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安靜的怪人 (四)

      霧氣漸漸散開了,但是天上無月無星,操場四周的燈也沒亮,只剩下不知道從哪裡照來的微弱光線,讓她不至於目不視物。也幸好剛剛讓清濤一拉,她摸到了跑道那種特殊的觸感,否則現在或許還不能知道自己到底走到哪裡了。

      想起來校門還有一大段距離,灼華就忍不住深深嘆了口氣。

      到底活不活的過今晚?她又看了看還在唉唉叫的清濤,覺得回家的路好像更加漫長了。

      清濤看著灼華一臉從容就義的表情,想笑又不敢笑。幸好她一拳打在下顎上,用手遮著嘴巴也算是合理。

      「原來你的口味這麼重……是S啊!那怎麼辦……」清濤用灼華聽得一清二楚的音量喃喃碎念著。「這樣婚後我會很擔心我的人身安全。」

      灼華咬了咬牙,進展真快啊,啊?!

      「放心,我不會嫁你。死了才嫁你!」勉強從牙縫裡擠出這幾個字,灼華用力的深深吸了幾口氣,握著掃把的關節用力的幾乎發白。「走了!」

      她覺得自己要是再多說幾個字,就會忍不住失手先打死這個人。

      克制冷靜深呼吸,就算是殺人渣,也是個殺人罪!

      清濤站起來,「好嘛……」

      「閉嘴。跟著!」灼華話裡帶著明顯的殺氣,清濤只能裝出安靜的樣子,跟在灼華後面走著。

      畢竟兩人還不熟,也不知道灼華有沒有高血壓方面的遺傳性疾病。要是氣死了就不好了。

      收斂了一會兒,他忽然想到剛剛那東西。因此東張西望的打量起來。

      清濤比灼華整整高出了一個頭,因此很容易不著聲色的打探四周,再加上灼華氣得不想跟他說話,清濤這時候已經毫不掩飾自己視力良好的事實,仔細的看著。

      那東西……嗯……像是牙齒?

      跑道走起來的感覺有點軟,清濤看了看地上,不期然看到一張放大的笑臉。

      「……拎北在地府住了幾百年,什麼妖魔鬼怪沒見過,就你這小小的妖物,也敢這樣嚇我?功課都做了嗎?拎北不能惹你知道嗎?」

      清濤用力的在地上踩了兩下,蝙蝠精是吧?音波幻覺是吧?呵呵,拎北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他是武力無能沒錯,但那是因為他把點數都拿去點智力了。你知道智力全滿的法師,攻擊力有多強嗎?

      清濤輕輕的笑了,法師最怕沒有肉盾,他現在有肉盾了,他嘴邊的彎度流露出明顯的惡意,呵呵,以為老子吃素的嗎?

      清濤停下腳步,飛快的默念咒語。千年話精的名號,他可不是擔假的,舌頭都動的比人家快。

      天邊忽然亮起了光,灼華還沒反應過來,那火球已經「轟」得一聲砸在操場中央,瞬間天搖地動。

      灼華跳了起來,卻更加驚訝。

      那原本應該熊熊燃燒起來的樹木,火星卻立刻就熄滅了。灼華眨了幾下眼睛,以為自己看錯了。

      但卻發現,在這驚天動地的火球攻擊之後,那些幻相都解開了。

      她喜上眉梢,轉頭對清濤說:「有救了!」

      「嗚嗚嗚!媽!我愛妳!我今天就要死在這裡了,以後妳千萬不要想我,我會把大樂透號碼託夢給妳的,妳一個人也要好好過日子!」清濤抱著膝蓋蹲在地上哀號。

      「……」這人!灼華氣得想踢他一腳,最好把他踢死算了!「喂!你仔細看看好不好!」

      她氣得連聲音都忘記要收斂。「根本就沒事,不知道是何方神聖幫了我們,你不起來感謝人家,還在這裡叫媽媽!」

      「各路大仙大神,謝謝你們救我,我一定不會忘記你們,小人在這裡磕頭了!」清濤說完真的用力的磕了三個響頭。

      「……」灼華無言了。

      「這樣可以了嗎?」清濤扁嘴,帶著哭腔問:「這樣的話,我們是不是平安了?」

      「想走?留下命。」夜空中,傳來一道虛幻的聲音。

      灼華將掃把護在胸前,嚴陣以待。

      「小丫頭氣勢很強啊。」夜空中出現一隻巨大的蝙蝠,「雖然有貴人相助,但妳今天還是得把命交出來!」

      清濤忽然想通了一件事。

      嘖,他都忘了,蝙蝠也有吸血的。難怪這隻可以這麼凶悍,他真是造什麼孽啊?

      人家修行的這麼辛苦,隨手就被他拿來當養小號的妖怪了。

      啊,不對,其實灼華也不算他的小號,頂多就是……帶練?

      嘖,網遊真是個好東西欸,要不是上人間一趟,他都沒發現有這等好東西。等到回到地獄,一定要大力推廣。

      清濤這頭還在深思現實與網遊的對應,以及地獄的網遊究竟有沒有生意可以做,那頭灼華已經站了出去。

      「為什麼不好好修行,吃人不是正途!」灼華雖然不是修道人,但是也多少知道一些規矩。「一旦開始,就不可能回頭了。」

      「要妳多嘴!」

      蝙蝠精又何嘗不知道,但牠只剩下這個機會了,修行了數十年還是未果,本來大限將至,卻無意間多得了一口氣,倘若不趁這個時機修行闖關,他的終究還是會喪命。「妳乖乖的,不會很痛!」

      「不可能。」灼華握著掃把擺出架式。本來想叮嚀清濤自己找一個地方躲,但想到他那種娘炮個性,一定不需要她說。

      「那就先拿妳開刀!」

      蝙蝠精的翅膀一搧,瞬間飛沙走石。灼華瞇起眼睛,幾乎看不清眼前的景況。

      「右邊!」灼華耳邊響起了清濤的聲音,她只是下意識的,一個側身,而後用力揮了掃把,卻聽見一聲慘叫。

      風勢轉小,蝙蝠惡狠狠得聲音傳來。「好個小丫頭,這什麼武器,這樣強悍!」

      什麼武器?這就是一把掃把啊。灼華沒有說話,心想或許是因為自己的誤打誤撞,恰好打中了蝙蝠的弱點也不一定。

      清濤躲在一邊看。

      嗯嗯,這孩子有出息,看不清楚都能打出這麼強的安打,好好訓練假以時日,必定可以左打牛頭馬面,右打七爺八爺,腳下踩判官,胯下坐閻王!

      …………不,還是算了,說著說著似乎有點下流。

      清濤甩甩頭,剛好看見蝙蝠精的爪子對準了灼華的臉面而來。

      「蹲下!」他大吼。

      灼華動作很快,爪子從她髮上擦過。

      清濤鬆了一口氣的拍拍胸。差一點,他的肉盾就要變成肉餅了,這樣他就得不償失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