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花子耽美稿件大募集

流轉之年

作者
藤井樹 / 初年級生1年級
類別
文學小說 | 校園愛情
狀態
已完結(目前27章回)
全書訂購價格
0
54 10
免費章回 27
付費章回 0
總字數 76902
收藏數 561
訂購數 免費閱讀
留言數 128
本日人氣 0
本月人氣 29
累積人氣 224743

內容簡介

你是在什麼時候開始感覺自己已經長大了?
被升學壓力壓得面色慘綠時?
向暗戀好久的隔壁班女生告白,卻被發了好人卡時?
突然發現自己再不能夠開心地惡作劇,必須跟所有人一樣沉默寡言,聽著「起立立正敬禮下課」的口號度過漫漫長日時?
或者,在你突然發現,自己竟開始思索起「生命的意義」時?
其實,我們總在不知不覺間「成長」,還記得昨天才和朋友們嘻嘻哈哈地捉弄女生,卻在今天,突然發現自己已經不再是個孩子了,然後,在流轉的歲月中,經歷人事的離散、演奏愛情的悲歌、感受世間的種種無奈……

最新章回

第二十七章

更新 2010-04-19 18:00

儘管育佐廢話多的毛病改不了了,學……嗯……彩娟還是決定嫁給他。
她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這情操真是讓我們深感佩服。

育佐結婚那年,我們三十歲,小伯安都要準備上幼稚園了。隔年小育佐在雲林出生了,長得跟育佐超級像。

「啊!完了,這孩子……」我說。
「真是可憐,看來得勸他離家出走才

閱讀

作者其他作品

揮霍
校園愛情
揮霍
回程
校園愛情
回程
看更多

回應(128)

標題:流轉之年徵文活動

以前不愛看小說的我,自從看了一本從租書店無意間租來的<<聽笨金魚唱歌>>,我就愛上了藤井樹的所有小說作品,更愛上了<<貓空愛情故事>>裡的一段話,「我知道你會走,所以我不會留,但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記得你牽著我的手的時候」,讀了一次,便深深記在腦海裡,想忘也忘不掉,因為自己曾經有同樣的感觸阿!那是一段很美的回憶。最後是 <<六弄咖啡館>>,書本的最後一頁,我用淚水把從開始到現在所看到的一字一句通通植入我的心,是我最難忘懷的作品。
2010-03-12 20:47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流轉之年徵文活動

在什麼都不懂的國中,在沒帶雨傘的下雨天。
在下雨天下課時的教室,跟同學借了一本小說。
當時以為只是本又再寫什麼生活的小說。
但我錯了。
<<六弄咖啡館>>就是這本書。
讓我改變對小說只是寫無趣生活的印象。
不說文,說字 有靈魂,讓人有想像的畫面與那種對話
重點...
第一次看愛情小說。
第一次覺得小說有愛情。
第一次覺得我這麼蠢。
繼續找作者的作品。
第二本書<<我們不結婚,好嗎?>>
看這本書時,帶著緊張的心情。
因為我怕不是愛情,有可能又是生活。
但,恩 我又犯錯了,又是愛情。
慢慢的把所有作品都看完了
看完所有作品時,我發現我改變了。
是個很徹底的改變。
而我也開始慢慢的喜歡打一些詩。
沒有基礎,沒有學歷 只有感覺的。

* * *
補充:這活動不是比敷衍...是比感覺。
流轉之年很好看 趁機幫你打"書"。

2010-03-11 16:30 通過電腦版 回應
弙

流轉之年徵文活動

到底,什麼是愛情的模樣?
一直以來我們都汲汲營營的去追尋,攫取,甚至流浪。
然而,又有多少人能真真正正的好好正視過那愛情的模樣?
有人問我,網路作家所描寫的愛情,是真正愛情的模樣嗎?
我不知道,也無法為他解答。
因為愛情的模樣,存在於每個人的心中,樣貌不一,也不是三言兩與可以輕易描寫出來的。
如果可以,那我想很多作家可能都得餓死街頭了!
是吧!(笑)
文字是種藝術,能成功描寫者就能帶領讀者看見那愛情的模樣
藤井樹的書就是有這種魅力!
<六弄咖啡館>,<流轉之年>....等
賦予了愛情許多的模樣!
最近,我也打算開始去嘗試寫小說,希望能寫出不一樣的愛情的模樣。
2010-03-11 15:29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流轉之年徵文活動

