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章、青鳥破殼乍現世 末回

      「瑤姬姊姊,妳覺得青青是公的還是母的?」就在寧兒去熬煮草藥的時候,婉羅的手溫柔地拂上青青的絨毛,細聲問道。

      「這個嘛……看牠這麼活潑好動,我猜是公的。」

      「才不呢。青青也很體貼啊。妳瞧,牠好像知道我不舒服似的,一直待在我身邊呢。」聞言,婉羅有些不服氣地替青青辯解道。

      「是呀,那妳覺得牠是母的囉?」瑤姬反問。

      「我不知道……」婉羅斂下睫,手掌仍撫弄著青青的皮毛,沉默半晌,頰上泛上股紅潮,「我分辨不出來。」

      「唔,反正我們知道青青是個乖孩子,這樣就夠了。」瑤姬下了結論。

      「嗯,說得也是……」

      「藥來囉。」寧兒用腳推開門,手裡謹慎地端著一個木盤,上頭有只白瓷碗和一盤糕點。

      「辛苦妳了。接下來我來就好。妳休息會兒吧。」瑤姬站起身來,作勢接過。但方打開碗蓋,一直默默觀看的青青忽然跳上前去,冷不防將嘴探入碗內,淺嘗了一口。三人當場看傻了眼,瑤姬也睜大眼,絲毫忘了阻止。

      「啾!」青青似乎被草藥的苦嚇到了,竟是摔個「兩」腳朝天。

      「貪吃鬼。」寧兒手叉腰,一臉幸災樂禍地看著青青。

      「別這樣,寧兒。我能瞭解這草藥有多苦。」婉羅心疼地望了眼青青,「把我的桂花糕分一點給牠吃吧。」

      「你可別把牠可寵壞了。」寧兒嘆了口氣。話雖這麼說,她還是拈手剝了塊桂花糕放在掌心,遞給青青。「小傢伙,快吃吧。」

      聞到了香甜的味道,青青搖晃地站穩身子,急切地朝食物的方向啄去!

      寧兒「哇」的一聲,連忙往後退了幾步,但這次她只是甩了甩手,一臉怨恨地瞪向青青。而牠正滿足地將那口桂花糕嚥下肚,接著愉悅地鳴叫了聲,像是飲下了香醇的甘露般,愜意地倒在婉羅的枕邊,腹面朝上,彷彿已沉入夢鄉。

      「好可愛。」婉羅溫柔地注視著陷入熟睡的青青,惹得寧兒一陣不快。

      「哼,怎麼?有了牠就不需要我啦?」

      「唉唷才不是這樣……咳咳!」婉羅一心急,又開始淺咳起來,「我只是希望青青能一直和我們在一起啊。」

      「好了,先別說了,快吃吧,藥都快涼掉了。」方才保持默然的瑤姬忽然開腔催促道。之後便舀了一匙,靜靜地舉至婉羅嘴邊,神情異常沉靜。

      看著青青逐漸融入婉羅的生活中,瑤姬為自己之後的打算有些擔憂。眼見青青的成長速度極快,恐怕不適合繼續待在這裡,更何況牠似乎早有所屬……

      「對了,寧兒。妳好像從沒叫過青青的名字呢。」婉羅忽然想起。

      「誰叫牠當初見面就給我難堪。」寧兒哼了聲。

      「別跟牠計較嘛,青青還小呀。老是叫牠小傢伙、臭鳥的多難聽。」

      「反正牠又聽不懂。」

      「咳、咳──寧兒妳就是這樣,頑固精!」婉羅咳了幾聲,轉過身去,顯然也動氣了。

      「好啦,妳們……」瑤姬有些哭笑不得。

      就在此時,青青微啟嘴喙,像是聽見什麼動靜般悠悠轉醒。牠緩緩睜開眼,站起身子,左右張望了會兒,神情尚顯迷茫。接著牠跳到床畔,四處環顧了下,忽然低下首,輕啄了下婉羅的耳朵,見她仍不予理會,便啣起她的一綹髮絲拉扯著,微微拍動雙翼,似乎想引起她的注意力。

      「青青,別弄我。我不想轉過去。」婉羅負氣道。

      青青偏首,似乎不明白她的話。嘴裡還啣著她的髮絲,忽地轉身飛向寧兒。

      「啊!好痛!青青你做什麼?」頭髮忽地受到一陣用力拉扯,婉羅疼得掩住後腦轉過身去。青青被那陣喊叫聲嚇得鬆開嘴,飛到寧兒肩上,展開一邊翅膀,咻咻地不停拂過她的耳畔。珠子卻是盯向婉羅,輕輕地朝她「啾」了聲。

