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唯莿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二)壓箱寶

西元2011年,晚上十點十五分,外頭逛街的人潮逐漸減少,兩位踩著尖頭跟鞋的時髦女子從門前走過,鞋跟發出喀喀的聲響,看也不看一眼,似乎無視這間二手書店的存在。

我斜靠著櫃台後方的舊式黑檀木椅,低聲罵道:「媽的,八成又要去夜店玩,現在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個黑漆漆又吵得要死的地方有什麼好玩的。」

「小趙,不懂就不要亂說,小心被人家聽見。」曉萍在一旁整理今天收進來的舊書,頭也沒抬,又繼續道:「這叫做氣氛,你這種書呆子當然不懂。」

「我就是不懂,要不然我也把這家書店弄得烏漆麻黑的,最好暗到連字都看不見,妳說,這樣生意會不會好一點?」我沒好氣地回一句。

她笑了笑,也沒回我,走進平時用來當倉庫的地下室。

這間二手書店已經經營二十幾年了,在臺中也算是小有名氣的二手書店之一。上一任老闆是我的表舅,錢九萬,今年快六十了,外面的人都叫他「錢叔」,不過他實在不喜歡這個稱號,他說:「錢輸錢輸,再多九萬也不夠輸」,不過他近年來似乎不再那麼介意人家這樣叫他,也不知是錢輸光了還是真的戒賭了。前幾年,錢叔見我大學畢業後找不到事做,索性將店讓給我,隔沒幾天才回來看看店還在不在。

最近網路二手書店興起,許多人都不到實體書店買書,不然就是直接上網跟別人交換書,或者乾脆用網拍賣掉,搞得店裡的客人越來越少,幸好店裡目前只有我和錢叔的小女兒曉萍負責打點,日子勉強過得下去。

「喂,小趙!下來幫我搬東西。」曉萍的聲音從地下室傳來。

我看一眼牆上的吊鐘,已經十點半了,街上的人比剛才更少,差不多該關門打烊了。我起身走到店門口,按一下鐵捲門的開關,門發出吱吱嘎嘎的怪聲,下降至接近腰部的高度後,鐵門突然停下來,卡住了。

「有沒有搞錯,又壞了?」我重複按幾下開關,它一點反應也沒有。

「趙梧,你睡著啦?」曉萍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等下再來搞定你,最好自己乖乖降下來。」我搖搖頭,往地下室走去。

地下室的入口在店舖的盡頭,當我走完樓梯後,沒看到曉萍在書櫃旁,只見到最左邊的小房間亮著燈,那是我很少進去的地方,因為裡面的東西可以稱為雜物中的雜物,印象中從來沒人整理過,放把火全燒了搞不好還比較省事。

「妳在找什麼東西嗎?」我看一眼擺滿地的紙箱,問道。

「我爸今天打了通電話,要我找他年輕時的日記,不過他忘記放在哪裡了,我猜可能會在這邊,所以就來翻翻看。」她指著櫃子最上層的箱子,又說:「幫我拿下來,太高了,我拿不到。」

我拉來腳踏墊,伸手將它抱下,感覺挺有份量,稍微搖了搖,沒有晃動的聲音,看來箱子被塞得滿滿的。

「錢叔突然要以前的日記做啥?難不成賭癮又犯了,打起藏了幾十年的私房錢的主意?」

「他沒有說,只叫我趕快找找,不過以他的個性,不可能把錢忘在這裡,你也知道,我爸這個人,糊塗歸糊塗,錢這檔事他還滿精明的,還有,他這幾年早就不賭了。」

我聽完,覺得曉萍說得沒錯,錢叔雖然紀錄不良,但都是過去式了,最近幾年,他還幹起了副業,靠著做生意建立起的人脈,專門幫一些有錢人家,蒐集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像是清朝的夜壺也有人收,價格還不低。由於錢叔這個人對古董有點研究,別人找不到的,他就是有能力搞來,他在圈子的風評漸漸傳開,但是樹大招風,難免有人想刁難。最扯的一次就發生在上個月,居然有人要找岳飛他娘用來刺「盡忠報國」的刺針,但錢叔這個人也夠狠,居然拿晚餐用完的牙籤,扔到泥巴裡滾一滾,就拿去交差了,也不知道有沒有被拆穿。

