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迷之小男孩 (1)

子郁將全身是傷的小傢伙包在她備用的外套中,急急地往她住的小木屋奔去。

她雖然覺得在這只有她一個人的島上怎麼會憑空多出這一個孩子,但她沒空細想,因為這孩子呼吸薄弱,身上好幾處都疊著鮮血,幾乎是命在旦夕,她看見受了傷的植物都會拼命搶救,何況是一個人類孩子。

出了巨樹林,她熟悉的往裂心島中間的小群島奔去。

裂心島顧名思義就是很像一個裂開的愛心,兩片像半月的島左右各包圍住許多小小的海島,左邊的島是她剛剛走出來的地方,她取名為左心島,巨樹林立,看起來儼然像一座浮在島上的大山,而右半邊的島就叫右心島,面積比較小,地形起伏也比較小,右心島上的植物大多都是灌木類,也有一片很漂亮的白沙灘,毫無汙染。

而她的小木屋就建在左心與右心兩島中間的許多小群島上,像是馬爾地夫的海上小木屋,方便她往來兩個小島,也能防止小島上的猛獸侵入她家,一舉兩得。

子郁抱著孩子,快速地踏過通往小木屋的竹子橋,沒多久就來到屋前。

因為島上也沒別人,所以小木屋並沒有門,也沒有所謂的鎖。

一進屋裡,她將受了重傷的小傢伙輕放在她的床上,這才解下一身裝備,用乾淨的淡水將手洗乾淨後,她回到床邊解開包覆在小男孩身上的外套。

男孩全身都是利刃劃過的痕跡,一刀一刀的血痕非常明顯,她看了都覺得痛。

轉身拿起紗布,放到乾淨的蒸餾水中,她輕輕地擦拭他身上的傷口,慶幸的是這些傷口都不大,就是比較多而已,她清理完傷口,起身走到小木屋的一處蹲了下來,她伸手往地板上的一處突起用力一拉,那地方像是一個蓋子一樣的被拉開,地板底下就是海水,這個地板蓋子是她方便取水跟方便游泳所建的。

雖然海水不能用來擦拭傷口,但冰涼的溫度剛好可以拿來降溫!她將手上的毛巾浸在海水中,在扭乾之後小心地放在高燒的孩子頭上,然後跑去自己的藥箱裡拿消毒酒精。

「我幫你消毒,可能有點疼…忍耐點喔!乖…」明知道小傢伙昏睡聽不見她說的話,她還是溫柔地一邊用消毒酒精輕擦他的傷口,一邊開口安慰他。

處理好傷口,她再用乾淨的紗布將幾處比較嚴重的地方包紮好,接著繼續重複用冰海水降溫的動作,但這樣的動作重複了好幾次,他的高燒並沒有退,依然昏迷著沒有醒過來。

她急著又去翻藥箱,自己在來島上的時候有帶緊急備藥,印象中應該有退燒藥之類的藥才對,她在藥箱中翻來翻去,最後終於找到退燒用的解熱劑。

這一個藥箱,是她一個醫生朋友幫她準備的,他因為知道她除了植物之外,其他東西一概都隨便就好,這些藥當然也不會知道該如何使用,所以他還貼心的將各種藥服用的方法都寫在藥袋子上,只是她其實不常生病,所以也不常吃藥,當時她還覺得那個醫生朋友太囉嗦,給她這麼多藥幹啥,現下總算發揮它的用處,真是感謝老天!

她將退燒藥切成小塊,小心翼翼的塞到他的嘴裡,再慢慢灌水進去…就當她以為自己成功的時候,小男孩突然弓起身子,將剛剛所餵進去的通通給吐了出來,她不死心,再將藥丸切成更小塊,甚至磨成粉…但最後都被他全都吐了出來。

子郁祈禱在這樣重複灌藥的過程中,那小小身體可以吸收一點藥進去,但過了好幾個小時,他燒還是沒退…

再這樣下去,他真的會撐不住的!她放棄灌藥,又把藥箱抓來看有沒有替代品,比如說用針筒之類的也好,她有經過基本醫護的訓練,打個針之類的簡單動作她還能勝任,只是要看那醫生朋友有沒有幫她準備,翻來翻去…藥劑沒有找到,卻找到退燒栓劑。

她歡呼一聲,居然有這種對付小孩子的東西,她再度感謝天,回到床邊將高燒不退的小傢伙抱起,輕輕轉過來放在自己的腿上,雖然她沒做過這種事,就算是小孩…這麼近距離接觸別人屁股這還是第一次,雖然剛剛早就都被她看光了…但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啊!他是個孩子,孩子!