曾經說過。

「對我來說,B棟11樓是我認識大學後所憑藉的知音。等到畢業後,我又看著這本B棟11樓時,又會是一個怎樣的心境?」

而如今我已告別了B棟11樓的人生,帶著B棟11樓離開了大學。
時間也開始把我導向了B棟11樓的延續──

『這城市』

時間的洪流,歲月的軌跡。
離開了學生生活,脫離的不只是學生身分,也是心態
在當時還是學生的我眼裡是怎麼也看不懂的小說
現在漸漸和我的內心起了共鳴,那是一種同步率。

這城市替我預先窺見的,是我接下來的人生旅程。
2010-03-09 22:13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流轉之年徵文活動

當我第一次看見藤井樹的作品,是我正在鬧書荒的當下(沒書可看),走進
某一家OK便利商店,看阿看...就看到<<六弄咖啡館>>。起初以為是哪個
不知好歹的日本人,來搶台灣作家的飯碗,看了看內容才發現...我愛上這
位「寫手」寫的內容(其實是個台灣人= =)...如今所有作品都看過了。
但<<六弄咖啡館>>我不管看了幾次都會看到掉眼淚。
2010-03-09 11:49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流轉之年徵文活動

看了《貓空愛情故事》感觸很深,故事主角那種喜歡對方卻又說不出口的心情,我非常能體會,每次看著書,不知不覺就會沉浸在故事噹中無法自拔。<於是>這首歌也唱出了那種感情,每次聽,心就痛一下,埋怨自己為什麼沒有勇氣說出口。說真的,不只《貓空愛情故事》帶給我這種感覺,每一本藤井樹的作品都深深的牽動我的情緒,他的歌曲也投入了符合歌曲內容的感情,聽起來總是那麼到感動著我。總之,藤井樹真的深深的影響著我!希望他能有夠多作品與大家分享!!
2010-03-07 21:21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流轉之年徵文活動

還記得之前英文老師借我一本書,從那時候愛上了藤井樹,愛上他的文筆,愛上他的小說。2年前看了<這是我的答案>,那時候還沒喜歡的人,無法深深的體會,直到喜歡上一個男人我才懂「猜測著自己喜歡的人的心思,是累,是痛,是苦,也是幸福。」這句話的意思,藤井樹的文字總能深深的打動我,前面的寂寞,中間的幽默,最後的幸福,讓人笑中帶著甜甜的幸福。去年五月多看了<流浪的終點>,裡面有句話是這樣說的「如果愛情可以等待,就不會有人失去愛了。」是的,就在最近很能體會出這種感覺,我不等他了,「最簡單的,就是陪伴」連陪伴都沒辦法的兩人,是很難繼續的,放他自由,放我自在,而我會繼續流浪,等待我的終點;繼續支持藤井樹,等待他的新書。
2010-03-07 18:18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流轉之年徵文活動

