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夜歸

      凌晨兩點,終於聽到門鎖轉動的聲音。

      我在心裡靜數,等房門打開,等他用歪斜的步伐靠近,等鼻子裡嗅到他身上的酒臭,等...

      我側身裝睡,緊閉著雙眼,聽到他微微的嘆息。

      覺得抱歉嗎?哼,偏偏就連道歉的機會都不給你。我拉緊被子,堅持不讓他察覺我的清醒。

      「晚上部門聚餐,被拉去唱歌了。」他對著黑暗說。

      誰問你呢!

      「妳也知道我不會唱歌,只好坐在旁邊喝酒抵消費。」

      最好是如此。

      「......」

      怎麼不說了?

      我身後傳來另一聲嘆息,床墊一陣波動,他背靠著我的背,各自朝向不同的方向,尋找我們那不知位在何方的夢境。

      我們的初識,就是在KTV包廂裡,那時我被人們拱出來合唱好幾首情歌,練女中音的專業嗓子唱這些單調的糜糜之音,還難不倒我,喝了幾杯啤酒以後,膽子大了,我甚至挑了幾首頗需要轉音技巧的西洋歌,自然獲得全場喝采。

      我那時還只是學生,大哥銀行辦聯誼缺女生,我莫名奇妙的被抓去當人頭,也莫名奇妙成了這個聯誼晚會的注目焦點。

      那晚我玩得盡興,一點都沒注意到躲在角落,沉默的看著大家歡鬧的他。

      後來他跟我說,那時剛進銀行,還只是一個助理理專,為了跟同事打好關係,才勉強自己去參加那個活動,他其實根本就不會唱歌。

      他確實,很不會唱歌。

     

      「真的要我唱?」

      我點頭。

      「唱了,妳就答應讓我追?」

      我再點頭。

      「那,即使妳哥哥不同意,還是要讓我追喔。」

      我三度點頭,一次比一次篤定。

      於是他拉開嗓子,大大出乎我意料的,唱的是O   sole   mio。

      一個不會唱歌的人,怎麼會唱倒嗓的歌劇追女孩子呢?

      'o   sole   mio   sta   nfronte   a   te!

      'o   sole   o   sole   mio

      sta   nfronte   a   te....

      若干年後,他給我的答案是:「我只是想說,妳的臉就像是我的太陽,照亮我的心房。」

      這句話他只說過一次,刻意讓重提舊事取笑他的我語塞,直到現在我還是相信,他是刻意讓我感到愧疚,因為從一開始,他就愛上了一個根本還不懂得愛情的孩子。

      吵架的時候,他最常說的就是:「妳根本不可理喻。」

      而最常做的動作,就是轉身離去,那意味著,要我一個人好好反省。

      說穿了,他還是把我當成當年那個孩子。

      其實這個結局,大哥在一開始就警告過我了。

      「他會是個顧家的好男人,我只是擔心...」大哥猶豫了很久才吐出真心話:「妳恐怕無法了解這個人。」

      我記得自己當時聳聳肩,大概那時的年紀,只在乎對方是不是愛我,寵我,了解不了解的,完全不在成就完美愛情的條件裡頭,發現自己慢慢的被他的深沉和沉默淹沒時,卻已經太遲了,大哥也救不了我。

      像這樣背對背睡覺,已經成為兩人根深蒂固的習慣了,我想說的總是無法說出口,而他,除了愧疚時像對著空氣喊話一樣的丟來三言兩語,敷衍至極的解釋,此外就再也沒有什麼,讓他覺得應該對我說的了。

      那首O   sole   mio,我再也不曾聽到,他粗啞走音的歌,從來不曾,在這個逐漸失去溫度的家裡響起過。

      而我,音樂系畢業以後中了愛情的蠱,嫁給這個唱歌難聽的沉默男人,走入了家庭,除了偶爾彈彈琴,歌,也不再唱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