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嫁給我的最後一個理由 2-2

      隔天上午十點,業務部召開了老大換人做以後的第一次閉門臨時會議。

      在這場風雲變色的會議上,胡若葵總算知道惡魔老大讓她累個半死才弄出來的那份「身家調查報告」是做什麼用的了。

      當大家在會議室全員齊集之後,只見蔡少傑手裡拿著那份報告,還是笑得一臉陽光燦爛,「各位,所謂繼往開來,不對過去做一番通盤檢討,就沒有未來的業務部,同意我的話吧?」

      不知怎地,看他笑得這麼成竹在胸,胡若葵忽然有種非常、非常不妙的預感。

      根據他上任這一個月以來,她對他的密切觀察,通常他臉上浮現這種陽光到溢射出過量紫外線的奸佞燦笑,就是代表有人要倒大霉了。

      先前一直都是針對性很強的,只有她一個人受苦受難;那麼,現在會輪到誰?

      其他同仁大概也是莫名其妙的感覺居多,但個個都乖覺得很,沒人想當首先附和的那隻出頭鳥。

      不過,他們是業務部,而業務部有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例外」。

      「沒錯!經理說得真是太正確了,我舉手贊成。」小鍾馬上舉起手高呼,頗有蔡經理後援會頭號粉絲的十足架勢。

      很好,倒楣鬼名單上的第一名出爐了。胡若葵在心裡冷笑著想。

      「喔,小鍾,妳能有這層認知那就太好了,事情會好辦許多。因為我花了一整晚的時間構思業務部未來的走向,發現要力圖振作的第一步就是從內部開始整頓起,而要整頓當然就得從人力資原配置著手,去蕪存菁嘛。」

      蔡少傑說到這裡,眾人都暗暗倒抽了一口氣──只要腦袋沒有少長一條神經的上班族,都隱隱約約嗅到了某種類似「裁員」的味道。

      與此同時,大夥兒心中更多的是愕然,畢竟他們的新老大在過去一個月還跟他們稱兄道弟,瘋玩得就像義氣相挺的哥兒們一樣,誰曉得忽然間說變就變。

      胡若葵也是心中一震,驀地瞭解了他這一切所做所為的真正動機──表面上和大家「同流合污」,實則暗暗觀察,給每個人打分數,然後再大刀闊斧地人事大搬風,也殺得大家措手不及。

      這……太狡詐、太陰險了!這個大魔頭簡直是標準的吃人不吐骨頭啊!

      蔡少傑在眾人的錯愕與驚嚇中繼續說:「不過呢,『去蕪』和『存菁』也是要有一個客觀公正的篩選標準──」

      「經理,請問是什麼標準呢?」無腦小鐘繼續白目地發問。

      「這個問題問得好。我在一個月前叫若葵替我清理一下業務部過去三年的紀錄,你們的表現優劣與否都在我手上了。有興趣的等會議結束後可以拿影印,參考參考。」蔡少傑說得輕鬆平淡,好像是學生時代考試前互通筆記那樣愜意。

      但相同時刻,胡若葵可是置身於另外一種艱險的情境裡,因為她很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瞬間變成一顆超強磁石,專門接收來自共是多年的同事們那種忿忿不平又無法原諒的憤恨目光,彷彿她是明朝末期極盡誣陷忠良之能事的東廠死太監。

      老天!她當真是百口莫辯,跳進長江也洗不清了……

      為什麼……為什麼她會跟到這麼一個沒血沒眼淚的黑心老闆?他還讓不讓她以後在辦公室裡討生活?天啊,誰來拯救她於水深火熱之中……

      胡若葵很清楚地意識到,從這個時候起,她已經成為大家眼中助紂為虐的頭號公敵。

      蔡少傑清了清喉嚨,看樣子是要祭出結論了,而他臉上還是那副欠揍得要命的笑容,「所以呢,小鍾,妳就是我們業務部的第一位表率。」

      「咦?經理,你的意思是說,我表現得很好,所以要給我升職嗎?」通常小白都是自我感覺良好的異類,而小鍾又將這種「顧人怨」的特質演繹得非常精湛。

      偏偏蔡少傑也不明著點醒她,還順著她的話講:「就是啊,妳就是太優秀了,所以我決定讓妳『高陞』到人事部,具體的職位還要請人事部經理再安排。」

      高!真高!太高招了!從哪裡滾來的麻煩就再踢回哪邊去,不愧是笑面惡魔會幹的好事!

