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嫁給我的最後一個理由 1-3

      下午一點半,中午出去吃飯避風頭的同事們已經重新回籠,原本就緊繃的辦公室氣氛又增添了一股劍拔弩張的氣息。

      因為,業務部的新總經理也相當準時地過來報到交接了,一秒不差。

      而老黃見到這個前來接替他的海龜,臉色也是千變萬化,令人目不暇給。

      但最訝異的,莫過於是跟在老黃後頭的胡若葵了,當她瞧見新主子的臉,整個人瞬間呆住,差點沒被嘴裡的薄荷糖給噎死!

      ──怎麼會是他?為什麼會是他!

      老天爺,祢這回玩人也玩得太過火了!

      想她入公司以來,溫良恭儉讓,謹慎行事,大錯不犯,小過不攬,結果竟然給她降下這麼一尊災星!天哪!地啊!她到底做錯了什麼?

      「嗨!各位好,我就是新任經理蔡少傑,以後還請各位多多指教了。」蔡少傑一臉誠懇的笑,一一掃視過在場眾人心思各異的表情,最後目光落定在老黃……他背後的胡若葵臉上。

      這傢伙……在看著自己!他到底在打什麼壞主意?

      胡若葵以她多年來在辦公室叢林中闖蕩練就出來的生存第六感,立刻就意識到他看著自己的眼神有多麼不懷好意,那裡頭絕對沒有一星半點可以稱得上是善良的因子。

      不到一個小時前,還在裝新人喊她前輩,這會兒卻揭了面具,以她頂頭上司的身份──還是超級「直屬」的那一種──堂而皇之地空降在她面前,這要她怎麼不心生警惕?

      「蔡經理,以後業務部就要交給你領導了。」老黃幾乎是咬著牙迸出這句明顯是充客套、湊禮數用的話,至於歡迎之類的詞是想都別想從他口中聽到了。

      「好說,黃經理。你放心,我絕對會帶領這些優秀的同仁們,讓業務部攀上頂峰,締造『前所未有』的佳績的。」蔡少傑絲毫不知客氣為何物,開頭一番寒暄就徹徹底底落實了何謂下馬威。

      簡簡單單一席話就讓老黃的一張老臉掛不住,只見他的臉色當場就由鐵青轉紅再變黑,想當場卸了這隻海龜的殼的意念,相當明顯地寫在臉上。

      這人到底是怎樣?有必要端了人家的鍋子之後,再狠狠地往對方光禿禿的頭上澆下一盆熱油嗎?好殘忍吶!

      當下,胡若葵有了一種深刻而悲哀的體悟──完了!真的是完了!她的麻煩大了!新老大簡直是一個讓人頭皮發麻的大惡魔,不用想也知道,她未來的辦公室生涯不僅不會開心,還會很傷心……

      正當一大夥人都夾在新舊老闆中間不知所措的時候,一陣熱烈的鼓掌聲,伴隨著一道嬌嗲的嗓音響起──

      「蔡經理,我們非常歡迎你的到來!以後也要你多多關照唷!」瞧她還朝蔡少傑一個勁兒地擠眉弄眼呢!

      頓時,一片烏鴉飛過,留下許多無奈的點點點,所有同仁額上有志一同地浮現大片大片的黑壓壓斜線。

      ──我們?誰跟她我們啊!

      是了,他們怎麼會忘記辦公室裡還有這麼一個不會看人臉色的小白目?

      如果可以,胡若葵真的很想用手中的那疊檔案夾,當場把顏面神經嚴重失調的小鍾打死在牆壁上──這花癡丫頭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她沒看見老黃都快要人體自爆了嗎!

