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章、青鳥破殼乍現世 中回

      翌日,寧兒的叫喊聲劃破了寧靜的早晨。

      「婉羅、婉羅!」先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接著寧兒不顧一切用力拍打著門板,一群受驚嚇的鳥兒旋即拍翅飛離。「生啦──要生啦──!」她大喊道。

      「寧兒妳好吵。」推開房門,婉羅揉了揉眼睛,如瀑的烏頭仍散披肩頭,眸底猶帶睡意,她口吻略帶責怪地問道:「什麼東西生了?」

      「就那顆鳥卵啊!我今早一醒來,發現枕邊的鳥卵正閃著層奇異的銀光,我就一直盯著它瞧,還開玩笑地問它是不是要出來了,結果它竟然動了一下,好像在回應我似的!」寧兒激動地比手畫腳,模樣十分逗趣。

      「真的麼?」聞言,婉羅的睡意也頓時散去,眼睛不由得一亮。

      「真的啦,妳跟我去房裡看看就對了。我們也快去叫醒瑤姬姊姊──」寧兒稍微緩和情緒後,長吁了口氣,隨後方轉過身,卻嚇得倒抽了口氣。

      「妳的聲音這麼大,不把我吵醒也難。」瑤姬正站在那兒,身上已經穿好昨天的那件橘色裙裳,似乎早已梳洗好了。她笑笑地望向寧兒。

      「太好了,瑤姬姊姊也來了,我們快去看看吧!」婉羅隨手挽起頭髮,走出門外看見瑤姬,神情立即從驚喜變成迫不及待。

      等到三人進入寧兒的房間,卻只見到床榻上的物品凌亂不堪,不見鳥卵。但棉被中央倒是微微凸起一塊,很顯然地,她們心底有了共同的答案。

      「呵呵,我也不知道它怎麼跑進去的……」寧兒有些不好意思地碎步奔向床畔,掀開棉被──那顆鳥卵果真好端端地待在那兒。

      「它該不會是自己長腳了吧……」她微微咧開嘴,有些訝異地呢喃道。

      「說不定是妳將它放在枕邊一整晚,它覺得太冷了,才會想跑到暖和一點的地方去吧。」瑤姬打趣地說道。

      「姐姐說得不無可能呢。」寧兒還未答腔,婉羅的神情倒是異常認真,「我猜它能夠感應到外頭的事物,所以才會感到寒冷,也懂得回應寧兒啊。」

      「婉羅,妳別嚇我……」聽見這番推論,寧兒神色蒼白地喃喃自語著,似乎忘了還有其他人在,「這麼一來,我昨晚的打呼它不就全都聽見了麼?」

      「若真是如此,那妳可能吵得它整夜不能安寧,所以它才會想趕快出來抗議吧。」瑤姬笑笑,平靜地道出猜測。

      「瑤姬姊姊,妳別和婉羅一塊數落我嘛。」寧兒努著鼻子,感覺都快哭了。

      就在瑤姬和婉羅輕笑的同時,忽聞「啵滋」一聲,眾人頓時沉默下來,目光下意識落向那顆鳥卵,只見卵面上竟出現了一條短短的裂痕──

      「寧兒……」婉羅收起笑容,一臉震驚地盯向那顆鳥卵。

      「唔……叫我做什麼?我又不是鳥。」寧兒的目光也緊攫住那顆鳥卵,但仍不放棄出聲調侃的機會。

      三人目不轉睛地盯著鳥卵,見其開始展開一連串的變化。當裂痕緩緩地蔓延至整顆卵面,它再度搖動了下,「噗滋」一聲,蛋殼應聲碎裂開來,化作粉末而逝。

      「要出來了!」寧兒輕聲驚呼道。

      「噓,別嚇著牠了。」瑤姬向寧兒使了個眼神,嗓音放得輕柔。

      只見一團僅有手掌大的青色毛皮正蜷縮成一塊,既圓滾滾又毛茸茸的,所有身體全埋在一塊兒,分不清哪裡才是頭,隱約只見兩隻小巧纖細的爪子露在外頭,不斷地又踢又蹬,好似在尋找立足之點。就在三人屏息觀看之際,一顆嬌小的鳥首驀地自皮毛中掙脫而出,黑溜溜的珠子尚顯迷茫。不到半晌,牠停下胡亂踢蹬的爪子,橙黃色的鳥喙微啟,左右張望了會兒,忽然輕輕地「啾」了聲。

      「好小隻、好可愛啊。」婉羅欣喜地驚嘆道。

      「牠還沒站起來呢。」寧兒摩娑著下巴,湊近瞧去──「是站不起來麼?」

      方才還迷茫地轉著眼珠子的青青,正好對上她的目光。

      「啊。」瑤姬眼尖,她輕喊出聲,還沒來得及發出警告。那團毛皮忽然向上一彈──青青甩了甩頭,接著鳥爪順利抵上床面,用力一踩,整個身子立即朝前傾去──牠「啾呀」一聲,笨拙地展開雙翅,順勢朝寧兒的臉上撲去!

