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大章:邂逅和愛上

因你的微笑而愛上你……亂槍打鳥中也能射到如此上等的極品嗎?還是這就是所謂的命中注定?或者是刻意?我兩認識的過程裡,多了些問號,但,這或許是為了讓我們能夠擁有更長的時間來一一解答這些問號!而你,是否發現了,這些問號和命中注定?

第一章:邂逅

原本討厭上美術課的我,也愛上了美術課,因為……有你在我身旁。

到今天為止我還是個醜小鴨。小胖妹、胖妞、小肥豬、有關胖的綽號不絕於耳。唯一令人稱羨的只有課業,但也不算是頂尖……。明天過後我真的能為了誰而改變自己嗎?衝著他的微笑嗎?看你了!三年級的開學……。

鈴鈴鈴~~~又是一陣鬧鐘的嘶吼!「起床囉~妹妹~今天是開學日耶!」老媽參雜著怒意命令著我,「吼呦~在睡一下嘛~啊!今天是開學日吼!完蛋了!」鬧鐘的嘶吼已經停止換來的是我的驚醒。在一波未平另一波又起的狀況下,我還是騎著腳踏車直衝校門口!

趕在噹噹噹~噹~像是想當掉我學分的鐘聲結束前,我拼了命也要平安上壘!「蹦!」一個強而有力的開門聲之後,「Safe~」我還是成功了!

「各位同學,待會司令台前集合!」老師正在講台上收著暑假作業。

「三名主義……」我們正在齊聲唱著偉大的國歌,還是有些不知好歹的學生抖著腳裝生病硬是不參加開學典禮!在種種恐怖的「噪音」下,結束了開學典禮、也結束了我的物色。

「現在的我為了想物色到一個能讓我為了他而改變的人正看的頭昏眼花!別吵行不行!」我對著一直煩我的筱昀怒斥著。

「幹麻物色這種人阿?妳發燒了?」筱昀不解的問。

「跟你這種可愛又超正功課也OK的人說,妳不會懂得。」我還在物色。

「好好好~不吵妳了~妳繼續偷窺吧妳~」筱昀半挑釁著我。

「說的這麼難聽~啥偷窺阿?!」我有點不耐煩了。

「這不叫偷窺叫什麼?」筱昀順著我的眼睛看了過去。

「是物色是物色!」我已經把目光轉回筱昀身上。

「妳物色到那個痞子嗎?」筱昀指了指我剛剛偷窺的男孩。

「我、我哪有阿!瞎猜吧妳!」我的臉已經紅透半邊天了。

「臉紅成那樣~就是那個痞子了!」筱昀不管我的辯解就擅自下了定論。

「今天怎麼差點遲到阿?平常的妳不是都很早到校的嗎?」筱昀已經轉移話題。

「阿?就、就鬧鐘壞掉啦~」我胡亂搪塞個理由。

「真的?我看是在煩惱物色的事吧~搞失眠了吼~」聰明的筱昀一語戳破了我的謊言。

「好啦~筱昀果然了解我~」半撒嬌的向筱昀求情著。

「恩~好啦!一杯飲料解決~就好!」筱昀再打什麼算盤我哪有可能不知道!

「喔~好啦!還有一個小小的請求……」我想從筱昀那兒得到些資訊。

「怎?身家調查喔?如果是~那就再一杯飲料解決~」筱昀不怕胖啦~~

「坑人~~~~算了!我知道了~」我可憐的荷包阿~

噹噹噹~噹~該死的鐘聲又響了,一群男生從門口衝進來!我坐在後門邊不免遭受波及,「這已是常態,習慣就好。」我默念著安慰著自己。

男孩在後面閃過去的同時,我冷不防的衝動回頭!他有些嚇到,不過還是快步走回了座位。

這節上的課是最無趣的美術課,不過跟男孩在同一桌,好像美術課也變的有趣許多,美術老師:「我叫張云川,下一次就要交作業喔~各位同學!這次功課呢是畫人,什麼人呢?畫人很簡單,要畫出怎樣的人才是困難之所處!各位同學~我只要求畫異性!你是男生,就畫女生;你是女生,就畫男生!這樣OK嗎?」張老師想要把菜鳥的我們給下鍋,吃定了!

