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工蜂女的開始

蜜蜂是一種大家熟知的社會性昆蟲,牠們像一個大家庭,社會結構嚴謹、分工分明,成員裡最重要是蜂后、雄蜂最後是工蜂。

蜂后具有生殖能力,因此負責產卵生育,雄蜂主要任務為交配,而工蜂負責照顧幼蟲、清潔蜂巢、防禦敵人和採集花蜜。

聰明的人都知道這一切並不公平,蜂后和雄蜂享受得天獨厚的一切,卻只負責繁衍生殖,而勞苦一生的工蜂就只能供養別人,可憐的是牠們沒有資格享受歡愉。

其實人類的社會也和蜜蜂的世界一樣,但得天獨厚、佔盡優勢的蜂后和雄蜂只有少數,因為一個社會要正常運作,還是必須依賴這多數不受眷顧,默默認真、努力、樂觀向前的小小工蜂。

葉惠美,工蜂的最佳代表性人物,一個二十四歲又二百五十六天的工蜂女,她生活認真、工作努力、個性樂觀,她擁有種種讓人喜歡的優點,但她獨缺蜂后的特點,土氣的外表、踏實的個性似乎注定她一輩子工蜂的命運。

窗簾半掩,偏遠社區的夜色悄悄的從未被遮蔽的方形窗照進房裡,廉價的單人床上一個因為寒冷,用棉被將自己裹成蟬蛹般的女孩正在做她甜美的夢。

鈴!鈴!鈴!刺耳的鬧鐘聲把女孩吵醒,她萬般痛苦的讓她溫暖的手在冰冷的空氣中摸索,摸到鬧鐘的同時卻也失誤的將鬧鐘,噹啷!一聲推到床下去,刺耳的鈴聲像要穿透她的耳膜,她極為不願的再試著探索,冰冷的空氣讓她溫暖的手漸漸失去溫度,她放棄探索用枕頭摀住自己的耳朵,但第二個鬧鐘殘酷的加入該死的行列,女孩乾脆抱著枕頭躲進棉被,第三個鬧鐘也在她腳邊響起,震耳欲聾的鬧鐘聲讓女孩不得不坐起來,她拿起枕邊的二號鬧鐘。

「喔……五點十五分!天啊!怎麼這麼冷!」

她抖著身子伸長了手拿到腳邊的三號鬧鐘,再彎下身子撈起被摔到脫漆的一號鬧鐘,當三個鬧鐘戛然而止,房裡恢復寂靜,只剩窗外狂風冽冽,刮窗掃牆而過的聲音。

冬天清晨,冰凍的冷水是喚醒人最好的工具,女孩以游擊戰的速度刷完牙,洗完臉,朝著鏡子露出精神奕奕的笑臉。

「又是新的一天!葉惠美!加油!加油!」

葉惠美開始用厚重的衣服、圍巾、手套認認真真的將自己層層包裹,她穿上兩雙襪子,套上大兩號的球鞋,俐落的更改白板上的數字「109」,再順手撕下旁邊的便利貼,一邊背誦一邊飛奔下樓。

「What’s     the   next   station?下一站是哪裡?」

低語呢喃的背誦聲慢慢被機車的引擎聲掩蓋過去,漆黑的清晨裡只有孤零零的車燈緩緩劃過,她像孤獨的旅者,在寒風中瑟縮著身子,不屈不撓前進。

經過二十六分鐘的跋涉,灰冷的世界出現熱騰騰、香噴噴的畫面,一個身上沾滿麵粉、雙手有些油膩的灰髮老人用宏亮的聲音對著機車上的騎士打著招呼。

「惠美啊!還是這麼早!今天早餐要幾份啊?」

走進店裡的葉惠美順手拿起一個水煎包放進嘴裡,冰冷的身體得到滿足。

「三杯溫豆漿,一杯無糖豆漿,一杯溫的豆漿加米漿,兩個饅頭夾蛋,兩份燒餅夾蛋,再加一份培根蛋餅。」

葉惠美說完,老闆習慣性的遞了杯溫豆漿到她手裡。

「請你!」

葉惠美接過豆漿,又拿了顆水煎包狼吞虎嚥的塞進肚子裡。

「謝囉!」

老闆邊準備早餐邊笑著搖頭。

「現在這時代,像妳這樣女生還真少見,幫一群人買早餐,自己連一杯豆漿都不捨得點。」

葉惠美豪邁地將最後一口水煎包塞進嘴裡,開始牛飲豆漿,喝到一半,用衣袖擦了擦嘴,暖洋洋的看著和藹的老闆玩笑的說:

「因為我知道你會請我啊!一杯豆漿12塊,一個月我就多出360塊,360塊我可以吃六天午餐耶!」

老闆皺著眉搖搖頭,眼神像看著女兒般的溫暖。

「妳這個小丫頭存那麼多錢要幹嘛?妳啊!該學學其他年輕小姐,砸點錢把自己弄漂亮點,找個有錢老公,好過妳一杯豆漿一杯豆漿的摳。」

歐仔桑老闆怎麼會懂工蜂女的無奈,誰不想釣個金龜婿,拜金女說的好,就算哭泣也寧願坐在豪華房車裡,但……那是有選擇的蜂后啊!她可以選擇麵包或是愛情,對於在異性眼裡如同空氣般的工蜂女來說,麵包就是愛情,要工蜂女去貼假睫毛,踩著高跟鞋,餓著肚子,穿著馬甲雕塑身型,她寧可去採花蜜,於是葉惠美無奈地搖搖頭。

