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    

星期五的放學鐘聲,對一般的高中生來說,代表著期待已久的週末假期已經到來。

但是對現在的林志強來說,是地獄的鐘聲、魔鬼的出場樂。

十一月中旬,略有寒意。下午五點,外頭下著大雨,天空呈現死寂的灰黑色。

地獄鐘聲演奏完畢,班上四、五名男同學,便圍繞在林志強的座位旁。

「該走囉,小強。」其中一名男同學,帶著戲謔的口氣說道。

林志強知道他逃不了,只能帶著充滿恐懼與悔恨的表情,低著頭站起身,揹上書包,被圍在他座位附近的男同學們,包圍著他,緩緩的一步一步走出教室。

這是每週五的放學後,明治高中一年十班,定期舉辦的特殊活動。

就是把林志強帶到位在學校地下一樓的一間隱密的教室,對他進行各種極度屈辱的欺凌行為。

這間教室雖然現在被當作倉庫使用,但照明設備完好無缺,通常會聚集十幾位班上的同學,當中還有幾個女生,他們都是班上的不良份子、學校的問題人物,或是其小弟小妹。

帶頭的是一名體格頗為壯碩的男生,叫做韓仁宇,事實上這個「節目」從頭到尾,都是由他發起的,其他人大多只是看熱鬧。

這一天,他們命令林志強脫光衣服,並如同教官要求學生一般的,命令他立正站好,手指要緊貼大腿,抬頭挺胸,且不時的拍打林志強的臉頰,或者利用言語來羞辱他。

韓仁宇強硬拉扯林志強貼在大腿上的手掌後,在他的耳邊大聲咆哮道:

「手不會貼緊是不是啦?!」

接著又是連賞他好幾次耳光,打到林志強左半邊的臉頰紅腫。

「韓仁宇,你今天想要玩什麼啊?」

站在一旁,一個臉色憔悴的男生,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問完後,便抽起菸來,他叫做陳冠迪。韓仁宇朝他伸出手,就也給了他一支菸,韓仁宇將菸叼在嘴上,一旁的小弟便拿出打火機幫他點菸。

韓仁宇朝林志強的臉上吐了很大一口的白煙後,便說道:

「陳冠迪,你有什麼好點子嗎?光用打的實在很無聊,最近又沒有什麼讓我特別不爽的事,老子沒那個勁去揍他。」

「還是就先讓大家先打過一輪,再慢慢想要怎麼玩好了。」

「好啊。」

韓仁宇向旁邊的小弟們使個眼色,退後幾步後,其他人便蜂擁而上,對林志強拳打腳踢,將林志強打倒在地上,一群人再圍起來踹他、踢他。

林志強只能縮著身體,抱緊頭部,忍受從四面八方而來的踢擊。

當中有人故意踢他下體,讓林志強痛不欲生。

一陣毆打之後,韓仁宇示意要大家先暫停動作。

韓仁宇走向全身已經四處瘀青、畏縮側躺在地上的林志強身邊,再將菸灰彈到他的身上後,說道:

「給我立正站好。」

林志強紅著眼眶,慢慢的起身。

他不是因為不甘心被欺負而流淚,是剛剛有人踢他的老二,讓他痛到流眼淚。

韓仁宇對一旁的小弟說:

「欸,你去我的書包裡,有一支麥克筆,拿過來,我想到要玩什麼了。」

待小弟拿來麥克筆後,韓仁宇先把菸頭刺向林志強的右乳頭,將菸弄熄。

接著拿起麥克筆,直接在林志強的額頭上,笑著寫上一個「卒」字之後,引發在場所有人哈哈大笑。

在一旁雙手抱在胸前,化著濃粧,一頭金髮大波浪捲的女生,一邊笑著一邊說道:

「欸!你可以學A片那樣啊,在他的屁眼上面畫個箭頭,然後寫什麼一次十塊錢之類的。」

「哈哈!幹!白雨青,你他媽果然專業喔!」

「專你老母啦!幹,筆拿來!」

林志強眼神渙散,自己早已疼痛不已的身體,就這樣被一群人,拿著難以清洗的麥克筆,在自己身上畫上大量下賤的塗鴉及字眼,整個身體被畫得凌亂不堪。而且一旁還有幾個人拿出手機拍照。

「欸,已經六點半了,我肚子餓了,要走了嗎?」陳冠迪問道。

「差不多了,那就走吧。」韓仁宇回答道。

「我等等還有一件CASE要去處理,我也要先走了。」白雨青說道。

「等等,走之前還有一件例行公事要做...。」

韓仁宇說完,走到林志強的面前,說道:

「欸,我要尿尿,你應該知道要怎麼做吧。」

林志強不管怎麼被打,怎麼被羞辱,就是不想做那件事。

但這是每週五放學,一年十班特殊活動的必定行程。

第一次他反抗時,被韓仁宇朝自己的肚子灌了一拳,結果一個禮拜吃不下飯,韓仁宇拳擊的力道讓他倍感恐懼,只能逼著自己強迫就範。

林志強顫抖著全身,跪在韓仁宇的面前,並且提起下顎,張開嘴巴。

韓仁宇拉開褲檔拉鍊,對著林志強的嘴巴裡尿尿。

看到一旁又有小弟在拍照,韓仁宇便一手夾著陰莖,一手朝鏡頭比出勝利手勢。

一行人離開後,也不忘關起電燈。

昏暗的教室裡,只剩下赤裸著全身,佈滿尿液及尿騷味,身體被拿麥克筆塗鴉的林志強。

沒多久後,他便開始放聲大哭,剛剛從頭到尾鎮定的模樣,都是他強忍著屈辱感裝出來的。

悲慘至極的哭聲,貫徹灰暗的教室。

‧‧‧

『至少要把臉上的塗鴉擦掉,回家才不會被問...。』

林志強後來穿上制服,走到一樓的廁所,用掃具室裡的抹布擦臉,擦到幾乎已經破皮,才將臉上的塗鴉擦到比較不明顯。

擦拭的同時,廁所旁的樓梯,傳來一群男男女女,還沒回家的同學們,嘻笑聊天的聲音。

「唉呦今天好冷喔...欸欸欸你們去看過那些年了嗎?」

「還沒欸,不想看他的作品啦。」

「我上禮拜有跟小花去看欸,還不錯啊!」

「不然你明天跟我一起去西門町看吧。」

「欸你這樣糖糖不會吃醋嗎?」

「屁咧哈哈!」

「少在那邊啦,都給你說就好了啊!」

「我爸說明天要帶我去吃西提欸。」

「喔~是喔,我上禮拜才去吃過。」

「欸我今天上課的時候看到那個窄宅在看什麼雜誌的邊看邊笑,超像變態的。」

「他不是喜歡妳嗎?」

「噢~不要再講了,想到我就頭暈...。」

聽到其他同學愉悅的歡笑聲,更讓林志強悲哀不已。

『為什麼我不能像他們一樣快樂的放學,而是在這裡用廁所的抹布擦臉...活得這麼痛苦幹嘛呢...』

林志強一個人在黑暗的廁所裡,對自己的一切感到絕望了。

這時是他高中生涯,第一次迎接的冬季。超乎他想像的寒冷。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