棠近乎絕望地回首,只說了一句:『你認為我們再這樣下去,會有所謂的結果嗎?』然後──啊啊啊──」寫到這裡,女孩猛然抱頭哀嚎起來。

      「我寫這是什麼鬼東西!連小學生看了都會吐嘈我啊,更何況是超毒舌的編輯──」她馬上反白刪除,隨即自暴自棄地在巧拼地板上無謂地翻滾起來,碰到了牆再滾回原位,直到她從陷入瓶頸的撞牆狀態中稍微恢復為止。

      而陷入沮喪的她也壓根忘記了,這一幕對白和情節,其實早在她的上上上一本BL小說就出現過了。

      就在這時候,套房的大門讓人用鑰匙打開了。

      一個身高約一百七十的高挑男孩走進套房,一頭長髮率性地紮在腦後,幾綹無意間遮住前額的髮絲,襯得五官如混血兒般立體分明的臉龐更具迷人魅力。

      此刻,那雙戴了角膜變色鏡片的祖母綠丹鳳眼,居高臨下地睥睨著正在打滾中的女孩,却彷彿已經見怪不怪,面無表情地就要跨出緊裹在亮皮牛仔褲內的修長雙腳跨過她,直奔浴室。

      「哥哥!你總算回家了……嗚……救救我!」女孩如遇救星,纏抱住他的大腿。

      「閃邊去。」剛結束店務工作的男孩不耐煩地扳開她的八爪章魚手,抽回重獲自由的腳。

      「哥──我的稿子又鬧『便祕』了啦!」她不依不撓地再巴上去。

      「妳確定是稿子而不是腦子?」男孩不以為然地挑了下眉。

      「哪有人這樣說自己的妹妹的啦!」女孩十足委屈地嘟起嘴來,「哥,今天你店裡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嗎?拜託讓我取材一下啦!後天就要截稿了,小紅姐說,這次要是再拖過deadline,她就要帶鞭子殺到學校來找我逼稿欸!」

      「于皓妮,各人造業各人擔,早叫妳不要投稿到有那個恐怖份子在的出版社,妳不聽。」男孩的語氣不帶半點同情,「還有,妳去年就成年了,好歹把妳的戀姐控收拾一下,噁不噁心!」

      「呀啊啊啊──不要提醒我這個殘酷的事實!哪有人的姐姐會比男生還要酷帥有型,害得妹妹無心談戀愛?我會到現在都還沒談成一場戀愛都是妳的錯!」

      「少牽拖,是妳的審美觀有問題,別賴到我頭上。」

      「哥──」她還想上訴。

      「叫姐姐,不然妳今晚就給我睡沙發。」男孩……噢,不,應該說,作男孩裝扮的女子,冷笑著糾正妹妹的稱謂。

      「不要啦──姐姐!」于皓妮眼眶含淚,隨即改口。

      「現在妳可以繼續滾到旁邊去了,我要洗澡。」

      望著尚未卸下酷男裝扮的姐姐背影,撒嬌對象都閃進浴室了,于皓妮也不再浪費力氣翻滾,認份地對著筆電發起愣來,眼神跟腦袋一樣不由自主呈現放空狀態。

      是的,這是一對相依為命的姐妹。

      他們的父母在五年前一場車禍意外中喪生,留下一筆為數不多的壽險保險金和一棟老房子。當親戚們為了遺產而上演姐妹倆撫養權的爭奪戰時,剛成年的姐姐于書安當機立斷賣了房子、領了壽險金額,順理成章成為妹妹的合法監護人,然後搬離舊址,在台北的大學附近買下這間套房定居,徹底將親戚們惱人的喧囂遠遠拋開。

      由於于書安隔代遺傳到具有荷蘭人血統外祖母的基因,她的姣好面容及高挑的身材,讓她在大學時代就接到一些模特兒的案子,再加上優異的成績可以申請獎學金,她和妹妹生活上的經濟來源才不成問題。

      等于書安外文系一畢業,系上教授驚艷於她所展現的語言天賦,強力挽留她繼續唸研究所,她却直接拒絕了,在教授們的扼腕感嘆中告別校園,踏入社會。畢竟,她還有一個正要上大學的妹妹要養,光靠獎學金,根本無法生活。

      一開始她還本份地當小說翻譯,直到兩年前遇見了那個讓她誤入歧途的「貴人」,現在才會搖身一變成為女扮男裝店「SUAN」的店長。

      而于皓妮雖然還在唸大學,却也早熟地意識到姐姐的辛苦,平時寫些奇幻小說投稿賺賺零用錢,也只有這種性質的「打工」,姐姐才勉強允許她去做。

      不過,無心插柳柳成蔭,她在個人網誌上出於好玩而發表的BL及各式同人小說,竟大獲好評,無意間累積了相當高人氣的讀者群。而因緣際會之下,姐姐大學時的中文系同學、正在某家出版社當編輯的楚紅,便主動聯繫她。這一、兩年,竟也搖身一變,成為網路上小有名氣的腐女作家妮子。

      「唉……當興趣成了職業,才能體會其中的痛苦性。」于皓妮望著桌曆上用紅筆圈起來的日期,距離今天只剩兩格可以劃叉了,「為什麼時間要過得這麼快啊!謬思女神,求求祢眷顧我……」她抓狂地亂撥著頭髮,繼續陷入悲慘的無靈感狀態中。

      而浴室中,于書安正在脫下隱形眼鏡,聽見妹妹在截稿期限逼近前總要大發作的作家焦慮症,線條性感的唇角不禁彎起一絲微笑。

      看來,又得打通電話給楚紅情商一下了。皓妮的期中考也快到了,她系上必修的中國思想史這次再不過,就得延畢一年好重修第三次,太不經濟也太難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