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開場】寫在回憶之前的回憶(1)

September   25,   2011   at   9:00pm.

Le   Jules   Verne   Restaurant.

隔著鐵塔交錯切割的鋼條看去,建築與天空氤氳成一片深藍色,綴著點點光影,倒映在塞納河。

這城市已經華麗到看不見星星了,但如果你願意,可以把這靜靜流淌的深藍色河水當作天空,灑落波中的光影想像成星星。

誰說,人長大後就不需要想像力?  

沒有想像力,我們怎麼繼續自欺欺人?

我和Leon面對面坐著。

鋪上潔白桌布的餐桌上,躺著深藍色絨布盒,裡面有顆小星星閃閃發亮。

我從窗外收回視線,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絨布盒裡的光芒。

Leon是華裔美國人。健碩修長的身材,有一雙深邃的褐色眼睛,略為上揚的眼尾,笑起來一邊很深的酒窩,雖然已經快35歲了,卻怎麼也不顯老,甚至還有些稚氣未脫。

他從美國總公司外派至歐洲擔任採購經理時,我剛從外文系畢業,主修英文,輔修法文、還會一點德文,因為系上老師的引薦,當了他的隨行助理。

說實話,第一眼見到他時,就很好奇這家全球排名前三大的電子用品通路商,怎麼會派一個這麼年輕的男人擔任採購經理這樣需要老謀深算的職務,更好奇為什麼Leon只憑一眼就敢雇用初出茅廬的我。

一晃眼,6年了,我從講話會發抖的菜鳥助理,現在甚至能獨當一面洽談產品代理權。我跟著Leon輪調,隨著他的職稱越爬越高,與新婚妻子相聚的時間越來越少,結束第一段婚姻後,Leon的第二任老婆是熱情的拉丁女郎,巴塞隆納成為我們待了最久的城市,我還因此學會了西班牙文,直到二年前,我們離開西班牙,從此,他身邊的女人每到一個國家就換一個,就像換新床單新被子那樣,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毫無戀棧。

或許外國人處理感情比較豁達吧,或許該說隨便?還是該稱讚他手段高明?   Leon跟每一任的分手都是理智近乎冷血,卻沒有女人哭哭啼啼心不甘情不願、沒有女人指著他鼻子罵狼心狗肺始亂終棄。

Leon不發一語,微笑地注視我,仍舊一派從容自若。

我該說點甚麼吧?

用英文?他剛才『would   you   marry   me』是用英文問的吧!

還是法文?畢竟身處法國著名地標巴黎鐵塔,也該應景一下!

「為什麼?」下意識,我選擇自己熟悉的母語與他對談。

「我不想今天在巴塞隆納、明天倫敦、後天飛斯德哥爾摩,也不想每天醒來思考的第一件事就是我該用哪種語言跟身邊的人交談?我累了,妳不累嗎?曉夏!」他喊我的中文名字,有一種獨特的發音。

我累了!是的,我也累了!應聘這份工作時,想著可以從小島飛出,看看世界的遼闊,從來沒想到自己可以飛這麼遠、這麼久。

但是,當我發現與家人朋友的距離是用時差來計算的時候;當我以為一個人自由自在哪裡都可以去,卻哪裡都不想去的時候;當我認為不掉淚是成熟勇敢的表現,其實只是不想示弱的時候…。

我知道,我累了!

「為什麼…是我?」

「我接受新的工作,會回美國,定居在紐約,一直,或許會永遠。」他把手覆蓋在我冰冷的手上「但是,我不想妳離開!」

「所以,你覺得這是最好的安排…對我?」我搖搖頭,有些失笑,這個男人換女人如換衣服,沒想到是個重情重義的好老闆。

「不是對妳,而是對我而言,我不想失去妳!」

「所以,你是在對我示愛嗎?   Leon,你從來沒有追過我,我們甚至沒有交往過…」

「這些過程很重要嗎?」他的嘴角泛起莫測高深的笑意「我們都是成年人了,應該清楚自己要什麼!」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愛我?」我揚起眉,語帶挑釁「還是,只是牽掛我?」

『牽掛』這個中文詞似乎讓他覺得陌生,他瞇起眼睛,思考了一會。

「不要玩文字遊戲,曉夏!我的中文沒有那麼好,」他把我的手拉近他唇邊,用他的唇細細摩娑著、親吻著「我不覺得這兩個有甚麼分別!我們在一起那麼久,不只是工作,還有些其他…   You   know   that!」

他溫熱的氣息在我的指尖徘徊,有那麼一剎那,我幾乎要…。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