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十二、驚濤裂岸,卷起千堆雪(一)

        漠北廣闊無盡的大草原佇立著數十座穹頂氈帳。入秋了,草原上吹起蕭瑟的風,吹拂著牧人,吹拂著羊群。等到秋風吹散,開始降雪,就到了南歸的時候。

      現在秋風正盛。遼主行營駐紮在此,契丹散在四方的兵馬也隨之聚集在這塊草原。一個契丹貴族女子騎著馬,在草原上的小丘等待。那女子服飾華美,圓領窄袖,頭戴氈帽珠飾,足穿一雙狐毛靴。看來十六七歲年紀,眼睛圓圓像月亮,睫毛又黑又濃,滿臉期盼看著草原盡頭。

      這是大遼特里公主,她在小丘上等人。

      早些日子前,達圖爾和耶律淳領兵回來的時候,特里公主已在這兒等候一天。沒想到斷秋水沒和大軍一起回來,特里公主難掩失望,追問國師達圖爾斷秋水的行蹤。

      達圖爾先是不答,被特里問得緊了。只說道:「等他倦了,過些日子就回來了。」

      特里公主當然不滿意這個答案,她纏著問耶律淳。耶律淳告訴她,有個宋女,斷秋水留在洛陽是為了那個姑娘。

      特里公主聽了很是不安,甚麼姑娘,很美嗎?斷秋水為什麼要為她留在洛陽?這一連串的問題,耶律淳無法解答,只說,斷秋水很在意那個姑娘。

      特里公主眼眶含淚,奔回自己宮帳。

      後來,覲見遼主耶律洪基之時,特里公主向他哭求,替自己作主賜婚,招斷秋水為駙馬。特里公主是耶律洪基早逝的太子耶律濬女兒,素為遼主寵溺,耶律洪基拗她不過,便答應此事。

      從那天起,特里公主日日盛裝等著斷秋水,要告訴他這個天大的好消息。前方的消息終於傳來,斷秋水已通過上京,今日就要到達行營。

      從天光一亮,特里公主就站在小丘。直到傍晚斜陽,昏暗暮色中,特里公主終於看見斷秋水身影從草原盡頭慢慢顯現。

      斷秋水身著契丹服飾,看來就是英武挺拔的契丹漢子。一身圓領長袍,頭戴氈帽,披掛狐裘,腳穿長靴。唯一不變的是他掛在腰間那口似刀似劍的兵刃。

      特里公主策馬過去,笑容像花朵一樣嬌豔,揮手道:「蕭騖,我在這裡。」

      斷秋水本姓蕭,是契丹貴族大姓。他的父親是瑯琊郡王蕭末,母親耶律梨花公主,外公便是遼主耶律洪基。蕭騖為了在中原方便行事,才改蕭為斷,化名斷秋水。斷秋水幼年時雙親即逝,國師達圖爾覓一斷姓友人養育之,便是易水畔斷家莊主人斷樂之。斷樂之乃一富人商賈,賑災救飢,舉辦義莊,名聲素來不惡。達圖爾絕口不提斷秋水來歷,斷樂之知曉這小孩非是契丹貴族不可,卻也未料到顯赫若此。易水畔已在契丹境內,斷樂之經商多年,深知民不與官鬥的道理,也就應承此事。

      斷樂之夫人早逝,本身並無子女,便將斷秋水當成自家兒子養育。達圖爾要斷樂之給斷秋水取個漢人名字。斷樂之詢問過斷秋水契丹姓名,便吟道:「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這孩兒便取秋水為名,國師以為如何?」

