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 機率是最巧妙的緣分,之一。

01

      「妳幹嘛拿著枕頭跑到我家來啊?」江雨倫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好友,今早要出去替父親拿報紙時,突然看到一個人就這麼穿著睡衣站在門口,手上還拿一顆枕頭,任誰都會嚇到吧?

      詹雅棠紅著眼眶不肯說話,像是受到極大的委屈似的默默掉淚,微捲的髮絲沾染上酸澀的珠子,這模樣比大哭大鬧還要令人傷透腦筋。江雨倫霎時只覺一個頭兩個大,後天她就要離開台北去中部讀書了,她哪有時間理會詹雅棠的小孩子脾氣啊?

      「棠,妳該不會是因為我要下中部,才突然人來瘋的跑來我家吧?」江雨倫不確定的猜測起好友這舉動後面的緣由,果然,一說完女孩的淚便掉得更凶了。下一秒她乾脆大哭了起來,這翻臉比翻書的精湛技巧,連白雪公主的後母也甘拜下風。

      「人……人家不要小雨……咳……走啦。」詹雅棠嘟起嘴來任性的喊著,甚至還打了一個極為飽滿的嗝。江雨倫忍不住想要是她那群追求者看到她這副模樣,還會喜歡這被寵壞的小公主嗎?凝視著好友紅潤的臉頰,和這連龍眼都很難塞進的小嘴,她舉手投足就是個公主典範,也難怪自己忍不住跟著寵溺她了。

      「妳不是已經知道我要下去的事情一個月了嗎?妳現在到底又跑來哭什麼啊?」江雨倫撫了撫這疼極的太陽穴,努力思考著怎樣才能讓她那可怕的淚水停住。

      「棠棠,我也好捨不得我家的小雨喔。」只見本來上樓送飲料的母親也開始和詹雅棠開始鬧起來,江雨倫只能瞪大眼睛傻在原地別無他法。

      「對吧?阿姨。」      

      「小雨--別走嘛。」雙腳各被一個人緊抱住,左邊是自己從小到大的青梅竹馬,右邊是養育自己多年的母親。

      「喂喂喂!爸,快把這兩個傢伙拉走啊--啊!不要拉我褲子!救命啊--」一個慘絕無比的尖叫聲,從二樓臥房傳到樓下客廳。江父一聽見女兒的哀號聲和妻子的哭鬧聲,只得放下手中剛閱讀還來不及探究的報紙,快步上樓拉開他們。

      「真是的!妳到底在跟棠棠一起發什麼瘋啊?」江父忍不住對著嚎啕大哭的妻子責罵著,「人家不希望小雨走嘛。」江母邊哭邊鑽入丈夫的懷中,那可愛的模樣使江父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棠棠,上樓啦。」江雨倫不用想也知道,待會客廳會出現什麼兒童不宜的畫面,只能牽起好友摸摸鼻子自認倒楣的上樓。

      「喔……」詹雅棠哽咽的點點頭,緊握著江雨倫的手一同上樓。

      江雨倫推開門上掛有「請勿打擾」牌子的房門,讓還在哭泣的詹雅棠躺在她那張柔軟的彈簧床上。關上門後才順勢躺在她身旁,靜靜等著她哭完。一直以來她們就像八輩子絕不可能交上的朋友似,一個如玻璃般受人保護崇拜、一個平凡到從別人身旁走過也不會特別去注意。

      不過她們似乎是天生的有緣,從幼稚園一直同班到國中都沒有分開過,只是詹雅棠的個性較為黏人不若江雨倫的大方直接。

      「哭完了?」江雨倫一發覺床不再抖動,便牽起詹雅棠那白嫩的小手高舉,溫柔的語氣不像平常惡聲惡氣毫不耐煩的她。這是獨有詹雅棠知道的一面,她側過頭看著好友的小臉,簡單俐落的短髮正如江雨倫,搖曳於風中也不會刻意整理,江雨倫就是有這種不做作的美,她心酸的想。

      「我們永遠都會是好朋友對不對?」詹雅棠努力穩住自己的聲音,不願意哭出聲音讓即將離去的好友擔心,這是她最後能做到的體貼。沒有人懂女孩獨特的美,只有自己發了狂的想佔有她,也許是因為她見過太多人偽善的靠近,她才更加珍惜江雨倫的好。只是……鳥兒終究有著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她也該放手了。

      「永遠是多遠?」江雨倫沒發覺好友異樣的視線,專注看著和詹雅棠緊牽著的手,淡淡問著一旁的她,希望能得到一個滿意的答案。

      「這輩子到下輩子到下下輩子,只要我們還呼吸著就會是最好的朋友。」詹雅棠連片刻的猶豫都沒有,就這麼說了出口。

      「只要妳不變心,我就會永遠是妳朋友。」江雨倫此時也側過臉相視起詹雅棠的小臉,堅定的承諾著。

      「那這給妳。」詹雅棠從口袋掏出一只用彩色串珠做成的戒指,緩慢套入江雨倫的無名指,「妳有沒有搞錯?這是結婚戒指戴的地方耶。」她放開和她緊牽的手,皺著眉頭問。

      「沒有啊,因為我要比妳的另一半跟妳在一起的還要久,所以叫他滾邊去吧!」詹雅棠終於露出久違的笑臉,宣示著好友間的主權。

      「就說妳不懷好意。」江雨倫背對著詹雅棠流下了又感動又難受的淚水,聲音卻仍然保持著笑意。她們太了解彼此了,所以選擇緊牽著彼此的手宣誓著永遠,那晚夜空閃耀天際。

      永遠有多遠?就是當你呼吸的那一刻開始,我們就要做永遠的好朋友,絕不讓任何人傷害對方,縱使那人是自己。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