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迷之小男孩 (2)

「那可以告訴我該怎麼稱呼你嗎?」

「…我…我叫可法。」

「喔?可法?」可法抬起頭來,聽到子郁喚他,臉居然可愛的紅了。

「好,那你也我叫子郁吧!…你再躺回來休息一下,我去找看看有沒有你可以穿的衣服。」

說到衣服,可法露出了有點懷疑的表情,「衣服?」他張著大眼睛偷偷望著子郁,她身上的確穿著衣服,可謂全身包得緊緊的。

「嗯…你不穿衣服,難道不覺得冷嗎?」現在已經是秋天了,加上這島緯度高,外面可是已經是攝氏十度以下了。

「呃…好…我穿衣服。」可法又低下頭,順著她的意思窩在床上,小心翼翼地開始休息起來,雖說是休息,但他眼睛閉都沒閉,一直在觀察著她所有動作。

她先是起身整理一下自己的儀容,將放在床旁邊的櫃子都拉開,九、十歲孩子的衣服她當然沒有,但把自己稍小的衣服改一改,應該還能勉強讓可法穿著,所以她翻翻找找,總算找到幾件還可以的小衣服,然後拿起針線包開始修改起來,她的針線活…說起來當然是沒那麼好,但畢竟是自己一個人生活在無人島上,縫補什麼的還是會一些,沒多久就將衣服補好了,轉頭看床上的可法,他依然張大眼睛在看著她。

「來穿穿看吧!」她笑著扶起可法,讓他坐在床上,「來,手舉高…慢慢來,別碰到傷口…」她一個口令,他一個動作,為了怕弄到他的傷口,整個過程她都是慢慢的。

因為沒有可法能穿的褲子,她只能拿她夏天睡覺穿的運動短褲給他穿,然後將長長的上衣遮住他的腿,再用剛剛剪下來的布繫在他的腰上,有點像是日本人的浴衣,如果冷的話外面再加上外套應該就行了!

她滿意的看著可法,然後問著他的意見,「怎麼樣?這樣可以嗎?」

「嗯…可以…可以。」可法一臉開心,好像這是他第一次穿衣服一樣。

「那就好…」她說完後站了起來,「那我去弄點吃的…你…」看他好像沒有睡意,本來想讓他再休息一會兒的她改口,「要不要一起來?」病人適度的活動也是必要的,何況這個病人好像還很有精神!

可法點點頭,慢慢的下了床,屁顛屁顛的跟在子郁後面。

子郁走到屋子的一角,蹲了下去打開那個地板蓋子,這次不是要取海水,而是要取海水裡面的東西,她抓起掛在地板上的一個掛勾,然後開始用力拉,那個掛勾下是一條非常長的繩子,沒多久她就拉上一個很大的鐵盒子,這一系列的動作都讓可法看得目不轉睛。

「這是?」可法忍不住開口問,他從來沒看過這樣的東西。

「是我特製的冰箱,因為這邊只能用太陽能發電,沒有足夠的電力給冰箱。」她笑著解釋,其實大多電力她都拿去給電腦用了,電腦裡的研究資料很重要,其他需要用電的電器用品,她只能想辦法用別的東西去取代。

打開鐵盒子,裡面放的是一些豬肉片、培根、蛋…還有一些蔬菜等等,這些都是她前一個月去別島採購所買的食物,她從裡面拿了兩顆蛋跟兩條培根,然後又把鐵盒子蓋上,將它丟回海中放好。

接著她走到小木屋的外面,小木屋大門外有一片空地都是有屋簷的,那邊有個像是灶爐的東西,是用磚塊堆砌起來的,有點像是平日烤肉會堆的架子,中間是中空的,上面再架上一片鐵網,鐵網上面有個很大的平底鍋,子郁先將手上的東西全都放一旁的盤子上,然後蹲了下去拿起瓦斯槍開始起火,裡面的木材都是她從左心島的巨樹林就地取材撿回來的。

瓦斯槍與木材發出『嗤嗤嗤』的聲音,可法擔心地躲到她的身後,抓起她的衣服,「這是什麼?怎麼會噴熱熱的東西?」

「嗯?你沒看過瓦斯槍?這是最快起火的東西…不用用到電,又方便補充…」她簡單解釋。

沒一會兒火就升起來了,等溫度差不多了,她拿起旁邊的油倒在平底鍋上,開始料理起今天的早餐,整個過程可法都躲在她的身後,彷彿在看她完成一件偉大的事。

平底鍋上漸漸的發出香味,可法忍不住的墊腳往平底鍋看去,「好香…」

「呵呵…雖然只是培根蛋,但這樣吃就很棒了,你能幫我去屋子裡拿土司嗎?」

「土司?」

「你不知道土司?」她問完只見可法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她只好快速走到屋內,在櫃子上找到那一條土司,從裡面拿了兩片出來,「喏,這就是土司!」她給可法看看手中的兩片土司,然後再把它丟到平底鍋上去溫。

沒多久,這天的早餐就完成了:培根蛋土司!