      達圖爾連聲讚好,這詩句出自唐代王勃滕王閣序一文,既美且雅,與他本來姓名恰成典故。日後到中原武林,說起名字出自滕王閣序,也不會有人疑他是契丹人。這事就這麼定了。

      事實上此「鶩」非彼「騖」,斷樂之算是開了達圖爾一個玩笑,藉以譏諷他們契丹貴族粗魯不文附庸風雅的行徑。好在這姓名典故,斷秋水也未與旁人說起過。

      卻說斷秋水見特里公主馳來,便停馬道:「你怎麼來了?還打扮得這麼漂亮。」

      特里公主跳下馬,再登上斷秋水的馬,雙手環抱著他。道:「那你見到我開不開心?」

      斷秋水淡然微笑,道:「我先去覲見皇上。」特里公主想到爺爺多半會向他提及婚事,不由得雙頰陶紅,甜孜孜地笑。

      斷秋水即入行營叩見遼主,耶律洪基笑著問他:「是甚麼事耽擱了那麼久?特里一日不見你,我一日不得安寧。」

      斷秋水道:「是中原武林的事,現在已經解決了,不勞皇上掛心。」

      耶律洪基道:「洛陽城的事我都聽說了。我很贊成你們退兵。我們大遼雄踞一方,天下掌在我們手裡。遲一天早一天,中原那些土地都是我們的。沒有必要急於一時哪!」

      斷秋水叩謝道:「皇上英明。」

      特里公主見他們說來說去,就是沒說到重點,忍不住咳了兩聲。耶律洪基見狀笑道:「你這孩子就是太過心急。」

      特里公主跺腳道:「爺爺。」

      耶律洪基道:「蕭騖啊!你已經老大不小,卻還未有妻眷。這次回來,我們就把婚事辦了罷。」

      斷秋水推辭道:「天下未定,何以家為….。」耶律洪基打斷他,說道:「別學漢人掉文,這我也會,漢人說家齊而後天下平。蕭騖,我把楚國公主特里許配給你。」停上一停,要看蕭騖反應。

      斷秋水毫無意外,叩首道:「一切悉如皇上安排。」

      耶律洪基笑道:「好。瑯琊郡王蕭騖聽令,本王賜你尚楚國公主,授駙馬都尉,加南院大王,掌理六院部兵馬。(註一)婚期就在明天春天。」

      斷秋水磕頭謝恩道:「謝皇上恩賞。秋水尚有一事啟奏。」

      耶律洪基甚喜,大笑道:「要我賞你甚麼,說。」

      斷秋水道:「秋水以為,宋室積弱不振,西夏李乾順不過是無知小兒,掌政太后昏庸,屢次自毀長城,皆不足懼。唯有女直部(註:即女真,因避遼興宗耶律宗真姓名,故契丹稱之為女直。)其心殊異,必成大患。秋水意欲往之,剿滅女直諸部,令其臣服我朝。」

      耶律洪基沉吟道:「這事需得從長計議。這女直部成不了甚麼氣候,也不用這麼急。」

      斷秋水進言道:「臣以為,此事越快越好。女直羽翼若豐,則非朝夕可定。」

      耶律洪基覺得心煩,一揮手道:「好罷,就准你所奏。」

      斷秋水回到氈帳,便接連有契丹權貴前來賀喜。北院大王耶律特末、燕國王暨總北南院樞密使事、天下兵馬大元帥耶律延禧(註二)齊來。蕭騖與這兩人相熟,耶律延禧更是從小玩伴。耶律延禧又召了歌姬飲樂,一時間帳中歡聲雷動,言笑不絕。歌舞既歇,斷秋水另闢一室與眾人商議要事。不久,北院樞密使耶律阿思和北府宰相暨南院樞密使蕭撻不也來,五人飲談至深夜方休。

      待眾人離去,達圖爾才對斷秋水說道:「我這幾年衰老,皇上有些事情不是很信任我。我也漸漸管不動了。秋水,我聽皇上說起,你自請攻打女直,可有此事?」

      斷秋水道:「女直必成大患,首當伐之。」

      達圖爾道:「這樣也好,你到東北去,和中原阻隔甚遠,過一段日子,該忘記的就會忘記。」

      斷秋水神情激動看著達圖爾,胸口有一塊地方又隱隱作痛。道:「如果忘記不了,又該如何?」

      達圖爾道:「秋水,記得我跟你說過。一個真正的王者,必須沒有弱點。如果季寒會成為你的弱點,你就必須移除….你的弱點。這件事..沒有人能幫你。」

      斷秋水痛苦萬分看著穹頂,道:「我知道了。」

      達圖爾道:「你能明白就好,也不枉費為師的一番苦心。你已做過很多次了,我想這件事對你不是很難。你要記著,現在是關鍵,你沒有力氣可以浪費在其他事情。你必須一心一意想著大遼,想著天下。知道嗎?」達圖爾面色猙獰,聲嘶力竭,直盯著斷秋水。逼得斷秋水再次應允,他會忘記該忘記的事情。他才甘心告辭離去。