我剛接觸網路小說,就是讀了他的『B棟11樓』。
卻在那短短的兩小時間愛上了他的文字,那確實是一種無法言喻的感覺;總是能用最貼近人心的文字來敘述感覺;至今為止,我看過的,最會寫感覺、最擅長寫感覺的網路寫手即是他了。
所以這一次特別挑了他的一本書<十年的你>來做心得。
這本書似乎是他的筆鋒開始轉變的一點,剛開始讓我有點無法適應他這樣子的寫法,但後來我才明白,原來這才是藤井樹,他用自我在寫故事。
這本書一翻開,起頭就那麼寫著:
【#1.自我
所以我總是覺得,「自我」好遠好遠,
遠的像在宇宙邊緣。
那裡好像很深很深,漆黑的像黑洞,
也好像很高很高,高過了天堂。
宇宙有邊緣嗎?天堂又存在嗎?
如果宇宙沒有邊緣,天堂又不存在的話,
那「自我」呢?】
很讓人錯愕的一段,我看了這一段看了好久好久。
才明白,其實自我一直都存在;宇宙邊緣、天堂亦是。
但每個人的自我都不相同,所以宇宙邊緣到底是哪兒也不同、每個人心中的天堂都不同。
原來自我是不可以與別人分享的;被鎖在自己的心裡頭。
但自己又看不見,汲汲營營的去找尋;始終忘記回頭看,原來它一直站在我的身後未曾離開。
已經忘了有多久,我未曾去找尋,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了;也許我迷失了、也許是別人迷失了;我們的道路產生交叉;世界也進而產生裂縫。
有一段是這樣的:
【我想起小時候,那段想哭就哭,想笑就哈哈大笑的日子,走在往壽司店的路上,突然覺得空虛。「啊....那段日子,到底離我多遠了?」我突然這樣想著,然後,台北的天空,轟隆一聲巨響,今天的午後雷陣雨,來得比昨天早了。
我小學的時候,被同學欺負就哭,看卡通影片就笑,被爸媽罵了就哭,跟玩伴在一起就笑,然後時間過了,到了國中突然不太哭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覺得自己長大了,哭會很丟臉,但笑還是一樣的,打電動的時候是笑的,跟同學出去玩時是笑的,學會自己去電影院買票看電影是笑的。
那時候的笑是真的想笑的,特別輕盈,特別悠揚,特別不一樣,然後高中了,笑一樣是快樂的,只是有了煩惱了,心絲糾結了起來,原因是因為數學、因為物理。大學好像在天的那一邊,笑更是在大學後面。】
看完了這一段,相信每個人都是這樣子的;隨著年紀漸漸增長,也學會了壓抑自己、以及偽裝自己。
明明就很想哭,卻總是不敢在人前掉淚,就因為那愚蠢的理由;「我怕丟臉。」
偽裝真的好嗎?
相似的段落我也在另外一本書看過,痞子蔡的<檞寄生>。
裡頭的其中一位女主角,按著男主角的眉心,她搖搖頭;說男孩是紫色的,很濃很濃,快要化不開的濃烈。
此時女孩卻掉下淚了,男孩心急的問她;她卻充分的表現出了一種『毫無壓抑』的感覺,意指男孩太壓抑自己,導致眉間的顏色越來越深。
不正是這樣嗎?誰沒有壓抑自己的呢?小時候踢球的時候,那明明就是一顆籃球,卻在地上滾、在我們的腳穿梭著;那時候的我們才不管什麼規則。
世上任何規則對小孩子都是無用的,因為小孩的心靈不容侵犯。
但現在呢?看到籃球,我就知道要用手打、運球然後上籃,不再會用腳去踢它,因為我學會了規則,因為我不再是不容侵犯的幼兒。
看到考卷上的題目,我總是千方百計的去尋求答案;卻忘了這一個行為的本質該是什麼。切入故事的主題,其實就是敘述一個男孩(尼爾)十年來的成長變化以及體認。十年之前,他認識了一個女孩;很有個性的女孩,正因為兩個人都怪,所以在一起的非常的自然。
只是有天女孩忽然提起,她取得了到德國去當交換學生的資格。
但是她不想去。其實原因就那樣的單純,因為德國在距離台灣一萬四千多公里的地方。好遠,對吧。因為小女人的天性作祟,她壓根不想離開尼爾;可尼爾此時卻不懂,為什麼她要放棄自己拓展視野的機會,堅持留在台灣呢?
所以他千勸萬勸,勸雅容(她)到德國去好好的看一看。
『難道你都不會捨不得我嗎?』雅容問。
「我當然會捨不得啊,但我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我應該鼓勵妳,而不是阻止妳」,尼爾還是為著雅容著想。
最後,雅容聽尼爾的話到德國去了。
在機場,雅容消失在轉角之後,尼爾躲在機場的廁所偷偷哭了一個小時;他也不曉得自己的眼淚為什麼停不下。
起先他們還會通幾封郵件,但由於忙碌的關係,雅容寫信的時間變少了。
久而久之,尼爾的信箱內躺著的永遠是那幾份備份。
當時雅容的最後一封信寫著:

