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築允檸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卷一 深宮庭院 第一章 會所奇遇

      夜幕驟降,在紅光綠影的街道上,每一個人看起來都是那樣地陶醉在夜色的迷惑之中,身上濃烈得令人不禁皺起鼻子的酒氣卻有著吸引人更靠近的魔力,不論何時何地,人們總愛在這種地方夜夜笙歌,看著這歌舞昇平的一晚,彷彿所有煩惱都被拋開。

      在市內某家高級私人會所中,我激動得緊握著雙手,手心都快要冒出汗來了,緊張兮兮地盯著在身旁來回走動的人群,死死地抱著身上的包包,不斷暗罵自己是個草包。在瞄了一眼旁邊那身材火辣的美女,還故意「不著痕跡」地往下拉了拉衣領。

      沒想到老娘終於有出頭的一天了,誰會想到從小到大就是水桶形身材,要臉蛋沒臉蛋,要錢沒錢,要男人沒男人的──阮小花!竟然也可以到這種高級的Club來釣男人!

      今天老娘我就要讓以前那些取笑我以後肯定嫁不出去的臭三八瞧瞧,我阮小花經過多年苦練,早就已經(從各大女性雜誌中)練成了勾引男人的秘術!

      看我今晚怎麼把全場的雄性動物都迷得頭昏腦脹!

      咚!後腦被人狠狠敲了一下。

      「慧臻!妳幹嘛打人啦,把我好好的頭髮都打亂了。」一回頭,便看見慧臻不知何時站在我身後,一臉看到屎一般的厭棄表情,道:「阮小花,妳就別丟人了好不好!我怎麼會跟妳這種人當了十幾年的朋友呢?!實在是太丟臉了,這個世界上,每一個角落都有的是男人,妳就偏得要這麼興奮嗎?」

      我撅起嘴巴,頭上七彩繽紛的霓虹燈,更凸顯出唇上草莓唇蜜的鮮艷,「妳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哪種level的,我不主動一點,我就要賣不掉了啦,我又不像妳......」

      對啊……真不像她……

      說到這裡,我還真是不爽、不懂、不服氣!

      為什麼明明大家都是女人,落差怎麼會那麼大呢?

      從很久以前,我就知道已經有覺悟了。圓嘟嘟的臉上掛著一雙不大不小的眼睛,大小算是還不錯卻悲哀地長了內雙眼皮。這世界上最可憐的就是有內雙眼皮的人,眼球都被藏在裡面了。眉毛雖然彎彎的,但因為錢包長期處於縮水狀態的關係,也就沒有常常到美容院去漂亮漂亮一下,都長雜毛了。鼻子還算挺直,嘴巴的大小也勉強能接受,皮膚膚質一般,一頭黑色的長髮披在背後,不像瀑布起碼也像一條小河啊!

      只不過......

      臉上還多了一副八十年代十分時髦的特大號黑框眼鏡,胸部略嫌小了點,腰粗了點,屁股大了點,手臂上有著小時候打架留下來的無數條小疤痕,穿衣服也沒什麼特別要求,也就是「衣服哪一種都一樣,反正別人都有穿,哪個會看」的意思。腿也只能勉強攀上「幼細」這個詞語,但沒有42吋,只有32......

      我甩甩頭,把心中無限的悲哀又收回心底裡。算了算了算了!都那麼多年了,我還接受不了面前這個好朋友是個超級大美女嗎?

      對,我接受不了。

      慧臻支著腰不耐煩地跺著自己的黑色高跟鞋,就算只是一個小小的呼吸,胸前高聳入雲的起伏也足以令人流鼻血。

      記憶中,我在初次看見她的時候,也很不長進地流了鼻血。

      「我說阮小花,妳名字差勁也就算了,腦袋也不好,品味也不好,十七年來妳都還沒有戀愛過,更別說是跟別人XXOO了,妳真的是個女人嗎?」

      我頹廢地低下頭來,開始在心中默唸著:慧臻雖然嘴巴很壞,但對我還是很好的,這就是為什麼我會視她為我的最最最......好的朋友!