      明月當空,寒風蕭蕭。斷秋水斜躺在毛氈榻上,拿出季寒的繡帕,看著裡面包著的糕點。只是看著,捨不得吃。

      婚期定在明年春天,那時候他會成為大遼駙馬,契丹南院大王,領兵征伐東北。這些國家大事,曾是斷秋水最關切的。這些日子裡,卻遠不及這條繡帕的主人在他心中出現的次數。當時在無妄島上,殺人蜂洞窟裡,他擁抱季寒,兩人緊緊相依,他忍不住輕輕吻她。從那時候起,斷秋水就被征服了。

      而現在,他必須要遺忘。

      他早知自己命該如此。

註一:

      遼官制分南北面官,北面治宮帳、部族、屬國之政,南面治漢州縣、租賦、軍馬之事。北面官地位優於南面官。北面官主要管理北面的契丹人和其他游牧民族,南面官主管南面從事農業經濟的漢族等。北面官制是從契丹氏族部落制度發展出的一套官制。南面官制實際上是從中原王朝移植過來的制度。遼太祖仿唐制在中央設立三省。又另設漢兒司,主管漢人事務,官員為總知漢兒司事,由漢族大臣擔任。

      所以,不管是南院大王、北院大王;南院樞密使、北院樞密使;南府宰相、北府宰相都是北面官。

      在契丹建國之前,主要是北方草原八個部落形成,其中以迭剌部和乙室部最大,其他部落以這兩部落為中心,形成兩個集團。所以契丹設置南北宰相府,迭剌部隸屬北府和乙室部隸屬南府。南北宰相府地位相當,沒有高下分別。

      之後由於迭剌部太過強大,又把它分成六部院和五部院,這就是南(六部)北(五部)大王院。所以南院大王相當於契丹最強的一個部族其中六部的部落首領。除了南北大王院,尚有乙室王府和奚王府,其首領稱為乙室大王和奚王。南院大王、北院大王、乙室大王和奚王代表了統治契丹三大部族迭刺部,乙室部和奚六部的首領,地位亦無高下之分。

註二:

      北南樞密院是契丹掌管兵權最高的機構。南樞密院掌漢人兵馬,北樞密院掌契丹兵馬。兩者最高職位都是樞密使。北院樞密使的地位遠高於南院樞密使,相當於丞相加大將軍的職位,是契丹皇帝下真正握有實權的人物。

      天下兵馬大元帥在建國之初本為契丹最高軍職,向由親王、皇太子擔任。自從北南樞密院成立後,漸漸為北院樞密使取代,只剩下一個虛銜。耶律延禧是遼代最後一個皇帝,滅於女真之手。耶律洪基的太子死於奸臣耶律乙辛之手,只留下一子一女。兒子就是耶律延禧,女兒名為延壽,封楚國公主,徙封許國。乾統元年,進封趙國,加秦晉國長公主。本文的特里公主即是以延壽為本寫之,特里這個名字是借來的。真正的特里公主是耶律洪基三女,封為越國公主。乾統初,進封秦晉國大長公主。徙封梁宋國大長公主。

      另,契丹只有貴族有姓。據說耶律阿保機本人羨慕蕭何輔助劉邦的典故,將拔芮氏、乙室氏賜姓蕭氏,耶律德光將述律氏賜姓蕭氏。又有同姓不婚的規矩,所以耶律姓的皇族常與蕭姓的貴族通婚。

回書本頁下一章