      很奇異地,胡若葵在感到冷汗直流的同時,竟然開始佩服起他來了。

      徹底狀況外的小鍾,被賣了還在替人算錢,喜孜孜地呼喊經理英明。

      而其他人此時的心情卻很複雜。所謂請神容易送神難,而他們的新老闆不費吹灰之力就送走了這個小白大神,他們一方面有鬆了口氣的痛快,但另一方面又不免有兔死狐悲的心驚膽跳,萬一這種霹靂手段接下來就落實到自己頭上,那……

      「不過,我仔細評估了一下業務部目前的情況,小鍾這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已經『外派』了,暫時還不急著讓更多人轉調,我認為還是先觀察一下本季的業績,如果再沒起色,就再進行下一步。」最後,蔡少傑笑著總結:「所以,在座的各位,我很期待能儘快看見煥然一新的業務部,我們一起加油。」

      既然他都明明白白地下達警告了,底下眾人誰還有翻案的膽子?當然是一致通過了,小鍾就是活生生、血淋淋的教訓,不想步她後塵的話,自然得把皮繃緊一點!

      當午餐時間一到,會議室大門終於打開,大夥逃難般地蜂擁而出的一刹那,胡若葵居然有種撥雲見日卻無語問蒼天的悲愴感……

      她再一次肯定,她上輩子肯定是打家劫舍的江洋大盜,如今才會落得幫一個面皮是書生、裡子卻是土匪的大魔頭做牛做馬……

      這種悔恨交加的感覺,即便是躺在五百萬大傘的遮蔭下,口中啃著高級糖果也無法消除,「唉……」好無力啊……

      沒想到平安順遂地在辦公室裡混了六年,到頭來卻毀在一隻海龜手裡……早知道當初就跟著老黃降轉得了,至少她還曉得怎麼克制他的大小毛病……

      「好端端的嘆什麼氣?」而害她情緒低落的罪魁禍首卻絲毫無感,還順手牽羊地撈了她一顆杏仁巧克力,丟進嘴裡嚼著,大剌剌地在她身邊的空椅上躺下。

      「老大,你知不知道你害慘我了?」她瞪他一眼,說不定他才是真正的小白。

      「會嗎?再說,害慘一個人,總比害死一整個部門、進而拖垮一整間公司好得多吧。」他竟反辯得振振有辭。

      「是是是……」隨他怎麼說吧,她自認倒楣還不行嗎?

      「若葵,妳很清楚這就是公司願意在我身上撒下大把鈔票的原因。」蔡少傑望著她擺明了懶得跟他爭論的側臉,微笑。

      不知是不是因為傘下陰影的關係,這回他的笑臉,有點像是被烏雲遮住的太陽,不再是那麼沒心少肺的歡快。

      「反正跟我沒關係。我只是個幫老闆打雜的秘書,老闆怎麼吩咐,我怎麼做就是了。」只要他別把那種陰險手段用來對付她,她就該偷笑了。

      「哦?那好,現在老闆說要請妳吃中飯,妳就不該有意見。快起來,懶骨頭!」蔡少傑說著就站起來,還順便也一把拉起她。

      「確定不是鴻門宴我才去。」她沒撥開她的手,只是有點心不甘晴不願地說。

      「哈哈,我還沒傻到去戕害自己的左右手。……嗯,妳太瘦了,得多吃一點,這樣以後才有體力繼續幫我好好『照料』其他不認真工作的人。」

      「你還說不是鴻門宴!」

      「本來就不是啊,我只是很單純地『關愛』我的屬下嘛!」

      關愛?還很單純?這隻披著羊皮的狼真敢說!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