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悸動

『韋俊,下次放假是什麼時候呢?』

『可能要等上一個多月呢,畢竟現在還是得等排休假。』

『是喔,那放假是回家嗎?』

『恩,應該是回家,畢竟新訓的地方離家比較近,對不起喔。寧,讓妳寂寞了。』

『沒有,沒這回事。你順利就好。等放假時間長點時,我們再約碰面吧。』

陳韋俊是我國中三年的同學,雖然當時交情只有在教他課業外沒有太多交集,但畢業時我因為搬家接受他的告白後,開始了相隔兩地的戀情。原本一年只能見一次面的感情,本以為畢業後會有更密切的聯繫,有時透過電話和書信實在無法把思念的心情全部傾訴。有和沒有只有一線之隔。也許,俊還會想著我就該慶幸了。

漸漸的工作上的事情在希成前輩的協助下慢慢上手,和各科室的同仁們也能開始有所交流。總感覺漸漸成長的自己,好有成就感。

『咦…妳平時怎麼上班的呢?』希成問。

『平時我搭捷運或公車,因為這附近的路不熟,也不敢騎車過來。』

『下次改騎車吧。我再教妳怎麼停車比較方便。騎車畢竟比較省錢。』

『好的,謝謝你。對了,關於考公職的事情,我考慮過了。』

『喔…那決定如何呢?』頗有興致的問著。

『我決定試試看,反正男友也得當兵,也許有一兩年的時間空著,就試著考考看。希成前輩,你可以教我念書的要點嗎?還有要準備哪些書籍等等…』

『嗯…好阿。在辦公室的話不方便教妳…中午時一起去吃個飯吧。』

『謝謝師父,太感謝你了。』

『噓…小聲點,不要讓大家都知道我們兩個單獨出去。』

『喔,好的。』

『幸好有前輩的重點整理,真的學到好多喔。感覺準備起來很有信心呢。』

『加油喔,努力點就一定會考上的,不用擔心。對了,下次我把書拿來給妳。反正我也考過一年多了。』

『前輩真厲害,一退伍就考上了。』

『只要你願意,你也可以阿。努力拼看看吧。』

總覺得,沮喪時好像只要有前輩的鼓勵就能充滿勇氣似的。

真是神奇的感覺,前輩這麼貼心又體貼應該有很多對象吧?

下午忙碌之餘的喘氣時間(下午茶時間)。

半小時內自由活動,總能夠暫時讓沉重的案子先放在一旁。深呼吸,喘口氣再回來處理。

『文寧,經手的案子還順利嗎?』文慧問。

『是的,已經漸漸上軌道了,前輩教得很好,讓我很快就能上手呢。』

『啥…前輩教得好阿?真是讓人羨慕呢。』

『沒那回事,大家都有幫助到我,目前沒有遇上什麼大問題。謝謝關心。』

『看來妳學習的也很快囉。嚴師出高徒嘛…哈』

『文慧,今天那家試吃的店家有來耶。帶文寧去逛逛吧。順便讓她放鬆一下。』欣怡說。

『好阿,對了。有空的人一起去走走吧。別被案子壓死了。』

『哈哈哈……』

總覺得大家都好熱情阿。只有希成前輩休息還在拼工作上的事情,真是厲害呢。該不會是我耽誤到他工作上的進度吧?真希望沒有打擾到他。

哇…真的假的?在辦公大樓裡面竟然有個小型市集,這也太誇張了吧。

和一群女生們去逛就是很容易過HIGH。還是說我太年輕,這一切對我都太新鮮了。

站在試吃果凍的攤位面前,讓我不禁停下了腳步。

天阿,是果凍耶…我最愛最愛的果凍。眼神不自覺一直盯著一杯杯的果凍,無法轉移視線。

『這一家店家一個月左右會來一次,每次試吃都是這種規格喔。嚇到了吧…』文慧說。

『恩…真的陣仗好大喔…一杯一杯的果凍好像讓人無限暢飲的感覺,好過癮喔。』

『妳的HIGH點果然很怪,哈…』欣怡調侃的說著。

『別笑她啦,她的選擇又不多。』文慧一臉無奈的表情。

阿…對了。拿果凍給前輩吃。好害羞呢,不知道能不能多拿幾個?

『文寧,待會我們回來再拿吧。不用這麼急啦…待會多拿點回去給辦公室的各位。』

『咦…文慧妳有讀心術嗎?怎麼都知道我在想什麼?』

『妳的表情也太明顯了,想幫希成拿點對吧。可不要忘記組長喔。』

突然臉熱熱的,有這麼明顯嗎?只是想說他沒有一起來逛而已…

『文寧,妳和男友相隔兩地都不會寂寞嗎?』欣怡說著。

『恩…會阿。不過不能跟對方說吧。畢竟他也很辛苦再努力著。』

『你們有打算結婚嗎?』文慧問著。

『沒意外的話,會吧。畢竟他是我的初戀阿。』

『初戀就要結婚的話,妳不覺得太可惜嗎?姐姐奉勸你一句話,趁年輕,多看、多比較。找到價值觀、生活觀適合的再在一起。不要小孩都生了才來後悔。』欣怡語重心長的感嘆著。

『恩…唉唷。幹嘛聊到這種話題阿。』

『沒有啦,妳自己去選擇吧。』

總覺得每次和她們在一起好像都會聊到這樣的話題,是因為工作穩定沒什麼好聊的嗎?

討厭啦,相隔兩地也是沒辦法的,只要心意相通,一定可以克服一切難題。

價值觀、生活觀什麼的,不是要生活在一起才會開始有所謀合嗎?現在考慮那做什麼?

不想了…順其自然,船到橋頭自然直吧。

『前輩、組長這是樓下今天有來試吃的果凍喔。你們也嚐嚐吧。』

『謝謝喔。妳沒有捧場買一下嗎?』組長有點疑惑的臉問。

『沒有,我怕買了無法克制吃的慾望。難道需要捧場嗎?』

『哈…我就說她的點很怪了吧。』希成不斷點頭說著。

『沒錯沒錯……文寧的點果然很怪。哈哈哈』怎麼大家跟著起鬨阿。暈倒。

原以為,你那討厭的毒舌只是無所謂的開玩笑。

沒想到,漸漸在心中震盪的波瀾,一次一次更加深刻。

什麼時候開始,總是開始在乎你多了一點點?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