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i-1

『妳是我這世上最愛的人。』

這樣一句話,妳說,早有一百萬個人對妳表白過。

但第一百萬零一的我,和他們並不一樣。

因為我,是妳這世上最愛的人。

夜晚的東京街頭,就和世界上大部分的人擁有的常識一樣,是一座燈火輝煌的不夜城,它無時無刻不想掠奪去人們的心魂,高聳的大樓圍幕上是一幅幅大型的廣告看板,為了爭奇鬥豔引人注意,傳統的靜態看板早已被淘汰,放眼望去全是燈光效果誇張炫亂的閃亮霓虹,還有四處高矗的巨大液晶螢幕不間斷地流放出各式各樣的聲光資訊。

晚間十點十分,每個街角的大型音響響起了一致的序曲,每個街角的廣告螢幕都呈現出相同的一個畫面,每個路過的人都停下了他們原本的動作,不再說話或移動,齊一地抬頭往頭上的螢幕看去。

突然變得一片漆黑的螢幕,只有螢幕中心留有一個亮白色的小光點,從白點開始,水藍色的波紋慢慢地泛開,隨著音樂前奏結束,畫面已經被渲染成一片水藍。

完全的水藍色中出現了一個少女的面孔,這時候歌聲流洩而出,短短幾句,已是這整首歌的精華。螢幕中少女的面孔始終靜止不動,小臉微側,似笑非笑,一雙明采生水的眼緊緊揪住透過螢幕看她的人。

她的畫面最後逐漸淡去,水藍色的背景上才有以下的字出現:

「April   10   on   sale」

此時配合的背景音樂也同時停止,隨著廣告結束,本來似乎是被按下PAUSE鍵的街頭再度恢復了原樣。

「是SEI!SEI要發新歌了!」

「是SEI的新單曲!好好聽喔,這一次我一定也要去買!」

所有人彷彿中了魔法似地,興奮地呼喊著幾乎相同的話語。

唯獨一個人例外。

無暇在乎周遭發生了什麼事,他快步穿過大街,咕溜地轉進燈光稀薄的小巷。

彷彿在慌急地追趕著什麼或被什麼給追趕似地,他連連撞翻推砌在巷弄中的貨物空箱與瓶罐,最後甚至撞上了迎面而來的其他人。

人跟箱子瓶罐不一樣,有手腳,更有脾氣,被撞上的那個人立刻伸手一攔,一把逮下這不長眼的小子。

「喂!你走路不看路喔?敢撞我?故意的是不是!」被撞的人不客氣的怒吼。

「抱歉。」領子被緊揪著,他的聲音顯得氣弱且含糊不清。

「道歉就能了事了嗎?」

他把頭一斜,示意要他的夥伴們圍聚過來。他的同伴立刻從暗巷的不明顯處走出,他們堵在那倒楣小子的前後,六七個人剛好圍成一圈,讓其完全無路可退。

胡亂闖入他們地盤的這個小子,就把他拿來當作今晚的第一個玩具吧!

不過這個玩具似乎還未認清自己的命運,企圖逃走,但這些人對限制人類的活動相當地有經驗,他們將他用力壓向牆邊,讓他的身軀緊貼壁面,但他仍不斷地扭動自己的身軀試圖從他們的禁錮中掙脫。

