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念念不忘,回憶裡的風景。

      明明一開始是出太陽的好天氣,卻在體育課下課前十分鐘下起雷陣雨。

      也許,天氣有時候和人心一樣難以捉摸。

      那群熱血男兒足足淋了十分鐘的雨,卻在下課鐘響時依舊捨不得離開濕漉漉的籃球場,看來他們的熱血沸騰到一個無法澆熄的的地步。

      原先在司令台上躲雨的大家一聽見下課鐘聲便紛紛起身要回教室去了。

      我和蚊子說我想等人少一點再走,她點點頭又重新坐下了。

      看著雨滴因為落得太快而形成一條條細線,穿越了用一抹淡淡的遺憾包裹住回憶的薄膜,是那樣殘忍的令人想起以為自己早已不復記憶的過往。

      怪不得每次看著雨點落到地面上,心臟都會跟著滴滴答答的隱隱作響好一陣子。

      我們沒有牽過手,沒有約會,沒有任何情侶該有的作息,因為我們根本就沒有在一起過。

      我記得那一天追尋回憶的日子也是像現在一樣,烈日當空的正中午隨著時針分針秒針的推移,轉變為下著雨的午後。

      傻傻的站在離校最近的公園球場裡,吸進空蕩蕩的的微薄涼氣,沒有任何目的地,卻還是來到了這綴滿回憶的地點。

      明明是走踏過的路途,卻因為身邊少了一個回憶中的人,而顯得行走起來有些不自在。

      從這條路這麼一直直走,就能到達他家。

      那一天也是這麼走著,他牽著腳踏車,我在他右手邊,兩個人因為難得的獨處而顯得有些尷尬。

      我望著某條小巷子忍不住對他說,「我們去探險吧?」

      他沒有猶豫很久便跟著我的腳步邁向陌生的小路。

      轉了三、四個彎,卻看見一片片田畝,帶著有些不可思議的心情還想更深入時,卻被野狗的吠聲嚇得落荒而逃。

      很蠢啊,不管過了多久想起這段回憶都還是會勾著淺淺的笑。

      那段身邊一直有人陪著的日子。

      只不過現在已經是一個人了。

      帶著些許濃厚的惆悵,還是走完了那段鋪著紅色柏油的路。

      來到了他家樓下的球場旁,始終沒有勇氣打電話告訴他我在他樓下,因為已經沒有什麼關係和立場了不是嗎?

      雖然很思念、很希望馬上看見他出現在我面前,卻因為自已的怯弱而留下遺憾返家。

      走在同一條路上,兩個人一個人,這種轉變讓人有點不適應。

      不過唯一能夠分辨的是天氣的好壞。

      因為有了一個人安心的陪在身邊所以那一天的傍晚,很寧靜也很平凡,和他走到公園的河畔附近時,連落日的晚霞都不想欣賞,就那麼低著頭靜靜的走過。

      相較之下,落著雨的那天就顯得很哀戚。

      不但沒有人陪在身邊了,還得一個人撐著傘跨過路邊的積水。

      回想起有點哀傷的過往後,沿著司令台落下的雨絲卻還是在我眼前連成細線。

      「走吧。」

      蚊子突然轉過頭看了我一眼,我才發現操場上已經只剩下我們兩個人了。

      落到這步田地的我還能走去哪呢?我這樣杞人憂天的想著。

      都已經快要習慣孤單了。

      兩個人抬著一個便當盒,其實有點多餘吧。

      明明自己也是女孩子卻還是搞不懂為什麼女孩總是喜歡成群結隊的做事情。

      一有人說要上廁所就會有好幾個跟著去,一大群人馬走到女廁前停下,簡直就像大姐大領著小們要去找人麻煩。

      曾經我也是迷惘在人群中的存在,直到一個人好好的和自己相處過後,發現那些陪伴也許只是多餘的假像。

      女孩們的青春歲月都是花在陪伴著彼此和紛擾的爭吵誤會吧。

      有點擔心啊,雖然能夠將這些無謂的爭吵推卸到「國中生總是很幼稚啊」這種理由上,可是高中了真的會不一樣嗎?

      還記得一開始升國中的時候,很期待的和姊姊說「國中女生應該會比較成熟吧」,結果她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國中生還不都是國小生升上去的?」

      雖然總是擔心著這件事那件事,可真正發生的時候卻還是措手不及。

      如果真的能夠百分之百的未雨綢繆,就不會有「早知道」這種話了吧。

      心不在焉得把餐盒抬到教室後櫃上,回到座位上,望著被鐵窗切割成五等份的校園風景,突然覺得有點鬱悶。

      學校根本就像個牢籠吧。

      開心的時候就只顧著和同學打鬧,從沒想過想逃離出學校,可心情低落的時候看見同學們吵吵鬧鬧的玩成一片,會有種待不下去的錯愕感。

      因為那樣的吵鬧讓自己的存在顯得更加突兀,所以無地自容的情況下,只想逃。

      但是我又能去哪呢?

      最後,我喪氣的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