「OH~MY~GOD!」全班的慘叫聲可說是為之驚人哪!

「下一次就要交?!老師~下一次的下一次在交還差不多!!」不怕死的開始討價還價了。

「對呀!老師~~~」軟弱的孩子們正在哭喊附和著。

「ㄟㄟㄟ!幫忙一下囉~你畫畫那麼強,幫一下啦!」已經在求救了……。

「不要啦!畫兩張很累耶~」沒人想幹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

「ㄟ!紜諼,幫忙一下好嗎?」什麼?!有人在跟我說話嗎?

「等、等一下!妳在求救嗎?筱昀,振作點,孩子!」我的下巴已經趴在地板上了。

「同學,妳畫畫很厲害嗎?」有個男孩的聲音,在我耳畔邊響起……。

第二章:想幫助你的心

想幫助你的心已經開始跳動,你是否願意接受?

「阿?」我有些嚇一跳。

「我說,你很會畫畫嗎?」男孩的聲音再度響起。

「喔,畫人應該沒問題,你要我幫你畫?」我轉過頭,正是那個男孩。

「那,麻煩妳了,可以吧?」他的笑容已經在我面前展露無疑。

「喔、喔,你是畫女生,對吧?」我不免有些結巴。

「恩,謝謝你。要酬勞嗎?」笑容轉為疑問。

「呃……不用了啦!助人為快樂之本嘛!」原來可以要酬勞喔?

「是嗎?那就謝啦!」他轉身踏步往那群朋友走去。

「ㄟ!紜諼,你知道嗎?他叫柳庭憲耶!不就是那個男生?」筱昀靠在椅子上小聲的告訴我。

「恩、恩,對阿!」我的臉又莫名奇妙的泛紅了!

「妳吼~這個見色忘友的傢伙!」筱昀大聲的抱怨著!

「喂!妳小聲一點啦!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是不是?」我羞紅了臉,摀著筱昀的嘴吧,往角落衝去!

說完,筱昀把我的手掰開,憤憤不平的說:「紜諼不要我了啦~她要投靠柳庭憲那個痞子啦~~」筱昀在「哭喊」著:「我討厭那個痞子!紜諼不要我了!」受不了她的「哭喊」,我便安撫她:「好好好~乖乖~幫你畫就是了嘛!」話才說完不到一秒,筱昀就掙脫我的懷抱,叫著:「我是winner!」這假惺惺的傢伙!

這事就這麼到此結束,我不想浪費時間,我可是要畫三張作品的大忙人耶!還有一節半的美術課,畫完一張不成問題!一張紙、鉛筆、橡皮擦、能畫的都拿了!但,要先畫誰的呢?我只有一張畫紙,另外兩張不拿給我要怎麼畫阿?我把筱昀的抽屜找遍了就是不見畫紙的蹤影,只好……先去找柳庭憲要了!吞了吞口水,衣服用一用,幹麻呀我?又不是要見總統!真是的!

「呃……畫紙。」我拍了拍柳庭憲的肩膀,他嚇得轉過身來!

「阿?什麼?再說一次!」我有這麼恐怖嗎?

「畫紙。」多麼簡單的兩個字阿。

「畫紙?」他歪著頭不懂我再說什麼!

「豬頭阿!畫紙不給我我要畫屁阿!」我在心中吶喊著。

「畫紙不給我,我要畫在哪裡阿?」我緩和自己的情緒,心平氣和的告訴他。

「阿?喔、喔、喔!拍謝~」他彎下腰,手伸進去抽屜裡,找著那張畫紙。

一分鐘過去了……

「啪!啪!啪!」參雜著:「欸?畫紙咧?不見了嗎?才剛發不是嗎?不可能這麼快就被我搞丟了吧!」這是柳庭憲的聲音。

三分鐘過去了……

「真的不見了?不可能!我要繼續找!」柳庭憲不放棄的在他那「恐怖」的抽屜裡尋找著。

為什麼我會說「恐怖」呢?以後再慢慢告訴你。

時間很快的已經十分鐘過去了,我有些不耐煩:「同學,要幫你找嗎?」我試著想要幫他尋找那張或許已經爛掉的畫紙。

「不!你可以先忙,沒關係。」你沒關係我有很大的關係!我就是沒有畫紙可畫才來跟你拿的阿!