本來以為這個身形纖瘦的小子很好制伏,但他的掙扎卻十分強悍有力,他們七手八腳地奮力想使他安份一點。

由於身上衣物被大力拉扯,原本壓得低低的、蓋住他大半臉部的兜帽忽然滑開,這時他們才看清他的長相,他的臉讓他們大吃一驚。

「是SEI?」

「哇靠!真的耶!超像的!」

仔細一看,眼前這個被他們逮住的這個玩具和知名偶像有幾分相像。

不過與其說是相像,更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他們擁有程度相當、難分軒輊的美麗。

「真的不是本人喔?像到不行的說!」

「看清楚一點,這傢伙是男的啦!」

他們哄然大笑。

他那缺乏女性特徵的平坦上身,說明他確實是個男的。本來壓住他的幾双手已經放開,可是他還是不能如自己所願離開,那些人始終緊圍著他,不留一絲空隙。

「你們看,他連皮膚都好好,比雞蛋還要光滑。」

「拿他當素材,一定可以拍出好東西!」

幾個人開始用邪惡的眼神觀察起他,今晚逮到這個玩具只是單純的拿來當沙包練打實在太可惜了。

「除了弄些SEI的仿照,還可以搞影片啊,一定會很賣!」

「你白癡啊,他是男的,能弄出什麼精彩的帶子?」

「男的有男的市場啊,他這種長相,絕對能在女性向跟GAY向的AV市場大撈一票!」

「說得沒錯。我們就把他送去老闆那裡去,Boss一定會大方地把好處分給我們。最近藥丸子漲得兇,我都快撐不住了!」

「先別急著送出Boss那裡,等一下啦。」其中一人急忙攔阻下同伴,道出一直縈繞在自己腦海的某個念頭。「我從以前就很想試看看了,讓我先試一下!」

同伴們立刻明白他的想法,出言揶揄:「你真的要做啊?做得成嗎?」

「你瞧不起我喔?我就是要你們看看我有多猛!」邊說著他開始動手拉鬆自己腰上的皮帶。「更何況這小子比一般的女孩子還漂亮上好幾倍,要硬起來哪是什麼問題!」

「小心我們跑去跟你家的亞美講喔,搞不好亞美一氣之下,跟我們全部的人做。」

「管她的,你們不要就算了,我自己試!我就是要試試過自己的能力,瞧我猛的!」

「被你這樣說,我也心癢起來了……」

「我們一起輪流都上看看不就好了!」

「我──」一直以來保持沉默的話題主角,對於那些惡徒的齷齪打算,終於忍無可忍,他用以他的外表絕對難以想像的巨大音量怒吼:

「我不說話就把我當啞巴了嗎?」

十分鐘過後──

正眼也不瞧那些被他打掛癱在地上的那夥惡人,他拍去手上的塵埃,突然想起什麼,自言自語道:「糟糕,這麼晚了!」

他再度發足起跑,前一刻所發生的不快已經被他完全拋諸腦後。不久後,他總算順利抵達目的地。

那是一間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平價連鎖家庭餐廳,家庭餐廳裡有與他相約的人。晚間十點多,餐廳裡的客人不算多也不算少。此時真正在用餐的人並不多,看書、聊天、交誼、發呆的客人占了極大的比例,但他要會面的人不是這種喜歡虛耗時間的傢伙。

果不其然,餐廳一角有個正埋首於工作的人,桌面上的咖啡壺,壺裡的咖啡顏色已經回沖到淡到比便宜的烏龍茶茶水還不如。

他步向他的方向,然後直接就在他的對面座位坐下。

「你真是的老樣子呢,老是喜歡賴在這種地方。」

「你不守時、愛遲到的壞毛病也是一樣,你要知道我們的這個世界對時間是很講究的。」

等候的人闔上自己本來正在使用中的筆記型電腦。

他抬眼看那個應約而來的舊友,啞然失笑。

「我該過問你的臉跟衣服上沾到的那些紅色汙漬是怎麼來的嗎?你之所以願意來見我,該不會是為了讓我幫你做不在場證明吧?」

「我如果要找人做不在場證明,也絕對不會找上你。」隨手抓起桌上的擦手巾,他趕忙擦去臉上的不雅痕跡,一邊孩子氣地抱怨著:「為了趕赴你的約,結果害我在路上惹上了麻煩事,小屁屁的貞操差點不保。」

「那就不要每次都到最後關頭才開始拚命。」他不是第一天才認識這傢伙,他口中所謂的麻煩事,不用動用他半個腦細胞,也猜得出來,不過也因為如此他選擇立刻跳到下一個話題。

「你這個樣子不禁讓我想起和她的第一次見面,你們果然很相似。但光是相似是不行的,我還要你超越她。」

他笑了笑。

「我今天就是來給你回覆的。」

聽取回答的同時,他把最後一口淡咖啡飲盡,因為差不多是該離開這裡的時候了。打從這傢伙推開門出現,他就已經知道他心中的決定。

「我決定接受挑戰,今後請多多指教。」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