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在崑崙山上,有一上古神人居住於此。她身著一襲繡有金鳳的及地緗色綾袍,衣後垂有墨綠色帶,上綴珠寶,身披以玄狐毛皮製成的雲肩,頭梳太華髻,滿頭珠翠,手持玄杖,雍容卻不失莊嚴。其名乃西王母。

      平時有少、鵹兩隻青鳥服侍左右。

      西王母擁有生殺大權,她是具有崇高地位的萬年神祇,所有罪祇都必須在她面前臣服,無論罪輕或重,都將接受其懲治。

      但如今,諸仙在天帝──軒轅的管理之下可說是井然有序。雖然西王母多年隱居於崑崙之丘,但她仍舊默默地觀看著天界,若非必要她定不予干涉。

      就在先前,曾發生伏羲氏的遺族治水以平天下之事蹟。那時她的舉動喚醒了另一位上古萬年神祇──冰夷,並與其撫平了氾濫的崑崙池水。

      縱使心底有太多悲痛及不捨,但為了完成使命,伏羲氏仍無法倖免最後的命運。她犧牲了自身自由,換得崑崙池的永久安寧──這一切的起端,是因為天帝看上了伏羲氏的小女兒──女宓。同時也是她深受疼寵的千年神祇。

      感覺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她所見過的孩子們,命運皆多桀。她現在偶爾還會想起那時候的事……

      「娘娘,蟠桃宴已經要開始了。您是否要前往一會諸仙?」此時一溫徐嗓音打斷了她的思緒。來人是她曾經的徒弟,如今則是她的隨侍──玄女。她身著淡青衣裙,身後披有件如同蟬翼般的透明薄紗,烏髮及胸,面貌極為清艷。

      時光荏苒,眨眼猶如白駒過隙──今日已是千年一度的蟠桃盛宴。

      「少、鵹還沒到來。」每回青鳥們定回在辰時或申時抵達此處,啣來西王母愛吃的珍果,但今天似乎有些拖延──眼見巳時都要過了。

      西王母望著遠方山巒,眸底悄悄滲入絲惆悵。想當年,老是有個女娃環繞在她腳邊,那副純真仰慕的臉孔好似還極為清晰,但如今早已不復存在……

      知曉西王母的心底仍惦記著那個伏羲氏的遺族,玄女不再多說,只是輕輕一欠身,徐聲道:「那弟子先請仙童們將摘好的蟠桃端上桌,待娘娘與青鳥們見面後再前往宴會。」

      「嗯,妳先去吧。」西王母淡淡地應允了。

      忽然憶起少、鵹也是那娃兒最初結識的朋友,但牠們恐怕再也見不到她了……只恐牠們毫不知情。西王母斂下睫,心底再次泛起感傷的漣漪。

      「此生識得一回,從枉矣。終是山窮水盡,再不復見矣。」她細聲喃道。

      此時,再次遠眺山巒,她的眸底意外望入了兩個黑點,雖然不甚清楚,但她依舊辨得出來──那是少和鵹。

      牠們在距離後苑還有四、五呎之前,便化作一雙體型嬌小的青鳥,緊接著飛入後苑後,牠們在空中迴旋了幾圈,進而化作了一對一男一女的童子。

      但附在牠們肩上的手仍為鳥的羽翼,只是袖珍了些。青赤色中挾帶著抹黑,格外醒目。牠們無法完全化作人形,依舊保留了鳥的部分樣貌。

      「你們終於來了。」西王母的嗓音似乎帶著絲極淡的責怪。

      青鳥們沒有出聲,只是畢恭畢敬地遞出以往西王母最愛的食物。

      牠們的手上捧著的,是一籃珍果──還有一把老舊的木梳。

      驚見木梳,西王母緩緩睜大雙眼,心底溢滿的不知是欣喜還是悲傷。

      曾幾何時,她還能夠藉由回憶中的物品去懷念那股淡忘已久的觸感──明明她早已將這把木梳弄丟,以為再也找不到的。也或許,是她想減輕心底的悲傷而刻意遺忘。但她依稀記得──她用那把木梳拂過了深愛的娃兒髮絲。

      牠們近日總是姍姍來遲,難不成是為了替她尋回這把木梳麼?

      少和鵹彷彿能夠與她心靈相通般,溫柔地撫慰了她的心靈。

      接過木梳,她的內心頓時倍感澎湃。感覺淚水隨時都會盈滿眼眶。

      少和鵹是否還記得那個不經世事的女娃?是否也同她這般思念過往?牠們雖然不會說話,但似乎能感受到他人心思──包括這股牠們所熟悉的思念。

      牠們其實也與別的鳥兒沒有兩樣,喜愛逍遙自在的日子,但縱使多了此項使命,牠們仍不忘盡心盡力地服侍著她,從未埋怨過。

      在她面前,牠們鮮少流露過自己的情緒。積年累月的修練讓牠們擁有感受他人心思的能力。然而,牠們也同仙祇般多情麼?

      望著那雙再次飛遠的青色身影,西王母竟為牠們感到一絲心疼……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