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3,人類是如此麻煩

可法哭過之後,可能因為把不好的心情都發洩掉了,他開始覺得疲倦,最後在子郁的催促之下就躺平睡了。

等可法睡著,她才打開她的筆電,開始進行今天的工作,這裡沒有網路也沒有電話線,基本上她幾乎是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不過她一點都不在意,因為她在這個小島上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須做──復育那個世界絕跡的植物!這種植物雖說之前曾經存在過,但那卻是距離現在兩千兩百年前,也就是史前時代的植物。

像在古文明發展較早的中國,所有醫學上的知識與運用都跟植物分不了關係,但這些關係…在文明比較缺乏的那一端,卻是微不足道的,人們每天只管生存,這種不能拿來溫飽的植物便在土地開發中消失,接著加上全球氣候、溫度的改變,要找到這種植物生存的條件,是非常非常不容易。

但在兩千多年後的現在,卻發現這種植物,有可能解決人類的一種麻煩疾病,它擁有一種能夠活化腦細胞的成分,能使腦部受到重傷的病患,重新獲得生活的能力,白話一點就是說,能讓植物人起死回生,重新回到社會上生活,如果成功提煉成藥,那必定會震撼人類醫學歷史。

可這所有的事情,只不過是她的一個猜測,而且情報的來源是一個已經過世的教授,那個教授是她的恩師,在他彌留之際時,將他畢生對這種植物的研究報告,全託給了子郁,希望她能夠完成他未完成的研究,所以她不顧所有人的反對,執意到這個小島來,抱持著一種微不足道的希望,每天投入不知道是不是正確道路的研究,日以繼夜…

『如果妳成功復育了這種植物,就將它用妳的名字命名吧!真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夠看到那一刻,可惜啊…真是可惜…』那位教授過世前這樣對子郁說。

手指俐落地在電腦鍵盤上打著字,她心不在焉的就在想這些,一定是老師看她一個人很孤單,所以派了可法來陪她吧!一定是這樣的…她不禁這樣連想。

抬頭看看床上呼吸平穩的可法,她笑了笑,伸手拿起那本封面寫著『可法』兩個字的筆記本。

她笑著拿起筆,先在封面補上她撿到可法那天的日期,接著又翻開第一頁,映入眼簾的是她自己草草的字跡寫著:十歲、138公分,她接著又在下面補了幾個字:『忘了以前的事,所以哭了。但回憶是可以製造的,從今天開始,一起製造新的回憶吧!』寫完之後,她小心地將筆記本跟她許多本植物觀察日記放在一起,然後伸了個懶腰,繼續跟電腦中的研究報告奮鬥。

隔天可法一醒來,看到的就是子郁睡趴在桌上的模樣,想想她會這樣睡的原因,應該是因為自己佔了她休息的地方,他不好意思地跳下床,走到桌邊想搖醒她。

「子郁、子郁…醒醒,我…我睡飽了,妳去床上睡吧!」

「唔…可法。」她抬起頭來,只覺得全身更痠痛,昨天睡在地板上,今天睡在桌子上,她真的感覺全身都快散了!

「妳去床上睡吧…我…」

「現在幾點了?」她咕噥著坐了起來,伸展一下手腳,見可法一臉問號,她才想起這小屋中能夠判斷時間的只有她的電腦,以及她手上戴的機械錶而已,低頭看手上錶的時間,現在已經是早上八點多,「我不睡了,這時間我也該起床了,今天早餐吃什麼好呢?」她站了起來,也不等可法回答就去張羅早餐了。

可法又躲過了一劫,因為他根本不知道什麼是『現在幾點了』,看來他從今天開始,必須快速努力學習人類的知識才行。

今天的早餐跟昨天差不多,只是培根蛋換成了鮪魚玉米蛋而已!子郁幫可法弄了一杯牛奶,自己則是泡了一杯咖啡,兩人依然坐在屋外的地板上閒聊,渡過這個悠閒的早餐時間。

「今天好像會下雨,天空烏雲好多…」子郁喝了一口咖啡,然後對著可法說。

這邊當然沒有天氣預報,所以子郁通常都是靠自己的經驗判斷天氣,今天天空雲層很厚,預估會有一場大雨。

「那妳今天還去島上嗎?」他也學她觀察著天空,下雨這種天氣他是知道的,一旦下雨,海底的水況也會不穩定,在陸地上影響應該會更大才對!