搞不好這個箱子沉甸甸的,裡頭裝了什麼寶貝也不一定。我把箱子放在地上,拿起剪刀把膠帶劃開,一股霉味傳出來,好在我和曉萍長時間待在二手書店,這種味道在舊書上常有,久而久之也習慣了。

箱子裡裝滿許多一九七零年代的雜誌,我隨手拿起幾本翻翻,大都是些散文小品之類的,沒想到錢叔年輕時還是個文藝青年。我一本本拿出來堆在地上,直到箱子被掏空了,也沒見到像是日記的東西,只好準備把雜誌放回箱子。

「等一下,裡面還有東西。」曉萍拍拍我,用手比著箱底。

「還有嗎?明明是個空箱子。」我嘴巴唸著,但還是伸手摸去,一碰到箱底,才覺得不對勁,底部微微隆起,我以為是箱子壓到地上的雜物造成的,於是把它整個舉起,但沒有任何東西被壓住。

「奇怪,難道裡面還有夾層?」我把它拿到燈光下細看,果然發現底部與四周的顏色不一樣,明顯是用一塊不同的板子,壓在箱底製成。

曉萍和我對看一眼後,拿起剪刀就往底部割,說道:「奇怪了,什麼東西要藏得如此隱密,難不成真的被你猜中了?」

「如果真的是什麼金條、鑽石的就更好了,那就是名副其實的『壓箱寶』。」我幫她把割好的箱底掀開後,兩個人像小孩般興奮地湊上前看。

原本以為會見到什麼值錢的東西,但是怪了,箱底沒有什麼金條鑽石,連鈔票也沒有,只有幾張已經發黃的白紙,對折後,靜靜地平放在箱底。

「這是啥?以前的支票嗎?」我有點失望道。

曉萍將紙張拾起後,她突然表情一變,接著說道:「重量不對,這幾張紙應該是用來包東西的。」

她小心翼翼地將紙張一層層掀開,這時我才注意到,這些紙並不是什麼白紙,上頭寫滿密密麻麻的字,我一看筆跡,立刻認出那是錢叔的字跡,這麼多年來,筆跡幾乎沒什麼變。曉萍掀開最後一張紙,使得裡頭的東西露了出來,看起來像是……一枚錢幣。

這枚硬幣一看就知道不是屬於現代的產物,比普通的硬幣稍微大一點,表面有許多青綠色的鏽蝕,斑斑駁駁地附在上頭。我也分不清哪面是正面反面,用手指摸了摸,似乎有刻花紋,最特別的是中央開了一個方型的孔。

我對古幣了解並不多,但經營二手書店有個好處,就是什麼書都念過一點。中國最古老的硬幣出現在夏、商時期,當時的人將貝殼當作貨幣,稱它為「貨貝」。直到秦朝推行貨幣立法,將錢幣設計成圓形方孔的樣子,有人說這是代表天圓地方的宇宙觀,而此一設計就用了兩千多年,到了清朝還可以見到圓形方孔的硬幣樣式。

但是秦朝到清朝涵蓋的時間太廣了,我一下無法判斷這枚錢幣屬於哪個朝代,但憑著天生的直覺,以及錢叔將它藏得如此隱密來看,我覺得這枚古幣來頭應該不小,價值非凡。

「曉萍,妳說,錢叔要妳找的日記,該不會要找這個東西吧?」我把錢幣連著紙張一併接過來,放到燈下看清楚一點。

「這下子我真的搞不懂了,我爸從來沒提起過這枚錢幣,難道……他說的日記是這幾張紙?」

「有可能,不過這裡燈光太暗,看不清楚上頭寫了什麼,我們拿去櫃檯瞧瞧就知道了。」我把古幣放到口袋,說完就往樓梯走,走沒幾步,突然見到樓梯上站著一個巨大的影子,似乎正在搜索什麼東西,我愣了一下,突然想起剛才鐵捲門壞掉,只關了一半,難道是小偷闖進來了?急忙把曉萍擋在後方,順手把小房間的燈關掉,頓時整個地下室陷入一片漆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