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其一

那一天在林子迷了路,六神無主的搜尋歸途,卻未果。

天氣很冷,找不到多少生物活動的蹤跡,只有幾隻白花花的野兔蹦跳過眼前,快如閃電。正當絕望倚倒在枯樹下時,兩個人影從遠方出現,於是提起精神朝那裡望去。

先是一個高大的男人走過來,眼神迎上了。

傾盡腦袋所能給那個男人的形容,是如刀子一樣鋒利。

黑的頭髮,蒼白的皮膚,淺色的眼睛,高高挺起的鼻樑骨,嘴唇抿成一直線,走過來的時候簡直像要把人給凍僵一樣,氣勢凜凜。

整個人包裹在深色長袍裡,滾著毛邊立起來的高領令他有幾分不似人的陰森感。男人眼睛深邃到眼眶下塗抹層淡淡陰影,嘴角旁甚至還有顆痣,看向這裡笑起來有股若隱若現的冷意。

那時隆冬,大雪。

身後好像還跟著另外一個男人,個子也挺高的,但比像刀子的男人纖細許多,穿著一身白衣,圍著同色狐裘,近乎要融進雪景。說也奇怪,他走起路來沒有弱不禁風的搖搖欲墜,反倒飄起的衣襬讓他像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從茫茫的大雪中,一步一步緩緩現身。

啊,才看到那張臉連眼睛都忘記眨了。

濃淡適中的眉斜揚在桃花眼上,一雙眼宛如黑曜石鑲嵌在白淨的臉,眼尾和嘴角上挑,添得幾許似人非人的邪氣,深怕對望稍久三魂六魄都要給勾出來。長髮用髮帶隨意束在腦後,冷風颳亂他的鬢角,卻颳不紅他的雙頰。

還在感到奇怪,黑色的男人停下腳步,傾身朝白衣男子說了什麼,而後兩人都像是注意到奄奄一息的自己,轉個方向走向這裡,但莫名的,心裡的不安隨著兩人腳步挨近像墨一樣渲染開來。

後來才知道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白衣的男人笑得太過開心,嘴唇的紅艷在茫無邊際的雪白極為刺眼,宛若一尊上好的塘瓷娃娃。而黑色的男人也是,薄唇上彎,眼睛卻像一灘沉寂的死水,波瀾不驚,冰冰冷冷完全融不進半點笑意。

他們笑得不像人。

警覺性要自己快走,腳卻被凍得不聽使喚,白衣男人走過來蹲下身,細長手指搭上頸子冰涼一片,觸過的地方都帶上一片顫慄的突起。

「迷路了嘛?」他的睫毛沒有雪融過的痕跡。

然而話卻說不出來。

因為那隻手緊了又鬆,鬆了又緊,節奏像把玩獵物一樣的戲謔。黑衣的男人自始至終都瞇著狹長的眼,像隻梟緊盯著。

他接著又說:「風雪這麼大,走過的痕跡一定也給抹得一乾二淨,恐怕暫時是回不去。」男人說話的時候嘴角一直是揚起的,「不如這樣好了,先到我們那裡去歇一歇,等風雪小了,再回去也不遲。好嗎?」

白衣男子的手不停在脖子上收收放放,除了答應,又還能怎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