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章、青鳥破殼乍現世 初回

      在一處名為翼望之山的地方,那兒幾乎林木稀疏,土地貧瘠,偶爾還有陣陣寒風呼嘯而過,但若是沿著崎嶇的山路往上走去,山上的植物依舊生長茂密,沿途還有並排的林蔭處,愈往上爬視野愈加開闊,適合遠眺風景及山間谷地。

      而鄰近山頂處有幢精緻的木屋坐落於此,也是這座山裡唯一可見的建築物。門窗用堅硬的木料細雕而成,可以抵禦寒風。入內便可看見寧靜且明亮的大廳,屋後還有個後苑。格局雖不大,但既樸素且溫馨,不易受到外在事物干擾。

      「婉羅、婉羅,妳瞧,我揀到這個!」一個身著紫紋衣裙、挽著頭雙環髻的女孩手上捧著顆純青色的鳥卵,興匆匆地奔向苑裡。

      另一位個子嬌小、身著粉色牡丹衣裙、肩披彩帔的女子正佇在樹下,抬眸望著彩蝶隱沒於刺眼的陽光之中,她微瞇起眼,隨後朝聲源望去。

      「寧兒,妳怎麼又亂撿東西了?」見狀,婉羅微蹙起娥眉,輕聲斥道。

      「它看起來又不危險。」寧兒倒也回得理直氣壯,「妳瞧,它和我的雙手一樣大呢。」果真,那顆鳥卵的體積幾乎占據了她的整雙手。

      「真的,好大的鳥卵……這是從何而來的?」仔細端詳了遍,婉羅斂下方才埋怨口吻,望著這顆漂亮的鳥卵,偏首不解道。

      「這是讙先發現的,牠的嗅覺一向敏銳。我怕牠會傷害它,所以趕緊搶了過來。」寧兒說完有些洋洋得意。

      「讙又不會隨便傷害生命。」婉羅微微擰起眉,不贊成她的說法。

      「好嘛,妳覺得我們該如何處置這顆鳥卵?」寧兒索性轉移話題。

      「對了,今天瑤姬姊姊會來這兒……」婉羅忽然想起。

      「妳的意思是說,要我將它拿去燉了麼?」寧兒睜大雙眼,故作震驚狀。

      「我才沒這麼說呢。咳咳。」婉羅瞪了她一眼,隨後掩嘴輕咳了幾聲,「將牠安置在房內吧,免得遭受外頭鳥獸的襲擊。」

      「妳明明說過讙很安全的。」寧兒挑起眉,故意重複她剛說過的話。

      「妳明知我不是指牠的!」向來不常動氣的婉羅此時也不禁提高音量。

      寧兒撇了撇嘴,識相地不再答腔。

      「怎麼了?遠遠就聽見妳充滿朝氣的聲音,真是難得呢。」一股清脆的聲音忽地從苑旁的池子那邊傳來。

      「啊,瑤姬姊姊。」見到來人,婉羅輕呼了聲。

      只見瑤姬身著一襲繡有綠荷的橘色裙裳,兩側鬢髮各用赤珠綁成一綹,垂至胸前。而烏髮則散披於背後,櫻唇挺鼻,星眸熠熠,面貌清麗,煞是溫婉。

      「看來妳和寧兒依舊處得很好呢。」瑤姬淺笑道。

      「才不呢。寧兒明明比我大十幾歲,卻像個孩子一樣好動。行為幼稚到不像話。」婉羅趁機一吐苦水。

      「耶──我還沒說妳呢,妳年紀尚輕,修練不過百年,竟從不懂得玩樂。我這是在教導妳好麼?」見婉羅藉機埋怨她,寧兒不甘地叉腰駁斥道。

      「好好好──妳們都別吵了。」瑤姬無奈地勾起道笑弧。「我此次一來,是想順道告訴妳們我在蟠桃宴上得知的消息。」

      「什麼消息?」婉羅問。

      「天帝欲封少昊為白帝,再過一陣子便要讓他掌管西方。」

      「真的麼?太好了……少昊哥哥終於獲得這個機會了。」婉羅從小便極為喜愛這位既儒雅又俊逸的哥哥,但方說完,她的眸底旋即一黯,「要是昌意哥哥沒死的話,肯定也能有一番成就……」

