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1

 

            第一章

 

            吵雜的回憶,和樂的歡笑聲,在此刻聽起來都變得格外刺耳。

            明明不願再想起的,事情也都過那麼久了,為何它卻還是常該死的出現在夢裡?

            真的煩死人了……

            「既然醒了,幹麼還躺在床上?快起來,士倫在樓下等妳了!」媽不知何時已站在房門口。

            我蹙眉,「他來幹麼?」

            「什麼來幹麼?當然是來找妳上學啊!」她對我的反應很不滿,「別說廢話,快點起床,我可沒那麼多時間跟妳耗!」

            媽離開後,我又在床上躺了一段時間,等換好制服,下樓就聽見一陣交談聲。

            「好久沒看到你了,下次到家裡吃個飯吧!」爸語帶笑意。

            「好,謝謝伯父。」士倫莞爾。

            這時爸回頭注意到我:「緣緣,起來啦?快去吃早餐,別讓士倫等太久。」

            「喔。」我懶懶地走向餐桌。

            才一早,心情就開始煩躁了。

            「喂,妳都不跟妳爸媽說再見的喔?」

            士倫和爸媽道別後,立刻追上先走一步的我,我沒回應,只是問:「今天怎麼特地來找我?」

            「新學期開始,不能來找妳一起上學嗎?」

            「可以啊,你女友允許的話我當然沒意見。」

            他停下腳步。

            「喂,方士緣。」他語帶詫異,「妳還沒跟薇薇和好啊?」

            「我們又沒吵架,哪來的和好?」

            「別騙我,妳已經很久沒跟她說話了!」

            「你有看到我們吵架嗎?」我保持一貫平靜,「想太多了。」

            「士緣!」他伸手抓住我,面色緊繃,「妳到底是怎麼回事?妳以前不會這樣的啊,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都不告訴我?看到妳這樣我很難過妳知不知道?」