你一定覺得很奇怪!我的呢?廢話!當然在我這!那幹麻不畫?我想先畫他們的,因為我的畫紙看的出來不想當白老鼠!所以我才不畫的!懂嗎?

「我看,我還是來幫你找吧!」我已經有一定的程度不耐煩了!

「呃……真的可以嗎?妳是女生耶!妳能接受我的抽屜嗎?」原來他挺細心的嘛!

「沒關係!真的!我一點都不在意!」我趕緊告訴他我是能接受的!

「等一下!我來找好了!」另一個男孩的聲音響起。

「恩!對阿!你來找好了,畢竟你還是男生。」柳庭憲說這話是在歧視女性?!

「我可以找沒關係的!」我已經等的快虛脫了!

剩下的爭辯自動刪除。因為最後我還是找了。

翻著柳庭憲的抽屜,我感覺到這個人太猛了!為什麼說他猛,還使等到以後再細說吧。

翻著翻著,我似乎摸到一張紙!我硬是把它給抽出來!媽呀!這張紙摸的出來是

畫紙沒錯,但……就外表而言……我想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它!

「這張應該就是畫紙了……」我拿著這張四不像的畫紙有氣無力的說道。

「妳找到了!妳太強了!」那群男孩用敬佩的眼神看著我。

為獨柳庭憲紅著臉在哪兒不說話,我好奇的看向他,而他也正好抬起頭來,就這樣四目交會了三秒鐘……。

「不好意思~我的抽屜真的太亂了!可是……這樣還能畫嗎?」他非常不好意思的說著。

「我建議你……重買一張吧!」我無奈的看向他。

「我知道了!真的很不好意思!」說完,就把我手上那張四不像的畫紙抽走,飛奔到垃圾桶旁,用力的丟下去。

「喂……」我有點傻眼。

但在我心深處正在吶喊:「我的美術課!完完全全浪費掉了!」

噹噹噹~噹~下課鐘響起……也代表著我浪費了一小時!

第三章:只要你一句話,我就會兩肋插刀也在所不惜的幫助你。

星期天,炎熱的星期天、但卻是令我興奮的星期天……

鈴鈴鈴~~~~電話聲鈴聲大作~~~~~

「來了~」一通電話在我用電腦用的正舒服的時候打來了。

「喂?你好,請問你要找誰?」習慣的接電話台詞依舊如此。

「呃……你好,我要找葉紜諼同學,請問她在家嗎?」很緊張且有點熟悉的聲音。「我就是,你是誰阿?」知道是找我的口氣大不同。

「喔,紜諼,我是柳庭憲。」這位是誰阿?很熟悉但又想不太起來……見我頓了一下,那個男孩又補充了。「就是找你畫畫的那一個男生,結果畫紙還被用的稀巴爛的那個。」我想起來了!可是幹麻要特別強調畫紙的事呢?

「哦~柳庭憲同學阿,有什麼事嗎?」我很好奇他為何有我家電話?

「呃……就是……就……恩……有……」被我這麼一問反倒支支吾吾了起來?!「有什麼事直說沒有關係!我能做到的我一定會盡全力幫你!」幫助他我是很有信心的啦!

「其實,也沒什麼啦,你一定做得到,不過好像太麻煩妳了。」也知道麻煩了阿!阿不是啦!「就說嘛!我一定兩肋插刀也在所不惜的!」話才說完,我就驚覺我說的太誇張了!怎麼辦阿?

「……」他無言了!阿~老天救命阿!「呃……我是說……我一定會幫你的啦!儘管說沒關係!」轉的好嗎?我最討厭人家無言了啦!更何況是男生!我心嚮往的陽光男孩!

