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2,這種研究精神

子郁傍晚回來的時候,手上拎著一個大袋子,裡面裝滿了一些從島上採集而來的植物。因為她很擔心可法的傷口,所以一整天其實都心不在焉,草草將之前看過的地方巡了一遍,然後就開始在島上尋找一些對傷口有幫助的藥草,想想可法雖然已經退燒了,但傷口短期間內是不會那麼快就好的,一切都還是要小心照顧才行!

一進小木屋,她先將背包跟手上的袋子放下,轉身尋找可法的人影,「可法,我回來囉!」屋子不大,她立刻就看見可法小小的身影蹲在她屋中的小花園旁,正在目不轉睛的研究她的植物。

「在看什麼?」她走近他的身邊,開口道。

「從沒看過這些東西,這些全部…妳都認識嗎?」海底的植物不像陸地那樣多,他所見過的植物,頂多就藻類跟一些水草類,而且顏色清一色都是暗系,他看子郁房內的這些花草,造型奇怪而且顏色很多,頗是好奇。

「當然,這些可都是我的寶貝…先不說這個,你傷口還痛不痛?我來幫你換藥吧!」

「呃…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不用換藥…」可法心虛地抬頭,蹲在地上用腳往後挪了一步。

這一兩天折騰,他早已知道變成人類的時候,傷口會好得慢,要不是為了躲避傷害他的那些族人,他也不會硬是變成人類逃到陸地上,就因為這樣,他身上的傷口才會變那麼嚴重。

但下午子郁離開之後,他又想讓子郁放心,便跳回海中變回人魚,等傷口好了之後才變回來,結果一上岸他才發現他又多事了…這下子傷口好太快,不是會讓子郁起疑心嗎?想到這裡,可法吞吞口水…該怎麼辦?他不想讓子郁知道他有一半人魚的血統,被知道了之後,她一定會像族裡的人魚一樣,當他是個怪物。

他不想被子郁當成怪物,所以絕對不能讓子郁發現這個事實…得想個辦法蒙混過去…

「不行!傷口要好好照顧才不會留下疤痕,你現在還小…萬一長大,疤痕也會跟著變大,會很醜。」子郁一邊唸他,一邊將今天帶回來的那袋植物給拖過來,將裡面的東西取出來放在桌上,「我今天還特地去幫你找這些,蘆薈跟荚蒾…對傷口很好的…你幹麻躲這麼遠,過來啊!我又不會吃了你。」講了這麼久,她才發現可法臉色很不好看的縮在角落,「還是你又開始發燒了?」她走過去,伸手就要去探他的體溫。

「…沒有…我已經好了!傷口…不痛了,不用幫我換藥…」他冷汗直流,一直閃避子郁伸過來的手。

「真是的,小孩子就是要聽話…」她其實也沒帶過小孩,會這樣這麼照顧他,大概只是出於女性與生俱來的母性所導致。

「真的不用啦…」可法還是躲。

子郁雖然有好脾氣,可是一想到傷口跟疤痕這種事情是不能妥協的,於是不管可法如何掙扎,她兩隻手一抓,立刻讓他屈服在她的暴力之下…制服一個孩子的力氣她還是有的!況且可法也不是真的使勁全力去阻止她。

「乖一點嘛!既然已經收留了你,當然要好好照顧你…」子郁一面說,一面將可法抱到床邊,因為擔心他會掙扎,所以她只坐在床上,再將他安置在自己腿上。

「…我已經好了…」可法知她並不會改變心意,腦中一直在想下一步該如何是好,但轉來轉去…只剩下這句話在打轉。

「手伸出來…」子郁完全不理會他,一手拿著消毒酒精,一手抓著他然後命令。

可法縮縮頭,乖乖地把手給伸了出來,她看他真的乖了,才放鬆一點力道,去拉他的袖子,他身上穿的是早上她匆忙幫他製作的衣服,袖子寬鬆而且頗長,直接拉到他的肩膀都沒問題,可拉起袖子來之後她完全愣住了,早上還是血跡斑斑的手臂,現在看起來卻是白嫩嫩的…好像一點傷口都沒有,而且不只這樣,除了沒傷口,他臂上連一個看起來像是傷口結痂的疤痕都沒有,完全是白白淨淨地嫩皮,活像是剛出生的嬰兒一樣…

她的表情從剛開始的擔心,到後來的驚訝、懷疑、思考…這些可法都一一瞧見了!

