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嫁給我的最後一個理由 2-1

第二章

      下午四點三十分,距離可以打卡下班還有半小時,以前老黃還在的時候,大夥兒已經在收拾東西,準備走人了。但現在呢……

      ──好歡樂的氣氛啊!從上到下,只見一群人互相把可樂當酒乾、大啃團購來的零食,若是不曉得這邊是哪個部門的人,或許還會以為他們在開同樂會呢!

      甚至小鍾一整個人來瘋,非常狂放地貼著蔡少傑跳起熱舞來,完全不顧現在還是上班時間,而不是在夜店裡。

      話說他雖然是新官上任,傳聞還是董事會重金禮聘來的,但他真的可以這樣百無禁忌地胡搞瞎搞嗎?

      已經連續一個月了,每天下午這個時候,除了董事長來視察的那一天例外,蔡少傑總是第一個拋下工作,跑出去開他主導的「狂歡派對」!  

      也不能怪其他同事經過業務部門口時的詭怪目光,因為有個神經短路的新老大帶頭作怪,底下那些下屬誰能安安份份裝乖巧?

      這樣的人,真的是那個讓分公司業績扶搖直上的傳奇人物嗎?唉!

      而胡若葵可沒那麼好命,她只能待在原位,一邊悲憤地搖頭嘆氣,一邊整理手邊多到天怒人怨的檔案──就是那個無良到令人髮指的惡魔老大指使的!

      明明是他自己鼓吹同事們起鬨作樂,卻還很變態地不忘交代自己的秘書,把過去三年內,每個同事的業務成績、參與公司內部進修頻率、請假情況等等,統統調出來,整理成一份報告。

      而最氣人的是,他還是用一種很輕描淡寫的語氣對她吩咐的:「若葵,我很信任妳……我想,妳的工作不少,又不給加班,那就一個月的時間,夠吧?」

      夠!當然夠!夠她累積足夠的怨念,把他的生辰八字紮在稻草人身上釘個幾萬遍都有找了!

      ──變態,真的太變態了!蔡少傑這傢伙真的很懂得怎麼折磨人!

      他以為足足累積三年的流水帳是那麼容易就能抽絲剝繭、化整為零的嗎?

      胡若葵恨恨地含著最愛的鳳梨口味棒棒糖,卻無助於惡劣心情的平復。她食指飛快地敲著鍵盤寫報告,不由得再一次怨嘆天道不公,天曉得她這個月的糖果費已經大幅超支,幅度之巨堪稱歷年之最,這筆開銷他會給她額外加薪補貼嗎?她也知道自己想得美!

      終於,在這天下班前的倒數一分鐘,她總算完成了這份「最終企圖」自始不明的該死報告!將內容列印出來後,用檔案夾牢牢夾著,啪的一聲丟在他的辦公桌上。

      總算擺脫你了!老娘也要下班啦!胡若葵用力哼了一下,抓起背包就走向業務部門口,在大夥兒高聲說笑、誰也沒注意到她的時候,準時在五點整刷了打卡鐘。

      「若葵,妳要下班啦?」蔡少傑彷彿生得一雙火眼金睛,總是能逮在她下班的那一刻走過來跟她話家常。他的左手,還拿著一塊咬過一口的披薩。

      「老大,你忙你的吧,我要去接小孩了。」胡若葵乾笑著瞥他一眼,發現了什麼,好心地從背包中抽出一張面紙,遞到他眼前,好心地提醒他:「還有,好歹也顧點形象吧,你吃到連嘴角都沾到芝麻了。」