「嗯…如果雨太大,可能就不會去了,畢竟我對左心島還不是說那麼熟悉,雨太大也會有危險。」

「喔…」那今天就可以讓子郁教他一些人類的事情了,他想…他可以先問問子郁有沒有他看得懂的書,昨天他翻過下層書櫃,看到的都是一種方方正正的文字,跟他所認識的文字不同,但子郁會說英文,應該會有英文的文字書才對!如意算盤打好,他笑得很開心,但下一秒鐘他卻又立刻陷入悲劇…

他肚子開始劇烈的痛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剛開始他還沒什麼感覺,但沒一會兒卻開始愈來愈痛,痛到他放下手上的叉子,開始專心的忍受這種痛。

怎麼辦?怎麼會突然肚子痛,人類怎麼問題這麼多?他開始想以前自己有肚子痛過嗎?似乎…好像…肯定沒有啊!他看看桌上的食物跟那杯他喝了半杯的牛奶,猜想應該是人類的食物他吃不慣,所以產生了問題…因為人魚的食物很單純,而且大多都是現抓現吃,也就是所謂的『生吃』,可是他成為人類之後,吃的所有東西…看起來都是需要用火烤過,也就是通通不是生的!本來他想,既然子郁能吃,他就一定也能吃,不料會不會是這當中…出了什麼問題?

一旁的子郁見他放下叉子,一臉發白的一動也不動,擔心的猜想他身體又不舒服,「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我…肚子…怪怪的…」可法忍了忍,見痛意還是沒消,還是坦白的跟子郁講了自己的狀況。

「欸?會不會是…拉肚子?」

「呃?」他愣了一愣,拉肚子…這不是指要排泄嗎?等等…他這時候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人類是怎麼排泄的?

昨日下午變回人魚的時候,他順便解決了這個問題,但現在又變回人類,人類也吃東西,吃了東西就會排泄…但是,老天爺,人類是怎麼排泄的,他不知道啊!雖然他有學習過人類的知識,但等真正成為人類的時候,很多東西還是不懂啊!

他下意識的伸手去摸他認為是人類排泄器官的地方,嗯…隔著衣物雖然觸感有差,但他還是發現了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那就是有個長長跟兩個圓圓的東西正在他的胯下,這幾天他居然都沒察覺…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可法!怎麼了…你還好吧?」子郁見他不發一語,伸手過去摸了摸他的額頭…奇怪,沒發燒啊!到底是怎麼了?

「…我…我離開一下。」他神色慌張,肚子雖痛,但動作卻完全不拖泥帶水,跳下桌子一溜煙就往左心島的方向跑去,連頭都不回。

「到底是怎麼了?」子郁沒有攔阻他,只在心中猜測大概真的是拉肚子之類的,就算失去記憶,身為少年的他應該還是有幾個不想讓子郁知道的祕密,她懂的。

只是可法離開不久,天空就如她所料,真的開始下雨了,而且一下子就是傾盆大雨,雨水滴滴答答的打在她的小木屋上,聲音很大,幾乎蓋過所有海水的聲音,她依然坐在門外吃著早餐,但等了一會兒也沒見可法回來的身影。

雨愈來愈大,雨水就像是有人拿水桶從天上澆下來一樣,打在屋頂上的水滴也從本來的滴滴答答,變成那種劈哩啪啦的聲音,子郁看著雨勢皺起眉頭,擔心離開的可法會有危險,沒考慮太久,她馬上決定動身去找他。

她先手腳俐落地將所有沒吃完的食物全都拿到室內,再快速地套上雨衣,拿了一把雨傘就往可法剛剛離去的方向跑去。

「可法、可法你在哪裡?」她擔心地往四周大喊,雨這樣大,他才剛大好的身體是要怎麼撐得住?

此時的左心島因受大雨的影響,地上的泥土都變成水狀的,本想著地上應該會有可法的腳印,循著腳印就可以找到可法,但現在卻沒辦法這樣做了!她只能像無頭蒼蠅一樣的在岸邊四處走,想來他才剛離開沒多久,應該不會走太遠才對。