這下真的完蛋,好不容易才有個自己的棲身之地,現在又因為自己一時的糊塗而消失,怎麼辦?怎麼辦?那接下來他還可以去哪裡?

沉默良久,久到可法都覺得心臟快到要蹦出來時,才聽到子郁恍然大悟的說:「唉呀!這可是我第一次見到啊…原來小孩子的恢復力真的是這樣驚人!」

一旁的可法聽到她那樣說,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麼反應,只是愣愣的看著她,腦中一片空白。

她從以前就聽說過小孩子恢復力驚人,剛剛她試想了一下自己孩童時代,好像真的常常跌倒受傷,然後傷口很快就好了,就像是成長期的植物,一顆正在發芽的種子,每天…不…甚至是每一秒鐘,變化都非常大,她以前也有做過二十四小時觀察植物生長的實驗,得知萬物的生長力都是很驚人的事實…原來是這樣啊!難怪可法的傷口一下午就不見了,是她自己擔心太多了…

「呼…看來是我擔心太多了!原來是我脫離成長期太久,忘記小孩的成長力是很驚人的…」她放下還在發呆中的可法,然後繼續說,「這樣我就放心了,但保險起見…晚上還是吃一些補血的吧!」說完,她就逕自站起來,去桌上料理那些她剛採回來的植物了。

可法依然坐在床上,消化剛剛子郁所說的話…

她說小孩子的恢復力驚人?是真的嗎?自己好幾次變成人類小孩,也沒有像當人魚時的自己恢復力這麼好,所以他一直以為人類的傷口應該都是很慢才好的…不…應該說,就算人類小孩的傷口好的快,應該也不可能跟成為人魚的他比,所以這一切的一切…該不會是子郁的誤會?

想到這裡,他突然很想笑,雖然覺得身為人類的子郁,居然對人類的了解還遠不如他,他就覺得很想笑…但他也不會笨到去拆穿子郁的誤會,因為這樣他才能留下來,而且他很想留下來,就留在子郁的身邊。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傍晚的裂心島非常漂亮,尤其是夕陽落下海岸線的那一瞬間,火紅的海就像是一地的鳳凰花一樣。

子郁正在屋外的廚房忙著,可法就坐在房子的邊上,看著這樣的夕陽。

他背後漸漸傳出香味,正要轉頭看子郁到底在忙些什麼時,就聽見子郁開心的說,「完成囉!」然後端了兩個大碗走了過來。

「今天天氣好,就在外面吃吧!」她先將大碗放在木頭地板上,然後在可法身邊坐了下來,再將其中一個大碗挪過去給他,「這碗你的,小心燙…慢慢吃。」

「這是什麼?」看著混著綠綠又紅紅的東西,可法好奇的問。

「是蔬菜粥,裡面有辣根、洋艾…這些對傷口復原很好的東西,可以補血和幫助消化,另外加了一點大蒜、薑…也對身體很好的,你吃吃看…」她稍微解釋,因為想說講太複雜他也聽不懂。

可法的確不知道什麼辣根還是大蒜的,因為這些都是海底沒有的東西…果然人類的食物完全跟人魚不一樣,他必須好好學習才行!小心翼翼地端起碗,他學著子郁用湯匙翻開粥,然後吹一吹等涼,覺得溫度不那麼燙口之後,一口就吃下子郁所說的這『對身體好的粥』。

味道…老實說很怪,有點苦、有點辣…甚至是有點澀澀的?人類的食物都是這樣嗎?他不禁皺眉。

「不好吃嗎?」一旁的子郁看見他皺眉,擔心的問。

「呃…好…很好吃。」這絕對是他的違心之言,可法卻無法不說謊,絕對、絕對不能讓子郁開始懷疑他不是人類,所以他死都要說人類的食物好吃啊!