      豈料蔡少傑竟二話不說用右手抓起她的手,讓她直接為自己抹去食物的殘渣,還十分無賴地笑問:「這樣還有嗎?」

      她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愣了一下,「老大,你沒那麼幼稚吧?」

      「啊?」他不知是真懵還是裝傻,一臉無邪地望著她。

      「算了、算了,當我沒說。」她覺得自己已經累到不想跟白痴計較了,「你要的報告我已經弄好,放在你桌上,明天見。」

      「這麼快?我本來以為妳至少還要再多一個禮拜……」

      嘖……這傢伙是不氣死人就不高興嗎?「是啊,那我可以下班了吧,老大?」

      「喔,當然。要不要我送妳一程?我看妳的氣色不是很好。」

      胡若葵再次被他氣到內出血了──她氣色不好還不是拜他之賜!「不、必、了!你就繼續吃你的披薩吧。」

      「啊,對了,我有東西要給妳,妳等我一下。」蔡少傑臨時想起了一件事,披薩隨手往附近的檔案櫃上一擱,就衝回他的辦公桌,拿出一個類似禮品的紙盒,再跑回來塞到她手裡。

      「老大,這什麼?你要我幫你拿去寄快遞嗎?」她一頭霧水。

      「這是要給妳的,我朋友去日本沖繩玩買的土產,黑糖。妳不是說你喜歡吃糖,那就拿去吃吧。」蔡少傑解釋。

      「喔,那就謝啦。我先下班了,掰!」胡若葵不置可否地朝他點頭致謝,轉身就往停車場走去。

      雖然在收下禮盒的當下,她很想對他說:你那個朋友真是個呆瓜,難道他不知道日本的黑糖都是台灣本土製造的嗎?隨便到新竹寶山鄉走一趟,都能用便宜許多的價格買到品質相同的黑糖。這教會我們要愛用國貨啊!

      但基本上,她是個品格敦厚的人,所以她還是領受了他的好意,尤其對方臉上還掛著一抹與他的狡獪為人毫不相稱的靦腆時,她想拒絕都很難。

      胡若葵忍不住要想,如果不是她疲勞過度到看走眼,那大概就是他也跟小鍾一樣患有顏面神經失調,不然怎麼會在大家面前是一種臉,面對她的時候又是另外一種表情?

      不過,這些芝麻小事都不重要,去接小晉放學才是當前第一要務。

      當胡若葵驅車趕抵小晉就讀的國小校門口時,小晉早已站在那兒等著她了,而他的身邊則是陪著他等候家長的班導,楊念欽。

      「媽咪!」她一下車,背著書包的小晉笑著跑過來抱住她。

      「小晉,今天在學校有沒有乖啊?」胡若葵溫柔地揉了揉他的一頭短髮。

      「有啊!楊老師還說我的作文寫的很棒喔!」

      「哦,真的啊?」胡若葵一笑,轉而望向楊念欽,說:「楊老師,很謝謝你在放學後還特地留下來給小晉課業輔導,真是麻煩你了。」

      「哪裡的話,這是我身為導師的責任,分內之事而已。再說,恩晉很乖,也很應話,我一點也不覺得麻煩。」楊念欽微笑著回道。

      平心而論,年方三十的他戴著一副無框眼鏡,氣質溫文儒雅,又彬彬有禮,還喜歡與小孩子相處,完完全全正中搶手男人的好球帶。

      上回學校舉辦三年級班級家長聚會,胡若葵就親眼見證,小晉班上幾個跟她同樣是單親媽媽的家長對他頻送秋波,還明裡暗中地示好,可見這位楊老師在家長(尤其是女性家長)中有多麼受到好評。

      「楊老師,你太客氣了。小晉,我要話要跟楊老師說,你先上車等我,嗯?」

      「好。可是要快點喔。楊老師再見!」

      「再見。」

      等小晉上了車後,她才又對他說:「楊老師,昨天你在聯絡簿上寫,有些關於小晉的事要跟我談,是不是小晉他在學校裡闖禍了?還是──」

      「胡小姐,妳別誤會,恩晉的表現一直都很好,」楊念欽連忙澄清,驅除她不必要的擔心,「我想和妳談的是恩晉本身。」

      「小晉?」

      「是的,這個星期的作文,我給他們安排的題目是『我的家庭』,但作文一向優秀的恩晉卻連一個字都沒寫,心情還很低落。我問他為什麼不寫,他只回我:『這個題目,我不會寫。』」