「真的可以說嗎?」阿彌陀佛~老天佛祖保佑~終於沒有在無言了!

「當然可以阿!」我可是個以服務天下眾生為目標的好人哪!

「我想請妳帶我去買畫紙!我昨天晚上去書局的時候,我不知道要買哪一種,結果兩手空空就回家了。」阿?「阿?什麼?再說一次好嗎?」我懇求老天爺我剛剛是幻聽!

「阿?再說一次喔?就是……我想請妳帶我去買畫紙!」天哪!堂堂一個國三的學生!居然不會買畫紙?!也就是說……我剛剛都沒聽錯?完全正確!

「呃……什麼時候阿?」我好像有點神經錯亂。

「當然是現在阿!星期二就要交了耶!」他見我答應,好像還挺開心的!

「阿?喔,今天星期幾?」我已經連時間都搞不清楚了!

「你是讀書讀到錯亂了是不是?今天星期天阿!」說完還逕自大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阿?在笑你的美術作業就等著抱鴨蛋吧你!」氣死我了!柳庭憲你這隻豬!你難道不知道嘲笑女生是一種不敬嗎?看我怎麼善用美術作業來要脅你!

「阿?好啦好啦~對不起嘛!」大男生還給我裝無辜!幹麻搞的我像老巫婆似的!「我、我又不是老巫婆,幹麻裝的像被我欺負,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阿?」換我在裝可憐了。

「喔,好!那我們下午一點五十分在校門口,不見不散喔!」我有說答應嗎?

「喔,好阿!校門口不見不散!」最終我還是答應了嘛!

「掰~等會兒見囉!」俏皮的說掰掰呢!

「恩~掰~等會兒見!」說再見了,就掛電話阿!

哇~要跟柳庭憲出去耶!恩……先看看衣服要穿什麼!「我一定要穿的美美的!讓他為之讚嘆!」我開了大大的衣櫥,裡面各式各樣的洋裝、牛仔褲、小外套、短裙、長裙……一堆,夠我挑了吧!之所以我會擁有這麼多衣服,以後再慢慢解釋給你聽。

「恩?這件T恤配牛仔褲,不錯喔!」「阿!這件短裙好可愛!」「哦?這件洋裝蠻清爽的!」太多的「阿!什麼什麼?」「恩?什麼配什麼?」「哦?這件怎樣怎樣!」!這樣要怎麼辦阿?叫筱昀來好了!筱昀最會打扮了!

「喂?筱昀喔!過來幫我的忙啦!」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幹麻幹麻?要我去哪兒?」筱昀不疾不徐的說。

「快點來啦!待會我要出去!反正快點來就對了!」說完,我就掛電話了,不讓她有反駁的空間!

「叮咚~」我的救命恩人來了~

「嗨~妳終於來了~」我開心的請我的救命恩人進來,但我撞見的居然是柳庭憲?!

第四章:誤打誤撞中,我對你的在意一天一點一滴的增加。

「嗨~」他微笑著跟我打招呼。

「……」

「我、我想說電影不都是男生要來接女生的嗎?所、所以就來了。」你想解釋啥?!你已經看到我最蠢的樣子了!!你懂不懂ㄚ?

「你怎麼會有我家電話?和我家地址?你怎麼來的?」我丟了一堆問題給不知所措的他,希望他能告訴我正確答案,讓我好好的扁這個始作俑者!

「阿?就、就妳最要好的好朋友阿!她跟我說的……」他有些不解。

「誰?把她的名字報上來!」我的憤怒點已經爆發了!

「田……筱昀!」終於說了。

「好阿!妳個田筱昀!妳死定了!」我不把妳拖出去斬了我的名字就倒過來念!

「不要這麼計較嘛~妳那麼討厭我知道妳家的一切?」我才抬頭就撞見了柳庭憲一副受傷的樣子……

「也不是這樣啦~阿!我準備準備,五分鐘就五分鐘喔!五分鐘後就可以去了!」讓你等我總覺得很不好意思阿!