默默吞了口口水,她趕緊將手上的栓劑塞進小傢伙的屁股中,他似乎感覺到異樣感,身體抖了一下,但隨即又恢復平靜。

呼…成功了。她將孩子放了下來,再繼續重複剛剛用海水降溫的動作。

夜漸漸深了,無人島上雖然沒有電,但她用特製的太陽能板接收電力,小屋子裡是有電的,晚上也還是能有燈的。

小傢伙的呼吸漸漸平穩,她想應該是剛剛的栓劑發揮作用,開始退燒了,她放下心來,打開自己的電腦,開始將自己今天的地圖畫到電腦中。

每告一個段落,她都會起身用耳溫槍去探那孩子的體溫,直到終於看見正常數字為止,她才稍稍鬆了口氣,鬆口氣的同時也開始感到疲備,反正退燒了應該就暫時沒事,她收拾好桌上的東西,從櫃子裡拿起備用睡袋,鑽進去就躺在地上睡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但她是被一個尖叫聲嚇醒的。

「呀啊啊啊啊!唔…啊…呀…這?」

她瞇著眼從地板上爬起來,外面已經天亮了,看看時間大約是早上八點多,唔…她才睡了四個小時啊!而且在地板上睡果然腰痠背痛,她伸了個懶腰才抬頭看看剛剛發出尖叫聲的那孩子,「你起來啦?身體還好嗎?」看那小男孩淡褐的髮色以及過分白的皮膚,她猜他應該是聽得懂英文的,所以就開口向他講了英文。

小男孩一臉吃驚的看著她,又看看自己,這才發現他全身都被繃帶纏住。

他似乎對那些繃帶很恐懼,不理會她的詢問,伸手就去扯那綁好的繃帶,想要把它扯下來,大概是動作太粗魯了,幾處傷口比較深的地方又開始滲出血來。

「喂喂,你也小心點,這樣又流血了…」她看不下他粗魯的動作,從睡袋裡鑽了出來,坐到床邊去阻止他的動作。

只是她一碰到他,他就驚恐的彈了開來,「走開!走開!走開!」拍開她的手,他躲到床的一角,不停地發抖。

他在害怕?她猜測,想想他被人用利刃那樣傷害,會怕也是應該的。

她不再繼續靠近他,而是將雙手舉了起來,讓他看清楚她手上是沒有武器的,「別害怕,我不會傷害你…只是擔心你的傷口,你剛剛又抓流血了,我好不容易幫你止血的。」

男孩驚恐地一直盯著她,從她的臉看到她的腳指,又張大雙眼地似乎是在思考她的話…

等了很久,她都以為她要睡著了,她才聽到小傢伙說出了一句話,「妳……人…?」

「嗯?」她懷疑剛剛自己是不是聽錯,他是在問她是不是人嗎?

小男孩用力的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又問了一次,「妳是人類嗎?」

她愣了愣,幾乎是反射性開口,「呃…難道你不是嗎?」

「……我…」他看了看他自己,停頓了很久才又說,「……我也是…」

「……」她懷疑他是不是燒昏頭了,怎麼出現這樣奇怪的對話?

屋內再度沉默,她擔心他的傷口再不處理,又會裂開發炎之類,於是打破沉默,「我叫苗子郁,是這座島的島主,我不會害你…相信我,讓我幫你處理一下傷口…」

小男孩見她這麼久都與他保持距離,也沒打算要傷害他的樣子,慢慢卸下心房不再縮在角落。

她看他逐漸乖了下來,輕輕的將他剛剛扯破的繃帶拆開,「忍一下…會有點痛…」小傢伙點點頭,閉起眼睛似乎是在忍痛,知道他痛,她也不敢慢慢來,拆繃帶這種事情慢慢來可是更折磨人的,還不如一口氣痛完。

整個換藥的過程中,他吭都沒吭一聲,打完最後一個結,她稱讚似的用手摸摸他的頭,「很乖很乖…很勇敢。」小男孩終於張開眼睛,像是害羞一樣的臉紅了,他的皮膚真的很白,所以微紅的臉頰看起來可愛極了。

「妳說妳是這座島的島主,是指妳是這裡的主人嗎?」他問。

「嗯…算是吧!」聽到他終於開口跟她說話,她知道他開始信任她了。

「那…能不能准許我留在這裡?」

她一時之間忍不住,脫口而出,「你的爸爸、媽媽呢?你又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裡?」這裡是無人島,呃…概括來說只有她一個人,不太可能突然冒出這麼一個小男孩吧?

「…我…沒有爸爸,媽媽……我也沒有媽媽…」提到媽媽這詞,小男孩低下頭來,像是想到了什麼難過的事情,不敢看她。

思考了一會兒,子郁覺得現在這個情況,不留下他也不是辦法,反正自己平常也會外出去鄰近的吉兒島進行補給,到時候再帶上他去求救應該也還行…「我可以收留你,但你要乖乖聽我的話喔!」考慮過後,她最後開口這樣對小傢伙說。

「嗯!」小男孩終於笑了,這下子她才覺得他終於有一點孩子的樣子。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