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棋魂同人˙雲落(四)˙憶往華夢(CP:亮光) 修改版 序章 穿越

      「……」

      東京郊區,某幢被綠意圍繞的木造傳統建築裡,一名年約二十來歲的男子靜靜地安睡著;不同於建築中其他房間的佈置,這名男子的房間明顯是以淺綠作為色彩基調,以簡約大方作為家具設計之原則佈置而成,單從這兩方面來看,其實並不難看出這男子的性格究竟如何,然而,現在明明時間已經來到了上午十一時,這名男子卻一直處於沉睡狀態,此種情況明顯很不正常。

      「唔……這是哪裡……」

      輕吟一聲,吃力地睜開雙眼,在看清自己現在所處的環境之後,男子是徹底地傻了眼,若非因為頭部還在隱隱發疼且四肢疲軟無力的關係,說不定此刻他就會立馬從自己躺著的地方跳起,好奇的東張西望一番。

      【喀嚓!】

      「咦?屏哥哥,你醒啦?」

      相較於男子所表現出來的驚疑不定,只見那自門外走進房內,手上還端著一放有藥包、水杯的托盤之少女,在看到男子已然清醒之後,驚喜的連聲問道:

      「身體感覺怎麼樣?頭還在痛嗎?都多大的人了,居然連自己發燒了都不知道,要不是雲哥哥回來得早,發現你的狀況不對,說不定你到現在都還清醒不過來呢!」

      真是的!為什麼他們三兄妹裡,就這個二哥的屬性點(?)最為奇特?或者也不該說是奇特,畢竟人的性格本就千變萬化,但那種既精明又糊塗的性格表現,實在是讓人看了就覺得無力,生怕他一個不小心,便會因為這種性格而出亂子,就像今天,倘若不是因為雲哥哥提早歸家,注意到他的表現不大正常,此時的他們恐怕就不是待在家裡,而是待在醫院,且是醫院的急診室或者加護病房內了……

      「呃……」

      頭還在痛嗎?這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但是發燒?雲哥哥?還有,眼前這個少女叫自己為……哥哥?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很確定自己並不認識這名少女,但現在這種情況,明顯叫人有些摸不著頭緒?重點是,為什麼光公子一時好玩所導致的爆炸,會促使他來到這個莫名其妙的地方?劍跟影在哪兒?莊主大人跟光公子又會在哪兒?

      是了,各位莫須懷疑,這位有著滿腹疑問且被某少女喚作哥哥的男子,正是咱們落月山莊的尹大總管,只不過讓人感到有些不解的是,他怎麼會出現在這個時空當中,而非待在原先的時空裡,繼續管理著落月山莊的大小事務呢?

      「好了,青月,你就別碎碎念了,下樓去幫我招待客人如何?我有些事情要跟你二哥說。」

      緊跟在少女,也就是青月身後走入房間的男子如此開口說道,臉上神情雖然看似溫柔,但又有誰知道他的內心思緒早已千百轉了好幾回。

      「好的!雲哥哥,那就麻煩你待會把藥拿給屏哥哥吃了喔!」

      將端在手中的托盤放置到矮櫃上後,青月便腳步輕快的轉身離開房間,全然無顧身後某人的哀怨眼神,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叫某人那麼喜歡搞神經大條的把戲(?)呢!若是像往常那樣也就罷了,問題是這次實在太過誇張,居然神經大條到連自己的身體健康狀況都把握不了,這要是一個不小心,小命豈不被他自己給玩完?如此也就莫怪乎青月會不想去理某人所表現出來的哀怨(?)了,即便她不知道某人的內裡已經被換過芯子(!?),但這並不影響她對他的態度。

      「……」

      在目送自家小妹下樓之後,男子方轉身過來,看著依舊躺在床上的某人:

      「看樣子,你對自己現在的狀況也不怎麼清楚……能跟我說說你是誰嗎?還有,你是怎麼變成我弟的?」

      他不是不知道自家親弟的精神狀況,就是因為知道,才會選擇讓青月待在家裡顧著,可誰會料想得到,某人今天居然趁著青月做家務,注意力不在他身上的時候,吞下了他藏在房間裡的安眠藥企圖自殺,若不是剛巧他提早從公司回來,而某人所吞下的安眠藥劑量不大,搞不好……

      不過,算了!既然他都已經想要輕生,並且有了實際的行動,即使之後被他們全力搶救回來,只怕也還是會再出現類似的情況,與其如此,倒不如就放他自由,只是現在這個待在小弟身體裡的靈魂到底是誰?

      「呃……我是……」

      這狀況為什麼他總覺得很是熟悉啊?是在哪裡有見到或遇到過嗎?……對了!這跟那時候莊主大人甦醒時的情況是一模一樣,換句話說這裡是……!?

      就像是想通什麼了一般,尹屏(現在應該叫做尹青屏)的眸子裡突然閃現了些光芒:

      「我來自不同的時空,是……」

**********以下為解釋時間**********

   十分鐘後~      

      「所以,你不是這個時空的靈魂,會來到這裡的原因,是由於你們莊主的戀人在玩炸彈(!?),結果一不小心就被炸到這裡來了?」

      嘴角略微抽蓄著,從男子所表現出來的臉上神情,不難看出他對青屏所做的解釋存有何種想法,畢竟,正常人是不會想要玩炸彈的吧?雖然小說裡面也常有主角穿越異界的例子,但這導致穿越的原因實在是太過於讓人感到驚悚了,炸彈……這人沒有被炸得神魂俱滅,還有辦法穿越過來,也真是奇蹟了。

      「那你現在要怎麼辦?這個世界的生活習慣,明顯跟你們那邊有著很大的不同,你……」

      難道要叫眼前人重新進入學校學習?這樣的話,他大概會吐血給自己看吧!可是不學習,要是日後因此出事,又該怎麼辦?男子──全名尹青雲-邊想邊如此問道,怎知青屏在聽了他的詢問後,馬上朝他輕擺了擺手。

      「我知道這裡跟我們那邊有著很大的不同,但因為以前多少有耳聞過,再加上這身體對日常生活有著慣性記憶,所以在生活方面,我想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才對。」

      他所沒說的是,這身軀的原主人在他借屍還魂(?)時曾經說過,要他好好照顧青月,也就是剛剛那個女孩,到底這家人是怎麼一回事?哥哥照顧妹妹很正常,成年人照顧還未出社會的晚輩也是正常,但是……父母呢?

      「這樣啊!那你就好好休息吧!至於你說你想找人,等你身體好點後再找吧!」

      青雲在聽到自家兄弟……應該說現在是自家兄弟的人,所說出來的話後,只是點了點頭,看樣子,他是已經接受如此一個事實。

      「……多謝……」

      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只是莊主他們人到底在哪?還有,這家子的父母又是在哪裡呢?為何某靈魂在離去時,獨獨點出要他好好照顧青月這個女孩子?

      「謝什麼?我們是兄弟啊!」

      邊說邊將放在矮櫃上的藥物與水杯塞到青屏手裡,看著他吞下之後,青雲便拿起托盤向房外走去,並且順手將門關上。

      三年後……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