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大賞,第一階段投票啟動
HOT 閃亮星─今天下小雨耽美稿件大募集

四-1

          令巖從經理的辦公室出來,阿滬立刻迎了上去。

          「你不用上班喔。」

          令巖只是眼珠瞟向他,問這麼一句。

        「當然要啊!凱生先幫我顧著我才過來的,到底發生什麼事啊?葉恩他怎麼把你

惹成這樣?」

          「……」

          令巖把手中一直輕輕捏著的相片稍微往後藏,放進了口袋。

          「我只是,要拿回我的相片而已啊。」

        令巖的嘴角上揚到不尋常的角度,雙眼微瞇了起來,裡頭打轉著非人性的瘋狂光

閃,憤怒中混雜著興奮,愉悅裡又帶點鄙視,分不清是怎樣的情緒。

          阿滬微微頓了一下,覺得一股寒意從腳底颼地竄上腦門,陰寒的顫慄感在他全身

的血管裡肆意流竄,本來要碰令巖的手收了回去。

        <B>回來了,那個笑容。</B>

          阿滬心中邊叫自己停止打寒顫,邊暗自慶幸令巖不會理會他的表情變化,他吞了

吞口水才敢再開口,生怕他出的第一聲帶了顫音。

        「對了……是什麼照片啊?剛剛你也只跟我說你偷翻海玫的相本……你沒事幹麻翻

人家相簿啊?」

          「不告訴你。」

          「那我問海玫。」

          「白癡,她也不知道,你問她也不會甩你。」

          令巖白了阿滬一眼,往休息室方向走。

          「令巖!你要去哪?」

          「回家啦!今天經理不讓我上班了。」

          「呃...那──」

          「我要帶一手啤酒走,報我的帳。」

          阿滬感受到沒辦法上班這件事讓令巖顯得不耐煩,也就沒再多說什麼,他轉身回

吧檯拿啤酒,聽見令巖在講電話。

        「去把暖爐推出來,再幫我買一打啤酒,去煮晚餐──我要燉肉。我回去要摸到我

的棉被是暖的。」

        「經理剛剛打電話來說,他已經把令巖請回家去冷靜了,至於你的醫藥費和這三

個月休養的薪水都會由姜令巖的薪水來扣──」

        「他媽的<B>誰要拿他的錢啊!!!</B>」

          葉恩朝一旁的同事大吼,正在幫他包紮的護士剛才還頻頻媚眼彎腰,試圖吸引他

注意,這時被嚇得打翻了藥水,葉恩右手纏到一半的繃帶也滾落一地。

        「搞什麼啊妳!綁個繃帶都不會,醫院請妳來幹麻啊!?」

          葉恩轉頭把氣出在無辜的護士身上,一旁的同事已經噤聲,護士慌亂地把地上的

繃帶收拾起來想繼續包,葉恩挪開了身體,繼續砲轟:

        「豬啊妳!?掉地上的繃帶妳還想拿來包啊!?妳以為露了乳溝了不起是不

是?!<B>去換人來!!馬上!!!</B>」

          護士含著淚水把繃帶剪掉,同事一直用眼神示意向護士道歉,卻不敢對氣頭上的

葉恩多說一句。護士委屈地起身找別人,葉恩從口袋掏出菸盒,叼起一根

菸,正習慣性伸右手要拿打火機,卻發現不能行動。

        「先生,我不管你多不爽,醫院裡禁止吸菸。」

          一個較資深的護士前來,把葉恩的菸盒抽走,準備幫他完成剩下的包紮動作。他

看了一眼嚴肅的護士,又看向自己包得又腫又大的右手,憤憤地用力吐出菸桿。

        <B>姜令巖……!</B>

          護士用力地扯緊繃帶。

        「幹幹幹幹幹!!好痛!!!好痛啊死老太婆!!!!」

        「不要亂丟垃圾。」

          海玫把飯端進令巖房間,西裝外套和領帶散亂在地,令巖開著電視,卻沒在看,

把剛解決的啤酒罐丟到床邊。

        「為什麼不是燉肉。」

        「你白癡啊,現在哪裡買得到肉啊,燉肉也要時間好不好?你將就點吃炸排啦。」

          海玫將盤子塞給令巖,坐到床邊的地板,拿過遙控器開始轉自己想看的節目。

          「你今天為什麼沒上班,還去喝酒。」

          「我揍了另一個紅牌。」

          「什麼?!你沒事幹麻揍人家?」

          「因為他說有個女生很漂亮。」

          「那幹麻揍他?那女生是你女朋友?還是你客人?不對,你又沒女朋友。」

          「因為我覺得那女生<B>很醜</B>啊,所以不爽,就揍他了。」

          海玫此時忍不住憋,終於笑了出來,還笑很久。

          令巖邊把飯往嘴塞,邊看著笑到不支倒地的海玫,也覺得很好笑,但他沒笑出來。

          「那紅牌大概兩三個月不能上工了。」

          海玫止住了笑,錯愕地回看令巖。

          「所以經理才把你趕回來?他有說什麼嗎?」

          「沒有。只是要扣我的薪水給他當薪水和醫藥費。」

          「真的只有這樣?對方可以告你吧?」

          「他不會告的。<B>他專走邪門歪道。</B>」

          海玫把剛灌進嘴的啤酒全噴出來。

          「那更危險了吧?!這樣你以後安全嗎?」

          姜令巖歪了下頭,把高麗菜嚼了好久才吞進去。

          「沒在怕的。」

          「姜令巖你…你…混蛋……沒腦……」

          海玫一時間覺得很混亂,舌頭和腦筋全都打結了,令巖把剩下的菜飯全扒進嘴裡

,抹了抹嘴,拿起啤酒和海玫手中的啤酒撞了一下。

        「為我們全新的生活乾杯──」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