【 昨天晚上,我需要你。
  前天晚上也是,大前天晚上也是,大大前天晚上也是。
  可是,你只剩下一個電子郵件信箱位址,幾個英文字母,幾個點,一個@。
  這是一道一萬四千公里的傷口,從飛機起飛的那一瞬間就開始被撕開。

  我和你,這道傷口,就算花十年的時間,也補不回來了。】
雅容和尼爾分手了嗎?
不,尼爾自己也是這麼認為。
誰知道雅容根本未曾離開,她一直都在。

幾年以來,尼爾學會了面對社會的現實面;並且體會到了什麼叫做速食愛情。
其實簡單來說,便是所謂的一夜情。

第一次他無法控制自己,對象是他的好朋友,輕舞飛天郭小芊。
卻不曉得,小芊只是因為想要體會那種『由我說分手』的感覺,因為她被男朋友甩了,所以一直懷恨。

而尼爾成為了犧牲品。
但小芊終於明白,原來聽到分手、和說出分手,其實是無異的。

『速食愛情對我來說就像男人要練葵花寶典一樣的困難,所以我回答她(公司同事(芸卉)),我並不是速食愛情,而是愛情速食了我。』尼爾說。

其實,很多時候我們也是這樣的,總以為自己抓住了什麼、掌握了什麼;卻不曉得自己才是被掌握的。
這是悲哀,也是無奈。

在沙灘上我試著抓起一把沙,卻發現抓的越緊,流失的越是快;用著一種很溫柔的速度離開,卻讓我不及反應。

故事;芸卉說,看不出尼爾是會速食愛情的人;她這麼一問又讓尼爾想到了雅容。
這時候,已經和雅容分手五年多了,他早已不知道雅容身在何處,是否一萬四千公里的距離已經縮短為十幾公尺,兩人曾經在街頭的人潮當中擦身而過呢?

他開始假設,假設兩人碰面時的對白;但他設了n百種劇本之後明白,那不是可以被假設的。

一段是這麼寫的:#3

【沒有什麼假如的事!
 對!就是這樣,沒有什麼假如的事。
 沒有什麼假如這個假如那個的,
 沒有什麼假如我怎樣你會怎樣的,
 也沒有假如你怎樣我就怎樣的,
 沒有。就是沒有,沒什麼好說的。】

尼爾小時候時,輔導老師曾經試圖撫平他失去媽媽的傷痛,說什假如媽媽在的話會不喜歡看他這樣。
「媽的!我是怎樣?我有怎樣?我哪能怎樣?什麼有媽的孩子像個寶,我寶你個渾蛋!」
「那些寶一天到晚笑我沒有媽媽是怎樣?我在他鼻子上轟個兩拳又怎樣?反正他是寶啊!他有媽媽可以為他呼呼啊!」

這是尼爾的傷痛,也是所有人的窘境。
總是天真的假設,如果我這樣做,會得到什麼、如果你那樣做,會發生什麼後果;總是如果如果如果;明知道不會那麼順利,卻脫離不了『如果的地獄』。
七年前進入我的五專學校,我也曾經天真的做了很多假設。
如果我能專心學習,或許未來將是一片光明;卻忽略了自己的想法;我壓根對資管科沒有太大興趣,只是對電腦有一種執著而已。
進而找到的,是我對文字的熱愛。
或許我該念的是中文;而不是那些該死的程式;那些程式碼就好像亂掉的拼圖一樣,我試著想拼好,卻反被它弄的滿頭汗。
最後,拼圖拼好了嗎?並沒有,而五年就要過完了;我白白浪費了這五年。
回到故事:所以尼爾為『假設』取了一個新名字,叫做『被撐開的痛』。
第一次被撐開的痛已經持續二十九年了,從一出生、媽媽就過世的痛。
尼爾的爸爸稱他的媽媽為五月的女神,瑪雅。
並寫了很多詩來回憶她,如果是邊寫邊掉淚的,就沒有押上日期。
有一篇是這樣的:

「我被遺忘,被妳遺忘,遺忘在一條名叫傷働的路上。
 那遠到看不見邊際的盡頭,妳可在那個地方?
 我問過神,問過鬼,問過佛祖,問過菩薩,
 妳到底在哪一場夢裡面,而那場夢何時與我共枕同床?