      這下可好,老黃果真氣炸了!但又不好明目張膽地拿她開火,只要把怒氣轉移到週遭的大夥兒身上──

      「你們還愣站這兒幹嘛!木頭人啊?還不統統給我滾回自己的座位上,該做什麼做什麼去!」經老黃這麼一吼,無辜受到波及的眾人只好自認倒楣地鳥獸散。

      「幹嘛那麼激動嘛……人家也只是表現一下熱忱……」小鍾嘟起抹上最新流行唇彩的嘴,還在心有不甘地叨唸著。

      「小鍾,閉嘴!」大夥兒一起對她低吼,總算才讓她頗不甘願地收聲。

      她也好想跟著大家一起放飛啊!可惜她不行,因為她是得負責善後的可憐秘書!胡若葵好生哀怨地默默嘆了一口長氣,覺得打從他一出現,她今年的好運道似乎就是以頂級跑車的速度在遠離自己飛奔而去。

      「蔡經理,過去看看你的新辦公室吧。」老黃口氣甚差地往他的個人辦公間一指,要他自己走過去。

      蔡少傑卻依舊站在原地,只是極其敷衍地朝大致看了一眼,便說:「不用了,沒特色的辦公室哪裡都見得著,不急於一時。」

      這話讓老黃嚴重內傷了,連胡若葵也想跟著吐血!這傢伙真的很懂得怎麼往別人的痛處狂踩猛踏!

      「哦──這麼說來,還是我們業務部區區一間小廟請不動你這尊大菩薩了!」老黃瞪著他的雙眼都要冒火了。

      「哪裡、哪裡。山不在高,有仙則名。重點不在一間廟的大小,而在供奉的菩薩靈不靈驗,您說是吧?」蔡少傑還是那樣溫和純良的笑,但他說出來的話卻可媲美砒霜,光聽就會毒死人!

      「若葵,妳瞧瞧,董事會請來了這麼一尊靈驗的活菩薩坐鎮,以後你們可有福氣了。」老黃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道。

      「哦,這位就是傳說中那位能幹的秘書小姐吧?這些年真是辛苦妳了。」蔡少傑唇角的笑弧很可惡地又上揚了幾分。

      有心人一聽就明白他的言外之意:有這麼一個豬頭老闆,要不辛苦也難。

      胡若葵原本想裝死到底,以為只要她從頭到尾裝聾作啞,這兩位前後任的經理大人就算再怎麼互相酸來酸去,也酸不到她頭上。可惜她錯了──他們倆都同心協力把她拖進了彼此較勁的戰場,她還能輕易脫身嗎?

      現下她只覺得眼眶發酸了──說真的,工作這麼多年下來,她還真沒這麼想哭過!偏偏是欲哭無淚……

      雖然她早知道這年頭的男人都是天生畸型,個個都少了一副肩膀,但也用不著連吵個嘴都要連累可憐的下屬吧?  

      「兩位老大,我看你們還是先辦理交接吧……其他後續的事宜,可以再商量。」胡若葵只感覺到一股異常深刻的無力感,只得揚了揚一直抱在手上的那堆資料,勉強理智地提醒他們辦正事要緊。

      要是真的受到他們當中誰的鼓弄,隨風起舞,即便她再怎麼小心,都會得罪其中一方,九百條命都不夠賠!

      唉!她感到自己體內的血糖又疾速降低了許多……

      好不容易發落好短兵相接的兩人,一樣不缺地完成正式交接的所有手續,胡若葵趕緊告退,拿著糖果和茶杯躲進茶水間避難,將現場留給兩個大頭廝殺個痛快。

      「哎──」吮吸著頓顯無味的棒棒糖,胡若葵無奈地長嘆。仔細回想年節期間,自己究竟有沒有忘記去龍山寺安太歲?不然怎麼會犯小人犯得這麼誇張?

      沒有氣魄的老闆和表裡不一致的老闆,不管是哪一個,都是相當差勁的選項,偏巧都讓她給遇著了。

      她真的無言以對了……

      「嘿,幹嘛躲在這裡吃棒棒糖?」是蔡少傑的聲音。

      胡若葵結結實實地驚嚇了好大一下。怎麼她愈不想看到什麼,就愈來什麼?「咳咳……你……你來這裡做什麼?」

      「找我的秘書帶我熟悉這裡的環境啊。」蔡少傑依然一臉燦笑,卻令她看了心頭火起。

      他是想騙誰啊!連位置這麼偏僻的茶水間都給他找到了,還能不熟到哪裡去?擺明了睜眼說瞎話。

      但,老大之所以是老大,就是因為他和手下有個最大的差別──他說的話,無論再怎麼離譜,手下都得聽他的。

      「好吧,我帶你到處看看。這樣你開心了嗎,老大?」她無力地垂下肩膀問。

      「開心極了。」他回望著她的眼,笑得非常愉悅。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