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穿越時空

   痛!痛!痛!

      实在很痛!全身上下都很痛!

      就连屁股也很痛!

      睁开眼,眼前一片黑暗。

      我来我似乎被一户好人家给救了。

      中华明国100年12月25日我和我的好麻吉俞思含以及其他的好朋友一起去麥當當慶祝聖誕節,慶祝到快尾聲時,我突然被其中一位的男性朋友當眾告白,因為覺得太丟臉所以情急之下拿著包包就走人,而我的好麻吉俞思含也跟在後面。

      丟臉!真是太丟臉了!真想找個狗洞跳進去,然後把自己給埋起來,正當我這麼想時,手突然被思含抓住,她說這是好事我應該好好考慮,缺!考慮?考個屁啊!這男的我國一就和他同班認識了!整天只會在那邊摸魚打混欺負弱小,讓我看的很不爽!所以我也不可能會喜歡他的。

      正當我想轉頭大喊時,本來下著毛毛細雨的天空,忽然下起了一震雷雨,雷深四起,忽然一到閃光就劈到了我與思含的正前方,閃光很強,強到我們兩個都無法睜開眼睛,而就在我們兩個無法睜開眼睛的同時,忽然一陣天旋地轉,我們就被一股牆而有力的力量給吸了進去,然後從一處感覺很高的地方墜落到樹上,身體還被樹枝刮的遍體鱗傷。

      呼!回想起來這件事還真是超級恐怖,有哪個人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來還覺得一點都不可怕?我想那種事也只有神仙半的到吧!

      等等!不對!不對啊!我現在在著裡,那思含呢?該部會掛了吧?呸呸呸!烏鴉觸霉頭,敲木頭三下,怎麼可能的事情,我都活的好好的,而且我看那ㄚ頭命也挺硬的,算了,總而言之先起來再說好了。

      坐起,發現屁股還是很痛,不過已經沒有先前那麼痛了,就連其他地方也是,似乎也可以下床了,於是我試著掀開被褥,雙腳落地,站起,似乎還比坐著舒服,呵,也對,坐著重量全在屁股上也難怪會比較痛。

      忽然,門被打開,走進來的人,並不是什麼人,她正是我剛才高興的要命的人:俞思含,哼!我就說吧!這傢伙的命那麼硬,怎麼可那麼輕易的就掛了!不過......他傷的也不輕啊!看她的左手和雙腳,上面裹著一層層白色的布,相對於我,只有屁股有比較明顯的痛楚,其他就只是擦傷而以,在見識她的傷後,我才有很明顯的小屋見大屋的感覺。

      「巧延!」我在思含的呼喊之下回過了神,。

      「妳醒了啊!」說完,還來不及反應,她就朝我飛奔過來。

      「嘶!」唉喲我的媽呀!我的屁股好痛!這個死思含竟然撞了我現在的要害!真的很想送她一句髒話,不過,必進我是個女孩子,還是有氣質點好了。

      「巧延~你可終於醒了!快嚇死我了妳知不知道?上天有保佑、耶穌顯靈、媽祖現身,才讓你醒來!」我暈,現在是安怎?我看幾乎所有的神都被她給用上了!不過現在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的屁股!竟然還被壓著,既然不能罵髒話,那我救就......,嘿嘿!俗話說的好!胸前有兩粒,一抓一粒,永遠不嫌少嘿!看我怎麼抓!

      「啊!」她一臉驚恐的看著我,並且從我身上迅速爬起。

      「怎麼了啊?」我一臉的意的看著他,並坐在床上大笑。

      「妳!妳!妳!妳不要臉!妳抓我哪裡!」她大叫。

      「我抓妳哪裡?我說思含妹妹啊!妳難道是沒感覺?好!竟然妳沒感覺,那我好人做到底,告訴妳!我剛剛抓了你妳.的.胸.部!」說完連我自己都忍不住大笑。

      「妳!鏡巧延妳真是大色鬼!」她再次大喊。

      「嗯?我大色鬼?哈哈哈!我說妳認識我幾年了?我是怎樣的人妳會不知?哈哈哈!我啊!如果我不色我就不是鏡巧延了!哈哈!懂沒?」我邊說邊大笑。

      「哼!也對!我怎麼會忘了妳本來就是色鬼呢?而且還是個十足的色鬼!」說完,她便惡狠狠的瞪著我。

      「是啊!十足的色鬼,不過話說回來我們在麼鳥地方啊?」我拉回正題。

      「嗯......我也不知道,不過依據我的觀察,我們似乎是像小說裡寫的那樣,穿越了時空!來到了這個未知的鳥時代。」

      她一臉正經的說,哼!這傢伙情緒到識恢復的挺快的嘛!不過......她說穿越,小說裡寫的穿越大部份都是女主角在另一個世界掛點後,靈魂才莫名奇妙的穿越來到這個不知名的鳥時代,可是......我和思含又沒掛點,我們又是怎麼穿越而來的呢?難不成是時空出現了偏差?還是天神的踢摸吉不好?

