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中>

      暑輔結束後沒隔多久,印象中是三天,她又約我出去了。我始終不方便說出地名,只能說是某間女中再過去後,那條熱鬧的大街,我們就約在那兒。

      女人的天性是逛街,但夏天一到我對什麼事都提不起勁,除非是有冷氣的店家,不然我死也不進。所幸那路上幾乎每間店都有冷氣,有一間最涼,冷氣不知道開零下幾度去了,我進去以後都不覺得熱還感覺冷了。

      「嘿!妳看這件,那些熊真可愛。」

      她指著一件黑色的短上衣,上頭一隻比一隻小的三隻粉色熊舉著右手像行禮似的。我對熊從沒好感,心裡直喊著牠們哪裡好啦?兇猛到能嚇死人,可愛更是搭不上邊,我甚至一度認為她被熱昏了頭,早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可惜的是當我回過神來,她就剛從試衣間裡出來了,還問我好不好看。我哪有什麼辦法,看她那樣子好像挺喜歡這衣服的,我要是說不好看她八成又要唸我。想來想去我只好說:「嗯,很好看啊。」

      暑假時從路上看過去最多的就是學生,加上這座島無論哪個城市都很小,所以遇到朋友也不算是什麼奇事兒。搭上公車後過了兩站,兩個青澀的女孩上了車,一看見她,就什麼也不扶著的快走過來,搶在我們的位置旁坐下。真是幸好了公車那時遇到紅燈,

      「真巧了,妳也來搭車,也跟朋友出來玩?」

      我不認識她們,也實在累得沒想搭話,對她們笑了笑就又轉過頭看窗外去。她淡淡地回了聲:「嗯。」

      其中一個女孩又聒聒噪噪地道:「我上次在街上遇到小皓他妹了,跟一個超清秀的男孩子站在一起等過馬路。哦,對了,妳跟小皓怎麼樣了?」

      「早就分手了。」

      「……為什麼?」

      「也沒什麼,就是找到了更喜歡的人。」

      就是找到了更喜歡的人。我忍不住轉過頭看她一眼。原來,大人經常放在嘴邊說的情情愛愛,就算是小孩兒也有可能會懂上幾分的。窗外被陽光照得像是要燒起來的樹,一棵棵快速的逃過了我的眼簾,忽然之間我想起了前幾天她在網上和我說的話。

      可以麼?確定可以麼?我開始擔心起她了,她的年紀和我一樣,都還只是國中生而已,而小小年紀就談上大人嘴裡經常說的那些事兒,真的好麼?她說過的,她知道那個人肯定不會喜歡她的,那她受傷害了要怎麼辦呢?有哪個人可以給她安慰麼?

      我閉上眼去,迷迷糊糊之間想起了,曾經有個網友告訴我的話。他說這世上大部分的事情,想得多、想得遠,都對情況有所幫助,但在感情上卻不一定。那時候我還不明白什麼意思,但在這一刻,我好像懂了。

-

      雨下在我窗前    玻璃也在流眼淚

      街上的人都看起來    比我幸福一點

      用寂寞來測驗    還是最想要你陪

      曾一起走過的夏天    我常常會夢見

      我猜不到你真正的感覺

      思念寫成臉上的黑眼圈

      有的時候我寧願    你對我壞一點

      無法停止幻想我們的永遠

      愛你是孤單的心事    不懂你微笑的意思

      只能像一朵向日葵在夜裡默默的堅持

      愛你是孤單的心事    多希望你對我誠實

      一直愛著你    用我自己的方式

      我在你的心裡    有沒有一點特別

      就怕你終究沒發現    我還在你身邊

                                                                                                   ──孤單心事

      那天告別回家之後,我乖乖地上網找了她離別前千叮嚀萬囑咐要我聽的歌。我那天心情可能很好吧,很多朋友也經常要我去聽他們認為好聽的歌,可是我最後也只是敷衍了一下,說句「真好聽啊!」或是「嗯,我覺得還不錯哦。」之類的話,但其實我連聽也沒聽過。

      我邊聽著歌邊看歌詞。我活到現在沒談過半場戀愛,可是那詞兒我看著看著,突然覺得好寂寞,好想談場戀愛,隨便是誰都好,只要能夠對我付出感情,讓我知道這世界上,還有個人願意愛著我。我仔細想想這個人不就是我的家人麼?可是那是不一樣的,我明白。

      叮的一聲從喇叭裡發出來,在音樂聲中顯得微弱了,但我還是聽見了。沒過多久,和她的聊天視窗就跳了出來,蓋住了整個螢幕桌布。她問:「妳覺得那首歌怎麼樣?」

      她這話一問,差點兒下出我一身汗來。她還真信任我,認為她的要求只要不難,我就會照做,真是好險了我有聽啊,要不然我現在就得騙她了。我說:「很好呀,我喜歡它的詞。」

      「哦。現在很多歌都走悲傷路線了,有時候聽了還會想哭。」

      我在電腦前笑著回:「是呀,所以不要聽太多了,免得到最後都不敢談戀愛。」

      「嗯。說到詞,有首歌寫得很好。它大概是這樣:你就直接回頭吧,她在等著你,不要怕我會哭泣,早就在心底。想想你說過的話,其實我們不虛假,那就好吧,其實你對我不差,雖然你還有感覺,但不是愛情。我們的愛情是秘密,不能成立,就算我愛你也不能夠說明,你就讓我跟著你一起秘密。我們的事情,說好不提起。讓我們都能夠清晰,你和她是不變的定律。」

      我看著看著上網搜索了一下,還真的有這麼一首歌,只是我不敢聽,怕自己又會感受到剛才那種要人命的孤單。我打了個呵欠又回了句:「嗯,很好啊,這年頭的作詞人越來越會寫了,只靠幾行文字就能讓人動心,多棒啊。」

      「我喜歡那句『你和她是不變的定律』,知道為什麼嗎?」

      「不知道。」

      「『A男和A女是一對情侶,而這是暗戀A男的B女的心聲。』肯定很多人都這麼想的,但我不是。」

      我皺起眉頭,把這句話看了好幾次了,還是不懂,除了這個說法以外,還有其他的麼?疑惑到最後我甚至還把整段歌詞都看了三次,簡直要把電腦螢幕看穿了,還是想不透。

      「那妳是怎麼想的?」

      「……呿,妳語文課都發呆著上是吧?不久前和妳聊天,就妳關心我那次,還記得不?要是妳聰明一點,懂得看清楚每個字,我也就用不著這麼辛苦了。」

      我被嗆的想回話,卻因為她一句「先去睡了」而不得不停下動作。

      那夜我想了徹底,沒過多久我就有了個想法,那就是呢,她要我看清楚每個字,難不成是要我抓錯字給她?可是這有什麼意義麼?連我自己都想不出來,於是這錯誤的答案又跑出了我的腦海。只是既然不是這個原因,那又會是什麼呢?

      我轉過身,在看見被漆得慘白的牆壁時,忽然有個詞兒游進了我腦海裡。

      但我有一丁點不敢想像它是正確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