「你可以看電視、玩一下電腦、看報紙、吃餅乾,你想幹麻就幹麻。」講完這一句,臉莫名奇妙的紅了!

我說,<<微笑>>可不是啥18禁的小說阿!

我只記得,說完這句話,他又咧開嘴大聲笑了好久……而我飛也似的逃進了我可愛的房間……

三分鐘後……「叮咚~」我家的門鈴伴隨著柳庭憲的大笑和我的害羞響起,「我來開~」我和柳庭憲很有默契的同時要開門,「我來開吧,好說歹說我算是主人吧。」我的臉頰還殘留著淺淺的羞澀……「筱昀~來來來,請進請進!」我想讓死到臨頭的筱昀享受一下暴風雨前的寧靜。

「幹麻?突然對我這麼客氣?!哦~原來是柳庭憲柳同學在這裡阿!」田筱昀!妳皮在癢嗎?喔!我知道了,今天過後,妳就準備好好來享受一下我葉紜諼的拳頭!

「恩,對阿,待會我和葉同學要去書局呢!」好了,夠了,柳同學你可以不必在說下去了,在說下去我可能會手癢,不小心就K下去了吼!

「柳同學先坐一下,等等就好了喔,筱昀~跟我來~」我非常慈祥的邀請田同學進來我的房間。

「田筱昀!妳給我差不多一點喔!少在那邊欠揍阿~小心妳的美術作業零分!」火死我了!平常的我是比較和善一點的,今天莫名奇妙就覺得很火大,反正一句話:田筱昀!妳給我小心一點!

「好啦好啦~對不起咩~為了給妳個補償,我把妳打扮的宛如天仙一般的好不好阿?」

「廢話,這是當然的阿,難得妳還會求饒呢!」真不知道她是安什麼心。

「好,那開始吧!」我和筱昀異口同聲的說。

先從牛仔褲開始,一件一件的試,上衣一件換過一件,髮型也不斷的變換,時間也一分一秒的過去,在分針指向四十五分時,我著急的穿了件卡其色長褲、配上了一件淡藍色T恤、紮了一頭馬尾、穿著黑色帆布鞋,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打開房門走了出去,因為我擔心柳庭憲覺得等太久……。

「我好囉~」我拍了拍坐在電腦桌前的柳庭憲。

「阿?喔,所以咧?」還所以咧?所以可以去買你的圖畫紙了阿!

「你不買圖畫紙嗎?」我還是得保持一下淑女形象的,即便已經沒什麼形象了。

「欸,兩點去行嗎?」幹麻改時間?

「我在殺殭屍啦~預計兩點解決掉它們!」看他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腦螢幕,原來是在玩遊戲阿。

「喔,可以阿。」我搬了張椅子坐在電腦旁邊,看他熟練的桉上下左右鍵、空白鍵啪啪作響,彷彿示意著我殭屍已經掛了不少……。

「妳不要看啦~」柳庭憲突然出聲,嚇了我一大跳!

「我的意思是說,我怕女生看到這類遊戲會怕、作惡夢之類的。」大概是看到我嚇到的樣子,才趕快辯解的吧……

「喔~好吧~那我去看電視,好了記得跟我說喔。」說完這句話,我又搬著椅子坐到電視前面……

一樣是不變的那幾台:中視、華視、台視、民視還有一些我不常碰的頻道,一台一台的轉,全都是老阿婆在看的肥皂劇,唉~沒有一些動漫可以看嗎?!

「第23台應該有動漫可以看喔~」柳庭憲依舊打著他的殭屍,不過看的出來他分心了!

「你怎麼知道我愛看動漫哪?」八成又是那個皮在癢的田筱筠說的吧!

「看妳電腦裡全都是動漫的影片、圖片、桌布、滑鼠,想不知道也難吧。」柳庭憲有些無辜的說。

「呵呵~原來如此,我還以為是那個叛徒~」好吧~錯怪妳了,姑且饒妳一命!

