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奔跑吧!我的愛(二)

我不是那種特別聰明的人,一道題目必須反覆做過好幾次才能熟記,不像琦琦只要上課認真聽講,回家再複習一次就能得到好成績,但是我有個優點就是有始有終,一旦決定了目標,就會努力往前衝;縱使,這個促使我前進的原因,有些可笑。

之所以說可笑,是因為我明明覺得琦琦的那番話是歪理,卻還是爲了一個不知道姓名、只看過一眼的人,賭上我的未來!當然,就結果論來說,這把賭局我是贏了,然而分析當時的狀況,百分之九十五的機率直升高中對決百分之六十的機率考上S高中,不管怎麼比較,最保險也最聰明的選擇一定是直升。雖說如果真的幸運地考上S高中,家人一定會更高興,但如果考不上呢?不就繞了一大圈,費時又費力──這是老師的看法;但因為那時的我正處於『想再見他一次』的極度渴望中,滿腦子只有『一定要考上S高中才行!』這樣的想法,完全失去了判斷力。

至於為何想再見他一次,若說是喜歡,似乎也還沒到瘋狂的地步,但每每經過S高中,又或是看見學校的操場,他與我對視的那一幕總是化作一股強而有力的力量將我往目標推去。就像是睡夢中的人,每當要清醒時,又會突然做一個引人入勝的夢,於是再次沉沉入睡,然後如此反覆直到真正完全醒來時,才發先原來自己已經睡很久了──我覺得那段時間的我有點陷入類似這樣的狀況。

如今回想起來,每天日以繼夜的唸書,睡眠時間也少的可憐,除了上廁所外,幾乎沒離開過座位,就連吃飯時間也都是在書桌前,一個單字、一口飯這樣度過,如果要我再重新一次這樣地獄般的生活,我一定馬上拒絕,但是那時的我雖然覺得辛苦,卻從未萌生放棄的念頭。這到底算是執著,還是傻氣呢?現在偶而,我還是會忍不住思考起這個問題。

四點五十分,下課鐘聲響起。我將落在操場的視線收回。累積一節課的躁動,在老師簡單地交代下次上課要默寫的段落後、走出教室的瞬間,『轟』地全釋放了出來,整個空間一下子就被高聲對談的喧鬧聲給塞滿了。

「我剛剛看見妳在發呆喔。」

和琦琦一前一後的從前門離開時,她一臉『被我抓到把柄囉!』地說道。

「妳才上課不認真,還傳紙條給我。」

「誰叫國文課這麼無聊,如果不找點事做,我都快睡著了。」琦琦誇張地伸了個懶腰,但手還停在半空中,就突然想起什麼的轉向我,「對了!妳社團決定了嗎?我想去手語社耶。」

「手語社?」琦琦何時又多了一個興趣,我怎麼不知道?

她先是不好意思地嘿嘿笑後,才坦白:「因為聽說他們常跟外校合作、交流,所以我想,這應該是拓展人際的好機會吧……妳要不要一起來?」

「我啊……」手語社嗎?

琦琦像是看穿什麼地瞄了我一眼:「不知道那個學長是什麼社團的?──妳在想這個吧!」

「哪、哪有。」回答得太急,反而欲蓋彌彰。

琦琦不語卻用著『別害羞啦,我都了解!』的視線盯著我。我難為情地轉開微微發燙的臉。

「……走!」她突然抓起我的手。

「去哪?」

琦琦沒回答,只是半走半跑了起來。我摸不著頭緒的跟在後頭,然後在發現她要去的地方是樓上二年級的樓層時,心一慌的連忙拉住她。

「妳要幹嘛?」

「去二年級教室參觀一下啊!」琦琦眨眨眼,答得理所當然。

「可是……欸!」我話還說著,她直接用力一扯、拖著我上樓。

不同於一年級新生因為才剛入校,同學間的熟悉度還不夠,所以一到放學時間,整個樓層很快就變得空空蕩蕩;這裡卻還是有很多留在教室裡畫壁報、討論功課、在黑板上塗鴉的人,走廊上也隨處可見坐在窗檻上或靠著牆和別人聊天的、甚至還玩起球的,隔著幾間教室距離朝對方吼叫的也大有人在。明明才相隔一層樓,氣氛卻是截然不同。

琦琦像是踏入一個新奇的世界,毫無遮掩、大喇喇的讓她的好奇四處亂竄。我不敢像她那樣明目張膽的隨意張望,多半時候都只是直視前方。

「妳這樣要怎麼找到學長啊?」琦琦推推我,悄聲道。

「都放學了,說不定已經走了,而且他也有可能是三年級的。」

「妳還記得他的樣子嗎?」

唔……這個問題有點難回答。

如果要我具體形容他的長相,我可能沒辦法,因為在我記憶中的他其實是模糊的。我對他最強烈、也一直殘留到此刻的印象就只是一種『感覺』;他看著我時、他笑著時……類似這樣抽象的感覺──如果我如實的這樣告訴琦琦,她大概也聽得一頭霧水,所以我只好這麼說:

「如果看見了,我認得出來。」

「是嗎?……那妳就更應該好好的看一看啊!」大概是嫌我不夠積極,琦琦故意語帶威嚇的對我低吼。

「好啦。」我陪笑地說道後,她這才滿意的又回復了笑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