      「是呀,但昌意的兒子也繼承了他的優秀才能,就連少昊也很喜歡他呢。」瑤姬意指顓頊。

      「對了,提到少昊,他不是還有個弟弟麼?」寧兒忽然插腔道。

      「唔,是呀。叫少燚來著──聽說他精神方面有些耗弱。少耗為了照顧他,便將他接到故鄉。」瑤姬沉吟了會兒,接著說道:「對於無法回甘山繼續教導姪兒,少昊應該也愧疚於心吧。」

      「那少昊要是離開了,他弟弟怎麼辦?」寧兒問。

      「這倒不成問題。原先少昊確實要回甘山,但後來為了就近照顧弟弟,他仍待在長留之山。這回準備要被封為白帝,他也不必再次遷移,挺好的。」瑤姬說到這,像是忽然想起什麼似的,一臉困惑地望向婉羅,「對了,婉羅。妳為何沒參加娘娘的蟠桃盛宴?」

      「因為我那陣子有些不舒服……」像是被探查到什麼隱私般,婉羅面有難色地移開目光,雙頰有些緋紅。

      「是啊,她有一晚甚至發高燒,額頭燙得不得了呢。」回憶起那段期間的辛勞,寧兒忍不住搶著接腔道。

      「後來呢?妳平時體弱多病,我就猜到會是這樣……」瑤姬微蹙起眉。

      「就那天最嚴重,隔天燒很快就退了。這也是多虧寧兒不眠不休地照顧我……」婉羅說到這,感激地瞥了眼站在身旁的寧兒。倆人相視一笑。

      「那就好。當時娘娘發現妳沒來,她也很擔心妳呢。」

      「騙人。」聞言,婉羅忽然摀住嘴,倍感吃驚地輕喊出聲,隨後神情有些黯淡地斂下黑睫,「我是如此地微不足道……」

      「瑤姬姊姊,麻煩妳治治她的悲觀性子吧。」見景,寧兒搖了搖頭,誇張地嘆了口氣,「我已經救不了她了。」

      瑤姬僅是露出抹苦笑,沒有答腔。

      「對了,瑤姬姊姊。」婉羅將食指抵在唇面,眸底一改深思,像想起什麼似的,「娘娘身邊是不是有兩隻青鳥?」

      「嗯,是呀。不過平時那兩隻青鳥住在三危之山。怎麼了麼?」瑤姬似乎對她提出的問題感到不解。但同時她也注意到寧兒手上的鳥卵。「這是──?」

      「這是我剛剛揀到的。」寧兒回答。

      「好漂亮的卵。」瑤姬作勢接過,寧兒也乖乖地遞給她。她打量了好一會兒,發現光滑堅硬的卵面上似乎有一處留下透白的字跡。

      好似有人在上頭刻下註記似的。

      「青……青?」瑤姬伸出食指,輕拂上那字跡,緊接著那兩個字就如同被劃過的水痕般,漸漸暈染至卵面,隨即消逝無蹤。

      「青青?是這個還沒出生的小傢伙名字麼?」寧兒問道。

      「或許是。它似乎有主子。」瑤姬推測。

      「牠也會是青鳥麼?」婉羅不忘追問,「和三危之山的青鳥一樣?」

      「在牠還沒出生之前,我也不能確定。」瑤姬輕輕搖了搖頭,「妳們就先好好照顧它吧。直到它孵化為止──我也會一直待在這裡的。」

      「瑤姬姊姊也要留下來?」婉羅有些吃驚地掩嘴問道。

      「是呀,我本來就想在這兒待上一陣子。光是只有寧兒照顧妳太辛苦了。」

      「瑤姬姊姊本來就很疼妳,難不成妳還懷疑她的心意麼?」寧兒戳了戳她的太陽穴,咧嘴道:「妳該不會是那天發高燒,把腦子也燒壞啦?這麼沒信心……」

      「此外,我對這顆卵也挺感興趣的。或許它的主子正在找它也不一定。」瑤姬若有所思地說道。

      「姊姊放心,我們一定會好好照顧它的──咳咳!」知曉瑤姬會在這兒住上一段時間,婉羅想好好表現一番,但如此激動的口吻卻換來了一陣淺咳。

      「我看妳還比較需要人照顧呢。」見景,寧兒雙手叉腰,無奈地嘆了口氣。

-----

註:關於婉羅和瑤姬的設定,她們原本是王母之女,但因為瑤姬有一說是炎帝之女。為了配合劇情,洛採納此說法,所以婉羅也就順理成章成為炎帝的女兒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