            我面無表情地看著他的緊張,接著勾勾唇角,推開他的手,「真的沒事,薇薇有說我們吵架嗎?」

            他無語。

            「沒有吧?幹麼那麼疑神疑鬼?女朋友比較重要,別花太多心思在我身上。」

            「我關心我的青梅竹馬不可以嗎?」他有些不悅。

            「好了啦,再生氣你的臉就不帥嘍!」我捏他的臉,隨即穿過斑馬線,跑到對街。

            「欸,士緣!」士倫仍不忘大喊︰「如果有什麼煩惱一定要告訴我,知不知道?」

            聞言,我沒停下,反而加快步伐,頭也不回地跑開他身邊。  

            「嗨,方士緣,好久不見,有出國玩嗎?」坐在前面的江政霖轉頭問我。

            「怎麼可能?在家睡了兩個月。」我說。

            去年和他同為家政社的社員,他當時為了追班上一位女生入社,雖然最後人沒追到,倒是和我熟稔起來,升上高二後,我們也被編入同一班。

            「妳怎麼沒有去唸理組?張士倫不是在那裡嗎?」他好奇。

            「我對理組又沒興趣,過去幹麼?」

            「你們不是形影不離的嗎?我以為妳一定會跟他選唸同類組。」

            「什麼形影不離?」我白他一眼,「我跟他哪有那麼黏啊?」

            我的回答似乎讓江政霖感到訝異,他默默將我打量一遍,納悶:「奇怪,妳怎麼了?怎麼暑假過後就突然變了個人了?」

            「是變美還是變醜了?」我挑眉。

            「不是啦,我是說妳的個性……」

            「士緣!」一位叫羅雁琳的女同學這時走來,笑瞇瞇地站在我身邊,「我問妳,妳有想參加什麼社團嗎?」

            忽然有以前的同學主動來跟我說話,讓我登時愣了半晌,對著眼前這張笑臉,我語氣生硬:「還沒想到。」

            「那我們一起決定好不好?」她笑意更深。

            「羅雁琳,我記得妳之前不是田徑社的嗎?不繼續跑嘍?」江政霖問。

            她沒回答,依舊微笑,又對我說:「園藝社怎麼樣?妳喜歡嗎?」

            「……我沒興趣。」我冷冷拋下這句,直接起身步出教室。

            穿過走廊,到了一樓,想去福利社買東西順便透透氣,卻見士倫站在前方不遠處,他一看到我,馬上大喊要我過去,站在他身邊的一男一女,視線也投了過來。

            其中那位女孩看到我,神情立刻變得不自然。

            「叫我幹麼?」我走近他們。

            「今年社團多了個國樂社,要不要參加?」士倫說。

            「不要。」

            「為什麼?妳排笛吹那麼好,加入的話,對國樂社肯定是如虎添翼啊!」他瞪大眼。

            「是嗎?」我撇撇嘴角。

            「當然啊,對了,介紹一個人給妳認識。」他把我拉到另一邊,開始介紹起站在他身旁的男生,「他叫徐子杰,今年跟我和薇薇同班,妳有印象嗎?他去年也跟我同班。」

            「知道啊。」學校風雲人物之一。

            雖然早就知道徐子杰,還聽說他是從國外回來的,但這還是第一次跟他面對面。他的個子比士倫稍微高一點,眼睛和頭髮都黑得很漂亮,人看起來卻冷冰冰的。

            「你好。」我說。

            他微微頷首。

            「士緣……」那女孩開口,笑容仍有些僵硬,「好久不見,暑假過得好嗎?」

            「很好啊。」我回以微笑,「多采多姿呢。」

            「叫妳跟我們一起去參加夏令營偏不去!」士倫說。

            「才不要,我沒事去當什麼電燈泡?」

            她一聽,顯得更不自在了。

            「說什麼啊妳……」士倫似乎也察覺到氣氛不對勁,稍微瞄了那女孩一眼,「我們以前不都一起去玩的嗎?」

            「那是以前,現在我覺得一個人比較自在。」我兩手一攤。

            「妳說什麼我聽不懂。」士倫不解地看著我,「妳不是……」

            「士倫!」那女孩倏地抓住他,神色緊張。

            「怎麼了?」他被她的反應嚇一跳。

            「沒有,我……」她垂眸。

            「喂。」從剛才就沒說半句話的徐子杰,忽而出聲,「我要走了。」

            「啊?這麼快?你教練來了嗎?」

            他指指操場,有位戴帽子的中年男人和體育老師站在一起。

            「加油啦!」士倫拍他的肩。

            「嗯。」

            當徐子杰從身旁走過,我的視線不經意接觸到他的雙眼。

            這傢伙,連眼神都是冷的。

            待徐子杰走遠,士倫說:「他很厲害,前陣子游泳比賽又得到冠軍,現在還有專業教練來指導他!」

            「是喔?」

            見我沒什麼反應,他笑了笑:「妳是我看過第一個對他不感興趣的女生。」

            士倫的話,使我的目光不自覺移到那女孩身上。

            「薇薇不也是嗎?那麼癡情,眼中始終只有你。」我淺淺一笑,「從一年前開始。」

            她臉色蒼白,緊抿雙唇,沒再正眼瞧過我。我伸伸懶腰:「好啦,我要走了,還得去看看要參加什麼社團呢。」

            「那……妳要不要跟薇薇一起去看看?她也在煩惱要參加什麼社團。」

            薇薇神情錯愕,似乎對士倫的提議感到相當訝異。

            「士倫,」我只是輕輕一嘆,「薇薇臉色不怎麼好,你要不要帶她去保健室休息?」

            「咦?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他馬上關心。

            「沒有,我沒事……」她搖頭。

            「你這男朋友是怎麼當的啊?人家身體差,不能站太久你曉不曉得?」我嘲笑。

            「還敢說別人,妳還不是一樣?以前老是睡在醫院的人是誰啊?」他不甘示弱。

            「那是小時候的事了好不好?現在我可是健康的很!」

            「少來,妳現在只要發燒還是一樣沒完沒了。」他輕推我額頭,無奈的語氣中帶著溫柔,「以為我不知道啊?」

            他的舉動使我怔了一下,薇薇也同樣僵住。

            「廢話少說,我走了,掰掰!」不理會士倫的叫喚,我迅速掉頭離去。

            像是落荒而逃。

            「士緣,妳決定好了嗎?」回教室後,羅雁琳一看到我,居然又跑了過來。

            我忍不住擰眉緊盯著她,帶著警戒地問:「妳幹麼這麼在乎我參加什麼社團?」

            「我想跟妳一起呀!」她答得乾脆,十分誠懇地說:「拜託啦,士緣,讓我跟妳參加同一個社團好不好?我沒什麼目的,絕對!」

            她眼裡的堅定,彷彿看透我在想什麼,我的心在那一刻竟有了些許動搖……

            「妳之前是田徑社的,沒錯吧?」半晌,我問。

            「對呀。」她點頭。

            我陷入沉默,不自覺想起士倫方才在走廊對我說的那些話。

            「那好。」我面無表情,淡淡地說︰「我加入田徑社。」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