「可法!下雨了你快回來…可法!」她身穿雨衣,腳上又是防水的登山靴,此時是不怕水的,所以她步伐也踏的快。

沒花多久時間,視力還算好的她就發現在左心島小溪邊的可法,讓她驚訝的是,可法正是站在溪中,小小的身體有一半都沒入水中,活像想要在水中自殺的人一樣。

子郁尖叫一聲,手中的雨傘也顧不得了,直接丟在地上後就往溪中奔去。

大概是雨聲太大了,子郁這一系列的動作,可法並沒有察覺,等到他發現子郁的同時,已經被她用雙手抱在懷中,往岸邊拖…

「笨蛋!你在想什麼?笨蛋、笨蛋、笨蛋!」子郁一邊拖著他,一邊大罵,直到她將可法拖上岸邊,一股腦兒地將他放在岸邊安置好。

將他放在地上之後,她才好好的看著全身都已經濕透的他,身上的衣服不知是被雨浸透,還是被溪水泡濕,總之…他的衣服已經是全部變成透明的黏在他身上,更誇張的是,她讓他穿的那件短褲,已經不翼而飛。

「你…的褲子呢?」本想要開口大罵他的子郁,最後卻這樣開了口。

可法沒想到子郁會突然跑來,剛剛他肚子痛之後所發現的事實,實在讓他覺得有點震驚,導致他腦中還有點混亂,但是子郁的問題還是要好好回答的,他強打起精神,仔細想著怎樣回答才會不露出馬腳。

「我…我…不小心弄到溪裡了…」他有點結巴,緊張地看著還抱著他的子郁。

子郁也不笨,聽他這樣說就猜出了大概:八成是在河邊如廁,結果褲子不小心掉到溪中,他才想下去撿,結果因為下雨,溪水暴漲,最後將他的褲子沖走了。

「笨蛋!你的命比較重要,一條褲子算什麼!」她罵完,走過去撿起剛剛拋在一旁的雨傘,撐了起來罩住可法小小的身子,然後牽起他的手,說:「走吧!我們回家。」

可法鬆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瞞過子郁了。

而剛剛…他因肚子痛而跑來河邊,研究了半天才大略知道人類的排泄器官,前面那個跟後面那個各是什麼作用,因為怕他研究的動作太奇怪而露出馬腳,所以他才躲到了水中,想說再怎麼樣,水中總是比較安全的地方,還好當時他有想到這層,這下子郁因雨而來,也沒被發現這個蠢事實!而且他的褲子本來是被他抓在手中,是因為子郁突然抱住他,才不小心鬆手被溪水沖走的…就某方面來說,他的確也沒有說謊…

子郁一路拖著可法回到小木屋,一進屋子她就先扔了一條大毛巾給他,命令他弄乾他自己的身子,然後又跑去屋外,不知道在弄什麼東西。

可法將已經濕透了的上衣脫下,用大毛巾開始擦身體,沒多久子郁就進來,「來,雖然淡水不夠多,但我還是弄了一點熱水,幫你暖一下身體…」

她抓了可法往外面走,可法一絲不掛也不覺得害羞,因為人魚本來就是不穿衣服的,就算是雌性人魚,也只是圍住上圍而已,所以他並沒有覺得什麼,而子郁也把可法當孩子,這麼全裸她也看過很多次了,也不覺得有什麼…

走到小木屋外,可法看見子郁弄了一桶熱呼呼的水在中間,水桶不大,水也不多,子郁又拖來一張椅子,將他按在了椅子上,將他的雙腳泡到了熱水中,他從來沒碰過這樣燙的水,被那樣的熱度嚇了一跳,連忙將腳縮了上來。

「妳要煮我?」他想起了人類的食物都會用火弄熟,現在子郁該不會也要把他給煮熟吧?

「什麼鬼話啊?腳給我過來!」子郁生氣地把他縮回去的腳扯回來,又泡進水裡,「給你暖身子,意見這麼多…要煮你,還不如去煮魚來的好吃!」

被子郁這樣說,他背脊突然發涼,他有一半人魚的血統啊!如果被子郁知道,真的會被煮來吃的!

「…子郁,我…我想我自己來弄好了…」他低頭,臉微紅的說,就算不對裸身這件事情感到害羞,但被異性在身上亂摸這種羞恥心還是有的,而且他自己弄…應該也不至於被煮熟吧?

子郁看了看他紅透了的雙頰,又想起少年也有矜持這件事,「也好!你快給我用熱水擦擦,我去幫你弄乾衣服…」說完,她就將毛巾交給了可法,轉身進屋子找衣服去了。

他拿過毛巾,胡亂的就開始往身上亂擦,假裝弄出了點水聲好呼攏過去。

人類真的是好麻煩啊!他再度感嘆…不僅需要穿衣服,排泄的時候要脫衣服真麻煩,身體濕了還要立刻弄乾,不只弄乾…還得弄暖…

唉,我真的能夠成為一個好的人類嗎?可法搖頭,覺得自己離那天…好像還很遠很遠。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