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嫁給我的最後一個理由 1-2

      整整一上午,業務部就在山雨欲來風滿樓的詭譎氣氛下度過,大夥都戰戰兢兢,就怕哪個地方觸了老黃的逆鱗,讓他老看了不順眼,臨走前還給自己來個減薪大回饋,那就得不償失了。

      因此,中午十二點一到,所有人都默契十足地集體衝出辦公室,並且決定到公司外頭吃館子,省得和未爆彈老黃有交集。

      胡若葵卻婉拒他們好心的邀約,今天的午餐她實在沒胃口,雖然不正常進餐對患有低血糖症候的她不是個好現象,可是沒辦法,明天業務部的新主管就要正式上任,她還得準備一堆資料,好讓老黃口中的這隻海龜能夠儘快順利地進入狀況。說穿了,她也只是領公司薪水的粉領族,上司換了誰還不都一樣,工作照舊得做。

      但話說回來,她似乎也可以理解董事會決定撤換掉老黃的原因。這兩、三年下來,在老黃「穩健為上」的領導方針下,就連業績都很「穩健」地維持平盤,沒有任何大建樹,也難怪上頭會有意調回主掌海外分公司的那位海龜CEO,讓他取代老黃的職位。

      畢竟,能在短短一年內,讓新成立的分公司從零業績衝到市佔率前三名,這種亮眼得可怕的成績不光只是說出來嚇唬人而已。看樣子,頂頭上司換人以後,他們都得把皮繃緊一點了。

      好不容易把過去三年的業務部報表彙整完畢,已經將近十二點四十分,胡若葵也覺得脖頸僵硬得快要石化了。索性帶著她的居家旅行必備良伴——糖果袋,搭著電梯攀上辦公大樓的天台,準備到她的夏威夷聖地忙裡偷閒地輕鬆一下。

      極少有人上來的寬敞天台一角,有一處佈置得簡陋低調卻悠閒的處所,那是用一支五百萬大傘撐出來的一小片涼蔭,傘下是兩把鐵製折椅。這裡就是她想方設法在辦公室叢林上空打造出來的夏威夷,讓她在忙碌工作之餘得以稍事喘息的小綠洲。

      只見胡若葵將兩把折椅打開來對放,舒舒服服地坐上其中一張椅子後,再大剌剌地將修長的雙腿擱上另外一張。從糖果袋中隨手撿了一根棒棒糖,拆開包裝紙,放進嘴裡,「嗯……終於可以偷懶一下了……百香果口味,不錯……」

