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枷鎖 《第一章上》再見舊人

      夏日的天空透露出炎熱的感覺,使得眾人臉上流露出些許的疲態。

      在通往赫特樹林的道路上一顆銀白光球自天際上劃過,正在駕馭馬車想把物品運到獸人國度販賣的一行人不免對遠方的異像感到疑問。

      長得較為粗壯的一位大漢騎馬來到黑髮青年的身邊,問道:「團長,你看見那顆銀白的光球了嗎?」

      黑髮青年瞥了一眼他的團員,冷冷地說:「不關我們的事別管。」

      他低頭喪氣地回:「是。」

      洛桑很清楚他們這一趟出來是為了尋求龍族的幫助,所以眾人都作了一些簡易的易容與變化,就怕被一些有心人士得知而趁城主外出執行這秘密任務時反到被附近鄰國派兵震壓。

      想起十多年前他們在喀倫國主下的欺壓與無情的殲滅還有被迫逃出故鄉的流亡生涯,這讓他們無時無刻都想要變強然後親手斬殺喀倫國主以報弒親之仇!

      這幾年他們雖然還是喀倫公國的通緝犯,可在三年前他們的團長無意間繼承了艾芙坦這個美麗的城市,這不禁讓他又想起那個美麗又脆弱的女大公因為愛慕團長在臨死前的一刻把艾芙坦給了團長,那時團長面無表情地看著少女嚥下最後一口氣,他不知道團長那時的心裡有什麼樣的想法,但是他想應該有些許悲傷吧…    …

      把目光轉回黑髮青年的側臉上,雖然有用些東西遮掩住團長本來的面貌,可是不失俊美的臉龐仍舊吸引住他人的目光。

      然而坐在馬車內的海之精靈天藍走出馬車依靠輕靈的身體眨眼間便來到黑髮青年的面前,臉色凝重地說:「我感覺有異狀。」

      精靈對於大自然的感受比一般人強上許多,就在剛才他隱約感覺到遠方上空的空氣震動,在擔憂間似乎有聽到風之元素正在嘻笑,讓他很難去判斷接下來的路程前方是否有危機正等著他們。

      當他們停在原地還想要觀察周遭是否有埋伏時後,頭上傳來巨大的壓力,他們赫然抬頭又看見前不久飛越過去的光球正筆直地往他們砸去!

      「這是什麼東西啊!」洛桑急拉馬頭改變方向,卻免不了被氣壓弄個身形不穩差點跌下馬。

      首當其衝的黑髮青年突然感到手上一暖,他低頭一看懷中竟多了一個人!

      修原本是想要拔出掛在腰際的長劍,可銀白光球墬下的速度太快使得他只能運起鬥氣去抵抗這氣壓,但他卻萬萬沒想到這天上竟然會掉下一個人。

      原以為以光球下墬的力道他會受到一些傷害,可目前只有他的團員們受到氣勁的影響而顯得有些狼狽外,其他一如剛才那樣沒有任何異常,而他也只不過是懷中多了一個人罷了。

      「他是誰?」率先提出疑問的不是平常教為急躁的洛桑而是天藍。

      修的單臂攬著懷中的人兒,那淡淡的冷香傳出,昏迷的神祕少年臉埋進他的胸膛幾縷銀絲滑落出披風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是銀色的頭髮?!」在這大陸上還沒看過有人是銀色的頭髮。

      修擺正懷中少年的姿勢,讓他面朝外面,他掀開兜帽一頭冰涼如絲的銀色長髮出現在眾人的視線裡,修撥開那美麗的秀髮露出一張精緻不已的小臉,這讓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氣,他們從沒有看過這麼漂亮的人,甚至就連身為精靈的天藍也看傻了眼,除了修依舊還是一副冷淡的表情。