      但這樣的話也未免太傷人了啊……

      「我當然是女人啊,我有胸部也有屁股,可以生小孩,也喜歡女生喜歡的東西......」       「夠了!有這些東西,也不代表妳是個女人,妳懂嗎?!妳真是......」她翻了翻白眼,「唉!算了!我就暫時放過妳一陣子,今天晚上可是難得一次的聯誼之夜,妳可別礙著我找真命天子,OK?」

      話語剛落,她的雙眼便立刻向全場掃射出一記十萬伏特的電眼,只見幾十個穿得超帥的男生被她電得顫抖,雙眼冒心地向她「爬」來,最誇張的那一個還用嘴巴咬住自己的黑色信用卡,務求向慧臻展示自己最「狼狗」的一面。      

      我正想問她那我怎麼辦,慧臻突然停住腳步,回頭瞪了我一眼,冷不防拿走我的眼鏡,我眼前立刻一片模糊漆黑,慌亂地大叫:「啊!慧臻!慧臻,我看不見!」   

      「還戴這種東西幹嘛,這種爛眼鏡把它扔了也覺得麻煩,今天晚上妳就這樣子在Club裡逛逛吧,待會見!」

      「慧臻!慧臻!不要丟下我!慧臻!」我聽到以她為中心的人群聲音越漸變遠,只留下「狼狗群」遠去的腳步聲和口水打落在地面的聲音。                  

      這個沒有義氣的壞蛋!她難道忘了有幾百度近視的我,沒了眼鏡就等於沒了眼睛了嗎?怎麼可以這麼狠心的把我丟下──!      

      好啊!

      妳不仁我不義!難不成沒了妳,我阮小花還泡不成帥哥?!

      ……

              

      「帥哥啊帥哥,你們在哪裡啊?」      

      「帥哥在哪裡,美女阮小花要來找你們了。」      

      「為什麼沒有帥哥?不!肯定有的!」      

      「沒有......沒有......」   

      ……   

      「拜託這位帥哥侍應,給我一杯米酒。」最終,我還是垂頭喪氣地跟電視劇中那些失業潦倒的人一樣伏在水吧桌上,連抬頭的力氣也沒有了。

      剛才不經意望了面前這男侍應一眼,這個地方還真是高級,怪不得別人總說沒有門路根本連門邊都碰不著,若不是慧臻的人脈,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是我阮小花能來的?連打工的都帥得那麼人神共憤,上天造人果然從來都沒有公平過。      

      「這裡沒有米酒。」對方輕輕用布抹拭著手中的玻璃杯,冷冷地道,似是已經接待過很多像我這一類比垃圾更頹廢的客人了,早已習慣這種情況。      

      「沒有米酒?!」我憤怒地「啪」的一聲拍打桌子,這是什麼Club,竟然連最經典的米酒都沒有,「那就給我來一杯雙蒸!」      

      「這裡沒有雙蒸。」      

      「二鍋頭!」      

      「沒有。」      

      「花雕酒!」      

      「沒有。」      

      「女兒紅!」         

      「沒有。」      

      「茅台酒、蜂蜜酒、燒酒、料酒......」      

      「沒有,沒有,沒有,沒有......」      

      啪!      

      我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力度大得連手臂都在隱隱發麻,但我還是在強裝硬朗地怒喝:「你是不是在耍我!這些酒在外面隨隨便便問一個大嫂,她都能告訴你在哪兒能買得到!這種高級的會所怎麼可能會沒有!這裡還是不是個讓人來的地方!我要什麼沒什麼,現在連來這裡找個男人都沒有!你們都想要欺負我!欺負我長得醜!欺負我沒有慧臻長得好看!」

      說著說著,我聲音都哽咽了,現在我後悔了,早知如此我就怎麼說都不來了,現在還被人當小丑耍,難道我真的要永遠被人標記為「史上第一個沒有戀愛過、沒有XXOO過的女人」嗎?