 我成天成夜,聽著時間的呼吸,用哭白了的髮,寫寂寞的詩。
 我把傷眸當硯,我把血淚當墨,我的靈魂是我的紙,我的身體便是信封。
 我該寄往何處於妳?而妳又該如何回我?
 
 是不是妳也在那條叫做傷働的路上,如果是,我是否也該把妳遺忘?
 但怎麼遺忘也長,傷働也長,告訴我哪兒是短,我便哪兒往。

 溫暖的清晨同樣,溫暖的西幕同樣,搖椅上的我同樣,而我冷冷的望。
 別要我頂著熱情欣賞,我已失去熱情的光。
 
 妳說我詩裡總有看不完的惆悵,像濃黯的霧那般的茫,
 我裹著兩人份的被單,作著一個人的夢,
 詩難不惆悵,人難不拾殤。

 我低聲的問,那在遠方的妳啊。
 如果我寫一首詩給十年後的妳,妳將在哪兒讀它?」

而這首詩上並未押寫日期。
尼爾曾經因為媽媽跟別的小孩打架,起初他的父親會阻止他;但後來他也同意尼爾這麼做了。
只是他對尼爾說了一句話,讓尼爾不敢再打架。

『兒子,我只剩下你了啊』;就是這句話,讓尼爾終於領悟。

而尼爾第二次被撐開的痛,也將永遠的存在著、因為雅容。

尼爾他在當兵時在酒吧認識一個女孩(以芳)、並交往。
以芳是很聰明的女孩;當一個男人自以為很聰明時,遇上了一個比你聰明的女孩;相信他會在瞬間被擊潰;成為對方的俘虜。

有一段是兩人玩遊戲;尼爾贏了,以芳得答應她一個要求;但不可以是欺負她的要求。
尼爾說:『什麼要求才算是欺負妳的?』
以芳回:「你應該問,什麼樣的要求不算是欺負我」

尼爾的聰明在女孩面前毫無用武之地,所以他被擊潰了;成了俘虜。

當然,在最後女孩還是對尼爾提了分手,用著軍線讓尼爾知道這一個消息。
(尼爾在營中時,以芳打電話藉由軍線提分手;只是以芳並不曉得軍線隨時都在被監聽)
曾經在兩人分開的同時,尼爾從台北飛到高雄,打開了手機才發現訊息,是以芳傳的,寫著:

「飛機一離地,你就離我一個天空的距離了。」

最關鍵的對話,以芳在軍線內和尼爾所說的有一段是這樣的:
「其實這幾個月的時間,我過的很空洞,我覺得我在一個沒有男朋友的愛情裡愛著一個男朋友,他偶爾來,急著走,擁抱很少,等待很多......分手這件事,常常不是因為某一方做錯了什麼才分手的,就是覺得該結束了,時間到了,不太想繼續了,再也沒有熱情了。」

尼爾說不出話,腦中一片空白,以芳哭著說出那些話。

整理了一番思緒之後,尼爾這麼說著:
「妳說我偶爾來,急著走,擁抱很少,等待很多,說妳這幾個月來愛的很空洞。
 妳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嗎?因為妳並不愛我,因為妳並沒有去珍惜我。
 我對妳好,妳只覺得那是我順從了妳的任性,讓妳的任性得到了依靠,當我搭著飛機離開,
 妳難過著說飛機一離地,我就離妳一個天空的距離了,但妳沒有想到,這個天空的距離,
 也是我一個人走完的。我不瞭解妳的過去,或許我太快愛上妳,所以沒有看清楚原來妳是
 個只想被愛的人。我深深的愛妳,所以就算是分手後,我也不想看妳難過,我希望妳能了解並且懂得付出,來尋找愛人的快樂,珍惜被愛的幸福。因為一昧的祈求被愛,其實是悲哀的。
 