      白皙如雪的肌膚宛若吹彈可破的滑嫩,小巧的鼻頭下是誘人的瑰麗色薄唇微抿著,而且他們還能聞到少年身上所傳來的清冷冷香。

      修蹙起眉頭低頭看著懷中比精靈還要美麗的人兒,內心有說不上來的熟悉感。

      「團長,你說這人會是誰?」

      「等他醒來,在問他吧。」黑藍色的眼眸凝視著那美得不像話的臉孔,最後把少年遞給他前方的天藍。

      「就先讓他跟天藍在馬車內。」

      當天藍正要伸手接過少年時,銀白如扇又略帶點幽紫色的眼睫正微微震動著,彷彿少年不願離開黑髮青年的懷抱又向是正掙扎地想從夢境中解脫。

      「看來他喜歡團長。」傑諾森打趣地道。

      明顯地感受到自修射來的冰冷視線,傑諾森肩膀一縮往後退了一步。

      就在這個時候神秘的少年張開了雙眼,迷濛的藍紫色眼睛深邃地再一次吸引了站在他面前的五人目光,他們深深都為了這稀少的瞳色而沉迷,少年濃密的眼簾一眨後已經沒有剛才的迷濛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清澈到底的眼,這時又讓他們感嘆怎麼會有這麼澄淨的一雙眼呢?!

      被死魂從闇黑咒術中拉回現實的戠月打量著眼前的五人與一精靈,特別是正抱著他的男人他感覺到這人身上有種東西讓他感到熟悉。

      空靈好聽的嗓音出自戠月,他冷冷地掃過看著他失神的四人與精靈道:「你們是誰?」

      單臂推開與黑髮青年之間的距離,戠月跳離馬背卻腳步一軟往前一倒又感到腰上一緊人又再次回到修的懷裡。

      戠月懊惱地蹙起了如畫的眉,他這時才發現自己的體力與魔力已經盪到了谷底,想必是剛才要在幻境之中已耗費了他許多的氣力,也不知他身陷咒術之中有多長的時間。

      「那你又怎麼會從天上掉了下來?」傑諾森不解地問,看那少年如此嬌弱的身體是怎麼承受從上空墜落下的氣壓?

      瞇起紫色雙瞳,戠月擺明不想要回答他的問題,反而是冷淡地說:「可否先行放開我?」

      抱著他的男子微微挑起一眉,性感的嗓音沒有任何起伏地反問:「你行嗎?」

      這下戠月本就因沒有魔力與力氣而懊惱的心情,因為男子的這一句話整個人全身一僵,就算冒著可能會被馬給踢到的危險又奮力地往外一跳,這一次修沒有動作冷眼地看著戠月腳步踉蹌地站在地面上。

      心地善良的天藍忍不住想上前扶住戠月,可在戠月清冷的目光中又收回了雙手,最後他還是輕聲地詢問:「你還好嗎?」

      抿緊了雙唇,戠月的臉色一白,他萬萬沒想到他現在的身體狀況比他所想像的還要糟透了!

      看戠月連站都站不太穩,天藍看向修希望他能幫助這個美麗的少年。

      按捺下內心莫名的感覺,修看著戠月倔強的背影,開口說:「看你的樣子也沒辦法一個人行走,不如就讓我們送你到下一個城鎮。」

      天藍不給戠月有任何拒絕的機會,他直接攬著戠月衝向馬車裡。

      「真沒想到天藍會對那小子這麼熱心。」傑諾森聳著肩膀把視線從馬車上移回到他的團長身上。

      「精靈都喜歡美麗的事物。」洛桑抓著腦袋傻笑地替天藍解釋。

      從頭到尾都冷靜地站在最外邊的喬治亞騎著馬來到修的旁邊小聲說道:「這人應該只是剛好被團長接到,畢竟我還沒見過有這麼肉腳的埋伏或刺客。」

      修冰冷地視線掃過跟在他身邊的人,對於這從天而降的少年,他雖然也不認為他是他國的探子,因為那雙眼太過乾淨,也能感受到他從骨子裡所透出的驕傲與自尊,像這種人是不屑為他人賣命的,只不過他的確也開始好奇這少年的來歷了。

      剛才手下那滑嫩的肌膚告訴他這少年擁有良好的環境,柔若無骨的腰身與纖細的手腕又訴說他沒什麼武技在身,至於有沒有魔法他猜想應該也不強,要不早就一個魔法打在他的臉上了吧!

     

     

      待續...

     

      By韹       悠月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