      「我看青青似乎能感受到妳們之間不愉快的氣氛,所以想做和事佬呢。」瑤姬淺笑。

      「妳說……這樣?」寧兒斜睨了眼青青,牠正樂此不疲的用翅膀拍打她的耳朵,一邊愉悅地鳴叫著。

      「青青是在替自己教訓妳呢。」婉羅笑開了。「誰教妳以為牠聽不懂。」

      「好好好──我認了。」看見婉羅重新露出笑靨,寧兒也放心許多了。知曉方才確實是自己不對,她聳了聳肩,重重嘆了口氣,「青青,剛剛確實是我失禮了,真是對不住啊。然後,可不可以請你別再撓我耳朵啦?」

      見景,眾人呵呵笑著。像是感染到這股快樂的氛圍,青青開心地叫了聲,不理睬寧兒的請求,反而愈變本加厲,爪子緊攫住她的肩頭,拍打得更加厲害了。

      但快樂的時光持續得並不久。

      青青果真如瑤姬料想那般,隨著時光飛逝,牠的體型也益發龐大,如今已有當初的鳥卵那般大,且愈加調皮了。

      前幾日牠在飛翔之際摔破了婉羅房裡的白瓷瓶,更是偷走了她擺在梳妝台前的珠飾,在眾人一番找尋之後,才發現牠將偷來的東西全藏在大廳的屋樑上。

      有時牠還會在寧兒腳邊打轉,幾度害她險些絆倒。

      「這小傢伙的行徑愈來愈惡劣了。」寧兒抱怨道。

      「沒辦法,或許青青還處於愛玩的年紀吧。」婉羅也有些無奈。

      「婉羅、寧兒。」此時,靜靜佇在一旁的瑤姬忽然開了腔,「其實我有個打算──」她瞥了眼青青時常駐足的屋樑,再度望向神情猶帶困惑的婉羅,難掩愧疚地斂下睫去,「我想把青青帶走,這兒恐怕不適合牠繼續待下去了。」

      「為什麼?青青只是調皮了些,我不會介意的,牠只是年紀還小不懂事。我和寧兒還是可以慢慢教導牠的。對不對,寧兒?」聞言,婉羅慌忙做下保證。她向寧兒投去求救的眼神,眸底滿是緊張。「我們會好好照顧牠的,對不對?」

      寧兒靜靜地對上婉羅的目光,兀自沉吟半晌後,她有些心虛地移開目光。

      「其實我也不討厭青青。牠或許確實如妳所說的,只是調皮了些。」寧兒抿了抿唇瓣,試圖鼓起勇氣道出自己的想法,「但瑤姬姊姊說得有理。青青不是普通的鳥兒,牠很聰明,而且長得很快。」她也發現這點了,「過沒多久牠就不適合在房內陪妳玩耍。就算不是故意的,牠也很容易破壞這兒的東西。」眼見婉羅的神情益發驚恐,她無奈地嘆了口氣。「妳太寵牠,對牠而言並非好事。青青總有一日需要學習獨立,就放心將牠交給瑤姬姊姊吧。」這句話是她的肺腑之言。妳還需要人照顧。我們無法再照顧一個體格龐大且活力旺盛的鳥兒。寧兒心忖。

      知曉自己的身子自幼孱弱,來到此處休養後也只有寧兒陪侍左右,凡事都需要她來張羅。自己根本沒有資格任性要求她讓青青留下來。婉羅忍住流淚的衝動,不允許自己哭出來。「嗯,我知道了。」她坐在床畔,垂首輕聲答道。

      「我知道妳很喜歡青青。」瑤姬也捨不得見婉羅難過,畢竟她除了寧兒以外幾乎沒什麼同伴,「但我們必須幫助青青而並非占有牠,或許牠有屬於自己的歸宿,待在這兒會侷限牠的自由,牠不會感到滿足的,總有一天牠會嚮往外頭。」

      「青青的身世很神祕,不是麼?」寧兒露出抹苦笑,她也希望能盡力撫平婉羅心中的悲傷,「我們應該祝福牠。」

      「嗯……我已經明白了。」婉羅靜靜頷首,像是下了什麼重大決定般,深深吸了口氣後,生硬地露出抹笑靨,「瑤姬姊姊、寧兒,妳們就別再擔心我了。」

      「婉羅,妳一直都是個堅強且善良的好孩子。」瑤姬輕輕將她擁入懷中,心疼的滋味至今仍盤旋不去。「但想哭的時候就哭出來吧,我在這裡,不是麼?」

      待瑤姬說完,氣氛沉默不到片刻,婉羅靜靜抱緊她的身軀,沒有出聲,僅是在其懷裡顫抖、嚶嚶啜泣著──她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的前襟被淚水濡濕的溫熱觸感。婉羅再次被孤寂感侵襲,哭成了個淚人兒。

      她真的好心疼。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