「嘿啦嘿啦~幫妳把一堆衣服收好的人,就是妳說的叛徒吼~」什麼?!筱昀啥時在我背後了!

「呃……不是啦~我是說吼~」哎呀!啥時不詞窮,這種時候詞窮!

「紜諼是說徒弟啦~妳不是給她教怎麼寫小說嗎?呵呵呵~」

「是嗎?你確定?可是我的耳朵應該沒聽錯才對阿?不是叛徒嗎?紜諼妳說阿!」

「報……報告!我是說徒弟的!請田大人耳屎要挖乾淨喔~」哈哈哈!反將妳一軍!

「……哪有阿!」筱昀妹妹臉紅透半邊天囉!

「好啦好啦~我說,田筱昀妳應該趕快回家去吧!還有妳,葉紜諼小妹妹!趕快陪我去書局吧~」

就因為柳庭憲這句話,我和筱昀的戰火稍稍平息了,不過我跟她約定好另日在戰!

我和柳庭憲騎著腳踏車往多米書局騎去,一路上講了一大堆有關他做過的所有美勞作品,全都爛兮兮的~哈哈~什麼畫火柴人,上色完後就變成火柴棒了!所以從此以後他畫畫都不上色,結果替代品居然是鉛筆!原本天空是晴朗無雲的,被他畫過去以後就變成烏雲密佈之類的!還有原本是作房子,他蓋出來就是不一樣,有槍有戰車有大砲有手榴彈……等武器,所以他家是戰場!所以這次也當然是如此囉。

「到了耶~走,進去吹冷氣吧!」夏天的炎熱在書局裡是感受不到的!

「買圖畫紙才是主要目的吧~」呃……幹麻突然變的一本正經的樣子?

看到櫃子裡全部都是紙,其實還挺壯觀的,有雲彩紙、影印紙、還有硬紙連宣紙都有了,就是不見我們的目標圖畫紙。

「我沒看到圖畫紙耶~」我說。

「我上次來也沒看到阿~」他沒買到是因為這樣?

「我看與其在這裡問為什麼,不如去問櫃檯的服務人員比較快!」說完,我就走到櫃檯那兒問服務人員說:「請問一下?圖畫紙在哪裡?麻煩請帶我們過去,謝謝~」快呀快呀~服務人員快找出來吧~

「在這裡!請問需要幾張呢?」

「我們需要兩張。」我的媽呀……為什麼圖畫紙彷彿置身在一堆垃圾堆裡阿?!

「喂~為啥要兩張?不是只要買我的嗎?」你是沒看到一張一點五元喔。

「買兩張,一張備著,免的我畫錯,還要再跑一趟。」他真的不會買圖畫紙。

「這裡是三元,收你五元,找你兩元。」服務人員把找的錢還給我時,還莫名奇妙的微笑著。

「欸!你不覺得剛剛的店員那個笑容很怪異嗎?」幾乎是異口同聲說的。

「哈哈~妳也怎麼覺得!」先接下一句的是柳庭憲。

「對阿對阿,我在拿錢的時候,還覺得很莫名奇妙呢!」我附和著。

「還是我們身上有東西?」他問。

「真的假的?我看看!」我著急起來了。

就這樣,他也開始覺得自己身上是不是有東西,也開始檢查,我呢?一樣是卡其色長褲、淡藍色T恤、紮了一頭馬尾、黑色帆布鞋,很正常阿!他呢?咖啡色長褲、藍色T恤、黑色帆布鞋……臉上無異物,我知道了!大概是那個店員在胡思亂想了!

「欸~柳庭憲,不用看了啦~我知道為什麼了!」有百分之九九點五是這樣!

「怎樣?我身上真的有東西?」呆子!

「仔細看好,一樣都是藍色T恤、都是咖啡色系長褲、一樣是黑色帆布鞋,就這樣,懂了嗎?」我想他應該挺聰明的,懂了吧!

「哦~我懂了!現在的大人都這樣嗎?」我和他同時搖搖頭,為現在的思想默哀著。

還是這樣,第一次出去,就穿了情侶裝,這到底意味著什麼?!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