「唉!錢沒人嫌多,趁年輕多存點。」

「也對啦!這時代像妳這麼實際的女孩也不多了。」

老闆遞了兩袋沉甸甸的早餐到葉惠美面前,葉惠美瀟灑地付了錢,她默默地嘆口氣:

「我一點都不實際,只要有機會我也想鑽進豪華房車裡,只是……唉……」

葉惠美認命的拎著兩袋早餐,騎著她的破摩托車梗著說不出口的無奈,落寞的離開。

破爛的摩托車在精華的商業區形成刺眼的對比,破摩托車旁又是一台讓人屏息的高級房車從葉惠美的身邊呼嘯而過,葉惠美心酸的感慨著。

「就算我這輩子都不喝豆漿,也不可能買得起,唉……」

破舊的摩托車載著它辛酸的主人,滑進一棟超時尚高級的商辦大樓裡,葉惠美熟練的將破摩托車停進專有的停車格裡,她急忙的摘下安全帽,拿下口罩,脫掉手套,順手的丟進置物籃裡,她快速地打開置物箱,背起她一百塊的超大包包,拎著兩袋早餐衝向電梯,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電梯的縫隙鑽進去,電梯感應到有人進入又自動開啟,電梯裡五個人都狠狠的瞪著白目的闖入者,葉惠美頻頻點頭陪笑道歉。

「抱歉!抱歉!趕時間!麻煩三十七樓,謝謝!」

一個穿著時尚的長髮美女,極度不悅的抱怨。

「小姐!很擠耶!麻煩妳搭下一班電梯好不好?」

很擠!葉惠美看看偌大的電梯只有五個人啊!她又看了看手錶,滿臉抱歉。

「不好意思!我真的來不及了」

葉惠美猛點頭致歉。

「不好意思!擠一擠!擠一擠!」

長髮的美女暱了葉惠美一眼,撥了撥身上名牌的套裝,哼了一聲走出電梯,葉惠美見美女退出,她更不好意思的用力點頭致歉。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好意……」

直到電梯門緊閉葉惠美才鬆了口氣。

六點十三分,電梯門在三十七樓緩緩開啟,葉惠美逃命似的衝出電梯。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早餐!早餐!」

一名疲憊不已,雙眼泛紅,頭髮凌亂的男子急速地接走葉惠美手中的早餐,其他四名熬了一夜,忙著敲鍵盤、列印和做資料分析的男子也慢慢走過來分食,其中一名穿著汗衫,套著一件深色毛背心的男子,疲憊的打著哈欠,拿著早餐抱怨著。

「妳今天很慢耶!再晚我們就沒時間吃了!」

葉惠美點著頭、陪笑著。

「今天比較冷,騎比較慢,不好意思!」

男子二話不說拿著早餐,轉身走回辦公桌,埋首電腦前,邊吃邊完成現階段的工作。

葉惠美趕忙走到自己的辦公桌,打開電腦,將辦公室專用的手機放在桌上,將自己身上一層層衣物卸下,再一件件小心翼翼的藏進更衣室裡面,對桌大腹便便的第一助理;童語妤,邊敲著鍵盤邊吃早餐,打抱不平大聲的說給助理室外那群不知感恩的傢伙聽。

「就叫妳不要當爛好人吧!好心幫人家買早餐,連跑路費都沒收,還嫌動作慢!不-要-吃!」

專注在確認郵件和簡訊的葉惠美,漫不在意的笑了笑。

「沒關係!就順便!」

童語妤不認同地搖搖頭,助理室的門被緩緩推開,一個神采奕奕,一身名牌亞曼尼的男子,拿著一份文件優雅地走向童語妤。

「早啊!寶貝!這份文件馬上傳過去給尚德投顧的蔡經理,大師很急!千萬別失誤!」

丟下文件,男子從容優雅的轉身,用手指比著葉惠美,用舌頭發出嘖嘖的嫌棄聲。

「寶貝!二十五分了!妳這副尊容……嘖嘖嘖!最好快一點,不然等下……傷到Nigel大師的眼……那就好玩囉!」

忙亂的葉惠美瞪了那亞曼尼男一眼,沒好氣的說:

「謝謝你的提醒!沒看見我在趕了嗎?Eric大師!」

Eric訕笑的敲敲手上的名牌男錶。

「妳最好是!再十五分鐘,喔不!十四分鐘,大師的聖旨就要到了,我希望妳能趕得及,老天保佑妳!祝妳好運!」

Eric優雅走出去,葉惠美連看時間都來不及,衝進專有的更衣室裡,火速的打開衣櫃,櫃子裡掛了十件燙得整整齊齊的襯衫,三件合身的及膝裙,和兩雙擦得亮晶晶的黑色低跟包鞋,葉惠美以閃電的速度著裝完畢,對著鏡子仔仔細細洗去她長途跋涉後臉上的髒污,認認真真將長髮一絲不苟的盤在腦後,再趕忙的拿出化妝品,火速的為自己上一層淡淡的顏色,然後將用過的東西塞回櫃子裡,急忙關上門,衝回辦公桌盯著手機,六點四十分手機準時響起,葉惠美戰戰兢兢打開簡訊,全辦公室的人也都豎起耳朵靜候消息,葉惠美拿著手機披上外套和圍巾,開心宣布。

「英式早茶!……Yes!」

全辦公室響起一片歡呼,葉惠美也欣喜地往電梯的方向衝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