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備場

*文筆不怎麼好。

*非穿越同人。

*有自創角。

*****

          中學聯賽三連霸的籃球超強豪門「帝光中學」,部員數超過百人,其中更有著被譽為「奇蹟的世代」的五位天才籃球選手,以及一個極為容易被忽視的人--夢幻的第六人!

                在這奇蹟的世代之中,總要有個支撐著隊伍的支柱,而這個支柱,是他人從不知道的秘密。

*****

        「今天的比賽又贏了呢。」饒著頭,名為   黃瀨涼太   的少年理所當然的說著,「涼太,別說的這麼輕鬆,敵隊會傷心呢!!」

              抬起頭,一個矮小的身影倚在門口旁,逆光的關係,瞧不見長相,但以聲音聽來,雖然略為幼稚,但卻富有獨特的磁性,灰色的長髮飄蕩在空中,劃開一道優美的弧線,他向前走了幾步,拎起手上的一袋重物,晃了晃,「辛苦了,要喝嗎?」

              有著紫色中長髮的   紫原敦   眼睛一亮的走到少年的身邊問道:「有吃的嗎?」

              眨了眨異色的雙眼,灰髮少年一張『你當我白痴嗎?』的臉看著紫原敦,接著,拎起另外一個袋子,在袋子裡摸索了幾秒,抽出幾包巧克力球、洋芋片、布丁、糖果和棒棒糖,瞧見紫原敦想要獨吞的臉,笑道:「要一起吃喔,小敦。」

              看著將零食放回袋子裡的灰髮少年,紫原敦喃喃道:「好過份...   ...」轉過身,露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腹黑屬性微笑,「恩?你說什麼?紫˙原˙敦?」

              「唔...」錯愕了一會,紫原敦懦懦的回答:「沒、沒有阿,我沒說什麼吧?阿哈哈哈哈哈...   ...」

              「哼,很好。」至少懂得用傻笑蒙混過去   灰髮的少年心想,接著,一雙強而有力的雙手扣住了少年的頸子,將自己的重量全都依附在少年身上,「有沒有冰?我快熱死了。」趴在少年身上的黃瀨涼太蹭了蹭少年的頸子一副撒嬌的模樣問著。

              忍著頭上不亂冒出來的青筋,少年皮笑肉不笑的說:「既然你都快熱死了,還趴在我身上增加熱度?你神經病阿?」

              「咦?」睜大著藍色的雙眸,黃瀨涼太一臉不敢至信的說:「小白夜,你不知道自己的體溫比別人低這件事情嗎?」

                喔,對了,我的名字叫做   白夜玄日   名字是我自己取的,至於為什麼嘛...   ...,因為,我是孤兒。

                雖然現在有養父母生前留下的大筆財產,但我不想花,所以一直都楚於半工半讀的學習狀態,而白夜就是從養父母的名字中其中一個自來拼湊的,反正人家戶政事務所說這個名字可以就可以,管他。

                話題扯回來,看著涼太我一似滑下三條線的問:「有嗎?」,有什麼辦法,從小和他人的肢體接觸可以說是少之又少,用手指頭都數得出來,哪知道別人的體溫和我的體溫差在哪裡阿喂?!!

          背後的重量似乎消失了,接著,從身後卻響起一道不冷不熱的聲音:「黃瀨,別一直趴在白夜身上。」剪著一頭俐落的紅色短髮,他的名字叫做   赤司征十郎   是帶領奇蹟的世代的隊長,個性嘛...   ...不敢領教。反正就是個『逆他者亡』的暴君。

                看著他一手拎著涼太,一雙眼睛直直的盯著我...   ...喂、等等,你幹麻要這樣死死的盯著我阿喂?!!人家會害羞拉...   ...我快吐了。

                接著征十郎很『阿莎力』的把涼太扔到了一邊去,走到我旁邊,彎下腰,接下了我手中那重得要死的袋子。

                阿...   ...救星,我感動的快哭了。

                像是感覺到了那袋子有如十幾個鉛塊一般的重量,征十郎蹙起了眉頭,帶著疑似有些微慍的口氣問道:「這麼重的東西你怎麼不快點給我們拿?」

            「呃...   ...」我低下頭,像是做錯事的孩子,懦懦的回道:「對不起拉,你們才剛剛比完賽,我才不想給你們增加負擔咧!!」抬起頭,我頂著一張『跟你拼了』的臉,鼓著鰓瓣子,佯怒道:「所以東西給我拿就好,*鐵來!!」

                和征十郎對立的結果是...   ...,被瞪、被瞪的很慘,如果眼神能殺人我可能已經死了千萬次不等...好可怕。

                帶著哭喪的臉,喔,錯了,還沒哭啦,快哭而已;淚水在眼框裡頭轉阿轉,抬起頭狠狠地瞪了征十郎一眼,便跑去尋求掩護──青峰大輝。

              「嗚嗚嗚...大輝!!征十郎欺負我!!」躲在大輝身後,抓緊大輝的衣擺,假哭訴。

                突然,一張厚實的大掌覆上了我的頭顱,大輝帶著慈父的微笑摸了摸我的頭,阿~療癒系。

                抽了抽鼻子,一條手帕莫名其妙的出現在我的眼前,看著那綁著繃帶的大手,我馬上、立刻、瞬間、一秒鐘,立刻認出手的主人──綠間真太郎。

                真太郎推了推粗框的黑色眼鏡,「雙魚座的幸運物,手帕。」

            「喔!!」接下了手帕,我開心的笑著說:「謝謝你,真太郎。」

            「阿,哲也!!」笑笑的看著我身旁的藍髮少年──黑子哲也,我拿出背包裡的香草奶昔,插好吸管,湊到他的嘴邊,「香草奶昔,你很喜歡喝,對吧?」

              他愣愣的看著我手上的香草奶昔,雖然幅度很小,但是我看到了他淺淺的微笑,他似乎很開心的接下了我手上的奶昔,輕道:「謝謝。」

              這是他們初中二年級全國大賽之後的事,他們的存在,是我身為他們摯友的榮耀。

*****

        「恩...做了個好夢。」梳了梳比當時還要更長的灰色長髮,「頭髮又長了呢,高中有髮禁嗎?可是,看這個長度,還綁起來好了,不然會很礙事的。」

              綁好了那及腰的灰色長髮,看了看天藍色的鬧鐘,唔...   ...6:35分,該去叫哲也起床了呢。

              叫醒了哲也,打理好所有一切,套上皮製的帆布鞋,我和哲也一起走出了家門,至於為什麼我會和哲也住在一起嘛...   ...

          這是因為哲也那對好動的父母『又』按耐不住那所謂的旅遊精神還是什麼鬼的冒險精神,出國旅遊去了,據說要去整整三年,又因為哲也家離學校有些距離,所以哲也在暑假就已經住進我這離學校僅僅只有快一百公尺的家。

                真搞不懂那位夫妻是怎麼生出哲也這種安靜的小孩,這就是所謂的負負得正嗎?真奇怪。

              走到了校門口,門牌上大大的寫著『誠凜高校』,踏進了校門的第一步,宣示著不一樣的開始。

-----❉

*鐵來(台語),翻成國語是拿來。

*心得:第一篇完工。

*作者:趴死在筆電前。

*介紹(喂!!):小綿我是新來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