但子郁聽到他這樣說反而笑了,還愈笑愈誇張,「哈哈…你真的很可愛呢!一般人不會說這樣像藥一樣的粥好吃吧…」她一邊笑還一邊摸摸可法的頭,「不過你還是要吃完,我說它對身體好是真的,過幾天再煮更好吃的給你吃吧!今天就先忍耐點。」說完,她也毫不遲疑的開始吃起手中的那碗粥。

好險…他又過了一關,他心中默默開始打算接下來的每一步,從現在開始,他必須學習如何當個人類,這樣也會幫助他快點以真實模樣出現在子郁面前,現在人類的一切他都不知,很容易就露出馬腳,所以得趕快好好適應這個身體才是!

吃飽飯收拾乾淨後,可法正打算問子郁有沒有正常文字的書可以給他看,子郁拿著一本筆記本,站在一面牆邊就喚他過去。

「怎麼了?」他問。

「你過來…我幫你記錄一下…」她手上除了筆記本,還拿著一條長尺,說話的同時,她站到了椅子上,將長尺用圖釘釘在了木牆上,「幫你量一下身高,你站到這裡來」

自從她意識到小孩跟植物一樣,成長期的時候是每天都是變化萬千的,她就起了要幫可法也寫一個成長日記的念頭,就跟她每天記錄她每一盆寶貝植物一樣!

她跳下椅子,將可法拉過來,讓他站在長尺的前面,「挺胸喔…我看看你現在有多高…唔…13…138公分…喔!對了,可法你知道你幾歲了嗎?」

可法心中警鈴大響,完了…他總不能說他現在二十歲,但因為能力不夠,所以變成人類的時候只能維持小孩子的樣子吧?不…這當然不行,他腦中又亂了起來,開始回想自己130公分左右的時候是幾歲?等等…人魚的身高跟人類身高差距是一樣的嗎?他不知道啊…怎麼辦?今天也發生太多危機了吧?

看著可法苦惱的臉,子郁倒是沒繼續逼問他,只說:「你不知道啊?也沒關係…就當做你是…十歲好了,身高應該差不多是這個年紀。」她說完,就拿起筆記本,先在封面寫上『可法』兩個字,然後翻開第一頁先在上面謄了今天的日期,接著就寫下十歲、138公分,用的是中文。

「子郁…」可法此時抓住了子郁的袖子,「我其實…有點忘記以前的事…」他剛剛苦思了一下,怕以後還會有這樣的問題,不如先假裝忘記以前的一切,從零開始總比從負開始要來的好多了!至少不會被她發現自己以前不是人類。

「嗯…失憶嗎?難怪你說你沒有爸爸媽媽…」她同情的又摸摸了他的頭,「沒關係,你暫時就在這邊好好休養,慢慢再想沒關係,如果想起來了,再跟我說,我想辦法去找你爸爸媽媽…」

一席溫暖的話讓可法忍不住熱淚盈眶…他從來沒有被這樣溫柔的對待過,自從三歲媽媽過世之後,他開始遭到族人無情的對待,見到他老是說他是惡魔、妖怪…說他是沒人要的人魚,即使是到了二十歲,已經是成年的人魚了,他還是一天到晚都被欺負,他曾經也想要反擊,可是反擊之後呢?只招來更多更多無情的對待,所以他習慣就這樣讓別人出氣在他身上,忍一下…就沒事了,傷一下…馬上就會好了,所以從來沒有人,對他這樣溫柔過…

子郁看著哭的一點聲音都沒有的可法,什麼話也沒說,就只是將他攬了過來,溫柔地抱緊。

「沒事了。」她說。

他感覺背上傳來非常規律的拍動,那感覺很舒服,很讓人放心。

這個人…不是應該愛他的媽媽,不是應該對他好的族人,更不是拋下他們母子,已經死去的人類父親…而是一個跟他完全不相關的人類,她說她叫苗子郁。

子郁、子郁…我好想一直待在妳身邊。他心裡默默的想,想一直一直陪著這個,無條件對他溫柔的人類女子。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