 再見,以芳,我說完了,這是妳欠我的要求。」


很無奈,很愕然。
你永遠不知道對方的那個擁抱,是因為寂寞、或是因為愛你。
我曾經這樣認為;愛情是一門學分,在課本上找不到滿足的字眼,能否拿到學分並不是最重要的,要緊的是如何微笑著用自己的手在最後一頁寫下:「我很滿足」。但後來發現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很多事情的確要自己經歷過才知道。
總之,我對它的看法也被自己推翻;愛情原來不是一門學分,它是生命必經的過程,學會了生存,也就學會了去愛人,相知相惜是愛的本分,滿足不過是愛已到底的責任。
這是我體會之後的看法;因為我也遇到了只懂得被愛的女孩。
關於這點就不加禪敘;只是自古以來;沒有人可以脫離這一圈。
雖然我還年輕,才二十三;說什麼愛情大道理只會惹人笑,但年紀並非可以決定一切。
無人可以逃離、也無人可以抗拒。
同樣的,在藤井樹的B棟十一樓中有一句話:『世上情愛萬萬千,不屑一顧枉為人。』
回到故事。

尼爾在歷經了好幾年的波折之後,才突然想到,他得找回自我。
有一天,小芊打了通電話給尼爾說:「尼爾,今天是你跟雅容分手滿五年的日子喔,你一定忘記了吧」
尼爾的第一反應是,媽的,分都分了,提起做什麼。
但又覺得似乎有一道傷口從身體裡醒了過來,它有著一萬四千公里的長度。
然後,幾年之後,也就是尼爾滿二十九歲。

他收到了一封信,那封信來自十年之前。
原來雅容早已回來,她還跟小芊在同個機關上班。
那封信上寫著:「給十年後的倪翗爾」

畫面快速的飛逝,閃過了好多好多鏡頭。
信的內容:

尼爾,我的親愛的:
這不是一封信,請你不要把這當作是一封信,因為這是我在約你。
我想約那個十年後的你,還有十年後的自己,在十年後的某一天,到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學校餐廳前面,那天最好也是下雨,而且我會故意不帶傘的。
你懂我的意思嗎?尼爾。我想在十年之後遇見你,不管十年後世界變成什麼樣子,我都要再見到你。
你知道嗎?我現在正在想像十年後的你會是怎麼樣的。你的頭髮會變長嗎?你的臉會消瘦嗎?
十年的歲月會在你的臉上留下痕跡嗎?
還有,十年後的你,會依然愛我嗎?
如果我跟你說,十年後,我依然愛你,你會相信嗎?
日劇<一零一次求婚>裡的男主角對女主角說:「我發誓!五十年後,我會比現在更愛妳!」,你知道嗎,當我聽到這句對白的時候,我心裡想著:「天啊!五十年,那是多麼長的一段日子啊!」
所以,我一點都不貪心,我只要他五分之一的時間,而且十年後我不會比現在更愛你,因為我已經把全部的愛給你了。
尼爾,現在的你在做什麼呢?明天我就要到德國去了,你是不是在整理那些捨不得我離開你的情緒呢?
我有很多很多捨不得你的情緒,但我已經放棄去整理了,因為再怎麼整理,都無法讓我說服自己說:「沒有尼爾在的日子,我還會好好的。」
我不會好好的,真的,我不會好好的。
所以,我現在在整理的,是跟你分手的情緒,因為我知道在德國的日子裡,總有一天我會要自己離開你。
* * * * *
「尼爾,你知道德國在哪裡嗎?」
知道啊,在歐洲。
「你知道那有多遠嗎?」
昨天我上網查過,大概距離台灣一萬四千公里。
「你知道德國會下雪嗎?」
我知道,那邊八月份的氣溫就在十五至十八度左右了。
「你知道我很怕冷嗎?」
我知道啊,妳可以多帶一些衣服去,我也可以存點錢買件大衣給妳啊。
「...」
而且妳不是最喜歡看雪了嗎?
「...」
那裡有阿爾卑斯山喔。
「...」
南邊就是瑞士跟奧地利了耶,那是很漂亮很美麗的國家喔。
「...」
妳幹麻不說話?
「一萬四千公里耶...」
嗯,一萬四千公里。
「那離台灣很遠耶...」
是啊,搭飛機要將近十五個小時喔。
「難道你都不會捨不得我嗎?」
我當然會捨不得啊。但我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我應該鼓勵妳,而不是阻止妳。
* * * * *
我們就分手十年吧,尼爾。
這封約你的信寫給十年後的你,到時你要記得來找我喔,我會穿上我最喜歡的裙子和衣服,梳上你最喜歡的髮型,你最喜歡女孩子綁公主頭的,對嗎?
那麼,你可不可以穿上白色的襯衫,黑色的長褲,搭一件黑色的毛背心呢?
因為我想跟你拍張漂亮的照片。你想想,我們從來就沒有拍過什麼照片對吧!我在整理行李的時候,一直在想該帶些什麼東西到德國去才能彌補一些想念你的馨的缺口,但我發現妳沒有給我照片,而我也沒有給你我的。
我安慰著自己說,我唯一有的,就是你的愛了。
* * * * *
「我是你的第幾個女朋友呢?尼爾。」
第一個。我說。
「第一個?」
嗯,第一個。
「你騙人!」
我騙你幹麻?這可是我的初戀和我的第一次呢。
「這樣有很了不起嗎?」她哼的一聲,「這也是我的初戀和我的第一次啊。」
那很好,我們都是完美的。
「是啊,我們都是完美的。」她重複了一次我說的話,然後閉上眼睛,漸漸睡去。
* * * * *
你知道嗎?我一面寫這封信,一面在筆記本上面畫上想你的記號,而我今天想你四十七次囉,從早上九點起床的時候開始算起。
每想你一次,我就在我的史努比筆記本裡畫一橫,我在想,如果這本筆記被我畫滿了想你的記號,然後把它寄給你,你會不會很感動呢?
晚安了,我的親愛的。此刻的你,正在想我嗎?
我想跟你說,我很想你,很想你。
                  田雅容 1995/8/21