      聽他說到這裡,胡若葵的神情也隨即黯淡下來,「楊老師,這不能怪小晉。是大人之間的事情太複雜,牽累到無辜的小孩子身上……」

      楊念欽瞧見她的面容讓一片陰影所籠罩,感到於心不忍,一時也有些詞窮;沉吟了一會兒,才又說:「其實我也大致知道恩晉的家庭背景,輔導室的資料都寫得很清楚。我明白一個女人要獨立扶養孩子長大有多麼不容易,更何況,妳還只是恩晉的阿姨,而不是他的親生媽媽……」

      當「我明白」三個字傳入胡若葵的耳裡,她的眼眶不禁微微泛紅了。但她很好地抑制住這份莫名的激動,以一記柔和的笑容掩飾過去,輕聲說:「楊老師,謝謝你的理解,但我希望你能記住一件事──只要小晉還喊我一聲媽咪,我就是他的媽媽。這是誰也改變不了的。」

      黃昏時分的夕陽映照著她略顯蒼白的臉龐,竟也是一片嫣紅,楊念欽不禁心思浮動,抬起了手想撫觸那片令人動容的溫柔,但最終還是囿於理智而悄悄放下。唯有吐出一句:「妳不覺得辛苦嗎?」

      「小晉是我的孩子……不苦。」她微笑,回答得堅定。

      「我想,恩晉是個幸福的孩子,有妳這麼疼愛他。」

      「這是他應該得到的補償。他還這麼小,不應該為大人犯下的過錯而受到懲罰,我能為他做的,其實也很微薄。幸好他遇到你這位好老師,多少能彌補他從小就缺少父親的遺憾……」

      望著車窗內的小晉,年齡愈大,他就長得愈像他的父親,胡若葵不由得感到內心一陣蕭索。

      小晉剛滿三歲那年,若不是因為那個男人為了另一個女人,拋家棄子,遠走他鄉,姊姊也不會憂勞成疾,抑鬱而終,小晉也就不會──

      「……有個好男人願意分擔妳的重荷,妳願不願意考慮,也許……」

      胡若葵恍然回醒,才發現自己竟然想著想著就出神了,連楊老師在說些什麼都沒注意聽,「不好意思,楊老師,我剛剛沒聽清楚你說的話,你能重複一次嗎?」

      只見楊念欽眼裡閃過一絲掙扎,然後露出帶著些苦澀的微笑,淡淡地說:「不,沒什麼。我以後會多關注恩晉在學校裡的情形,隨時跟妳聯絡。」

      「真的謝謝你,楊老師。」胡若葵向他點頭致謝。

      「這是我應該做的。」

      此時,一陣晚風襲來,撩拂著胡若葵一頭長直髮,而一綹髮絲就那麼調皮地纏上楊念欽胸前的襯衫紐釦,扯住了正想轉身離去的她的腳步。

      「欸……我的頭髮……抱歉,楊老師……」

      「不,我才不好意思……」

      於是,兩個成年人就這麼面面相覷,有些尷尬地手忙腳亂起來。期間,他們的手好幾次在無意間相互碰觸,楊念欽的呼吸似乎也跟著紊亂起來……

      好不容易回到車上,胡若葵的臉頰上還殘留著淡淡緋紅,方才那場小小的意外引起的。真希望楊老師不要因此產生什麼誤會才好……

      誰知道小晉卻帶著隱隱興奮地笑著說:「媽咪,我全都看見囉!」

      「看見什麼?」胡若葵邊發動引擎邊問。

      「妳和楊老師剛剛靠得好近喔!你們是不是在說什麼小孩不能聽的悄悄話呀?」

      「人小鬼大!」她屈指對準他的額頭一記輕敲,「你繫好安全帶了沒?」

      「媽咪,妳是在轉移話題嗎?連我都知道楊老師很喜歡妳的說──」

      「小晉,你現在是不是在暗示我,你很想吃我煮的菜?」

      「不要、不要!妳煮的東西好難吃,超可怕的!」

      「胡、恩、晉,不想吃可怕的晚餐就給我閉嘴!」

      嘖,養出這麼一個具有誠實品格的機靈孩子,她真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