      豈料,當她沉浸在悠閒的心境中還不到五分鐘,就有不速之客闖進了她的心靈綠洲,打斷了她眺望藍天的冥想(其實是發呆)。

      「嗨,這塊地方,妳弄的?」很不客氣的問話,帶著點笑意。

      「嗯哼。」胡若葵連瞧上對方一眼都懶,只勉為其難地應了一聲。

      但這個男人顯然跟小鍾一樣都有白目血統,非但聽不懂她充分表達並不歡迎他的肢體語言,還進一步走近她問:「可以讓我加入嗎?我也想在這裡坐一會兒。」

      午間的日光將男人高大的身影投映在胡若葵臉上,讓她不得不抬眼看他──

      嗯,這是一張勉強算是賞心悅目的奶油小白臉,不笑也挺好看的,就第一印象而言不算太壞;當然,加上他那良善無害的笑容,絕對有加分效果。

      好吧,看在他是帥哥的份上,她可以忍受被他破壞午間悠閒時光的小小不悅。

      胡若葵放下雙腿,指著那張空出來的折椅,有些不情願地說:「就只有多這把椅子了,要不要坐隨便你。」

      「謝謝。」男人倒也不跟她客氣,笑著將那把椅子拉到她身邊,也學她用一把懶骨頭的坐姿佔據椅面,「妳是這間公司的資深員工嗎?哪個部門的?」

      「資歷六年,業務部。你呢?新人?」他是生面孔,以前沒在公司裡見過他。

      聽見她的回答,男人的眉不太明顯地挑了一下,回她:「算是吧。明天上任。」

      「喔。」胡若葵對陌生人一向沒啥好奇心,為了避免無話可說的尷尬,索性把她的寶貝糖果袋往他面前一伸,「請你吃糖果,自己隨便選吧。」

      「哦?這是新人特有的福利嗎?」

      「算是吧。我私人提供的。」她學他的口吻說。

      「前輩,妳覺得這間公司好嗎?」他啣著棒棒糖問。顯然封口策略對他無效。

      這傢伙還真囉唆!不過,新人嘛,總不好初來乍到就嚇著他。

      胡若葵索性耐著性子回答他:「還不錯,和其他家代理公司比起來,薪水不算最優渥,但至少不用加班。對一個領人薪水的上班族來說,夠好了。」

      「哦……那老闆呢?」

      「見仁見智。換哪個老闆都沒關係,只要不讓我加班。」

      「呵呵,妳好像很不喜歡加班?」

      「誰喜歡啊!」她簡直是痛恨了!嘴裡喃喃唸著:「我家裡還有個八歲小孩要養,哪能把時間都耗在工作上……」

      「原來前輩妳有小孩啊?妳看起來不像結過婚的樣子。」他笑。

      「什麼叫『看起來不像結過婚』?」胡若葵興致缺缺地反問。

      「因為妳沒有戴結婚戒指。」他說出自己的觀察。

      聽見她有說有個那麼大的孩子時,他確實驚訝了一下,因為她外表看起來也不過二十七、八歲,實在過於年輕;接著他把目光移向她纖細白皙的手,發現她連一個戒指都沒有。

      「單親媽媽,聽過沒?」她討厭這個話題,表情沉了下來,神色複雜。

      他顯然也留意到了,也聰明地轉移話題:「我聽一些同事說,業務部要換新主管,前輩有什麼想法嗎?」

      「沒有。」

      「沒有?」

      「嗯,只要新老大不讓我加班,就是好主管。」她很誠實地表態。

      「呵,前輩,妳真的很有趣。」

      「你這是在吐嘈我嗎?……把棒棒糖吐出來還給我。」真是不懂職場倫理的傢伙!胡若葵警告似的瞪他一眼。

      「對不起,是我說錯話了。」他立刻祭出一臉燦爛的笑,打馬虎眼地一語帶過。

      「知道就好。」口中的棒棒糖吃完了,胡若葵馬上找出另一塊白巧克力遞補。

      「妳那麼喜歡吃糖啊?」

      「不是很喜歡,可我有低血糖症。今天忙著準備給新老大看的資料,忙得沒時間吃午餐。」

      「哇,這麼賣命?」

      「你以為我想?所以這就是我討厭人事大風吹的裡由,偏偏做人家秘書的,就是沒得選。」

      「原來前輩是秘書啊。有這麼認真的下屬,妳的新老大會很開心。」

      「最好是。因為他開心,我可不開心。」她撇嘴抱怨了一下。

      「是嗎?如果我是妳的新老大,聽到妳這麼說,會很傷心。」說是這麼說,但從他彎起的眼角和唇畔可看不出來。

      「那就讓他傷心去吧。反正傷心又值不了幾個錢,倒是他新官上任,別藉機荼毒我們這些在他眼皮子底下混飯吃的人才是真的。」

      「呵呵,說得好。」他笑意更深。

      胡若葵抬起腕錶一看,快一點十分了,「新人,上工時間快到了,我要回辦公室,不多聊了。」

      「前輩,以後我還能來這裡找妳嗎?」

      她認真地想了一下,「最好不要。」

      「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連發個呆都要受人干擾。」

      「那,如果我帶好吃的糖果來呢?」

      「嗯……這倒可以考慮考慮。」胡若葵沒讓他的話往心裡去,只當他是在哈啦閒扯,這本事她可也是磨練過的。

      她轉過身,才跨出幾步,他的聲音又在後頭響起:「前輩,妳的名字很好聽。」

      胡若葵愣了一下,回頭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而後才想起自己的工作證一直掛在胸前,不禁輕哼了一聲,「新人,省省功夫吧。你要搭訕的話,建議你去找我們部門的小鍾,那種小女生最愛吃你這套。像我這種良家婦女,不會是你的菜。」

      等她走遠了,他才沒忍住朗聲笑了出來,好一會兒笑意收歇,望著水藍色的天空,嘴角噙著笑喃語著:「看來這裡沒有想像中的無聊……胡若葵……有趣極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