尼爾第一次進入雅容的家,就哭的亂七八糟。
映上眼簾的是一張照片,照片中的人是那樣的熟悉。
他給雅容燒了一炷香,雅容的爸爸將她的史努比筆記本交給尼爾。
小芊說,雅容死於流行性腦脊髓膜炎。
她的日記本寫滿了正字,在最後一頁上寫著一首像詩的東西:
【 
 我想在十年之後遇見你。
 但在那之前我必須流浪,像個無依無靠的孩子一樣。
 原來人生也是有向光性的,心會尋找一個發亮的地方。
 只是,沒有人告訴我,那發亮的地方在哪,
 但我曾經隱約地感覺到,那個地方在你身上。

鄭愁予寫說:「離別已裝滿行囊,我已不能流浪。
       我寧願依著影子像草垛,夜夜,夜夜,
       任妳把我的生命,零星的,織進網。」

我好像真的有那麼點了解了,那種把一個人的生命織進自己的靈魂的感覺,
或許你覺得你的生命依然是你的,但我卻覺得,你活在我靈魂裡的某一個地方。
那個地方,就是那所謂發亮的地方嗎?
如果十年後再遇見你,會有答案嗎?
不管過去是美麗或是滄桑,我好像...都已經遺忘,
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我渴望再見到他」。
我想再見到你,你聽見了嗎?
我想在十年之後遇見你,你聽見了嗎? 】

看完這段之後,有點難過;如果一個人的心真的可以持續十年都待在同一個地方,是否週遭的景色都不會更換。

所以說,雅容根本未曾離開,她和尼爾早已住進彼此的靈魂裡,這十年來,一直都在。其實雅容給尼爾的真正最後一封信很簡單。

『 昨天晚上,我需要你。
  前天晚上也是,大前天晚上也是,大大前天晚上也是。
  可是,你只剩下一個電子郵件信箱位址,幾個英文字母,幾個點,一個@。
  這是一道一萬四千公里的傷口,從飛機起飛的那一瞬間就開始被撕開。

  十年後,我們將會在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把這道傷口補起來,用我們的愛 』


十年,真是漫長的一段時光。
不曉得十年之後,再來回億現在的我會是什麼模樣。
距離畢業的日子已經過了兩年,也從該死的軍中退伍了。不免有些感傷時間的流逝。
記得那時候剛畢業時,是那樣的慌張匆忙;青澀的時光早已悄悄離去。