      在腦海中翻來覆去卻始終結不出個所以然,不如問思含算了,說不定她會知道些什麼。

      「穿越?妳確定?」我提出我疑問。

      「嗯!我確定!因為外面街道上的行人每個穿的都不屬於我們那個世界的衣服,而且就連說話方式也不同!每個人都溫文儒雅有禮萬分,從我醒來到現在都沒聽過一句粗俗的話呢!」她說的很是激動,讓我不得不開始懷疑我們是真的穿越了。

      「是嗎?那我到要出去見識見識一下!」我邊說邊起身,並往門口的方向移動。

      就在我快要走到門口時,一位身穿淡藍衣衫的男子從門外走了進來,男子年約七、八十歲,滿頭白髮,看起來蠻和藹可親的樣子,男子朝我走來,並開口道:「孩子,妳醒了啊!」語氣裡充滿著一位父親對於自己孩子的關愛,這讓我想起了那位遠再另一個世界的父親,他是那麼的溫柔,那麼的關心自己的孩子,時而關心我們時而鼓勵我們,又時而的讓我們有了向前的動力,想到這裡鼻子不經一酸,從小我就深處一個單親家庭,母親在我三歲時就因癌症過世,於是家中便只剩下我與妹妹和爸爸三人,而為了弭補缺乏母愛的我們,爸爸也盡全力用兩人份的愛來愛我們,讓我們姐妹倆不感到孤單,不過現在我卻在也見不到他,見不到那位那麼愛我的父親。

      男子見我發呆便微笑道:「既然醒了,要不要吃點東西?我想妳應該餓了。」他溫柔的聲音將我從回憶中拉了回來。

      正當我還在考慮要不要吃時,思含便拉著我的收出了房門,立時,一陣飯菜香便朝我飄了過來,同時也勾起了我想吃飯的感覺,我立刻拿起碗筷便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就連方才的男子也面露驚訝的看著我,似是不信我這麼一個女子竟能吃下那麼多的東西,不過立刻又回復之前那副溫柔的笑容,一桌的飯菜讓我吃的很飽,不過同時我也才想到,我吃成這樣,桌上幾乎沒剩下什麼菜,那......他吃什麼?正當我這麼想的同時,一位年約也像是七、八十歲的女子從一邊走了出來,手中還端著菜,她將菜放下後便將桌上被我吃個精光的盤子給收走,不久候又端著菜走了出來,直到桌上又再次放滿了菜為止,女子便也坐下,坐在我的對面,她先是對我揚起了一個和男子一樣溫柔的笑容,便對我道:「菜好吃嗎?」

      我便立即大力的點點頭表示好吃。

      女子讚我點頭便開心說:「好吃就好!我本來還怕會不合妳的胃口呢!」

      「不會啦!真的很好吃!」我笑著回答她。

      不過他們到地是誰?為什麼要對我們那麼好?

      正當我這麼想時,那位男子便對著我和思含說:「我們夫妻兩啊!可真被妳們兩給下到囉!那日啊,我們倆一起到杏山去摘果子時,在樹上發現了妳們,那時妳們的身上都被樹枝刮的到處都是,要不是我們把妳們給救出來,只怕妳們現在已經死囉!」聽他這麼說,看來他們就是我們的救命恩人不會錯了,這時我與思含便是很有默契的互看對方一眼,想必我兩此刻定是一樣的想法。

      不久,他們便吃完飯,桌上也收的一乾二淨,男子便開口:「我差點忘了!哎呀!我真是老糊塗了!竟然都忘了自我介紹,真是!對不起啊!我呢!叫做張喜!正是這家飾品店的老闆,妳們只要喚我喜公公即可,而剛剛的那位便是老夫的內人,如妳們所見,她燒的一手好菜,道時妳們想吃什麼盡管說!別客氣!她叫做李香,妳們可以喚她為香奶奶!」這位叫做張喜的公公像我們介紹了他們夫妻兩,好吧!既然身為長輩的喜公公都主動向我們介紹了,我們這做晚輩的也該介紹一下自己,必進我們往後還得吃他們的用他們的,不過......這喜公公的喜公公這樣叫著,怎麼有點像是在叫太監來著?唉算了算了!人家好歹也是長輩又是救命恩人,這麼想好像也不太好,況且現在這也不是重點,重點是先自我介紹才對!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