      「呀啊啊啊──你幹麻!走開──走開啦!」寧兒當下被嚇得花容失色,連忙退後了好幾步,揮手抵擋這突如其來的「攻勢」。

      「唉呀,看來青青很喜歡妳呢。」見景,瑤姬先是新奇地挑起眉,隨後忍住笑意說道。她不忘打量剛出生的青青。「雖說是雛鳥,但牠發育的可真快呢。」和原先那顆巨大的鳥卵相比,牠的身形明顯小了一大圈,但身上卻已經長出足以禦寒的毛皮,發育的速度似乎快得難以想像……

      「咦?牠不是在埋怨寧兒睡覺打呼麼?」婉羅倚頰,似乎很是不解。

      待寧兒暫時揮趕走青青後,牠轉而展翅在室內迴旋了一圈,停在樑上四處張望半晌,又再次展翅飛翔,在三人身畔迴旋了幾圈後,重新落到寧兒的肩頭上,「啾呀」叫了聲,偏首似是不解地看著其他二人。

      「真好,為什麼牠只喜歡寧兒?」婉羅羨慕地嘟起唇瓣道。

      「呵呵,那還真是榮幸……」寧兒斜睨了眼青青,苦笑道。她的額上明顯沁出層薄汗,似乎還沒從方才的驚嚇中恢復過來。

      「啾──啾呀!」

      「嘿,你做什麼啊?」青青側過身去,偏過首,鳥喙咬住她的耳朵拉扯著,彷彿以為那是可以吃的食物,寧兒伸手想將牠抓起來。青青不解地望著寧兒,下一刻發覺自己被握在掌心中,牠急著想展開翅膀,開始往寧兒的手指啄去!

      寧兒「哇」了一聲,吃痛地鬆開手掌。「你這傢伙簡直欺人太甚!」她齜牙瞪向飛到樑上的青青。

      「我想應該是青青第一個看到的人是寧兒的關係吧。或許牠已經將她當作自己的母親了。」看著眼前一人一鳥的互動,瑤姬微笑道。

      「那這麼一來,青青還願意跟我玩麼?」婉羅有些擔心地追問道。

      「不用擔心。我想牠應該也是個愛玩的孩子吧。」瑤姬意有所指。示意婉羅看向正在樑上的青青,溫柔地淺笑道──「牠肯定是個很活潑的孩子。」

      「那是我的耳環,你這隻臭鳥!快點還我!」發現青青的嘴上啣著個發光的東西,寧兒一手摸向耳朵,不禁氣急敗壞地跺腳頻頻喊道:「臭鳥!還給我!」

      也不知道青青究竟聽不聽得懂,牠仍定定地望著寧兒,神情極為無辜,好像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事一樣,但似乎感受到寧兒的憤怒,牠待在樑上不肯下去。

      「好了,寧兒。牠不叫臭鳥,牠叫做青青。妳嚇著牠了。」婉羅嘆了口氣,隨即抬首望向青青──「青青,好孩子。把耳環還給寧兒,她不會對你怎樣的。」

      婉羅開始進行柔性哄誘。「好了,青青,乖孩子,快點下來吧。」

      青青偏著首,直勾勾地盯著婉羅的唇瓣好一會兒,似乎辨得出她正口口聲聲喚著自己的名字,忽然輕柔地發出「咿呀」一聲,耳環應聲掉落。

      寧兒迅速地衝上前接住耳環。

      下一刻婉羅發現,青青不知何時已從樑上飛了下來,落在她的頭上,沉甸甸的,帶著股莫名的香氣。她明顯感受到兩隻纖細的爪子緊攫住她頭髮的感覺。

      「青青牠也接納我了對不對?瑤姬姊姊。」面對青青的舉動,婉羅立即僵直身子,不敢貿然亂動,下一刻滿臉欣喜地望向瑤姬。

      瑤姬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是呀,牠真是個可愛的孩子。」

      「呵呵……真是恭喜妳啊,這隻鳥已令我不敢再恭維了。」寧兒將耳環重新戴上,神色蒼白地長吁了口氣。經歷方才那番激戰,她顯然已經累壞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