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之文庫開館
HOT 閃亮星─光汐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地府。

      透過玉台發出的燭光有些清慘,讓原本已經沒有自然光的地獄更加駭人。

      坐在桌邊的小閻王聲音很複雜。

      很複雜的意思是,他悲憤又不敢太悲憤,平常都是他吼人家,現在卻要低聲細語,他,他不習慣啊!

      要不是君胥說不能哭,他真想哭!

      「清濤,你想想辦法吧,鬼口數爆炸,地獄也要沒地方住了。投胎的人都排到三百年後了……」小閻王抹了一把臉,苦著臉又抱怨:「刀山都不刀山,油鍋也不油鍋了!」

      因為受刑的人太多,刀山的刀都不利了,油鍋的油也不燙了,那些受刑人(鬼)整個當郊遊旅行,反正也死不了。

      他真的心酸得很啊。想著想著小閻王都覺得鼻子好酸。

      這什麼年頭,人多到爆炸,想想仙界的公務員一大堆人搶著要當,地獄明明福利也很好,只是採光差了一點,氣溫冷了一點,偏偏半個人都沒有。

      這什麼世道啊!他們都是按照公務人員服務法給薪的啊!

      「你、你你,你去看看地府,」小閻王還是忍不住飆了眼淚,「都沒地方住了啊,底下幾層又不是人人都能下去的,孟婆前幾天來跟我拍桌子,說再不放假她要放火燒彼岸花了!」

      小閻王越講越激動,雙手用力拍在桌上。「這到底是什麼世道!」

      清濤懶洋洋的,端起一杯酒。「文判官怎麼說?」

      小閻王的氣勢頓時委靡下去,像一朵枯萎的花。「她說,人就是這麼多,只能開展能居住的地方,或是多徵招些公務員增加處理速度。」

      「嗯,合理。」清濤喝了一口酒,「那就多招點公務員來啊。」

      小閻王一張臉上寫著大大地「我也想」三個字,銅鈴大的眼睛,淚光閃閃的看著清濤。「沒有人要來。」

      「那就想辦法讓他們來呀。」清濤還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簡單的說呢,請不到員工只有兩個原因,要嘛,就是福利不好,要嘛,就是工作超量。你說從哪裡開始改進好?」

      小閻王忽然拍桌而起,悲傷的怒吼:

      「你讓我怎麼辦嘛,一切都是依法行事啊!我去哪裡生出多餘的錢給他們加薪?我清貧的連鬼都不敢抓我!」

      清濤睨了他一眼。

      本來就沒有鬼敢抓你。

      小閻王繼續吼:「再說了,不來的人都說是地獄採光不好,採光不好怪我嗎?人魂又不是樹精、樹妖的,要這麼多光線也不能行使光合作用,採光好不好有沒有這麼大的影響啊!」

      小閻王吼完,眼淚潸潸流下,「投胎的人都排到三百年後了。」

      「好好好,不哭不哭,我來想辦法。」清濤站起身,輕輕的拍拍小閻王顫抖的肩膀。「這事情也不算太難辦嘛,地獄邊緣不是有一大片荒漠嘛,把排輪迴的人魂送到那裡去居住好啦。」

      小閻王在清濤的安慰下,慢慢的坐了下來。

      「君胥也是這樣說的。」小閻王仰頭就喝下一大杯酒,忽然又悲從中來,「你看,這瓊漿玉液,也只有西王母桃花宴上的桃花釀可以比,地獄溫度這麼好,釀出來的葡萄酒品質很好啊!為什麼就是沒人要來呢?」

      清濤完全無視閻王的哀傷,「噢,你說你家君胥啊。」

      小閻王咬著下唇點頭。「君胥是個好女孩。」

      「那就這樣做啊。」清濤瞟了小閻王一眼,「不要哭了,很醜,我都沒有食慾了。」

      小閻王從袖子裡拉出手帕,用力的擤了鼻涕。「可是荒漠不是人住的地方。」

      「更正確的說,整個地府都不是人住的地方才對。」清濤輕輕說,就怕又觸動了這個敏感多情的小閻王。

      唉,老閻王多好啊,做事果決俐落,說要去國外玩就是要出去,想也沒想的就把擔子丟給自家兒子,唉,做鬼就要有這樣的骨氣啊!

      反正也當不成人了不是?

      「好吧,那你想要我怎麼樣?」唉,這就是做臣子的壞處,食君之祿,擔君之憂,雖然要不是老閻王抓著他的把柄,他早就一走了之了,還留在這裡當什麼心理諮商師。

      「君胥說,要請妳去當說客,要把當地的原住民都搞定。還有冥界,那邊很靠近冥界,也要打點好關係。」小閻王說得很直接,清濤一張臉正式變青。

      好妳個君胥,這麼難辦的事情,竟然說得風平浪靜。清濤唇邊勾起獰笑,君胥啊君胥,妳就不要讓我逮到,不然拎北就讓妳魂不魂,鬼不鬼,判官變石斑!

      小閻王吸了吸鼻子,又灌了一杯酒,「君胥又說,她的身份太低,又是地獄約聘公務員,不適合出訪鄰國,會丟了我的面子,所以只好請你去。」

      清濤唇邊的彎度更加明顯,這什麼爛話術,騙得過別人,騙得過他這隻千年話精嗎?

      「跟你家君胥說,謝謝她看我最近閒到要拔頭髮,特地找了這一門『上好』差事給我辦,我一定不會辜負她的期望,儘快把這件事情辦好。屆時,請她來與我一敘。我要好好跟她『分享心得』。」

      小閻王點頭,「嗯嗯,我一定跟君胥說。」

      清濤壓著抽動的額角,「對了,我需要一個人手,最好要武藝不錯,個性溫和的。」

      小閻王的清澈銅鈴大眼裡明白寫著為難。「可……」

      「這樣很為難嗎?」清濤覺得自己的神經被這個天真浪漫的小閻王嚴重的挑戰,「那我換句話說,我需要一個保鑣,最好他還很能讓我蹂躪,請問小閻王手下有這樣的人嗎?」

      「呃……」

      清濤輕輕的放下手中的杯盞,笑得很溫柔。「我需要一個耐操耐打的傢伙,來保護我這嬌弱的身軀,否則我怕還沒到幽冥界我已經命喪蠻荒。」他說著說著覺得額角很緊。

      小閻王終於看懂了眼前這人就是個笑著生氣的貨,小心翼翼的說:「不是我不願意,是地獄人手缺乏……」

      清濤已經徹底沒有耐心了。「好吧好吧,那給我一張特令,我上人間找約聘人員。」

      這好像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了,小閻王咬著指尖考慮許久。「好吧,但是不能找福澤深厚之人喔,要是被上面知道,整個地獄都要遭殃……」

      清濤扁扁嘴,「知道。」

      這什麼道理,上頭的人可以找乩身,就不准他們找約聘人員?

      一國兩治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