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女人,擺出任由宰割的表情,是不會減低我的興致……(慎)

ERROR   01    Non-Stop   Loop    

女用更衣室的膠門面向三方粉刷得雪白的牆壁,窄小的空間只置著一張長木椅,卻並不幽暗,燈泡亮度充足,室內的每個角落均一覽無遺,包括那兩名在裡頭姿勢曖昧的男女。

膠門旁邊,季小菱背抵著冷冷的白牆,雙手被一隻有力的大掌給箝制在身後,她逼著弓起身子,任那寬鬆的長衫順著她的動作,勾勒出胸脯的優美曲線。季小菱身材嬌小,一雙烏溜溜、水燦燦的大眼睛鑲嵌在一張娃娃臉上,光澤亮麗的黑髮長至胸口,另外蓄了整齊的瀏海。她看起來像尊洋娃娃,可那張稚氣的娃娃臉此刻卻不搭調的做出事不關己的淡漠表情,似乎被擺弄成這姿勢,對她而言都沒什麼大不了。

季小菱只是靜靜地抬起澈圓的水眸,迎上直教人很不自在的狩獵目光。承天傲高大的身軀籠罩著她,幾乎掩蓋盡室內的燈光,背光的俊臉映入眼簾,無需感到意外,對方是誰人她心裡有數,反正會對她幹出這種事的人非他莫屬。

承天傲勾起一邊的唇角,對自己的傑作滿意極了。如黑水晶般明亮的雙眸毫不掩飾對那曼妙曲線的欣賞,將只屬於他的美景盡收眼底。

儼如野獸般極具侵略性的眸光,害她不禁有錯覺以為自個兒不著半縷,赤裸裸的暴露在他的目光底下。

曲起的關節托起她的下顎,俊帥的臉龐湊得極近,近到她能清楚瞧見那如深淵般的眸心正反映出自己的臉。

高挺的鼻與她的相抵,灼熱的呼息與她的交纏,她都分不清那是自己的呼吸還是他的,納入肺葉的盡是他獨有的氣息,教她不得不正視他強烈的存在感。

「女人,擺出任由宰割的表情,是不會減低我的興致……」他故意把話尾懸在半空,下唇輕輕擦過她柔嫩的上唇,有意更添流動在二人之間的曖昧氣氛。然後,他的唇來到她的耳際,薄唇若有若無的輕觸她的耳垂,唇齒沿著她耳背細緻的肌膚輕啃著,換來她的輕顫。

「這樣的妳,只會徒增了我的征服意慾。」最尾的四字貼近她的耳邊娓娓溢出,她聽得不太真切,纏繞在耳畔的燙熱呼吸早已奪走她大半心神,但僅存的理智一再提醒她他倆身處的位置有多危險,絕對不適合幹那門子的事。

「呃……承天傲,我看你還是趁早離開……」季小菱咬唇勒住那幾乎脫口而出的呻吟聲,她逼自己忽略那惑人心智的禁忌快感,將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她定要趁神智還清醒時趕走他,要是任他胡來,她不能保證自己會不會在他刻意撩撥下發出不該有的聲音來……若是他倆在這裡幹這骯髒的事被揭發,他倆都不用待下去。

對於她的好心勸告,他置若罔聞,熾熱的唇吸吮頸項的敏感的肌膚,循著纖幼的頸項往下移,來到那誘人的鎖骨,既輕既重啃吻著。

「嗯……這兒是女更衣室……」她氣息有點紊亂,但腦袋還不致於運作不了,他不能留在這,再這樣的話……倘若她忘情的發出羞人的聲音,到時該如何是好?

「妳在替我擔心嗎?」他封住她那張喋喋不休的小嘴,靈活的舌在她嘴裡攪動,執意與她的丁香小舌交纏,硬要奪走她僅存的意志。

「會有人的……」半瞇起泛著水氣的雙眸,在這越加激烈的吻下,她本是堅定的意志逐漸軟化下來,四肢使不出半點力來,全身軟綿綿的,只差沒化成一團爛泥。要不是他圈著她的腰身,她肯定會很不爭氣的虛軟在他的懷抱裡。

「有人我會知道……」性感的薄唇貼著她的耳殼,承天傲含糊的說了這麼的一句話。

碩長的身軀緊貼著那賁起的曲線,完美的契合在一起,沒絲毫空隙,好讓他感受那如棉花般的柔軟觸感。

原來環著她腰際的手臂陡然一鬆,五指輕觸她如白玉般的後頸,察覺到那薄衫下的嬌小身軀因他的動作而顫慄著,他興味大增,加深唇畔的笑意,他漫不經心的補上這點。「而且這個時候不會有其他人來這……」

