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二章、巫山有神如凝蘭 初回

      巫山──

      「瑤姬大人,您回來了。」一名年紀不過十幾歲的女孩正在院裡栽植幼苗,方抬起首,看見瑤姬默默地自她身邊穿過,準備步入大廳,手上還有個特大的鳥籠……但她顧不得這些,只是趕緊慌忙地站起身,連額上的汗水都還來不及拭去,便恭敬地彎下腰說道。

      「嗯。」瑤姬僅是冷漠地應了聲,和先前去探望婉羅時的態度差距極大。

      女孩悻悻地蹲下身去,完成方才還沒做完的工作。

      待瑤姬再次走出大廳,鳥籠不見了。而她也已經卸去了那身橘色裙裳,僅在胸前纏上塊紅色布料,再用一條寬大的粉色薄紗由頸環繞至腰部下,每行走一步布料便微微晃蕩著,全身無一不散發出魅惑的氣息。髮上的珠子也一併卸掉,散漫的烏髮狂亂飛揚著。見著那女孩,她的臉上沒有當初那抹溫婉的笑意,有的只是漠然。

      「冰兒,我房裡的簪子在哪裡?」她的嗓音雖輕,卻透著股冰冷。

      「回瑤姬大人,冰、冰兒不曉得……真的不曉得。」冰兒緊抿著唇,身體微微顫抖著,雖然已站起身來,目光卻始終緊盯著地面。

      「我命令妳,抬起頭看著我。」瑤姬伸出食指及姆指扣住她的下巴,微使了點力道,聲音異常輕柔。「真是沒禮貌,我在問妳話呢。」

      「對不起,瑤姬大人!」像是禁不住這般溫柔的壓迫,冰兒碰地一聲跪了下來,身子仍因龐大的恐懼而顫抖不已,「冰兒……是冰兒看管不周,請瑤姬大人懲罰,冰兒真的不曉得……不曉得簪子為何會不見──」

      「妳不知道?」瑤姬略感不滿地擰起眉頭,端詳了會兒跪在跟前的人兒,微微沉下嗓子,「這兒只有妳在,難不成還會讓潑猴子給偷去麼?」

      「冰兒惶恐……請瑤姬大人懲罰。」冰兒依舊伏地而跪。

      「我討厭說謊的人。」瑤姬順手往身畔的盆栽拔下片長條葉子,凝氣化作條佈滿棘刺的鞭子,「唰」的一聲掃過地面,將地面刮出好幾條宛若長戟拖曳過後的痕跡。「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妳到底要不要說實話?」她的口吻已顯不耐煩。

      「是、是……」知曉瑤姬真的會揮下那條鞭子,冰兒的恐懼頓時占據整顆腦袋,沒有思考的機會,只知道自己要活下去。「冰兒要說實話。」

      「說。」瑤姬再次甩動了下鞭子,似乎是無聲的警惕。

      「冰兒該死!那只簪子在冰兒的房裡,冰兒馬上還給大人──」她邊說邊不斷往地面用力叩首,叩到額頭出血,似乎這麼做就能讓她免於承受鞭刑。

      「別弄髒我的地面。」瑤姬微微皺起眉,「看來妳很愛惜自己的性命,但卻不把我上回的警告放在心裡,這已經是第二次了,我應該削掉妳的手。」

      「冰兒該死!請求大人原諒,冰兒下回絕不再犯──」冰兒的淚水不斷滴落在地面,但她已害怕到不敢伸手去拭,導致嗓音也同視線般糊成一團。「求大人原諒……冰兒絕不再犯──冰兒不敢、不敢了……」

      瑤姬沒有出聲。代替她的是短而俐落地「咻」一聲。

      冰兒睜大恐懼的雙眼,忘了哭泣。彷彿疼痛的神經在剎那間已被徹底麻痺。

      「沙沙」。一綹與手腕齊長的黑髮應聲飄落在她臉側。

      「妳確實該死。」瑤姬扔掉手上的鞭子──頓時化回原本的葉子樣貌。她冷冷睨了眼冰兒,隨後轉身離去,「等會兒將簪子交給我,罰妳今晚沒食物可吃。」在她步入大廳前,隱約還可聽見她細聲嘟囔著,「那可是我最愛的白玉簪子呢。」

      聞言,冰兒伸出一隻手摸了摸臉頰,確實意識到自己的手還在。

      還是溫熱的。而且兩隻都在。

      「我還活著……」想到這點,她眼神迷茫地勾起抹艱澀的笑弧。

      想起自己能待在這處遠離喧囂的世外桃源,沒有任何能威脅她的事物,也沒有任何人能夠傷害她……她喃喃地再次感謝瑤姬大人的慈悲。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