子郁將做好的早餐用兩個乾淨的盤子裝好,帶著可法又回到了屋子內,兩人就坐在屋子裡品嘗著剛完成的早餐。

「吃慢點,沒人跟你搶…」看著可法狼吞虎嚥,她忍不住出聲。

「嗚…好…」

吃完早餐,子郁收拾好東西之後,又量了量可法的體溫,確定他沒有發燒之後,決定再出去巡島,雖然可法說也想要一起去,但礙於她只有一套登山裝備,而且他身上的傷都還沒好,出去風吹日曬的話有可能會再發起燒來,於是她只能將他留在家裡看家。

「你要多喝水,水就在這邊自己倒,我會在天黑前回來,你要乖乖的喔!」摸了摸可法的頭,她背起大背包,邁了步伐往左心島走,可法一直在小木屋的門口目送她,直到看不見她的身影為止。

子郁離開,他又不想睡,索性開始在小木屋裡面研究子郁的東西,這屋子說大不大,而且有一半都被堆放一些綠綠的…看起來像是植物的東西,然後除了他睡過的床,房子中間還有一個很大的桌子,桌子上放著一個看起扁扁的東西,他不知道那是什麼,不敢隨便亂碰,桌子上還有她說的水,他走過去乖乖的倒了一點喝掉,然後繼續往別的地方看。

桌子旁邊有個很高很高,一直到高到天花板的櫃子,上面放滿了書,他走過去抽了一本下來,上面都是寫些他看不懂的文字,因為無法理解,所以他又放了回去,東看看西看看之後,他發現東西都看完了,還是沒有任何事情可以做。

低頭看看自己的身體,因為子郁說他傷還沒好,所以不讓他跟著她出門,那如果傷好了呢?

「唔…人類的身體,果然傷好的比較慢。」他嘀咕,然後開始動手脫衣服。

這些衣服是子郁早上幫他穿的,所以他學著她的動作將衣服脫下來一一收好,然後一絲不掛的走到地板蓋子那,學著子郁將蓋子打開露出底下的海水,他先試著把腳泡了進去,等適應了海水的溫度之後,他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

小小的身子漸漸往下沉,轉眼間他被一陣泡沫包圍,身子慢慢拉長,原本一頭短短的褐色頭髮漸漸變長、退色,直到變成一種接近透明的銀色為止,他張開眼睛,雙手伸直的在水中伸了個懶腰,然後扯掉因身體變大而繃緊的繃帶,他底下的雙腳也慢慢合攏,從下腹開始冒出銀色鱗片,最後漸漸包覆住他的雙腿,儼然變成像是魚的尾巴一樣,在尾端形成了魚鰭。

「果然這樣舒服!而且傷口好的快…」可法看著自己的身體,傷口果然用一種飛快的速度開始癒合。

他向海底下潛去,卻又不敢離小木屋太遠,他害怕被那些攻擊他的人看到,很怕…

因為自己並不是純種的人魚,他爸爸是人類,媽媽是人魚,這個事實讓他一直以來他都被同族的人欺負,雖然他也有一點自保能力,但一隻人魚始終敵不過很多隻,所以他才傷的那麼重,重到他必須變成人類到陸地上躲避。

他不清楚人類的生活方式,所以只敢一直一直走,什麼東西都不敢碰,直到又累又餓的倒下為止。

倒下之前他曾經想這樣也好,如果死了就可以重生,讓他不用以這樣的身體活下去,既不是人魚,也不是人類。

在人魚的世界裡,他都受到那樣的歧視了,他不敢想像在人類的世界裡會受到怎樣得待遇,以前曾聽他的族人說,人類骯髒又壞心,看海洋汙染的狀況就知道:人類真的不是好東西,所以他更害怕成為人類。

只是…救了自己的這個人,好像不如他想像中的差勁。

子郁很溫柔的教他穿衣服、子郁很溫柔的煮飯給他吃、子郁很溫柔的叫他乖…

是不是他以前誤會了人類?人類…也是很好的。

可法想到這裡嘴角不克制的上揚,他好久都沒這樣笑了。

他想試著以人類的姿態生活看看,雖然人類跟人魚有非常多的不同,但至少目前他離開海洋,他沒有受到歧視,也沒有受到傷害,只是他有點小遺憾…因為他能力不足,導致成為人類的時候,只能維持小孩子的樣子,沒辦法以他真實的模樣出現在子郁面前,不過沒關係,他可以慢慢來…等他能力夠了,再給子郁一個驚喜吧!他想。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