「嗯……」修長的指由頸椎,順著脊椎緩緩滑下,然後來到微凸起的那點,略施力,啪的一聲解開了上衣下的內衣釦子。「你怎知……」

如烙鐵般的大掌探進她的上衣,停駐在她平坦的小腹上。炙熱的唇貼著她的耳背,說話時的呼息噴散在她敏感的肌膚上。「這個嘛……」

醇酒般的低沉笑聲不偏不倚的傳進她的耳中,他不徐不疾的開口:「外面正舉行大型活動,正常的學生都跑去湊熱鬧,就只有妳會選在這時健身。」

「嗯……我不是唯一一名不合群的學生……」不服氣的回話,他憑什麼斷定她鐵定在這裡,他的口吻,像似在暗示他有多了解她般,討厭極了……

「妳不知道嗎?」他漠視她話中的刻意疏離,將心思放在掌心下如羊脂白玉的肌理上。

「那些人都寧願在下層插咭充數罷了,哪像妳會誠實的作?」

熾熱的指腹朝上膜拜,碰到了內衣寬鬆的前緣,緩慢的節奏忽地加快,一把扯下來,肩帶不堪猛烈的拉動,倏然滑落,深壑的姣好陰影隔著上衣若隱若現。

這毫無預警的一著嚇窒了她,她驚呼,雙手下意識欲掙脫他的箝制,但他用的力度很巧妙,沒弄痛她但卻讓她掙不開,而她本是混沌一片的腦袋瓜總算清醒了些許。但他之後的出位行徑卻輕而易舉地將她得來不易的理智全數打散。

薄衫下的半裸嬌軀原形畢露,黑玉般的瞳眸趨深,他再度俯下身,薄唇蜿蜒而下,啃過細緻的頸項,擦過上衣下的柔軟曲線,然隔著薄衫將高聳的尖端納入濕熱的口中。

「嗯!」強烈的快感,讓她嚶嚀一聲,無意識的拱起纖腰往前傾,平白為他製造大好機會,好使他吮吻得更深。

這回,她咬著唇,費盡氣力不喊叫出聲。

倔強的抗拒由他引發的酥麻感覺,同時也抗拒著心裡頭漲得滿滿的異樣情緒。

「別咬著自己。」

「色狼……」輕顫的粉唇低嚷著,為何他偏要選在這裡對她做這種事?

耳聞此話,他止住了手的動作,直起身,璀亮的黑眸鎖著宛如罩上層水氣般的迷濛星眸,他慢條斯理的開口:「真的是這樣……」

大掌不客氣的撫摸渾圓的柔軟,引來她的微顫及輕吟。瞧她硬要跟自己的身體作對的倔強模樣,征服她的慾望只會越是增大。「但小紅帽似乎很享受被吃的過程啊。」

「我沒有──」

「哦?」折磨著她的大掌退離,本以為他不再戲弄她,卻發現他在脫自己的衣服……

大掌解開了黑襯衣上的鈕釦,光裸的胸膛吸引了她的視線。心跳頻率急劇加快,她別開頭不敢瞧,強逼自己冷靜以對。

男女之事,很平常的,她努力不懈地勸服自己不應因他的舉動而緊張,更不該對他有任何期待。

高大的身軀的貼近,讓她真切感受到他熱燙的體溫,而粗糙的男性肌膚有意無意的摩擦,更是帶來火焰般的高溫,促使二人的呼吸都同時急促起來。

「妳知不知道自己左邊特別的敏感?」承天傲壓低聲浪問,熱燙的唇舌餵進她的口中,大手執起一方的渾圓,肆意的輕捻。

「你胡說……」即使被快感掌控理智,在任何時候都不願輸他,輸人不輸陣,就算輸得徹底,亦不能讓他在嘴裡佔盡優勢的信念沒動搖過,她賭氣的駁話。

「引證一下我的話吧……」撩起她礙事的上衣,承天傲迫不及待地俯首採擷那顆先前慘遭忽略的成熟挺然的果子,薄唇或重或輕地品嚐著。

「不、呃……住手……嗯……」那磨蝕人心的火花侵襲她全身上下的感官,她喘息著,這次她要咬緊牙關,才沒有尖叫出聲來。被箝住的小手緊握成拳,全身繃緊著,折磨似的難受感令她的身軀忍不住擺動。

「噓。」薄唇退開,不再殘忍的折磨著她。

抬頭,俊臉多了幾分嚴酷,承天傲貼著她的耳殼,輕聲提醒。「別喊得這麼大聲,有人來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