這本書我前前後後看了六次。
每一次看都會有更深的感觸。
如果人生必須不斷藉由歷練來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那還真是太可悲。
但如果連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都找不到,連可悲都談不上。
如果可以住進某一個人的靈魂裡,我想已經找到了存在的意義;只是能否有人能住進自己心裡,我依然在找尋。
儘管自己才二十三歲,卻對未來有很多的想法;又或者該說自己太會找麻煩,替自己找麻煩。
老是覺得很多事情放不下、原來我是個很悲觀的人。
在人前是強顏歡笑,在人後卻是一句話都不想說出口。
當我找不到自己的生活目標,總得藉由文字來凝造。
這本書,看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之後我才哭;因為感受到雅容的心、尼爾的記憶。
社會的潮流會使得一個人亂了方向、到最後還是得依賴傷痛來將自己導回軌道之上。
在這本書之後;藤井樹的書『寂寞之歌』裡頭也提到。
原來,寂寞是無法和他人分享的;這就是更上一層樓的寂寞。
看著週遭的朋友一個一個陷入情網,然後傷痕累累;其實很不忍,卻又疑惑著。十年的時光對我而言,好長。
而且我的記憶力似乎沒有那樣的強;可以讓我記住十年發生的事。

雖然這只是本小說,卻給人一種不一樣的感覺;每個看過藤井樹的書的朋友,都會愛上他的文字。
也難怪能穩坐網路文學暢銷排行榜。
故事中反映了許多社會的現實面、讓我不禁感覺到世界的轉變。
其實一點一點的、進而到無法喘息的忙碌點;每個人活的不開心、來匆匆去也匆匆,總是沒有在意到週遭人的想法。

為了更好而更好,對自己的要求越是嚴苛;從未想過每一件事情的本質該是怎樣。

我曾經在優秀文學網的討論區留言;問所有人。

『小說為什麼受歡迎?』

得到的答案,不外乎都是告訴我;因為有些事情在現實永遠不可能發生、憧憬的人們需要藉由文字來獲得滿足與釋放;所以文字的魔法才能充分閃耀著應有的光芒。

所以我喜歡看故事,聽故事;也喜歡說故事。
2010-03-07 16:33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流轉之年徵文活動

我是一個國中生。對於<在人生才剛到十四、五歲的年紀,我們就好像被夾在時光的縫隙中一樣,前面是前途跟聯考,後面是再也回不去的小時候,這時候有沒有選擇?好像沒那麼重要了。 >這句話有很深的感受,打從我踏進國中開始,我就知道我沒有選擇,但我相信只有克服,才能擁有自己的選擇,但一直生活在時光的縫隙會累,我開始覺得如果讓這無法選擇的時光過去呢?我是否依然擁有選擇??如果有那我幹麻還要努力?為什麼努力??一直到我看完流轉之年,我找到了答案;時光過去,我依然有選擇,只是選項變少了,甚至繼續沒有選擇地日子,選項是自己去創造的,我相信我就是流轉之年其中的一個旅人,而努力是為了找到屬於我的<流浪的終點>,一個安定、不需選擇的終點。
2010-03-06 22:36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流轉之年徵文活動

最近看了<<流浪的終點>>,裡面的主角感覺一直在流浪,沒有定點,沒有方向的在流浪,不過其實在他心裡,我相信他一定知道,他的終點一直都在靜宜的身上,只要有靜宜在身邊,我想不論他在哪個地方,那個地方就是他的終點所在。我覺得裡面讓我很感動的不只是小洛和靜宜的感情,還有他和屁仔、小陸的友情,我覺得我很喜歡小洛他們三人的友情,能夠維持的那麼久,不管多久沒見面,三人永遠就像從未分開一樣,這是我所嚮往的友情,而愛情,雖然到現在還沒有出現,不過如果出現了,希望能像藤井樹所描寫的一樣棒!!!
2010-03-06 20:31 通過電腦版 回應
... 4 5 6 7 8 9 10 11 12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