      我感覺到帥哥侍應一直在死死地盯著我,像是想用眼神殺死我似的。我雙手撐在桌面,郁悶地回望了他一眼,更是覺得自己的人生悲哀到了極點。

      帥哥、帥哥、帥哥!

      帥哥就是沒有我阮小花的份!

      我死去的爹啊!我死去的外公!我死去的外婆!我死去的奶奶!我死去的爺爺......

      你們的基因都那麼好,女的長得正,男的長得帥,為什麼就只生下我這麼一個異胎呢?為什麼你們死得那麼早,都不給我一個解釋!!

      「妳還要喝酒嗎?」過了許久,男侍應首先開口說話,打破了我們之間的沉默。

      「當然要!啤酒總該有了吧?」

      有。」

      帥哥侍應隨手拿過旁邊的一個玻璃杯,在裡面倒進金黃色的苦澀液體,我看他那俐落得令人訝異的動作,漂亮得令人無法挑出一點兒錯漏之處。

      說真的,就算我剛剛能隨隨便便數出這麼一大堆酒的名字來,我這一輩子喝過酒的次數真的是五根手指頭都能數出來,而且啤酒真的能喝嗎?怎麼看起來就像苦茶一樣,讓人有點不安。

      他把杯子挪到我面前,然後便繼續埋首他調酒的工作。

      什麼嘛,這麼冷淡,我看如果我是個美女的話,你肯定會大獻殷勤,我暗罵著。

      我小心翼翼又好奇地雙手捧著杯子喝了一口啤酒,苦得要命的味道立刻湧向我的喉嚨,像要把我整個人都掐死一樣,我被這種難受的感覺弄得連連咳嗽了好幾下,連眼淚都冒出來了。

      這什麼爛酒!難喝死了!

      正想要把面前的人罵個狗血淋頭,只見帥哥侍應在看見我的醜態後,嘴角微微上翹,笑得讓我的臉都通紅了起來,小鹿亂撞的,他這種絕無僅有的帥氣臉容,走在街上肯定會迷倒不少女人,可能連在街上撿破爛的都會被他迷昏。

      不知道是否因為被他這麼一笑,腎上腺數忽然上升了不少,總覺得腦袋有點暈暈的。

      「我跟你說喔,」我醉醺醺地把身子往男侍應的方向挪近了點,後者皺了皺眉往後退了一步,「今天我要把這裡的,嗝,這裡的帥哥全都泡光!泡光光!嘻,包括你!對!就是你這個帥帥的侍應,我,嗝,我也要......泡回家───!」

      「怕了吧?」我吃力地把手伸到最遠的位置,指尖點了點他的鼻尖,只見他頓了頓,嘴邊原本微微上翹的幅度越來越大,害得我鼻血都快要流出來了。

      「小姐,妳醉了。」

      「我才沒有呢,我、我是千杯不醉──!」我攤開雙手做出一個勝利手勢,我是自由女神!這輩子我阮小花就從來沒有醉過!

      「妳回去吧,妳喝夠了。」男侍應看我連坐都快要坐不穩了,連忙從調酒桌後走出來,伸手扶穩我的身體。明明是在周圍全是酒的環境裡面工作,卻怎樣也無法從他身上聞出一點兒酒臭味兒,而且他的唇看起來薄薄紅紅的,好像好好吃似的......

      我不自覺地舔了舔唇,身體下意識往前傾,跟他的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帥哥--!」

      在再也受不了如此美色誘惑的情況下,終於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他撲去,今天老娘絕對要失去點什麼,也要別人被我拿走點什麼!

      「妳真是個好玩的人,妳累了,睡吧......」

      只記得耳邊一直迴響著這幾句話,腦袋像當機了一樣一片空白,什麼感覺都沒有,什麼都看不到,只覺得身體一直往下墜,沒有了重力,沒有了聲音,沒有了一切一切,身邊只有淡淡乾淨的味道......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